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谈情说爱 作者:翻云袖

字体:[ ]

 
 
文案
 
陆安:我就是个开车开到一个所有动物都能进化成人的异世界的普通倒霉小白领……
身体检测报告:【陆安】具有生育能力却没有孕育能力的奇特生物,性别推测:雌性50%,雄性50%。
莱斯特:恩……
 
有基因生子,无身体转换,_(:з」∠)_主受,男主有挂:能听懂异世界语(不会说)
CP:异世界土著大狮子木讷闷骚攻X推销小白领“驯兽师”地球居民受。
 
内容标签:甜文 未来架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安;莱斯特 ┃ 配角:卡洛;西维 ┃ 其它:兽人
 
==================
 
  ☆、第1章
 
不管怎么说,出个差就穿越这种事……
    陆安无言以对的坐在车子里头,透过挡风玻璃平静的看着眼前这片森林,忍不住推了推眼镜,下意识怀疑起自己的视力跟出现幻觉的可能性。
    但是无论是眼前厚重的枯叶堆亦或是因为将近夜晚而吹起的冷风都让打了两个喷嚏的陆安很快回过神来,他升起了车窗玻璃,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试图冷静的分析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且回忆发生之前的事情。
    现状:他没有任何野外生存经验,水的话倒还有两瓶饮料,一瓶只剩半瓶,一瓶还没动;现在穿的是不便于探索的皮鞋跟西装,不知道方向,车的gps已经罢工,手机也收不到任何信号,更糟糕的是……车子的油撑死了最多够他再开个一两百公里。
    而至于之前……
    陆安只是一家普普通通的中西药业集团公司里一名普普通通的小职员,本来应该在为期一星期左右的出差路途上,但是在经过一条高速公路时被清晨的雾气遮挡住了视线,打起灯慢慢穿过雾气之后,就来到了一片原始森林里……
    抽屉里还有一包没拆开的巧克力,陆安撕开包装袋,掰了两块来吃。
    先不考虑食物空缺与否的问题,现在要是再不吃点巧克力补充热量,陆安怕自己缺氧死亡。但吃完了巧克力,面前不知道算丛林还是森林的这种野外环境依旧没改变,陆安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巧克力,叹了口气被迫思考接下去该怎么办。
    这个地方虽然树木看起来错落有序,但是空隙不大,开车显然不现实,但是让他用两条腿走路……更不现实。
    其一,他这次交易的药品样本跟报告书都还在行李箱里;其二,这里是什么天气都不知道,要是跟沙漠一样白天热死晚上冻死,出去一迷路就是找死;其三,这里是野外,还是找死……
    陆安熄火后拔掉了车钥匙,降下车窗后点了根烟抽起来,烟灰长长的抖着,手一抬,全落在了外头,指不定第二天就当了化肥。不过烟吸了半根就被陆安掐了,剩下那半根被重新放回了烟盒里头。
    手指神经质的在方向盘上敲点着,陆安焦躁的啧了几声,拿不定主意是下去还是留在车里头。
    最后出于保险起见,陆安还是留在了车子里头,顺便把后座改成了躺卧的床板模样,把床单跟薄被铺上,形成了一张简易的小床。中间陆安还下车去后备箱里拿了自己的行李箱,途中一切顺利,但将行李箱拖到后座的时候,陆安却听见了好几声动物的吼叫声此起彼伏,虎啸狼嚎不在少数,他抓紧了行李箱,用了三秒把自己跟行李箱塞进了后座并且关上了车门。
