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当个小农民 作者:紫色木屋(下)

字体:[ ]

 
 
 
第17章  大叔别生气
  所有国大各系各班的班主任,都分配在暂时的办公室里。余国敏自从跟初岚枫联系过之后,就一直办公室里等着,与他一起的还有体育系2班的班主任。
  “余老师。”正当余国敏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有一军人进来了,“余老师,我们总队长请你去趟他办公室。”
  余国敏一想,难道是关于李津浩等人打架事件有了处罚结果?
  于是,他马上跟着那位军人来到总队长的办公室。
  总队长办公室的门口,站着哨兵,办公室的门开着,从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这声音余国敏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他走进去之后,看到里面坐着两个男人。一个男人是平头,穿着军装,五官硬朗,身材颇为高大,看上去很强势。而另一个男人穿着深灰色的休闲裤、白色的衬衣,长得尤其英俊。男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在强势的军装男人面前,气势却丝毫不弱。
  他有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看人的眼神淡又疏远,就算嘴角泛着笑,却还是让人觉得这人不敢攀交。英挺的鼻梁支撑着他轮廓鲜明的五官,俊逸的有些锋利,这男人并不简单。
  “你们好,我是余国敏,临床医学3班的班主任。”
  “余老师请坐。”军装男人开口,“吴桐,绿色军营任务分配的总队长。”
  “吴队长你好。”余国敏坐下,客气道。
  吴桐又看向初岚枫︰“这位是初岚枫,李津浩的家长,他说你们联系过。”
  余国敏一愣,这才想起,对方的声音之所以觉得熟悉,是因为之前在电话里听过,但又因为第一次听,所以一时没想起来︰“初先生你好。”
  “余老师你好。”初岚枫忧雅的微笑。
  “关于李津浩所在的寝室打架事件,我想重新了解一下,叶教官马上就会过来。”吴桐口中叶官,就是那位生活指导教官。
  果然如他所言,叶教官马上到了︰“队长。”叶教官进来,行了一个军礼。
  吴桐点点头︰“这位是李津浩的家长,余老师说关于这件事,是你要求请李津浩的家长过来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了解一下。”
  叶教官看了初岚枫一眼,然后道︰“事情从昨天开始,昨天早上李津浩破坏了寝室的卫生检查,初子没有叠好,我罚他军训之后接受跑步处罚,所有接受处罚的成员处罚条件是统一的,加强一个小时的跑步。今天早上再次进行卫生检查,李津浩同学的被子又没叠好,根据纪律规定,处罚是昨天的三倍,我考虑到他军训之后再接受3个小时的跑步处罚会支撑不住,所以要求他早上先处罚跑步三个小时,但是李津浩拒絶接受。军队是服从命令,遵守纪律的地方,不管李津浩有什么理由来解释他的被子为什么没叠好,但处罚就是处罚。
  后来他们寝室的成员跟着他反抗我的处罚,我伸手想把他拉出寝室,好好的谈谈这个问题,但他突然出手打我。当时我只有一个人,他们寝室的人都在,上面的教育过我们,当我们一个人的力量太过薄弱,需要以暴制暴时,絶对不能手软。
  所以我叫了队友一起来帮忙,但他们冥顽不灵,依旧对我们动手,我们没有办法,只能采取武力制止他们。”
  “那么……”初岚枫开口,神情平淡,“这位叶教官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犯错就是犯错,不服从纪律就该接受批评,余老师说李津浩等人年纪还小,不太懂事,我接受这种说法,所以接受他们的道歉。可是李津浩不肯道歉,态度恶劣,我们教官没有本事教育好这种学生,我提议让家长来教育孩子。”叶教官回答。
  初岚枫眯起眼,却不说话,锐利的眼神看着那名叶教官。
  无理由的,叶教官突然有些心慌。
  “是吗?”过了一会儿,初岚枫开口了,还是那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他的情绪,“请问余老师,事情像叶教官说的那样吗?”
  “……这,我不是当事人,但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都问过李津浩,的确是那样的。”余国敏回答。
  “这样啊……”初岚枫突然站起身,“我想听听当事人的话。我不认为我教养出来的教子,会不懂礼貌,触犯教官。他声音斯文,看似很好说话的样子。
  可一旦站好,高桃的身材给了人说不出的压迫感。再回想方才他不以为然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自信。他教育出来的孩子,不是这个样子,也就是说直接告诉所有人,他不相信叶教官和余国敏的话。
  “作为一名家长,不应该一味的维护自己的孩子,这样会让孩子走上弯路。”叶教官不认同初岚枫的话。
  “你在教训我?”初岚枫挑眉,微笑的看着叶教官。
  “不敢。”叶教官冷然的说。
  “既然不敢,就别把话说出来,我不太喜欢这种误会。”初岚枫漫不经心的提醒,“我不听单方面的证词,现在,我想去听听我的孩子怎么说。”
  “我派人把李津浩叫来。”
  “不,我自己过去。”都两天没见了,看在今天他终于见到孩子的份上,如果他的孩子没受太大的委屈,他可以试着去原谅这名教官。
  请家长来教训孩子?这不等于间接在伤害学生的自尊心吗?有哪个学生愿意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自己的家长?初岚枫阅人无数,这名叶教官脑海里存的私心,他一看就看出来了。
  只是,他家的浩浩对外人向来脾气好,性格也好,就只对他任性了一点,会撒娇了一点语气差了一点,说话粗鲁了一点,当然,这也是他的特权。
  那么,他家浩浩和这位教官的事情,絶不仅仅是这位教官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李津浩睡在床上,连吃午饭的心情都没,他都等了一个早上了,班主任那过还没等来消息,他倒是不在乎自己被怎么处理,他只是担人大家因为他受到影响。
  “给,饭盒。”华秋魏吃好了午饭,顺便给李津浩带了饭盒过来。看到李津浩躺在床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其它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也没向以往那么吵闹。当时打架的时候也许是意气用事,事后冷静了,大家其实也真怕收到处罚的。
  “这个饮料味道怎么样?听说外面买不到,是厂里特别为军营里的人生产的。”李启非跟于磊一起进来,于磊和李启非手中各拿着一瓶饮料,是一样牌子的。
  于磊淡淡的说了声︰“还行。”
  李启非笑了,又见寝室里特别的安静,于是他又道︰“大家也去喝喝看,这个牌子的饮料不错。……津浩午饭还没吃吗?”
  李津浩瞥了他一眼︰“嗯。”
  之后,寝室里又是安静了下来,李启非也不再开口了。
  咚咚咚……门开着,但还是有人礼貌的敲了几下门以示提醒,接着走进一群人。因为阵势浩大,再说李津浩跟教官打架的事情,过了一个上午,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了,所以一看到这群人过来,不少人都往这边挤。来看看李津浩会受到什么处罚。
  寝室里的人看到叶教官、余老师等人进来,都紧张了起来。任何一种处罚结果,都有可能关系到他们以后的前程,军训学分被挡仅仅是小事,明年再修就是了,但如果是被国大开除……大家都十分紧张。
  李津浩拿着筷子在吃饭,听到动静,他自然也抬起头去看了。咚……手中的筷子掉到地上了,他傻傻的看着走到他面前的人。
  那人蹙眉,用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温柔嗓音说︰“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不是告诉你一日三餐要准时的吗?”
  李津浩眨了眨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你……你怎么来了?”
  初岚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上前一步,直接拉起李津浩的手,看到他手腕上明显的伤痕︰“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问李津浩,而是转过头看向吴桐,“军营里对这些无辜的学生动用武力?”
  气势逼人的眼神射出骇人的光芒,四周的空气,似乎开始稀薄了,玊的众人有些难受。
  “这个……”吴桐还想解释,却被初岚枫打断话。
  “不要企图给我找借口,你我都熟悉,我知道在部队里什么东西会造成这种伤痕。吴桐,你管辖下的军人在对这些学生动用武力,还动用到我的人身上了?”冷酷的声音,字字在剖吴桐的心。
  “对……队长,请听我解释。”吴桐的额头冒汗,铁铮铮的汉子,被吓出不少冷汗。妈的,谁特么造的孽?
  而吴桐口中的队长两字,更是把人都听傻了。尤其是那名叶教官。
  
