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朕的男人 作者:宸妃(上)

字体:[ ]

书名:重生之朕的男人
作者:宸妃
 
文案:
重生前,小皇孙身边有个十几年来白日尽忠,夜里献身当“妃姘”的贴身侍卫。有一天侍卫死了,小皇孙哭了,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侍卫居然是真爱!
 
以重夺江山为价,小皇孙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重生后,面对四面树敌的自己,再看看老实巴交跟在自己身后的二愣子侍卫。
小皇孙暗中捏紧小拳头:“魂蛋!这次他若再让他的男人短命早死,那他这个未来的皇帝就去屎!
 
其实就是废黜小皇孙受尽折磨后变得很坏,不停的算计,利用,上位,自私的残害着背弃他的人。。
后来渣皇后悔便重生了,但依旧是渣渣。
只是这次他渣尽天下,却始终独宠侍卫一人,哪怕要他付出自己的身体化为诱受……
 
重生前【心狠手辣复仇帝攻 X 温柔竹马忠犬侍卫受】
重生后【傲娇阴狠深情帝受 X 温柔竹马二愣子侍卫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宅斗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乾生,温子慕 ┃ 配角:萧文帝,孙皇后,萧未坤,萧麒,其他一干好的坏的 ┃ 其它:日久生情,相互携手,帝受侍卫攻
==================
 
