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点心师+番外 作者:弦(三)

字体:[ ]

☆、 第96章
  
  96:小幼崽软软哒
  果子他们搬到清尘子他们那个院子,雷貂也强烈要求把自己的树屋弄过去。结果黑啸和付嶙去弄雷貂的小窝,才发现这个货在树屋里放了不少好东西!
  看着被放了一桌子的肉干、石头和果干,果子哭笑不得。等到武华和付嶙他们都走了,就剩下他们一家人,他才问:“小貂,你藏这些东西干什么?”这些明显都不像是拿来吃的东西了。因为肉感和果干都脏兮兮的。他们家雷貂现在吃东西很挑剔,不光要味道好,而且还要模样好呢。
  雷貂特别正经的回答:‘想想哒,貂喜欢闻,收着不吃!’
  果子无语了。敢情这还是收起来当藏品的。他又仔细看了一下,这些东西的确都属于带灵气的魔法食物,可上面的灵气都已经很淡了。他知道小貂对灵力的感知要比自己敏锐,可再敏锐弄一堆这玩意儿,万一哪天发霉招了虫子可怎么办。雷貂喜欢身边有带灵气的东西也是好事,果子想了一下,告诉雷貂:“这些东西都不好了,食物放很长时间不能吃,还会招来虫子。所以这些不要了。我会给你准备新的有灵力的东西。今天先给你一碗带灵力的水放在木屋里,你可以喝,也可以留着感受它的味道和灵力。不能再偷偷藏这些食物了知道吗?”
  雷貂一听有带灵力的水喝,开心的蹦到果子脚边,扒住了果子的小腿:‘主人真好!貂听话,不藏了!’
  当天,雷貂的木屋就被放在了院子里,这让小貂从居高临下便成了住在平地,它有些不舒爽,但这个院子里的灵力要比主人的院子多得多,它又很喜欢这个地方,于是中和一下,它就把不介意了。何况即便小雷貂的智力日渐增长,记忆力也已经达到了十岁小孩子的水平,可还是一心不能二用。想了另外一件事,之前那件肯定就忘记了。
  第一次住在这个布置了阵法的院子,黑啸的感受要比果子更明显。他已经处在三级巅峰很久了,之所以没有升级,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也是按照青霄的吩咐,将身体里的能量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精纯淬炼。这做法就跟果子萃取魔法材料有异曲同工之处,却又要复杂得多。毕竟魔法材料的萃取是将固定材料里的能量提出来,将不能用的东西摒弃貂。而黑啸则是要将身体里蕴含的魔力一次又一次的收缩萃化,这一冬天的时间他可是一天都没有耽误修炼。对此清尘子和青霄非常满意,果子做不到黑啸这么勤奋,但每日黑啸修炼时他即便偷懒也能有所受益,两个人的修为都增进了不少。黑啸更是将精纯过后的灵力又蓄满了,就只差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升级。
  对于兽人升级,果子是好奇而担忧的。黑啸跟他说,以前升级就是购买自己需要的魔法药剂,然后喝下去,让魔力在身体里跟自身融汇,等身体内的魔力到达顶峰之后,雄性会将身体里的魔力向身体中心收拢。按照青霄的话说就是将魔力汇聚于丹田,再冲破身体里的等级屏障,从而提升等级。虽然黑啸说的不是特别清楚,果子也没太明白,但他至少知道,这是一个很不舒服,甚至是痛苦的过程。而且升级也有不成功的时候。不成功的后果最轻的是需要重新积攒身体里的魔力,重的则可能受到屏障限制,永远无法再升级。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雄性一辈子都无法超越五级的原因。因为每提升一级需要的能量就要是上一次的倍数,而失败率也会相应提升。
  当晚两个人睡不着,聊到升级这件事,果子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其实我也知道你肯定会成功,可总是觉得心里毛毛的。”
  黑啸搂着果子,心里暖暖的。雄性们的修炼都是从十岁之后天赋出现开始。而他从十岁开始就被家人所遗弃,这二十多年来,他每一次升级都是自己一个人摸索一个人挺过来的,这是第一次有人全心全意的为自己的升级担心。“你这要是让师父和师母知道了,肯定会说的。尤其是师母,他那张嘴你可说不过。”
  “你又不会告诉他们。我也没说怀疑你不成功啊。那担心这种事我控制不聊不是。那你升级我能在边儿上吗?”果子问。
  黑啸想想了一下,最后摇了头:“别了。你要是在边儿上,我怕自己会分心。升级是不能分心的事情。不过我会在家里的。你就在门外等着我就行,给我准备一桌好吃的。等我升级好了就能出来吃了。以前我升级之后,都没有人给我做好吃的庆祝一下。”
  于是果子成功的被转移了话题,他赶紧抱紧黑啸的胳膊:“以后我每一次都会给你做好吃的庆祝的!”
