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说一定攻宠受 作者:冬倦生(上)

字体:[ ]

谁说一定攻宠受
作者:冬倦生
文案
 
穿越了?!好吧,穿越就穿越了,日子总要过不是?
 
我了个去,穿越就穿越吧,还是兽人世界!
 
亲爱的穿越大大,你是考验我的生存能力吗?
 
好吧穿越来了怎么可能木有和兽人谈一场美好的人兽恋呢~
 
这是一个普通人穿越到兽人世界尽自己的力量和他家小攻把日子过好的文。
 
有些平淡、有些家常,没有什么大波折,也许还有些腻腻歪歪,可这就是一个幸福温馨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1.第三人称主受,攻受双洁,全程1vs1
2.坚持贯彻不狗血不虐心的原则
3.有点小波折也是为了推动感情
4.大冬真的是亲妈~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雨安;泊卡斯 ┃ 配角:路卡;莫卡;约尔曼;阿黛尔;雷;莱雅 ┃ 其它:异世;兽人;温馨;不虐;不狗血;
 
 
☆、第1章 穿越了?穿越了!
 
    谷雨安醒来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不过晚上去便利店买了点面包,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只野猫窜过来,接着变一片黑暗什么都不知道。怎么醒来就变成热带雨林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谷雨安先打量了下自身,确定身上没什么不妥,甚至买的一袋子面包都在自己手边。再看看四周,尼玛啊啊啊!这一看就不正常啊!有高到比人还高的草吗还有那树!高的仰头看都累。还有那比脸盆大的花,上面飞的蜜蜂比自己巴掌都大。这一看就不是地球!
 
    “别告诉我是穿越啊亲!”谷雨安无语了。默默捂了吧脸,谷雨安同学说来今年21,快毕业的大学服装设计的学生。说来也是一小官二代,不过他还真从小没怎么享受到官二代的福。爹妈那会在机关上班,计划生育管得严,但是谷妈有了大儿子以后,很想要个女儿,就偷偷躲到农村去生了。谁知道出来还是个带把的,谷妈一起气之下出了月子就回城了。就把小雨安扔给了农村的爷爷奶奶。(下面就简称雨安,作者觉得三个字有点烦哎~)
 
    爷爷奶奶倒是很疼他,可谷妈谷爹平时也很忙,又不想人家知道生的二胎,就很少来看。就这样爹不疼娘不爱的到了上小学的年级。那会谷爹谷妈才想起来还有个小儿子在乡下,谷妈也想通了,好歹自己生的不是!就赶紧把雨安弄到城里上学,谷妈那时候还怕小儿子在乡下呆久了会像野孩子似的,结果一看粉白娇嫩的,一看也乖乖的,也就放心了。虽然后来谷妈觉得有点愧疚,对雨安也不错,不过上面的大哥毕竟是自己身边养大的,自然更疼大哥。隔阂就慢慢产生了,雨安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到了上大学选专业的时候雨安觉得解脱了,选了隔壁省的大学,彻底离开家。家里虽然开始不同意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可是也没多坚持。雨安就这样默默踏上了离家的路,除了过年基本不回来。
 
    说来雨安从小动手能力就挺强,上小学那会女生流行编手绳串铃铛,他比女生弄的都好,可是他那张白白净净的脸,平时又不爱说话,男生就觉得他很娘。可是雨安还是喜欢,后来就自己偷偷的玩,还自己偷偷的做娃娃的衣服,大学理所当然选择了服装设计专业。
 
    雨安平时没什么爱好就画画图纸,还有就是看小说。多年来的孤单,让他也习惯了,甚至觉得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反而舒服。谷爹谷妈在经济上还是很大方的,所以大一的时候就自己出来住了。
 
    这段时间还蛮流行穿越文的,雨安也看了好几本,甚至还幻想过自己也穿越就好了。但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有点不安啊。四处看看一个人也没有,雨安决定还是先找水源再说。就算再没常识也知道水源在野外很重要,自己这一袋子面包省省还是可以吃几天的。
 
    雨安也没有方向,决定顺着太阳走。随便捡起一根树枝,去掉上面的一小分支和叶子,动手挥了挥,觉得还行,就拄着走了起来。
 
    走了半天,总算草丛只有小腿那么高的,可是雨安也狼狈不堪,上衣和裤子都是小口子。雨安庆幸,还好穿过来的时候地球不是夏天,不然穿着短裤短袖肯定废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水,雨安很渴,甚至感觉到水分从自己身体里流失。
 
    突然雨安眼前一亮,前面是果树,只是不知道上面是什么果子,一串串的红色,有点像葡萄,但是每一个又有拳头那么大。雨安犹豫了下,摘了一颗,用衣服擦了擦,想着反正死就死吧,也比渴死强吧。再说自己好歹穿来不是,哪有这么容易就让我死了。一狠心,咬了一大口,酸酸甜甜的,水分很充足,味道不错。等了一会看自己也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就速度又吃了好几个,才算好些了。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出去。”雨安喃喃道。虽然看着现在没什么危险,可是谁知道会出现什么,而且就刚刚一路观察看,这里的生物都蛮变异的。叹了口气,雨安又出发了,毕竟最好还是在天黑之前走出去或者能遇到人,不然真不知道晚上会遇到什么。
 
    不过很幸运的是又走了半天找了一条小溪,雨安观察了天,又用石头往水里扔了几个,都没发现异常。确定无碍,雨安立马喝了好几口,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又洗了洗脸上和手上的污垢。又拿出面包啃了起来。雨安知道自己肯定晚上之前走不出去了,那就要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睡一晚上。
 
    好歹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不大的山洞,找了些干柴,该庆幸自己带了打火机吗?雨安默默点生起了火,夜晚森林温差还挺大的。
 