第一卷:重生前-幽谷囚浅底
 
  ☆、第一章:东宫风云
 
  大盛皇朝自高祖开国以来,如今皇位已经传到了第五代皇帝——萧武帝。
  武帝在位已有十八年,除了中宫周皇后育有一子被立为太子,其后宫虽然嫔妃众多,却再也没有一个嫔妃曾为武帝生下一男半女。
  太子早已在东宫纳娶正妃侧妾,太子妃因为接连生下两个皇太女不受宠爱,东宫唯有一个刚刚获宠的吴良媛为太子生下了一个儿子。吴良媛的这个儿子就是武帝如今唯一的皇孙,刚生下来就被武帝立为皇太孙,并且亲自赐名为乾生。
  萧乾生就这样以皇太孙的身份在宫里慢慢的长大。
  对于小皇孙萧乾生而言,自小母妃吴良媛疼在手心锦衣玉食宫婢成群的伺候是不必说的,就连上天也厚爱他,赐了他一副好相貌。如今还只有五岁的小娃娃,偏偏长的唇红齿白眉清目秀。
  精致绝美的五官,白皙粉嫩的皮肤,抿着小嘴也能看到那粉扑扑的小脸蛋上嵌着两个可爱甜美的小酒窝,整个人一看就像粉雕玉饰的瓷娃娃,浑身又透着皇家孩子的尊贵和优雅,漂亮的让人看了就心里头直冒红星泡泡。
  宫里人在背后叨叨时,无人不说小皇孙以后肯定是顶了天的福气。
  萧乾生还太小,开春才刚刚满四岁,连到御书房念书习文的年纪也没到,他不明白宫女们口里说的顶了天的福气到底是什么福气。但是在宫里富贵无双的生活里一年年长大,他也觉得自己以后肯定是跟其他的王孙小孩不一样的。
  因为他是天子的孙子,太子的儿子!
  只是从他四岁那年开始,萧乾生发现东宫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他的父王常常被皇爷爷召进宫,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内殿里情绪低落的喝酒,心情好像很不好。
  有一次父王喝多了,嘴里骂骂咧咧的推桌子,摔酒杯,甚至差点用玉兰杯狠狠的砸到害怕缩在一旁的萧乾生身上。
  太子发怒,东宫里的宫女太监们自然都是不敢拉扯劝阻,大家低着头,一副即将大难临头的丧气样子。
  萧乾生吓的连忙跑去找他的母妃吴良媛,吴良媛听了他的话,面色凄哀的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揽着他抱在怀里,掩着面嘤嘤的哭泣。
  小家伙吓坏了,伸手拉拉母妃的衣袖:“母妃,你怎么哭了?”
  “乾儿……”母妃越发大哭,摸着他漂亮的小脸蛋哀哀的说:“我的乾儿,你要快些长大啊!”
  母妃的哭声吓愣了萧乾生,他捂着小拳头抵住自己鲜红的唇瓣,突然想起上次去给皇爷爷请安时,宫女太监们聚在一起躲着他说的话。
  “不得了了,贵妃娘娘这次生下了二皇子,太子殿下恐怕要……”
  “是啊,谁让孙贵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娘娘,她的父亲又是一品大将军。太子殿下本来就不得宠,皇后娘娘母家又不显赫,这前朝后宫恐怕要变天了……”
  “是啊!太子如此,何况是皇太孙呢,嘘,他过来了,咱们别说了!”
  萧乾生不懂宫女们的意思,他也不懂母妃好好的为什么要抱着他哭,他更加不懂父王最近为什么见了谁都狂躁郁急,他只是隐隐约约的知道,宫里确实发生了一些不一样的事。
  皇爷爷最喜欢的孙贵妃一年前突然生了个小皇叔,这个小皇叔比他都还要小,可是皇爷爷很喜欢他,非常非常的喜欢,就像喜欢小皇叔的母亲孙贵妃一样。
  他还听说自己的父王和这个小皇叔不是一个母亲生的,父王的母亲是他的皇奶奶。皇奶奶虽然贵为皇后,可是她一直不受皇爷爷重视,皇奶奶的娘家也平庸的很。
  可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的父王就算真的不受皇爷爷的喜欢又有什么,他是太子,他是未来天子!而他就是未来天子的儿子,也就是说他也是未来的天子!
  他以后可是顶了天的福气!
  小孩儿还看不懂宫里暗自潜藏的变故和阴氛,虽然感觉到一向洒脱喧嚣的父王逐渐沉默奇怪起来,但是他依旧自由自在的活着,每天在东宫华丽富贵的宫殿里和由宫女太监们陪着玩耍戏跑。
  宫里人见了他,虽然总是奇怪的叹口气,但还是会跪下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太孙殿下。”生来皇家多富贵,萧乾生喜欢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年幼无知的他还不需要思考太多大人间的烦恼和担忧,他只要顶着皇太孙的尊名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养在宫里。直到那一天,一个秋日的午后。
  父王又要被皇爷爷召进宫了,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父王临走的时候,母妃突然拉着他就跑着追了上去。萧乾生被母妃拉着跑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在东宫的大殿门口,他们追上了垂着头脸色阴沉的太子。
  萧乾生不懂母妃怎么会泪眼汪汪的望着父王,就好像父王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似的。他心里突然有些害怕,瑟瑟的从母妃怀里出来,抱着父王的腿蹭了蹦,红嘟嘟的嘴唇抿的紧紧的。
  “你们怎么出来了?”太子回头,挫败的语气失了一惯的潇洒不羁。
  “太子殿下……”母妃又在哀哀的哭。
  萧乾生不知所措,唯有跟着母妃一起红了妩媚的丹凤眼,环抱着父王的腰,倔强无知的靠在父王身边。
  “殿下,别让皇上和贵妃娘娘等太久了。”太子身边跟着武帝派来的宫人,不耐烦的催促着。
  萧乾生听了很生气,奶声奶气的怒道:“你放肆!”他是皇太孙,他的父王是太子,他们都是天子的王孙,没有人能在他们面前不恭不敬。
  那宫人是御前的大总管,他听了萧乾生的斥骂似乎吃了一惊,垂下眼帘陪笑,浑浊不清的眼底敛过一丝嘲讽。
  父王的手摸在萧乾生头上,一下一下,一共摸了两次。然后眼眶便湿润了,对他低沉的说:“乾生,记住你曾是东宫里走出去的王孙,你是皇帝的太孙,是太子的长子!”
  萧乾生愣愣的抬起头,父王英俊哀伤的脸庞逆着阳光出现在眼前,模糊虚无。他记得清清楚楚,父王的手很温暖,很柔软,也让他小小单纯的心里一抽一抽的,很难受。
  见他忘了回答,父王双眼一眯加重语调:“记住我说的话吗?”
  萧乾生回过神来,绝美精致的小脸蛋在父王异常严肃的神情里紧绷着,赶紧重重的点点小脑袋:“是的父王,儿臣记住了!”
  四岁的孩子话说的还不是特别顺畅,软绵绵的声音里甚至还带着浓浓的奶儿调调。或者他根本就听不懂父王对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罢了,彼此珍重吧。”太子望望自己目前唯一的儿子,再看看一旁在低头哭泣的宠妾,长长的叹口气,转身走出了东宫大门。
  身旁秋风萧瑟,树叶沙沙,午后的阳光都带了些冷意。
  吴良媛放声大哭,连忙拼命的捂住自己嘴角,转身牵着儿子的手往宫内走,再不敢回望太子离去的方向一眼。
  那一天,萧乾生一直被母妃留在身边等着父王回来,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太阳都落山了,他的父王都没有回来。东宫迎来的,是宫里整队整队的御林军。
  御林军们手里拿着自称是皇帝的圣旨,全副武装的包围了整个东宫,宫里的宫女太监们尖叫纷纷,四处乱窜,争乱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堂堂一国太子的殿堂。
  萧乾生也随着母妃和父王的众多侍妾一起被赶到了宽大的庭院。
 
