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主的神医夫君+番外 作者:心外无理(下)

字体:[ ]

 
第210章 :被当做新人指使
  他们回到神医谷后的生活很轻松,很自在,在大约半个月的相处时间里,闫明总算是对韩墨衣的态度好转了不少。
  不过前提是在知道了韩墨衣真的不是在比罗峰关他们的凶手的情况下。
  韩墨衣曾问过几次陆子筝、墨濡砚以及湖水心等人的消息,但是不止是闫明、玄鸣说不清楚,就连银票和元宝这个从不对自己隐藏的两个人也都说不知道。
  都说他们并没有看见这几人上来,还以为一直和他们在下面呢。
  然而没有得到答案就没有吧,韩墨衣对于这个也没有过多的去想。
  毕竟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们也不一定还会再有什么交集,倒是没必要去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消耗自己的精力有限的大脑。
  还是享受来的比较实在!
  神医谷挺大的,最起码他是到处玩了好几天,都还没有转遍,尤其是这山谷后面有一座山峰,他从来没有靠近过。
  据说百草谷就在那里,而且里面的景色十分的壮观,然而那里是禁地,是除了谷主外的人都不能去的地方,不过显然宫离是除外的。
  在这里,宫离好像就已经等同于神医谷的谷主了一般,同门的师兄弟都不敢对他不敬,看到他都只敢低头道好,然后匆忙离去。
  这些并不单单是因为他的身份,更是因为害怕会被对方身上的低气压给冻成冰人!
  韩墨衣是见识过宫离冷冰冰、没人情味儿的样子,但是却没想到对着自己众多的同门师兄弟还依然是老样子。
  着实是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果然是太幸运了,毕竟能见到他的那么多真实面。
  这天,韩墨衣正百无聊赖的逛悠着,嘴里念叨个不停,大致的内容就是:宫离这几天不知道又在搞什么,整天整天的见不到人影,害的自己一个人哪里都没法去。
  就这样漫不经心的抱怨着,他竟然突然想到了在外边惊险刺激的日子,忙狠狠的甩了甩头暗骂自己难道是受虐狂吗?
  在外面吃了那么多的苦头,怎么还敢想外面的生活!
  ……
  可是他好像真的有点想念那种热闹的集市了,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他刚来神医谷没多久,宫离带他出谷去的那个小镇上。
  繁华热闹的街市,到处都是摆着好吃的小摊贩,人挤着人,却处处欢声笑语,一片和谐。
  韩墨衣在这里快呆了半个月了,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好像一切又回归到了韩家的时候,吃喝不愁,每天游手好闲,除了发呆就没有多的兴趣爱好了。
  当然,区别还是有的,不过除了晚上的时候睡觉身边多了一个人这点以外,似乎还真的没有什么大区别。
  ……
  “喂,站住!说你呢喂!”
  韩墨衣感觉到身后有个声音由远及近的吼着,本来没想到会是叫自己,毕竟他在这里认识的人并不怎么多,所以就没有理会继续走。
  但是背后的人一直都锲而不舍的喊着,这显然确实就是在叫自己了。
  “叫我?”
  韩墨衣回过头,刚好那个叫他站住的人也走近了。
  对方的个子不算高,最多好像也就比他高出一两厘米,身架中等,不胖不瘦的,相貌倒还算好,反正不难看,一身白与草绿色并存的服饰倒是衬得挺有气质。
  玄连见他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打量,顿时就抖了两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硬着头皮瞎嚷嚷:“看什么看!”
  韩墨衣被吼了也不在意,笑眯眯的收回目光:“没看什么。”
  “哼!”玄连对他不屑的恒了哼,然后大声大气道:“你,哪来的?我怎么没在谷中见过你?”
  韩墨衣挑挑眉,笑道:“我是新来的,你当然没见过。”
  “胡说!我们神医谷只有每年春至才会招收弟子,现在才是秋季,怎么可能会有新人来!”玄连一脸的戒备,对韩墨衣的答案蒙上一层层怀疑。
  韩墨衣才不知道他们谷里竟然还有这种规矩,不过他又没说谎,干嘛要怕?
  “我确实是新人啊,还是师父亲自收的。”
  玄连上下的扫了他一眼,质疑道:“那你怎么不穿神医谷弟子的衣服?一身奢华的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家的大少爷来求药的呢!”
  “神医谷弟子的……衣服?”韩墨衣惊诧的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虽然说不丑,但是他是极度的不想穿!
  玄连瞪着眼睛:“你到底是不是神医谷的弟子!”
  “当然是了,如假包换!”
  开玩笑,他可是神医谷的谷主亲自收下的好吗?
  玄连一脸的不好接近:“没人安排你吗?”
  韩墨衣摇头,他不需要安排,所以就没人安排。
  “那就跟我去换衣服,然后要安排一下你入门的事宜。”玄连说完拉起他的手臂就走,看着人不是很壮,可是这力气倒是大得很。
  韩墨衣本来是想挣开的,但是随即一想,反正现在回去了也是无聊,宫离又不知道去哪了,那还不如跟着眼前这人去看一看,说不定能碰上什么个新鲜好玩的呢!
  于是就任由人家拉着走了。
  两人一路走在石子的小径上,然后左拐右拐的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面的地上因为是秋天而落下了不少的落叶,枯黄得一脚踏过都碎裂开不少。
  韩墨衣环顾着四周,脚步也就不由得要慢了一拍,玄连感受到他的缓慢后回头瞪了他一眼,呵斥道:“走快点,磨蹭什么!”
  韩墨衣脾气还算好,没放在欣赏,答应着好好好就跟了上去。
  玄连带着他来到这座院落的房间里,里面是一连串的床榻合并在一起的,每一张被子都叠放的整整齐齐,屋里的角落也都很干净,没有任何灰尘。
  这里韩墨衣一眼扫过去,就知道应该是给那些弟子住的。
  神医谷人数那么多,如果没有点较高的地位,自然就要多人住在一间房了。
  玄连指了指最里边的那个床铺,“喏,以后你就睡那,这里的都是你的师兄,做事要积极点不要总是让师兄们说。”
  “……知道了。”韩墨衣眼角抽搐,不过还是没有拒绝。
  反正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再偷偷溜回去宫离那就是了,现在就先和这人玩玩,打发打发这无聊又无趣的日子。
  他答应了之后,玄连又走到门后拿出一把大扫帚,比人都要高,还要比一般家里常用的要重,走回来毫不客气的塞在韩墨衣的怀里。
  “去把外面的院子扫一扫,那么多的落叶太脏了!”
  韩墨衣看了看手里的扫帚,他压根就不会用啊!!!
  玄连看他站着不动,皱眉督促道:“去啊,还在这傻站着干嘛?”
  韩墨衣抬头,带着讨好的笑容:“帅哥师兄,你看这东西这么大,我这小身板也使不了不是?”
  “什么乱七八糟的!叫我玄连师兄!不会用就学,谁不是从不会学到会的。不会难道就不用打扫了吗!”玄连一副前辈的样子教训着他。
  韩墨衣眼角再次抽了抽,心里暗骂,原来带她来这是打扫卫生的,要是早知道他才不主动来受这个罪。
  长这么大以来,虽然他不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但是那也是在家从不干这么家务的,别说是这么大的扫帚了,就是这种小些的他都不会用!
  玄连看他不情不愿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口气不好得很。
  “怎么了?师兄叫你做点事就这么难吗?快点,扫完了我带你去领衣服,待会儿大家就要一起上课了!”
  “上课?”刚刚还沉浸在要打扫那么大庭院的痛苦中的韩墨衣,听到上课这个字眼顿时来了精神。
  玄连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是突然兴奋的什么。
  “对,快一点,不然我可不等你。”
  韩墨衣忙答应着:“好好好,师兄你一定要等我!”
  说完就抱着那把大扫帚跑出去了,迫不及待的在院子里这里扫一点,那里刮一点,想把这些赶紧弄完,好跟着玄连去见识见识神医谷里的弟子是怎么上课的。
  玄连在屋里悠闲自在的喝着茶,大约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他站起身撩了撩衣袍出门去看韩墨衣的成果。
  结果看到的是……
  “哎哎哎,哎哟,这怎么还会打人啊!”
  韩墨衣因为挥来挥去的而没站稳,一个重心失调就被扫帚反戳了一下肚子,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玄连原本还是晴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上前一大步斥责道。
  “你这是在干什么,让你扫个地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连扫个地都不会,你说你还能做什么?真不知道师父收你这种人干嘛,到底是怎么才会收下……”
  
