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朕的男人 作者:宸妃(下)

字体:[ ]

 
 
 
  ☆、第二十三章 :质子 
 
魏王府。
    月初之时,大盛边境发生战事,西边邻国西郁屡次冒犯边境州镇,盛武帝还未来得及派遣军队出征,西郁国的人马便在玉门关驻扎阵营,时不时的曾着大盛的将士们不备之机派出大量兵马袭击大盛边疆将士。
    原本这只是大盛和西郁两个国家的战事,偏偏东边的东江国在中间横插一脚,大有帮助西郁侵犯大盛的意思。区区一个西郁还好说,但若在西郁之外再加一个东江国,纵然这些年大盛的国力保持的不错,但对它的兵力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盛武帝接到西疆的书信自然是心急如焚,西疆虽说是边疆贫瘠地带,可它是大盛朝极为重要的国关之处,广阔的领地早就被附近几个相邻的小邦国垂涎不已。
    几年前齐国觊觎这地时就是被魏王萧未鸿挂帅击败的。如今魏王虽然已经是个京城的富贵王爷,但是武帝有意让他再次挂帅出兵,所以他一大早就被武帝召进了宫。
    武帝除了把挂帅的意思跟萧未鸿说了之完,另有几位朝廷大臣在场,武帝与他们说起了东江国,说着说着,孙贵妃的父亲孙大将军突然提出何不在大盛的皇族中派一个皇嗣送去东江国为质子,就在萧未鸿的担忧之下,果然,孙大将军把主意打到了东宫的萧越生身上。
    东宫虽然已经只剩越生一个皇孙,但他是个庶出,母妃又是罪女,如今有孙侧妃怀着四个月的身孕,孙侧妃是孙贵妃的侄女,孙贵妃又是孙大将军的亲女儿,这个提议被提出来实在是让人难以怀疑它最终的想法者到底是谁。
    开始的大皇孙萧乾生已经是魏王府的世子,如今要是再把小皇孙萧越生送去东江国为质子,将来能不能毫发无伤都不得而知,那么孙侧妃现在怀的这个儿子就是最受人瞩目的。
    武帝听了孙大将军的话虽然没有当场说出自己的决定,可他也没有直面拒绝,所以萧未鸿的心里直打鼓,一股闷气压在喉咙边就是压不下去。
    心中失望,早年的教训又受过一次,这时的萧未鸿可不再是当年热血单纯的小王爷,他委婉的以身体不适推拒了武帝要他挂帅出征之说。
    武帝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萧未鸿会拒绝,脸上的表情虽然刷的一下就冷了下来,可倒也没有当场发难萧未鸿,只是让他回王府再“调养调养”身体,他嘴角边的那抹冷酷的弧度总是让萧未鸿看的心惊肉跳,不知这早就想让自己死的皇叔到底又要对他做什么。
    一路郁闷愤怒的回到王府,萧未鸿没打算把质子的事瞒着萧乾生,所以直往萧乾生住的侧殿走去,却被宫人告知他下午便与温子慕去了后竹林习武,萧未鸿便又往后竹林走去。
    因为是上午,又是初夏,翠竹茂密的竹林里一片绿意,竹子根根长的非常挺直,枝叶繁茂,一阵清风徐徐吹来,青绿的竹叶便随着风沙沙作响。时不时的还有一两只麻雀嗖的一下从低空飞向高空,唧唧喳喳的鸣叫。
    “第十一招,沐血临生,破——”
    猛地剑光如洗,一袭深黑色锦袍的少年手持一柄寒剑纵身飞入长空,凤眸凌厉,薄唇紧抿,又是一个漂亮的凌空飞转,少年一剑劈下来,身前的十几颗翠竹应身倒下,凌厉的剑锋更是让一阵竹叶无力飘落,徐徐的围绕着少年,恍如一副静止的美丽画面。
    温子慕站在不远处,望着还在半空为自己教学的俊美少年,温润如玉的面庞上无意识的露出宠溺而幸福的微笑。眼见少年身形修长,清俊的五官精致得让人窒息,而这样令人惊艳的少年是自己的,是这些月常常被自己压在身下尽情疼爱的心爱之人。
    上天真是待他恩厚。
    萧乾生教温子慕练研阳剑已经有些日子了,萧乾生教的勤快,温子慕练的也刻苦,再加上温子慕本身就有学武的天赋,所以他学的很快,才几个月就冲破了第十一层,今日开始萧乾生已经在教他十二层功。
    当然,温子慕之所以能冲破的这么快也不光是他的天赋问题,就跟上一世的萧乾生一样,温子慕的床上可有一个练研阴功的萧乾生!研阴和研阳本为相生相克的一套心法,如果两个人同时双修功力会取得双倍的效果。
    原本萧乾生在被温子慕糊里糊涂的压倒后,他一心想要找个时间反攻,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自己身体一个非常要不得的反应,每个月的那么几天,他总会有些奇怪的感觉,浑身空虚,温子慕根本就不能靠近他,一被温子慕靠近,他便像是发了春似的打身子骨里酸痒。