    不过打开行李箱的时候,陆安还发现自己裤腿上粘了几只恶心奇怪的虫子,他面无表情的拿出茉莉花香味的杀虫剂把裤腿喷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然后用修指甲的小锉刀把晕头转向的虫子剔到了纸巾里,裹一裹,打开车窗狠狠扔了出去。
    满分!
    陆安因为这个近乎发泄的动作稍微放松了一下紧绷的精神,疲倦很快攀沿着他的背脊爬上神经,他招架不住般的往后一倒,软绵绵的像是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那样趴在了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结果一睡就睡了十几个小时,等陆安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手表明明白白的指着十点钟,他还不至于蠢到会把十点钟当成晚上,毕竟外面的太阳还不容反驳的挂着。
    睡了一觉不仅养足了精神,还让震惊的大脑彻底安静了下来,陆安直接从后座挤到了驾驶座上,也不管自己昂贵的西装被拉扯得皱巴巴的,当做被子的大衣被丢在了副驾驶位上。他平静的坐在驾驶座上,然后插好钥匙直接打火挂档,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直接踩下了油门。
    车子像是脱了弓弦的箭枝一样飞射了出去,陆安数不清这是他撞倒的第几棵小树,也不知道这是车子第几次被刮擦。但在这种平日里近乎烧钱的行为,却极度荒谬的为他带来过分的兴奋与快感,陆安抹了一把头发,把挂在眼镜边的刘海拨到了后面去,依旧面不改色,却激动的鼻尖冒汗。
    这个疯狂的行为让陆安差点错过一个人类,好在他很快就在后视镜里看见了,立刻退了回来。
    那是个很正常的成年男性,但看不大出年纪,看起来很成熟,却又似乎很年轻,也许是因为娃娃脸的原因,还有些可爱。虽说不是陆安的菜,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在这个荒郊野外能见到个人类,就算他长得像恐龙,陆安也照样能把他当天仙看。
    刚飚完车的陆安头发乱的像鸟窝一样,他借着车里的后照镜梳理了一下,虽说他很想理回自己的大背头,但是无奈发胶没带出来,只能稍微用手指理得顺一些,不过没定性的头发柔软的散落着,让他看起来年轻的像是个刚出茅庐的小伙子。
    很年轻,但看起来不够稳重,也不足以令人信服。
    不过形势比人强,陆安也只能认了,勉强做到现在能做到的最好的情况去面对别人。
    “你好,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问问s市怎么走?”虽然明白希望十分渺茫,但陆安却依旧忍不住问道。
    坐在地上的娃娃脸茫然的看着陆安,大概犹豫了两三秒才张口说道:“你在讲什么?……还有,你在什么里面啊?”他说话绵软的像是棉花糖一样,又甜甜的,实在很好听,但却让陆安心情更糟了,因为他发现他虽然知道娃娃脸在讲什么,但他讲的话娃娃脸却听不懂。
    而且虽然听得懂,陆安却发誓这绝对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种语言,因为它的发音颇为奇特诡异。
    会听不会说,这意味着……他得以奔三的年纪重新再学一门语言跟人沟通——真是要了老命。
    不过从好处想想,他起码听得懂,不怕人家用方言骂他,反倒是他用方言骂人估计谁也听不懂。
    陆安苦中作乐,但终究没扯出一个笑容。
 
