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子要回家[穿越] 作者:靥也

字体:[ ]

 
 
文案
 
倒霉蛋随王储檀溪,三天之内老爹老妈接连暴毙,
自己个未及弱冠的毛头小子还要带兵打仗!
 
好在被敌人斩于马下的前一秒,
上天掀开了挡在眼前的厚帘,救他于水火。
穿越到了几百年后的现代社会,跟着温予个
“老流氓”四处晃悠,晃悠晃悠着,这足迹就遍布了小半个地图。
 
温予:檀溪啊,待到我俩老了,年轻时这些经历,
也是值得回味的吧?
檀溪:第一,你现在已经算不上年轻;
第二,你一人儿独自回味吧,那时候,我已经离开。
温予:你个龟儿子!
 
小剧场:
温予:我要向全世界宣布,你檀溪所有的第一次,都被老子承包了!
檀溪:老板,我只是给你打工,并不是卖身。况且,
您的属性并不是霸道总裁。
温予:……
 
1.高智商雅痞炒股达人古玩狂热爱好者攻 X 偶尔毒舌死都不肯剪长发路痴古玩秒鉴定受。
 
2.本文原名《我所有的第一次》!!!追文的小天使不要找不到了!!!【揉脸】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古穿今 盗墓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予,檀溪 ┃ 配角:邵韵栀,姜斯,贺兰曼殊 ┃ 其它:古玩店非日常
 
 
 