 
第18章 处理结果
  队长?
  李津浩大概是现场唯一一名没被初岚枫身上戾气吓到的人。不过他也看明白了一些情况,初岚枫和这个看上去等级比较高的军官认识。
  “叶教官,我想你会给我一个解释的。”吴桐冷静下来,这李津浩是谁?为什么队长那么在意?隔了几年,他都快忘记队长发怒的气势了。不只是额头冒汗,特么连手心都出汗了。“队长,这里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回我办公室吧。”
  初岚枫瞥了他一眼,实现又回到李津浩身上,紧皱的眉头没有送来:“除了手臂,其他地方有伤到吗?”
  李津浩摇摇头,有点点头:“你怎么会来的?”
  他的回答让初岚枫不是很满意,去我有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了他的衣服检查。“你们班主任要找家长,但你的紧急联络人登记卡上写的是我的练习方式,我亲爱的侄子。”初岚枫解释,预期有种霸道的欣喜。
  “班主任打电话给你干嘛?”李津浩又觉得莫名其妙。
  “你以为发生这种事情你想怎么解决?”初岚枫的语气又凶了起来,如果不是碍于场合,他一定会脱了李津浩的衣服好好地教训。
  “可是...初....岚枫叔叔,,我不会道歉的,这件事我没有错,我的舍友更没有错,不分是非的部队纪律,我无法接受。更何况我们不是军人,不要因为我们在这里军训,就把军人的那套强加在我们身上。首先我们是学生,其次我们是在这里军训的。”李津浩扬着头,义正言辞的看着初岚枫说到。
  初岚枫没有说话,二十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接着看向吴桐:“去你的办公室。”说着,他搭着李津浩的胳膊走出寝室。只是经过叶教官时,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
  一阵从未有过的害怕,占据了叶教官的整颗心,他觉得自己的前途,自己曾经辛苦付出的一切,好像全部被这个男人捏在手里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寝室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那个男人是谁?好强势,好像很有来头。”
  “我听到那个级别比较高的军官喊他队长,他也是部队里的?”
  “穿着不像啊。”
  “我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他,但是想不起来。”
  “初家的大少爷,初岚枫。”洪嘉伟有些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初岚枫,更没想到初岚枫会是李津浩的叔叔。
  但是不对,初岚枫姓初,李津浩姓李,难道是表叔辈?
  “初家的大少爷?”寝室里并非只有洪嘉伟是京城人,有一人听到洪嘉伟的话,如梦初醒道,“我想起来了,初岚枫,浩枫集团的创始人,初岚枫。”
  “他姓初,难道是太子党初家的人?”
  “初家人很厉害吗?”李启非问,声音带着疑惑,又透着一股莫名的紧张。
  洪嘉伟白了他一眼:“什么太子党,他本身就是太子好不好?厉害?那时当然得,现任军事委员总司令是他爷爷,吓人军事委员总司令内定了是他父亲,全国的部队都归初家管,他是太子,不是太子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