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再世为皇+番外 作者:叶默凉

字体:[ ]

 
书名:再世为皇[重生]
作者:叶默凉
 
【文案】
 
都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皇甫云铮是深刻地体会到了。在位期间,他励精图治,却被枕边人背叛,让国家陷于为难之中。
 
国破家亡,妻离子散,潦倒之时只有那个被他忽略多年的男后,一直默默地陪伴着他。
 
终于老天开眼,皇甫云铮得以重生,这一世,他定会将所有不轨之人统统铲除,并且,善待他的男后。
 
 
 
 
属性君 
HE,攻宠受。
温柔忠犬皇帝攻+内敛温润男后受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宫斗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甫云铮,沈陵秋 ┃ 配角:各种杂七杂八人等 ┃ 其它:叶默凉,再世为皇
 
 
==================
 
  ☆、 第一章.重生
 
      第一章.重生
  东苍国国历第二十五年,蛮夷进攻,整个国家陷于危难之中,数十万精兵于边关抵抗蛮夷的入侵,然而却呈节节败退之势,一时之间,风雨飘摇。
  未过多久,蛮夷愈战愈勇,竟攻打到了京城之外,所有城中百姓人人自危,就连宫中也有胆小怕死的宫人,连夜收拾细软赶赴宫外,却未想还未出宫便遭到击杀,魂归西天。
  “报!”伴随着响亮的声音,一名将士跌跌撞撞地冲入大殿之中,他的身上满是鲜红的血液,脸上有着刀割伤的痕迹,伤口还没有愈合,他跪倒在地,急声道:“禀皇上,蛮夷已经打到了城外,我等快要支撑不住了!”
  此言一出,站在大殿上的黄袍男子嚯的站起身来,他眸中如有利剑一般,瞳眸紧缩,手掌紧握成拳,沉默半晌,他沉声说道:“命商良将军带兵速去城外增援,断不能让蛮夷入城,快!”说完,他又补充了一些策略,便让将士离开了。
  将士听命离开,黄袍男子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紧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正当他锁眉深思之际,一名宫装女子走至他的身后,纤手轻轻环住他的腰,柔声道:“皇上不必担忧,一切定能有回转的余地。”
  皇甫云铮点点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后离开大殿,因而没有注意到身后女子唇边一闪而过的阴险笑容。
  断断数月,蛮夷从万里之外直直攻来,不消多久便已打到了他东苍国的城门之外,战火连天,下至百姓,上至天家无一不忧心忡忡,度日如年,生怕哪日蛮夷便破了他们的防守,将东苍国化为乌有。
  这么想着,皇甫云铮回到御书房中,摊开一张军事图,将地图再次仔细地研究了一遍,手指轻点在某一处,此处正是蛮夷如今所在的位置,思索良久,他坐在椅子上,唇边溢出一声轻叹。
  几日之后,皇甫云铮心底的不安愈发严重,他在御书房中走来走去,忽然只听门被推开,一个浴血的身影从门外冲进来,因力道太大整个人跌在地上,不是那商良将军又是谁?只见他的唇边不住地溢出鲜血,哑声说道:“皇上,挡不住了,您快带人走吧!”
  此言一出,皇甫云铮瞪大眸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嘴唇哆嗦了好久,却只听蛮夷攻入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在一声巨响中,一群蛮夷士兵冲入他的御书房中。
  他回过神来,从手边的架子上抽出一把剑,将剑身对着面前之人,握紧拳头冷声说道:“谁想先死,朕奉陪!”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进来,一边走一边鼓掌,笑道:“皇上果然与众不同,死到临头了还如此嘴硬。”说完,他对身旁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一群士兵便冲了过去,将皇甫云铮团团围住。
  皇甫云铮用力地挥舞着手中的剑,却只见围住他的人越来越多,身上也免不了添了一些口子,鲜血从伤口中流出,失血让他的头感到一阵晕眩,他连忙用剑撑在地上,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清醒一些,却不料周边士兵趁此机会,一刀砍向他的后背,血花溅起,他半跪在地上,脑中被疼痛所逼,顿时清醒不少。