  黑啸当然不会立刻就去升级,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房子拆了,然后把能用的材料重新规制好,不能用的处理掉。然后将地基和屋子的范围规划好,基本上他们那院子,就只有去年新盖的那个小铺面是不用拆的,其他的连院墙都要重新垒了。
  工程太大导致只能聘请本城有经验的人来盖房子。当看到黑啸提供的图纸,再听了黑啸的讲解之后,哪几位有经验的雄性皱了眉头。这活可不好干,光是搭架子的方式他们就没做过了,更何况还要弄那个叫地热的东西。看着是不错,也能挺明白,可要像以前一样在半个月内搞定一个院子,完全不可能了。而且这钱也不知道怎么收才好。
  付嶙一心想城里一个建筑队,尤其是要专注于盖楼这方面的。这几位伯伯正是他最需要的人才,所以他跟黑啸商量了一下,这次他们决定用重金来盖出他们满意小楼来,以后再跟这些人商量城里建筑队,一起合作才能有说服力。
  黑啸对这件事也认可,何况他不缺钱。一个小楼才花十金,还是连泥砖和胶泥都带的,他觉得已经非常划算了。
  付好了定金,又去武仲那里做了个登记,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黑啸家原来的房子和院墙推倒。拆房子也是个技术活儿。蛮干就会损坏很多还能用的材料,这对兽世的人来说是造孽的事情。把拆房子的事情交给请来的人,黑啸就去挑选木料了。果子只跟着忙活了三天就放弃了这么艰难的工作。现在他最要紧的是做出纯粹的魔力药剂。萃取就是一个耗费时间又消耗灵力的过程,他也需要全身心投入才行。
  日子过得飞快,很快四月就到了。地表的冬雪还是融化,只是土壤还没有完全解冻,所以房子虽然已经拆完了,材料也买完了,但地基还是没能开挖。
  也就是这个四月初,南楠的幼崽降生了。
  第一次听到南楠距离生产不远的时候陈焕的商队还没有出发。现在商队刚刚出发半个多月,南楠就要生了,这对果子来说有些意外。因为南楠怀孕到现在并没有到十个月。他见列神山的妖生娃娃也要十月怀胎啊!
  不过这并不要紧,八个月的时间也不短了。在南楠家院外听着里面南楠痛苦的叫声,果子和武华他们几个未婚的脸都跟着白了。尤其是武华,这个冬天他实在是没抗住诱惑,跟付嶙俩人偷偷破了“戒”,那之后他担心得不行,生怕自己也一下子就有了。幸亏两个月过去他还没什么反应,也偷偷让迪藿给他号过脉证明没有怀上,他才算彻底放心。现在听到南楠这么痛苦的声音,他都吓坏了。
  见小雌性们脸色都这么难看,一旁的石环赶紧把他们都拉到了远一些的地方。“不让你们在边儿上你们非不听。”
  武华看着石环:“阿爷。是不是特别特别疼啊?南楠会不会有危险?”
  石环叹了口气:“雌性生幼崽哪有没危险的。不过危险不大。疼是真疼,可那也得看顺利不顺利。我当初生你爹爹的时候就挺顺利的,从开始疼到生下来也就两个时辰。生你大伯就难得多了,疼了我多半天。南楠这才多一会儿功夫,不用担心的。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可就咱们岩城,这么多年因为生幼崽出大事的雌性不足十个。南楠身体很好,他不会有事。”
  石环他们正带着他们几个在一旁说话,让他们别那么紧张。那边儿就传来了好消息。
  南楠非常顺利的生下了一个雄性幼崽,幼崽非常健康,哭声大得不得了。几个人回到院子边的时候,都听到那孩子的声音了。
  不管刚才有多害怕多担心,现在听到孩子的哭声几个人都只剩下高兴了兴奋了。武华他们央求这石环让他们进去看看南楠再看看幼崽。原本刚刚生产完是不应该让单身雌性进去的,可他又禁不住四个孩子的软磨硬泡,最终答应带他们去看看幼崽。至于南楠他们是不能去看的。
  听巫医说南楠已经脱离的睡过去了,大概要到晚上才能醒,果子他们几个也就放弃了去看看好朋友的念头。能被允许看幼崽已经不容易了。
  刚出生的雄性幼崽要比雌性幼崽小一些,没有多少头发的头上多了两对毛茸茸的小豹耳,而身后也有一条细细的豹子尾巴。初次之外就就是皱巴巴的红皮肤,一点儿都看不出漂亮可爱来。
  武华有些意外:“小幼崽不是圆乎乎胖乎乎的吗?”