    这一觉,雨安也没睡好。雨安发现这里似乎一天时间很长,大概能达到40小时。“这到底是哪里啊,好歹也来个活的啊”雨安有点烦操了,人啊果然还是群居动物,以前雨安虽然喜欢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但是好歹知道四周都是人啊,这种四周安静的好些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让雨安很不安。
 
    已经第四天了,虽然没遇到什么大危险,但是体力消耗的越来越快,面包早没了,这几天都是靠果子撑下来了,雨安觉得头越来越晕,虽然还些还有意识,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终于支持不住倒下了。
 
    “那是什么?啊,雌性?怎么会在这里?”培迪尔是一个巫医,也是一个雌性。这里是部落的后山,虽然没什么危险,但是因为没什么果子,所以很少有雌性到这里来,不过药草倒是不少培迪尔经常来采药。培迪尔很疑惑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雌性,而且穿的那么奇怪,也不是部落里的人。不过,雌性到哪里都很珍贵,培迪尔俯下身查看这个雌性,除了一些小口子以外没什么大伤,应该是走太多路太累了,脱力了昏倒了。培迪尔看了看四周,自己怎么抱得动呢,这里离自己住的地方也有一段路程呢。
 
    突然培迪尔眼前一亮,“泊卡斯!快,来帮帮我,这里有一个受伤的雌性!”
 
    泊卡斯听到声音走去,就看到巫医和躺着的雌性,泊卡斯很疑惑,巫医出现在这里很正常,怎么还会有一个陌生的雌性,雌性不管在哪个部落都是很珍贵的,怎么会让沦落到野外还受伤呢?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陌生的雌性?”泊卡斯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培迪尔知道泊卡斯的雌性弟弟很喜欢这里的特有的一种酸酸的果子,所以也经常遇到采果子的泊卡斯,幸好这会遇到他,“我也不知道,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发现他躺在这里。”
 
    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泊卡斯立马抱起人就和培迪尔往培迪尔的住处走去。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治疗要紧。
 
    雨安朦胧中知道有人发现了自己,后来听到两人交谈,其中一个就抱起了自己,可是说的话又是自己听不懂的。也不知道自己穿越到哪疙瘩来了,不过又有终于遇到人类的喜悦。费力睁开一条缝,只看见眼前飘荡的银色长发,还有坚毅好看的下巴,放下心以后反而撑不下去真的昏了过去。
 
    培迪尔帮雨安小伤口涂了药汁,觉得雨安没什么大概,就让泊卡斯去通知族长。不管怎么说部落里来了一个雌性,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族长那里知道了以后果然很高兴,如果这个雌性能留下,这对部落里的单身兽人是件好事。
 
    族长看了看眼前的成年兽人,泊卡斯是部落里数一数二的勇士,长的也好,兽形很出色的,可就是兽父兽母死的早,还留下一个十二岁的小雌性和一个刚刚7岁的小兽人,本身自己负担就很重,雌性觉得跟着他肯定会过的苦,所以就算对泊卡斯有好感,也打消了念头。毕竟部落里兽人很多不是。
 
    族长心里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泊卡斯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心里还是希望他有个伴侣的。不知道这次出现的雌性会不会是他的缘分呢?
 
    泊卡斯看着族长,知道族长想的什么的。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部落里的雌性都那么娇惯,谁会愿意跟自己过苦日子呢。反正他自己也不喜欢这些雌性,捡到的这个估计也没多大差别吧。
 
 
  ☆、第2章 得救了
 
  “嗯…”雨安睁开眼睛,知道自己得救了,伤口也不是那么火辣辣的。看看四周,应该是一间石屋,下面睡得皮草,那边的石台上放着的好像是一些药草,旁边居然还生起火堆貌似在烧水。雨安瞬间觉得无语了,这是穿越原始社会了?不要这么坑爹吧。
  “你醒了啊,觉得好点了吗?”培迪尔看见雨安醒来也很高兴,毕竟雌性都那么娇弱,有时候一点小伤都会要了他们的命。
  雨安看见这个淡绿色头发,长的很清秀的男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感觉怎么说呢,很祥和,就是穿着类似麻袋的衣服,这是什么审美啊,太槽糕了。好吧,职业病,学服装的就这点毛病。接着雨安才反应过来,靠!穿越也就算了,还语言不通,压力神大啊!不过好渴啊。
  “水,喝水”连说带比划,雨安觉得面前人应该懂。
  果然培迪尔楞了下,也没想到语言不通,给他用竹简倒了水。雨安喝了水,才觉得身体感觉好些。可是接下来又惆怅了,语言不通可怎么好?
  就在雨安愣神的功夫,对面的人递过来一个果子。雨安觉得人家既然救了自己肯定没恶意,就吃了下去,就是味道不咋地。
  “你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说完雨安就傻了,摸着自己的喉咙,楞楞的看着培迪尔。怎么自己听懂了,还说出了这种陌生的语言。
  培迪尔看到雨安这样,也知道对方很好奇,当然他自己也好奇对方陌生的装扮。
  “你吃了圣果,就可以说我们的语言呢,当然对身体也好。你觉得好多了吗?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部落呢?”
  算了,都穿越了,什么稀奇事都不算稀奇了。雨安安慰自己:“我叫谷雨安,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你们部落,这里是哪里?”既然没有交流问题,自然要知道自己在哪里呢。
  虽然很奇怪对方的回答,不过培迪尔还是回答了:“这里是翼狼族,我是这里的巫医培迪尔。”
  雨安瞪大了眼睛看着培迪尔,翼狼族!不是我想的那样吧!前段时间看小说看了好几篇穿越兽人文,看着里面的主角带领着部落走向小□□活,还觉得很酷。但是真心发生在自己身上,雨安还是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