    简直就像吃了最强烈的媚药!
    女人每个月有那么几天要来葵水,他倒好,他也有那么几天会自动发春,混账啊!开始的第一个月萧乾生简直恨不得把自己自行了断了,在他的心里明明他才是床上的攻者,这个破身体硬生生的把他弯成了受!
    可是没办法,每当那几日他都控制不住自己,只能一边咬着唇一边往温子慕的身上爬,爬着爬着就被温子慕吃干抹尽了。这么一来对温子慕练研阳功倒是大有好处,有了萧乾生为他双修,他的功力才能进展的如此神速。
    “喝,收功!”猛地从半空飞下来,修长矫健的身姿敏锐的翻转两圈就是稳稳落地。白皙的俊脸微微向上挑着,他站在温子慕跟前问道:“怎么样,十二层的套式你看明白了吗?”
    温子慕不知是在发什么愣,嘴角含着朦胧的笑意望着萧乾生,就是没有回答他的话。萧乾生见了奇怪,伸出手在他结实的肩头敲了一下,“跟你说话呢,怎么不理人。”
    “乾乾,”温子慕回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老实吐出了心里的话,“你真好看,手持一柄寒剑,在翠绿的竹林里舞剑,望着你修身玉立的样子,就跟天上的仙子似的……”
    萧乾生一怔,脸皮上蓦然映上桃红色的色彩,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瞪道:“胡说什么你,我这是帅气,什么好看,就跟形容女人一样!”可是怎么办,听了温子慕这么傻里傻气的话,他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想得意的笑。
    温子慕将萧乾生的剑拿过来别走腰间,手一伸便把人往自己怀里揽,十分沉醉的捧着他清俊的脸庞,眼眸迷恋的叹息说:“这还不是怪你,生的如此美若潘安,可把我快迷死了。”
    “温子慕!”萧乾生从他怀里挣出来,一手捏着他英俊的脸庞拍了两下,气呼呼的哼唧道:“你可真是变化挺大的,以前那么老实的人,说话规规矩矩的,如今倒好,什么话都往外说,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温子慕轻笑,低声说:“还不是你害的?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老实的起来。”说着自己的手又不老实了,厚实的大掌在萧乾生柔软的腰部揉弄,“那里,疼吗?”
    “混蛋!”萧乾生迟愣了片刻,反应过来后气愤的一拳砸在温子慕胸前,迷着凤眼骂道:“不准你再提这些事,哪壶水不开你就提哪壶!”撅着嘴,萧乾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脸颊粉红的样子有多诱人。
    温子慕知道怀中爱人在羞气什么,低头闷闷的笑。“是是是,我不提了不提了,这样总可以了吧,尊敬的世子殿下?”
    “昨晚……”萧乾生咬着牙冷哼,“我让你停下来的时候,你怎么不想起我还是个世子?你还一直做一直做的,混蛋!”听听,这根本就像个小娘子在娇俏的抱怨自己的夫君太过勇猛嘛~~
    “乾乾,”温子慕再度把眼前柔软清香的身体涌入自己怀抱,下颚温柔的抵在他的肩头,他忍不住宠溺的叹息:“因为是你,你让我怎么忍得住啊,你自己又一直抱着我说要,让我再用力,我怎么能拒绝你?”
    萧乾生低吼:“够了你,我那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当时、我当时……”菊痒身热啊!!!
    这真是难言之隐深不可测,萧乾生简直要泪奔了。
    温子慕只当萧乾生是不好意思,于是也不再逗他。其实昨晚他们才刚刚恩爱过,可是因为萧乾生早早就被他折腾的晕了过去,所以他并没有完全尽性,如今又抱着他在自己怀里,仗着这里没有外人,温子慕难得大着色胆堵上了萧乾生的嘴。
    “来,乾乾,让我亲一下。”
    “不要!”
    “乾乾,乖啊,我疼你的。”
    “你别乱碰我我告诉你,我……“萧乾生一阵挣扎,心里气愤不甘居人之下,可因为是最最疼他的温子慕,真要他干脆的把他推开,他又舍不得,唯有没用的推推拒拒,其实拒着拒着他便顺从了,窝在温子慕的怀里任他缠柔的吻着自己的唇。
    吻着吻着,两个人便像是干柴点着烈火,彼此情动不能自己。萧未鸿进到竹林时,一眼看到的就是萧乾生与温子慕抱在一起热吻的场景,脚下一个踉跄,可差点没让他把自己摔进坑里。
    他看到了什么这是!!!
 