  
第211章 :他怎么回来了!
  “玄连师弟!”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玄连滔滔不绝的责怪。
  玄连和韩墨衣同时看过去发声地,就见玄鸣正手里拿着基本医书,看着他们。
  玄鸣是瞥见韩墨衣才过来,听到玄连正在不要命的责骂着韩墨衣,他顿时背后就吓出了一身的汗。
  忙看了看四周有没有宫离师兄的身影,便赶紧就打断了他好像说不完的话。
  韩墨衣突然笑着从地上站起来,碍于手里的扫帚太大有点碍事,他往地上一扔就走向了玄鸣,两眼笑眯眯的。
  “师兄是吧?”
  玄鸣有点不解,但是随即韩墨衣不停的挤着眼睛,让他明白了这人到底在干嘛。
  十分配合的假装出不认识他的模样,一本正经:“恩,叫我玄鸣师兄。”
  他回答的脸色正常,但是心里却在咆哮,千万不要让宫离师兄看见啊——!
  韩墨衣看对方这么上道,一个暗示就明白了,笑意更浓,但是下一刻转过身去看着玄连的时候却收敛了点。
  玄连看他们两个人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于是也只能挠了挠头。
  玄鸣因为韩墨衣的暗示而没有挑破后者的真实身份,只是上前说了句:“快要上课了,速度快点。”
  玄连看着那还没怎么扫的院子,一脸的嫌弃,想要告状:“玄鸣师兄,你看这个新来的连个院子也扫不好,你看要不要告诉大师兄或者谷主,让他们把这人逐出谷?”
  “……”
  玄鸣此刻真想用布把玄连的嘴巴给堵上!!!
  玄连见他师兄一言不发,以为他是在认真的思考自己的提议,兴冲冲的挑衅者韩墨衣:“你就等着收拾包袱滚蛋吧!”
  韩墨衣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倒是把对方给气到了。
  玄鸣最后在玄连的期盼中给了一个答案。
  “你们快点收拾收拾,赶紧去上课,迟到了是要挨惩戒的!”
  玄连还想说什么,但是玄鸣却很快的走了,韩墨衣在玄连的背后挥着手臂,笑意吟吟,但是吼着转过身瞪他的时候,他立马就收敛了。
  玄连依旧一脸嫌弃:“别扫了,把扫帚放回去跟我走!”
  “是,玄连师兄!”
  韩墨衣捡起被他扔下的大扫帚,单手就拿得起,三两步走的极快,哪里还有先前使不动的样子。
  其实他确实不会用,但是毕竟他也是有内功的人,对于这个东西上手起来并不难,但是如果他让对方知道自己会扫,那岂不是代表真的要把这么大的院落给收拾干净!
  想一想还是决定装作不会好了,顶多被骂作笨也比累死的强。
  他把东西给归回原位后就在衣袍上擦了擦沾了些灰尘的手,这个动作是他出门了才做的,恰好就被回首催促他的玄连看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