  用力站起身,他将剑刺入面前士兵的腹中,接着毫不留情地拔出,黄袍上已满是血迹,头上的金冠也歪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
  又是一阵搏斗,皇甫云铮渐渐没了气力,他挥着手中的剑,竭力不让士兵靠近自己,忽然,只见站在不远处的那名男子大步向他走来,他定了定神,举剑对上他的攻势。
  一时之间,两人的身影纠缠在一处,但皇甫云铮毕竟有伤在身,没过多久便落了下风,他勉力支撑着,大喝一声后将剑刺入面前男子的肩膀。
  男子肩头一痛,瞳眸紧缩,他看了眼肩膀上的血迹,冷冷地说道:“找死!”紧接着,他飞身朝皇甫云铮刺去,直将他的身上再次划出多道血痕。
  一旁的士兵见状也上前去帮忙,却见皇甫云铮越战越勇,但还是抵挡不了众人的围攻,随着一阵剧痛,他半跪在地,被冲上来的士兵夺去手中的剑,扔在一旁,用力地将手臂扭到后头,身上的伤口被牵动,他疼得咬住下唇,却未溢出一丝痛吟。
  领头的男子见皇甫云铮被抓,顺手便扔了手中的剑,走至他面前半蹲下,冷笑一声后说道:“皇甫云铮,你定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吧?”
  “废话少说,要杀便杀!”皇甫云铮被动地半跪在地上,失血严重让他头晕目眩,眼中却有着不一样的神色,正当此时,他猛地一个发力,一掌击在面前男子的胸口,直将他击出数米之远。
  男子被一掌击得吐血,他用力抹去嘴角的血迹,冷哼一声后回到皇甫云铮面前,沉声道:“很好,居然还有力气,带走。”
  一声令下,几名士兵抓着他强迫他站起身往前走去,皇甫云铮看着门外蔚蓝的天空,心中沉痛不已,正当此时,身后男子又开口说话,所出之言令他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身子猛地僵住。
  “皇甫云铮,既然你已经死到临头,那本王子也好心告诉你一件事,你想知道为何你们会败得如此之快么?”男子即蛮夷的王子胡烈,他顿了顿后继续道:“是你的宠妃杜怡,她们一家人一早便与我们合作,妄图借助我们的帮忙完成他们篡位的梦想,你口中的皇子也不是你的亲生孩儿,而是你那宠妃和她的情夫的孽种,她想让他们的孩子当上皇帝,从此高枕无忧。然而蠢货毕竟是蠢货,从头到尾被我们利用也不自知。不过说起来若不是她们的帮忙,我们也不会如此快便攻下皇城,倒要感谢她们呢。”
  皇甫云铮站在不远处,心中一阵绞痛,他万万没有想到,竟是他的宠妃杜怡背叛了他,但还未等他想更多,便被带走了。
  扔在牢中,寒冷与饥饿让他难以忍受,想他皇甫云铮在位数年,励精图治,却不料被枕边人背叛,落得如此下场,国破家亡,何其哀哉?又想到那宠妃杜怡,她欺骗了他,骗他孩子是自己的,结果竟存了篡位的心思,妄图扶植她的孩子登上帝位,想必她定是害怕自己的孩子今后成不了储君,所以许了蛮夷什么利益,想借助他们的势力夺权,却未想反被蛮夷利用,也是愚钝至极。
  正想着的时候,几名士兵走来,打开他的牢门便将他往外拖,绑在一个架子上,鞭子毫不留情地甩了过来,疼痛在胸前炸开,他蹙眉忍下到口的呻吟,任由几名士兵在他身上加诸各种刑罚。
  不知过去多久,他迷迷糊糊地被士兵从刑架上解下来,扔回牢中,没有食物与水,他忍着身上的疼痛与喉咙的干渴,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不知不觉他便睡了过去,再次醒来也不知是何时,他定了定神,忽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一黑影在朝他靠近,那黑影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打开了他的牢门,走进来二话不说架起他便往外走。
  “你是谁?”黑暗之中,皇甫云铮只看到面前的黑衣人蒙着黑巾的侧脸,只见他转过头来,对上自己的视线,轻声地说了一个嘘字,他浑身一震,竟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是何人。
  黑衣人的步速很快,带着他一路往牢外走去,然而还未等两人离开,便有士兵发现了他的消失,一路带着人追了过来。
  将他小心地放到一边,黑衣人顺手夺了一名士兵的剑,与他们厮杀起来,忽然,只见一名士兵朝自己冲过来,手中的剑直直地砍向他,皇甫云铮一愣,正要做出反应,便看到黑衣人朝他冲了过来,一个闪身带着他离开原处。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牢中弥漫开来,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只见黑衣人的背后被砍伤,鲜血流个不停,然而他却没有顾及,举剑再次朝那几名士兵刺去,不多时便回到他的身边,架起他继续往外走。