  石环笑着告诉他:“用不了五六天他就会长成那样圆乎乎胖乎乎的了。刚生下来的幼崽都是这样的。你们小时候也不例外。”
  果子内心吐槽着:我小时候真不这样啊!就算是红红的皱巴巴也是像武华家小兔子刚出生的模样啊!不过腹诽过之后,他还是很认真的看了一下这个孩子的根骨。刚刚出生的小孩子是最纯粹的,所以根骨也最容易看清。果子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有些遗憾的是这小家伙儿的根骨很平常,跟他爹爹尤戴几乎是一样的,并没有自己之前感觉到的强有力。那可能只是跟南楠的灵力相比才让自己有那个想法哦。而且自己平日里送来的那些带灵力的食物并没有产生什么决定性的变化,看来怀孕的时候靠吃东西是改变不了胎儿本质的。“环阿爷,那小幼崽什么时候会变成小豹子?”
  石环回答:“这要看小孩子自己的能力了。有快的三天就能变了,当然也有慢的要一个月左右。这都不是什么问题。不过雄性幼崽还是兽形的时候方便照顾,因为他们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到处跑了,而人形的时候就要到六七个月才能开始走路。”
  他们几个身为朋友也不能霸占人家孩子太长时间。南家和尤家还有那么多亲朋等着看宝宝呢。石环带着武华他们离开,果子直接就回了父母的院子。
  看到果子回来,清尘子问:“怎么样?有没有害怕?”
  果子脸有些红,不过他不打算撒谎。“嗯。有一点。南楠肯定很疼,他声音都沙哑了。”
  清尘子摸了摸儿子的头顶:“要为人母,都是要经历这些的。但是你不一样,你和小黑子可以有无尽的生命。修为提升一个小境界生命就会延长一倍,等到了出窍期,就不会有生死这种烦恼了。你们完全可以不要孩子,这样你也不会受疼。”
  其实以前果子就很不想跟黑啸谈论孩子的话题,他总是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怀宝宝。现在被清尘子直接点破自己的顾虑,果子低下了头。“其实我挺怕疼的。以前也没想过会跟什么人成亲,就更没想过给别人生宝宝。但是我喜欢黑啸,也想给黑啸一个正常的家庭。所以我并不是不想生的。”
  清尘子笑了:“就是怕疼?”
  果子点头:“嗯。不过刚刚看到小宝宝,虽然现在还丑丑的,可是新生命的感觉特别纯净干脆。很美好,我也很喜欢。”
  清尘子叹了口气。“傻孩子,你放心吧。母父不会让你疼的。就算将来你们生宝宝的时候我们不在这个世界修行,也会给你留下止疼的方法。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诶不对,你还没跟小黑子那个……呃……圆房对吧?”想了好几个词汇,他觉得这个比较委婉一些。
  果子听懂了,所以脸更红了。“还……还没有。”
  清尘子满意了:“这就对了。小黑子真不错,是个好雄性。”比那色欲熏心整天拉着不放的大老黑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不愧都说龙性最那个什么,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黑啸是雄性,现在是不能去尤戴家看幼崽的。而且他其实对幼崽的兴趣不大,更别说是朋友家的了。只是趁此机会,他怎么也不能忘记跟自家果子好好亲热一番。虽然自己还是要谨守着不越雷池,但能让两个人都舒服的方式他是很了解了。
  当晚果子就被黑啸哄得说什么是什么了,等到俩人都舒服够了,黑啸这才想起聊聊心事。“果子,我听师母说你被南楠生幼崽给吓到了。”
  果子这会儿完全脱力的被黑啸搂在怀里,他只想舒服的睡觉,没想到这个家伙还要跟自己说话。“嗯。就是南楠很疼。我们都觉得很吓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