 
  ☆、第二十四章 :质子后续 
 
魏王府的后山,翠竹林里。
    “你说什么!”听完魏王的讲诉,萧乾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刷的一下站起来,面色冰冷的问道:“这是孙贵妃在背后的意思吧?我已经顺着她的意成了世子,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还不罢休,还想把越生也送走,混账!”
    萧未鸿从未把养子当做孩子看待过,见他情绪十分激动,叹口气:“是不是孙贵妃的意思还要问吗,孙家已经有个当贵妃的女儿,自然是不会嫌弃多一个当太子妃的孙女。”
    “孙侧妃?”想到前世,萧乾生摇摇头轻道:“她……不可能的。”
    “你怎么知道她不可能,毕竟她也是孙家的嫡亲女子,当初之所以会被选进东宫,还是孙贵妃的意思呢。”
    萧乾生摇头:“就算是孙贵妃和孙大将军一伙有心把孙侧妃扶上太子妃的位置,还有郑氏在呢,郑氏的父亲郑宰相在朝中的地位并不比孙氏一伙低,孙贵妃还没有这么明显的野心敢这么明目张胆,顶多是在孙侧妃肚子里怀的孩子上动手脚。”
    “乾生,有时候王叔还真怀疑你今年到底是不是才十三岁。”萧未鸿低声一叹:“郑太子妃也挺可怜的,明明就是东宫的正妃,偏偏生了两个孩子都是女儿,嫣嫣如今已经十五六岁,然然也十四岁了,估计都马上要嫁人,如此一来她在东宫就都可谓孤身一人。”
    “她可怜?”萧乾生冷笑,冷峻的脸色很是难看。只要一想到东宫那伙人,他的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的火,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恨,忍不住握紧拳头一下砸在一颗翠竹上:“都是一样的人,以前对我的种种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越生这样五岁的孩子都不放过,难道他们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温子慕站在萧乾生的身后,见他因为弟弟越生的事被气的浑身颤抖,一拳头下去一颗高大的竹子应声倒下,这该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啊。温子慕很是心疼,连忙把萧乾生的手握在自己手心。
    “世子,”揉了揉萧乾生冰凉的手背,温子慕俊脸温柔的凑近他身后安慰他:“您的手……这事还没有成定局不是吗,或许我们还有别的方法可以避免呢。”
    “皇爷爷那个人,又不是自己喜欢的儿子生的孩子,长孙都可以放弃,更何况是次孙!”萧乾生的冷冽在温子慕面前确实柔和了不少,可是谈到武帝他还是深恶痛绝,“越生是我唯一的弟弟,他还小,他才五岁啊!母妃已经不在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温子慕最最看不得萧乾生伤心,如今看他气的不浅,心中一抽哄道:“总之你先别生气,你若是气坏了自己,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