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主的神医夫君+番外 作者:心外无理(中)

字体:[ ]

 
第101章 :我的衣服!
  “第几重无独立心法,一切皆由心生,汇集前八重,居于眉心而后仰,万物皆空空有物,摒弃凡物物为奇……”
  空有物,物为奇,空有物,物为奇……
  韩墨衣静坐着默念入耳的提示运着功,没多久头顶那种无形的压力就越来越明显了,不停的在打压自己,你越是退它越是进。
  退不得,那就冲破之!
  “啊!”
  洪亮的嗓音在封闭的密室里回响。
  韩墨衣只觉得在冲破瓶颈的那一瞬间,就好像是穿透云霄,好比是顶起大山,顿时他的周身全都如翩然而立般轻浮,全身筋骨如重新打造了一般,说是脱胎换骨都不夸张!
  他的额头布满了密集的汗珠,大口大口的气息吐出然后在吸入新鲜的,在休息与换气的帮忙之中还抽空看了下宫离,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真心的大笑脸。
  宫离终于放下心中的石块::“恭喜。”
  韩墨衣的笑容更甚:“谢谢,要不是你,我根本做不到。”
  “你本就要天赋。”
  宫离并不是在糊弄韩墨衣,韩墨衣体内的纯阳气息的厉害他见识过,竟然可以压制住暴动后的蛊虫,着实是十分上乘的内息。
  而这次助他冲破层层瓶颈的也正是这股内息,若非有此内息在,就算是宫离再帮他,韩墨衣也绝非能在三日内练成。
  等韩墨衣总算是把气给缓过来的时候,石门再次响了。
  他都没觉得过了多久,竟然已经到了傍晚了,洪孟都将晚饭送了过来。
  洪孟刚进来就问道:“大主教是否已经冲破瓶颈?”
  他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不同的气息,猜测这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韩墨衣抹了把澡晾干了的汗渍,“嗯。”
  “太好了!明日一早我便来接大主教出关,出发重教祭坛!”
  “重教祭坛?去那做什么?”
  洪孟正色道:“明日堂三衡会在祭坛胁迫大夫人将大主教的指环交出,妄想取代大主教您掌控重教,教中长老大多是看重实力,只要让他们知道您恢复了武功,必然会重回我们阵地,我们出其不意的出现,杀他个措手不及,把他的同党一起处理干净!”
  韩墨衣闻言面色有点不太好,虽然他是想过只要把堂三衡给解决了,那么他的生命安全就得到了一半的保证。
  可是听这话,分明明天的场面会很混乱,说不定会死很多很多的人,这样一来他就有点犹豫了。
  韩墨衣是21世纪的现代人,杀人偿命这是打小就根深蒂固的理念。
  可是现在是时候要掀翻了,这里不是现代,不是他从小生活了十六年的21世纪,那个拥有法治的社会。
  这里是一个架空的时代,这里坏人杀人不犯法,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根本不用怕官差,想杀多少就杀多少。
  韩墨衣觉得,如果到现在他还是遵循着以前的生活方式,那种思想,那么他很快就会变成一把黄土,融入大地毫无痕迹。
  宫离会护他,但是他也不能总是依靠着着人,他们不可能会在一起一辈子。
  等到对方明白他们之间只是友情,当对方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那么他们的交集可能也就到了尽头。
  即使心里隐隐的有些不想看到这个时候,但是他也要学会保护自己,让自己强大的可以保护别人,而不是一直站在别人身后躲雨!
  两人简略的吃过饭后韩墨衣就继续温习起了前面学过的,从头到尾的走了一遍,一招一式虽然与壁画上的有点出入,不过这没有多大影响。
  能在三日学成已经是奇迹,招式不熟练久了就好了。
  在韩墨衣正准备开始第三遍的时候,宫离终于忍不住制止了他。
  “注意身体。”
  “我没事。”
  说罢就要挣开对方的束缚,继续练功,这架势是不练到尽兴,是绝对不会收手了。
  “既然这样,我们来过几招。”
  宫离松开他,然后退后几步,右脚踏出半步微微侧斜开来。
  可韩墨衣毕竟是个现代人,现在练会了武功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真正交手过招并且对方还是宫离,顿时就有些发怵了。
  他把双手往身侧的衣服上蹭了两下,有些局促的看着他:“可是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宫离嘴角噙着三分笑。
  “那、好吧,你让着我点啊!”
  韩墨衣也退开一段距离,然后凭着脑海里的招式摆出姿势,虽然不是很正确,不过却也不失气场。宫离四指并拢对他弯了弯,示意他先来,韩墨衣丝毫不客气的发动攻击。
  这些天来它不只是学了重教的武功,宫离也会偶尔告诉他些别的融入进来,使得这功法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越发的从满侵略性,使人难以招架。
  可宫离终究是遥遥在上,一般人望尘莫及的高度,他的次次七分力在对方手中全部被轻易化解。
  对方甚至可以双手背后,但单凭着身体的敏捷性就可以让他碰不到他一丝一毫。
  “出全力吧,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韩墨衣见他竟然还能风轻云淡的鄙视自己一把,顿时变得极为不服气,反正宫离这么厉害,他就算是使出全力对方也一定能够应付自如。
  想到这,他也就不顾忌什么了,随即发出的攻势全都注入了十分力。
  宫离有一瞬间的变色,不过却很快就遮掩过去。
  韩墨衣刚才猛然发力带来的冲击让他有些意外,没想到十成功力竟然会比方才七成力的杀伤力高出那么多,刚才那一拳足以瞬间击毙一头野狼。
  “不错。”他给了一个不太明显的赞扬。
  “哼!”韩墨衣得意洋洋的对着他挑了挑眉。
  宫离邪笑:“别得意。”
  话毕,瞬间他竟然主动发起了攻势,将一直只守不攻的局势扭转,这下子就变了韩墨衣防守了。
  可是他毕竟是初学武,防守不懂策略,所以有些吃劲。
  正当他暗骂宫离不厚道,竟然欺负他这个新人的时候,就觉得身上一紧继而一松,紧接着就看见外衣飞了出去。
  韩墨衣低头看了看身上,然后对着不远处站定的人道:“你做什么?过招你脱我衣服干嘛?”
  他此时的里衣还是两天前中秋要成亲时穿的,大红的颜色格外鲜艳,也分外的扎眼。
  若是为了自己而穿,宫离会觉得赏心悦目,可若是为了别人……那边是眼中钉、肉中刺。
  “两天未洗澡,这衣服改不能穿了。”宫离从不远处开始走近韩墨衣。
  “呃……好像是。”这两天练武练得一身汗,但是因为时间紧迫没有闲暇去管这个。
  他也是够佩服自己的,竟然能忍这么久,一心都放在练武上。
  “那就洗洗吧。”
  “怎么……啊?”韩墨衣只是一个晃神的功夫而已,等到再去看向宫离的时候,他竟然都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宫离早在进来这里的时候就把一切都摸遍了,而韩墨衣潜心修炼时他就四处半打发时间半观察的走了一圈。
  却没想到竟然会在一处凹凸不平、极其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道一人侧身款的石缝后面有一眼温泉水。
  韩墨衣跟着他一起向着那里走过去,走到了石缝口的时候不由得惊讶了一把。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无意。”
  他本是感觉到这里与别处不同,走进后却发现竟然有这等东西。
  韩墨衣不被提醒想不起来,这一被说一身汗的就立马觉得浑身不舒服,看到有温泉能洗澡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
  泡温泉那绝对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之一了!
  两人都侧着身子通过了石缝,然后就感受到一阵温润的暖意扑面而来,身心极其的舒适愉悦。
  韩墨衣几乎是边快走边脱身上的衣服,一副怕温泉突然消失不见了的样子,完全忘了身后还有个人,还是个对他有着别样心思的人。
  大红的里衣退掉,掉落在地上像是一朵花,及其妖艳。
  可是穿在韩墨衣的身上却完全没有半点妖气的感觉,反而是红衣被他净化了,是纯粹的那种好看。
  宫离带着私心的将那红衣踢开些,一下就有一半儿掉进了水里,在韩墨衣看不到地方漂浮着。
  “真舒服啊!”
  韩墨衣赤条条的身子早就在脱光遮盖物的一瞬间没入了温泉里,此时他正惬意的泡在温泉边上享受着温水的包裹。
  他泡了一会儿,登时炸毛了。
  “你把我衣服弄水里了!”
  宫离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
  “你!算了算了,反正内功也能把衣服给催干,你丢吧丢吧,幼稚!”韩墨衣撅着嘴巴摆着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于是下一刻就见那大红的东西呈着抛物线状飞向了左面的墙壁,然后在一处凸点挂住……荡着秋千,还不停地往下滴着水线,
  东西的主人:“……”
 