  这一次两人终于顺利地出来了,避过各路人马,黑衣人带着他来到一处隐蔽的宅子中,将他放在床上后便想离开,皇甫云铮下意识地抓住黑衣人的袖子,问道:“你究竟是谁?”
  黑衣人看了看他握住他的手,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随即挣脱他往外走去,只留皇甫云铮一人在床上躺着。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他不自觉地睡了过去,朦胧中感到有人揭开了他的衣裳,将药粉洒在他的伤口处,并用干净的白布包扎妥当。意识又是一阵迷糊,再次醒来便感到有人托起他的身子,将苦涩的药一勺一勺地喂入他的口中,他手指动了动,却还是没能醒来。
  且说黑衣人买了药和一些食物回来之后,先是处理了皇甫云铮身上的伤,闲下来时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一道口子没有处理,他默默地走到门外,褪下自己的衣裳,给自己上药。
  做完这一切后,他回到屋中,搬了张椅子在床边坐好,看着床上人安静的睡颜,他松了口气,疲惫涌上来,他渐渐睡了过去。
  而当他睡着之后,床上的皇甫云铮却醒了过来,他转头看着趴在床边的黑衣人,心底的疑惑愈发强烈,这人究竟是谁,竟然敢冒着性命危险闯入大牢救他。
  好奇心驱使他伸出手,探向黑衣人面上蒙着的黑巾,他眨眨眼,将黑巾往下一拽,一张失血后苍白的脸露了出来,是那么熟悉。
  皇甫云铮霎时便想了起来,这不是几年前入皇宫的陵秋吗?因先皇之故,皇甫云铮和沈陵秋从一出生便有了婚约,要让陵秋在二十岁这年,入宫成为他的男后,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但他并不喜男色,因此陵秋入宫之后,他并没有对他过多关注,直接将他扔在了后宫,没有理睬,甚至有时冷言冷语相对,却没想到在他落难之际,唯一舍了性命来救他的,竟然是他。
  正想着的时候,床边人缓缓睁开眼睛,两人的视线倏地对上,他张了张口,哑声说道:“陵秋,原来是你。”
  沈陵秋趴在床边,听他一言才发现自己的黑巾已被揭下,他直起身子,唇边露出一抹苦笑,低声道:“皇上好些了么?”
  皇甫云铮点点头,想说些什么来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却发现不知应该说甚,他只能轻叹一声,道:“谢谢。”
  床边人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给他盖了盖被子,接着退出门外,把门掩好后便不知所踪,他抿抿唇,挡不住席卷而来的疲惫与困倦,再次睡了过去。
  在宅子里休养了几日之后,两人开始动身准备离开,躲在此处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这一日,两人换了身衣裳,悄然无声地从后门离开。
  然而天往往不遂人愿,两人走了没多久,便被追兵发现,赶了上来,两人连忙一鼓作气地往前冲去,却发现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多,直成包围之势。
  被迫下马,包围圈渐渐缩小,身后便是一处悬崖,看了看下面缭绕的云雾,皇甫云铮握紧拳头,与士兵们厮杀在一起。
  良久之后,两人都渐渐没了力气,包围圈越来越小,而身上的伤口却越来越多,两人渐渐退至悬崖边,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士兵,皇甫云铮心下一痛,转头看向身旁的沈陵秋。
  慢慢地伸出手,牵住身旁人的手,感觉到他诧异的目光,皇甫云铮抿唇笑了笑,仿佛没看见面前那些士兵一般,柔声道:“陵秋,谢谢你来救我,若有来生,我皇甫云铮定不负你。”
  沈陵秋闻言一愣,被握紧的掌心传来阵阵暖意,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对上身旁人认真的目光,哑声道:“好。”生不能同寝,死亦可以同穴,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他这一句话,死,又有何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