  ☆、楔子
 
  恨悠悠,爱悠悠,千载历史转头空。
  这大概是说书人最爱的开场白。今儿咱也来说一段正史上不甚详表的爱恨情仇。
  在若干年前,不知何处有个蝼蚁小国,名曰随。然蝼蚁虽小,内含珍宝。传说这随国有二宝,其一为能夜明之珠,硕大无比。相传乃神灵所赐,有异能,非凡物所能比拟。国君赐名——随侯珠。这其二嘛,乃是国君之妻,随王妃是也。传闻随王妃乃当世第一美人儿,见者无不动心。
  随国东边有一邻国——戚。戚国富民强,百姓骁勇善战,是实打实的战斗民族。国君野心勃勃,现已吞并了周围的三个小国。下一个目标便是随。戚王雄才大略,能征善战之余,尤好美色。早已闻得随王妃国色天香之美名,暗下决心,誓要夺取随之二宝。
  不日,戚大举进攻,随竟毫无抵抗之力,节节败退。
  戚攻下都城的那一天,随王妃只身一人,静立在高耸的城楼之上,俯望着脚下密密咋咋的戚军和队伍最前亲自出征的戚王。只见他一身银白色的玄铁盔甲,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闪的她有些眼晕。
  她回首望了一望随国巍峨华美的宫殿,连绵的暗青色楼宇竟也显出颓败的气势。那是多年前随王檀向里亲口许她的温柔乡,是他们一直以来含情居住的安乐窝。她不想走,她的不舍,唯有他能懂。对了,他此刻应该正睡着,并非他真的无情至此,而是她与他情分太深,她怕他不舍,便在他汤饭中下了安眠散,如此,干干净净无牵无挂的走,最好。
  她展开手中的合欢扇,扇柄乃是白玉制成,触手温润,扇面上的美人是他按照她的样子亲手描摩。想到这,往日的欢愉尽数在眼前重现,眼角不禁渗出一滴清泪。手中正好有扇,抬手,扇面恰恰遮住了这流泪的半边脸,无人看见。
  城楼下的戚王目不转睛的瞧着这个一身素衣的女子,她当真担得起第一美人儿之名。无钗无环,也自有一番风韵。以至于胜负心如此旺盛的他在见到这女子后也改变了主意。试想,就算随国再弱再不善征战,这长途跋涉穿山越岭的,一路直打到敌人心脏也不是容易的。胜利就在眼前,这块肥肉都已经闻着香了。只要他大手一挥,随国的二宝便是囊中之物,但城楼上她的一席话,硬是浇灭了他心口熊熊燃烧的英雄之志,到底是难过美人关啊。
  她细声细气,面容平和,明明声音不大,可戚国的千军万马好像被震慑住了似的,呼吸可闻间,皆是按兵不动。
  “妾身想与戚王谈一条件,不知戚王是否应允?”
  “噢?你倒说来听听。”
  “妾身久闻戚王盛名,心中仰慕。但可惜的是,若戚王即刻攻下都城,妾势必是要以身殉国的,那……”她微蹙的峨眉隐隐含着千言万语。
  戚王猜着了她话里含的话,直白点说就是——国破她死。
  此刻的戚王已被美色冲昏了头脑,他眼中只有近在咫尺的美人。两人像是商量好的一样,目光相对间,一拍即合。
  接着,令后世人诟病千载的一幕发生了:随王妃从城楼上飞奔而下,直至戚王马下,戚王拉她上马。她笑着附在戚王耳边说了几句话,戚王朗声答应道,“依你!”
  “可要说话算数。”她像一团软香玉般靠在戚王怀中。
  戚王朗声道:“今得佳人入怀。孤就此立誓,十年之内不会再扰随国!”
  一语既出,身后的士兵们皆是愕然,怎么会这样!这女人果然是个祸水,害了随国不说,如今竟又祸害到我们戚国。
  “啪”!
  一记响亮的马鞭,戚王身下的马儿嘶叫一声,撒开四蹄,飞奔而去。
  大军跟着撤退,掀起滚滚烟尘。
  半个时辰后。
  “父王,母妃去了哪里?”
  随王牵着他与王妃唯一的儿子檀溪站在城楼上。
  “父王,你怎么哭了?男子汉不能轻易落泪,这是你教我的。”年幼的檀溪抬起肉肉的小手为父王拭泪。
  “对,不能哭,随国保住了,随侯珠保住了,应该开心方是。”随王抱紧了年幼的檀溪,泪却止不住。
  那年,随王储檀溪方才三岁。
  愚昧的世人都道,随王妃不甘于现状,自愿改嫁,跟了旁人,弃了不满三岁的儿子和无能的夫君,到别国享福去了。
  在此后的十余年内,随王抛开素喜的诗词音律,攻于兵法,养精蓄锐,终其一生,都想夺回王妃。奈何奈何,说书人每每讲到这一段时,都要捋一捋白须,叹一口气,方道:
  这短命又痴情的随王,四十而亡,至死也未能夺回王妃。死前将唯一的儿子叫道床前,那随王储年方十八,出落的相貌英俊,嘱托道:
  一定要替我接回你母妃,哪怕是以随侯珠相换。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欲知那年少的王储能否完成父王临终嘱托,随侯珠是否当真会易主,它那一直未揭晓的神秘力量又是什么,请—看—正—文!
作者有话要说:  历史上确实真有随侯珠这玩意儿,也确有随国,但此文的历史背景乃是架空,注意啦,是架空!不要随便代入哦!(文章主要是发生在现代的,只是开头有一点古代的内容,小天使们不要大意的尽情留言吧!)
 