第102章 温泉里的吻
  韩墨衣背过身去洗自己的澡,不理会那个突然发神经似的人,他的衣服好好的是招他惹他了?
  可是泡了没一会儿他就感觉到水面动了动,然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他没有转过身,而是悄悄的移了移地方,他移动,身后水面的波动也跟着移位。
  韩墨衣会了武功后对外界的感知力得到了一个质的飞跃,不说风吹草动那么夸张,这有人靠近还是知道的,并且这个人还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气息!
  直到他移来移去的自己都烦了,猛然转身:“地方那么……”
  宫离继续走着,然后停在他的身边,靠在池边看着用光洁的背部对头他的韩墨衣。
  因为边上的水相对于中间的来说要浅一点,所以水面只是勉强的把他的臀部给盖上了大半,背部与臀部的线条虽顺翘却不会彰显的太过曼妙,十六岁的身体虽正在发育期也十分好看。
  韩墨衣一转头就对上了他一直盯着自己屁股的视线,假意怒吼:“看什么!”
  然后也靠在了温泉的边上,把身子的大半都隐藏在了看不清下面的水里,只把脖子以上的露了出来,然后示威似得扬起眉毛和嘴角。
  被示威的人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却露出一个很柔和的笑脸,比那一次他在河边放河灯看到的还要耀眼!
  登时韩墨衣的耳根就红了,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即不好意思却又移不开视线。
  然后宫离向着他靠近,本就不太远的距离很快就拉近了,比他宽厚高大的身躯越贴越近,韩墨衣习惯性的咽了口唾沫,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大意了。
  这个人对自己的心思还没搞清楚,他怎么就那么放心的在人面前脱光下水里了呢!
  他一边躲避着,一边道:“我觉得我应该洗好了……”
  宫离也跟着他的移动而移动,“是吗?”
  “呃……嗯嗯,你好没?好了我们就上去吧,明天还有事情,今晚好好睡个觉!”
  韩墨衣说句话都别扭的要死,对方带给他的压迫感太强了,那炙热的温度甚至都传达到他的肌肤上来了似得。
  他只能低着脑袋四处乱瞄着,忽然视线定格在了自己的正前方,但是下一秒很快就移开了。
  宫离比他要高出一个头,所以站起来水面能够遮掩到的也就更少了,好在因为他们的移动到达了较深点的水域。
  不然那可是……春光乍泄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