 
  ☆、第二章:落难皇孙
 
  庭院里,花花树树早已经在秋风的肆虐下枯萎凌落,落叶颤抖着满天飞舞。庭院中央华美的白色青花板铺就的地面,东宫里昔日总喜欢争宠吃醋的女人们皆都不知所措的缩在一起,捂着脸失声痛哭。
  萧乾生平时养的娇气,是最喜欢哭的,可是这一刻被架在眼前的寒刀圈圈围住,他吓的绝美的脸蛋发白,湿漉漉的丹凤眼儿一眨一眨的哭不出来。
  太过年幼的皇家孩子哪里见过这么失控嘈杂的场面?只能怕怕的呆在母妃怀里,仰头望着母妃惨白的脸庞血色尽失。
  “奉皇上口喻:太子因企图谋害二皇子殿下,今令废为庶人,发配鄂州,东宫所有女眷,除太子妃外,通通赐白绫。唯良媛吴氏,因育有一子,令废为庶人,其子废除皇太孙称号,废为庶人,随太子一同发配鄂州!”
  御林军统帅在念什么?说实话,萧乾生畏颤颤的咬着下嘴唇红艳艳的唇瓣,其实什么也没听懂。他还未反应过来时,身边的女人们瞬间就哭开了,比之前嘤嘤哭泣不同的是,她们现在是嚎,抓天抢地的嚎。
  后来小皇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御林军们之所以敢在东宫里到处赶人,摔东西翻房间,是因为他的父王没有回来。他们说父王已经被发配鄂州了,因为他企图谋害孙贵妃刚满一岁的二皇子,他的小皇叔。
  他们是父王的亲眷,难逃牵连,于是太子妃被抓走了,父王其她的妾侍们也都挣扎着被抓走了,女人们的玉簪和步摇散落一地,都是些华丽精致的不菲饰品。
  萧乾生怔怔的呆在母妃怀里,眼睁睁的看着这纷乱的一切发生,脑子里只不断的在消化刚刚才知道的事,父王不回来了,他回不来了……
  小孩儿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瞬间为什么平时见了他都得毕恭毕敬弯腰请安的御林军们,现在见了他不请安不恭敬不说,反而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对他冷冷的说了句“臣等奉皇上圣旨办事”,然后就一把将他拧了起来。
  他的太孙玉冠被摘掉了,他的太孙锦袍也被御林军一双大手猛地一扯扯掉,发出哗啦一声刺耳的声音。所有一切象征着他皇太孙高贵身份的东西都被人除掉,他们说他已经不再是皇太孙了,他也不再是太子的儿子。
  他现在只是一个庶子,一个有罪被贬的庶子,他连民间最普通的孩子都不如!
  “放开我!”萧乾生“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小手使劲的在御林军的大手里挣扎,就想挣出去跑到自己母妃身边。“母妃,救救我!呜呜……父王……母妃……”
  他害怕,他不要一个人去什么鄂州,他的家在东宫,他不是什么庶子,他是尊贵无比的皇太孙!他出身皇族后裔,没有人敢对他不敬嚣张!
  “不!不要!不要伤害我的乾儿!”吴良媛在一旁嚎啕大哭,连忙扑上去抱住儿子的小身子,想要把他抱回自己身边,御林军们很快将她左右抓着,反手一个狠咧的耳光甩在她白皙美丽的脸庞上,留下一个红通的手掌印。
  带头的将领怒气冲冲的说:“吴氏,皇上有旨开恩饶你性命,你和皇太孙都被贬为庶人了,现在你们就要被发配鄂州,你还不老实些少吃点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