  ☆、第一次·穿越
 
  父死子继。
  老随王薨殁后,年少的随王储檀溪临危受命,赶鸭子上架般的接替了王位,成为新一任的随国国君。
  与此同时,老随王的死讯很快传到了临近的戚国。
  戚王宫里端坐着位手执旧团扇的女子,不,准确些应该称作妇人才对,这十几年来她老了不少。那柄团扇是她从故国带来的唯一旧物,过了这许多年,扇面所用的绫罗早就破了不知多少次,连那白玉手柄上也出现了条条裂纹。但她执意不肯换,任戚王如何劝说,就是不肯,她有她小小的坚持。
  “嫣儿,这团扇上的布旧了,你拿去换换吧。”她道。
  “娘娘,可能暂时换不了了。”那名叫嫣儿的宫女恭敬的道。
  “为何?”她疑惑道。
  “这团扇上的绫罗极特别,要换上一模一样的,非得到随国才行,只是……”那宫女突然梗住了喉咙,知道说了不该说的,心内急得想扇自己嘴巴子。又抬眼望望王妃,不敢再答。
  “只是如何?”听到随国,她语气明显重了些。
  随这个字眼,陌生而又熟悉。
  这叫嫣儿的宫女平时一贯稳重,整个戚王宫都知道,最不能在王妃面前提这个字,这是大忌讳。想来,也是伺候久了,放肆了。
  嫣儿居然抬手,大力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咬着嘴唇不敢作答。
  戚王妃觉出了异常,嫣儿平时一贯稳妥知事,从不似今日这样没头没尾,促狭急躁。
  “你老老实实的把后面的话说下去,我恕你无罪便是。”她始终不肯称自己作“本宫”。既然已成为了戚王之妻,本该如此自称,她居然坚持了十几年不改口,戚王竟也纵得她。
  宫女咬咬牙,颤声道:“随王……薨逝,随国举国上下哀悼,近日内不产这种绫罗。”然后猛地磕头在地上,掷地有声。
  “啪嗒”,手中本被握的好好的团扇一下子坠到了地上,积年的老白玉碎成了好几截儿。
  “是……何时的事?”她登时目光涣散,仿佛一下子被人抽去了神志,呆若木鸡。
  “……就在三天前。”宫女慌忙捡拾着地上的碎片。
  她却一头从椅上栽了下来,双手正好盖在摔碎的扇柄上,碎玉割伤了手,鲜血直流。
  这可吓坏了宫女,“娘娘,娘娘您怎么了!”她将王妃重新扶上椅子上后就慌忙跑了出去请太医。
  半个时辰后。
  太医已来过,被割伤的手包扎完毕。
  她卧在雕龙秀凤的金丝楠木大床上,显得身形越发瘦小。
  “嫣儿。”
  “奴婢在。”
  “去拿些蜜饯来,我嘴里泛苦。”她云淡风轻的道,仿佛已经全忘记了刚刚的噩耗和失态。
  “那我叫红芍进来陪着娘娘吧。”嫣儿有些不放心,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不了,我想自己呆着,你去吧。”
  嫣儿不好再多说什么,垂手退下。
  她望了望包裹好的伤手,这正好给了她启发。
  玉,玉碎了能划伤手,那其他部位一定也可以。比如,脖子。
  想到这,她脸上突然浮现出明艳如少女的笑容。
  向里(随王名),十几年了,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
  待到戚王撇下国事匆匆赶来时,她那张曾经令世间男子神魂颠倒的俏脸已被覆上了白绢。脖子上那道条血红的痕迹,尤其惹眼。
  他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急的连朝服都没换就飞奔了过来,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留不住她。
  他搂着她已经渐凉的身体,泣不成声。
  她虽是他从别国抢来的,她虽从不对他好言相向,她虽已有些美人迟暮,但他还是从多年前初见他那一刻开始便不由自主的倾心于她。
  他大声斥责宫女,如同一头暴怒的野兽,失去理智,可怜的宫女边抽噎边道明原委,哭哭啼啼,跪了一地。
  他怒目睁圆,手上关节被握的咯吱做响。这么多年的付出,他待她的好,整个戚国甚至整个大陆都知晓,十几年的温柔相待,还是没能把她遗落在檀向里那儿的芳心抢回来。
  他抬起头,要紧牙关,努力不让眼泪再流出,他是堂堂一国之君,战场上的生死相搏他眼都不眨一下,此刻,却为了怀里的小小女子哭的如同丧家之犬。
  “是他,孤居然又败给了该死的檀向里!”他说得字字铿锵,咬牙切齿,“传令下去,集结兵马,三天后,孤要亲自带兵,踏平随国!屠城三日,杀他个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檀向里死了,这债就让他儿子来还!”
  戚王疯了,这是当天在场者的一致感受。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