  ☆、第2章
 
语言不通的结果就是陆安花了整整一个下午跟娃娃脸沟通,甚至把应付午饭的巧克力都分给了娃娃脸一半,在下午三点半左右他们终于“沟通”成功,娃娃脸拿着他的小篮子一瘸一拐的上了车。事实上发现只能单方面给予信息之后陆安就放弃了说话,更何况现在人生地不熟的,自然是少暴露自己异于别人的地方更好,所以他也就听娃娃脸一直在说,努力搜集着信息。
    娃娃脸似乎把他们第一次的对话完全忘记了,一心一意的认为陆安是个哑巴,嘴巴快得像在炸鞭炮一样,利索的嘴皮子吧嗒吧嗒就没停下过。他对车子跟陆安的衣服完全陌生,但身上却带着颇为先进的电子产品,很多话拆成字陆安听得懂,连起来一句也不明白,这点让陆安感觉很奇怪。
    起初还认真听的陆安到最后只当娃娃脸在说绕口令,只管跟着娃娃脸的指路方向走,半点不关心内容。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们两个终于出了森林,然后进入了一座颇为诡异的城市。
    这座城市几乎全部看起来都像是美国电影里那种钢筋铁骨的高科技大楼,但又处处透着中世纪的古老风格,人们的衣服也多数穿得是长袍,少数穿着一种看起来像军服的衣服,有些简便些,但也带有很强烈的年代感。
    而且这座城市虽然有道路,但却没有车子,倒是天空有不少漂浮着的光线轨道跟奇特的漂浮车。
    “这里就是我家了。”
    在这座风格诡异的城市里按着娃娃脸的指示七弯八拐之后,陆安开到了一座城堡的大门前,然后深深的被这种土豪感震惊了,他看了看捧着自己大衣一脸好奇的娃娃脸,满脑子只有五个字。
    人不可貌相……
    娃娃脸最终还是没学会开车门,陆安凑过去帮他开了车门,娃娃脸本来想迈出脚去,但看陆安巍然不动,忽然又把自己的身体收了回来,眨眨眼道:“你要不要去我家做客?”他还生怕陆安听不懂,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下,说实话他比划的那些举动让陆安觉得如果他听不懂这里的语言,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跟娃娃脸正常沟通对任何脑电波。
    其实陆安本没打算得到这个邀请,毕竟他借娃娃脸出了森林,娃娃脸借搭了顺风车,到了地方也就算两人两清了。要换在现代,陆安肯定觉得娃娃脸不怀好意,但现在说真的,陆安觉得再糟糕也不能糟糕到哪里去了,这里明显不是地球,他什么都没有,而且一无所知,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可能不存在,再说把他卖了估计都凑不齐这城堡的零头。
    于是陆安点了点头,答应了娃娃脸的邀请。
    陆安下了车才发现车子的惨状,急忙撇过头不敢再看第二眼,掏出钥匙锁好车子后,他就捧着滴血的心被娃娃脸拉进了城堡里。
    其实如果不是陆安现在已经混成一根老油条了,他大概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像个傻b一样被娃娃脸扯进城堡里。
    事实上这个世界的确很奇怪,它给人一种古老的历史感,但却又很巧妙的糅杂了冰冷机械的科技感。但是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整座城堡看起来并不阴冷,反而透着一种浓浓的华丽与壮观,顺带一提正门前的花园跟草坪真是看得人叹为观止。
    陆安已经在想自己的存款够不够买一块草皮了。
    进正门的时候有个扫描器,不知道为什么娃娃脸就是正常正常正常,到了陆安就各种混乱卡带,连着卡了几次,然后嘀嘀了几声,机械化的说道:“性别不明,偏向雌性化;无孕育能力,但具有生育功能,嘀嘀……出错,出错……”
    最后直接说数据不足,然后就悄无声息的没声了。
    陆安刚想对娃娃脸说你家换个门铃吧,结果娃娃脸就看着他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然后猛然撅起嘴狠狠吸了一下鼻子,泪眼汪汪的说:“原来是这样,你肯定是被遗弃了,看你一定受了很多苦,难怪跟铁盒子呆在生命之森里,也穿的奇奇怪怪的……”他又猛然吸了一下鼻子,“你是不是没地方去啊。”
    他整段话,陆安就听懂了最后一句,于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没关系,我带你出来了,就会好好安置你的,别担心……”娃娃脸说着又猛然抽泣了一声,皱巴巴的抽了抽红红的鼻子,含着一大泡眼泪看着陆安,“你别难过啊……呜哇哇哇……”他话音还没落下,自己反而大哭了起来。
    小祖宗诶……先不说你为什么哭了,就说说地点,我们一定要呆在大门口哭吗?
    陆安觉得有钱人的脑子可能都不大正常。
    结果娃娃脸在门口足足哭了五分钟,然后拉着陆安进了大厅坐在沙发上。娃娃脸还把所有的抱枕都抽过来给陆安,差点没把人埋了,陆安抱着柔软适手的抱枕觉得有点好奇,而且他发现这些抱枕几乎都会随着人的温度而变化,这让他觉得很新奇,不由特别注意了一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