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医道修仙 作者:花间游(下)

字体:[ ]

 
  第101章 九十九、返回宗门(上)
  
  一行人各自分道,那褐袍老者失望地独自离开了,而朱明可也与他们分别。谢君二人结伴回到坊市,期间遇到其他修士争斗,他们并不去插手,归途一切顺利。
  当然,若是偶尔发现无主宝物,他们也不会轻易错过。
  回到坊市后,他们在客栈中开了间房。君非奕将自己收集的金系炼器材料取出,这其中有罡金精、金角石、金麟以及极少量陨铁。
  谢修凡取出紫金炉,掐诀打入真元,就见一团三昧真火出现在炉中。
  君非奕道:“我来控制火焰。”
  谢修凡点头道:“好。”
  谢修凡当下专心熔炼那四样炼器材料。而这第一种材料,罡金精便是花废了足足半个月的时候,他才终于熔炼完成。其他几种材料一种比一种难于熔化,直到四个月以后,他才终于完成熔炼的过程。
  出乎谢修凡预料的是,君非奕的持久力竟比他想象中要强。从头至尾,他虽也在不断使用灵丹灵石进行回复,可却始终没有任何不支之象。
  谢修凡不由心下佩服,不愧是宗门第一天才三师兄。他完全不知道,君非奕有那只瓶子,可以储存巨量真元,可瞬间补回体内真元。
  在谢修凡完成熔炼以后,只见四团液体飘浮在紫金炉中,君非奕将除恶剑交出。
  谢修凡仔细观察了番除恶剑,发现其上并没有刻任何法阵。剑身更是受君非奕自身意志及剑气的洗炼,单单只是手中握住它,谢修凡便觉剑气冲天,仿佛要冲进他的元神之中,震得他元神激荡。
  谢修凡深吸了口气,将有些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这才将除恶剑重新回炉。
  这除恶剑竟是异常地难以熔化,他足足花去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终于将其熔为液态。接下来,便是融合了。
  “不必紧张,相信自己。”君非奕安慰道。
  谢修凡点了点头,平静了下心情,直至心中古井无波,他才终于开始融合这一步。
  他将其他四种炼器材料,依次按照顺序加以融合。这一过程他小心翼翼,仗着强大元神,不惜加速元神消耗,也不敢有半分疏漏。一旦除恶剑被他毁去,他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更是对不住三师兄的信任。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良久,谢修凡几乎提到了喉咙处的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
  融合这一步,顺利完成!
  谢修凡定了定神,开始为除恶剑塑形。他回忆了遍除恶剑原来的模样,尽量仍使其保持原状。
  塑形这一过程,比融合所需时间更短。
  良久,几乎与原来一模一样的除恶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如今的除恶剑,赫然已经成为极品灵器,极其接近一品法宝了,想必其威能不会相差太远!
  能有这样的成果,将除恶剑的品级保证在了灵器范畴之内,但威力又比起法宝相差不多,使它仍能够得以君非奕被施展,谢修凡只觉心中极有成就感,面露微笑,将除恶剑还于君非奕:“三师兄,你看看,可还满意?”
  君非奕的手指轻轻抚过除恶剑,又看了他一眼,神色显得有几分柔和:“很好。”
  得到了君非奕的认可,谢修凡更是心下松了口气,高兴非常。
  此时,他们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二人又回到天金墟之中,开始继续深入。一路之上,但有遇到凶险,二人互相配合,君非奕在前攻击,谢修凡从后辅助攻击。若是君非奕受了伤,谢修凡便立即出手为他治疗,一路之上倒也没有生什么变故。
  他们在天金墟中停留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启程离开。无时无刻不承受着那些锐金之气,谢修凡只觉身体强度大有增加,此外木系真元也更加凝炼,他不由心中欣喜。
  五行之中,金本就克木,修炼木系功法者若长期生活在充满锐金之气的地方,一种可能是,完全被锐金之气所压制;另一种可能则是,其木系真元在这种逆境之下,敌强则自己更强,变得愈发地强大。
  而在这些锐金之气的刺激之下,他体内的木系真元显然并没有示弱,反而被激起了反抗之意。等他离开天金墟时,所得好处远远超乎他的预料。
  离开天金墟后,他们首先前往平沧城,去探望君非奕的妹妹君离忧。
  修仙者毕竟气质不同于常人,为避免引起街上行人的注意,他们尽量改易外表。等来到君离忧的家中时,他们才终于恢复原来样貌。
  此时,正值傍晚,君离忧一家人刚刚用完晚饭。得知哥哥前来探望,君离忧几乎立刻便前来迎接,而她的公婆以及夫君,也随后在不久之后出现。
  “哥哥,你终于又来看我了。”君离忧的脸上流露出喜出望外的笑容。
  只见君离忧如今是少妇妆扮,但她依然看上去十分瘦弱,只一双眼睛神采动人,充满了欢欣雀跃。
  不等君非奕询问,君离忧便笑道:“哥哥,你尽管放心,我过得很好,大家都对我很好。”
  君非奕点了点头,这自在他情理之中。在君离忧嫁过去时,他便设法为她处理了所有的障碍,而那位皇帝陛下派来的高手,也自然仍旧随时保护着她。
  君离忧的夫君却也貌貌堂堂,气宇轩昂,他却是并不知晓君非奕的身份,见到君非奕前来,便道:“大舅子,离忧才刚刚嫁过来,你便离开了平沧城,大半年之后才回来,你这又是何苦呢?不如就留下来,随便在平沧城中找个活计干,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即使实在过不下去,这不是还有咱们家吗?”
  谢修凡:“……”
  君非奕道:“不必。既然离忧一切都好,我即刻离开。”
  君离忧的夫君还待留客:“现在都是傍晚时分了,不如在这里住上一晚再走?咱们家虽然不够宽敞,但挤一挤,空出一间房还是能做到的。”
  君非奕正待拒绝,谢修凡却突然有了些兴趣,道:“好,那便却之不恭了。”
  君非奕看了他一眼,默然。
  当下,君离忧一家便清理出了间房,谢君二人与君离忧一家人交谈至深夜,见夜色已晚,便一同回到房中。
  “三师兄,我观你妹夫的父母似乎对你十分惧怕,从头至尾都不敢与你搭话,但也不敢找借口长时间离开。莫非,她知道你修仙者的身份?”谢修凡在床上坐下。
  这床与修仙者惯用的石床不同,不但铺了一层床单,底下还垫了极厚的棉絮,散发着一股阳光的味道。坐下去后,谢修凡只觉软软绵绵,舒服非常。
  “不错。他母亲对离忧不甚满意,离忧出嫁前。他母亲与其夫商议,要在离忧嫁过来以后,给她一个下马威,将她收拾得服服贴贴。”
  谢修凡不觉笑道:“所以,你就去警告他父母,并展示了自己的身份,让他们不敢对离忧有任何的不好?”
  “不错。”
  谢修凡皱眉想了想,道:“他们对你妹妹不满意,不应该是千方百计阻止这桩婚事么,反倒打算在婚后对她施虐,真想不通他们的心思。”
  君非奕在他旁边坐下,没有回话。
  谢修凡探出神识,吞噬了叶无青的元神以后,此时他的元神强度应在君非奕之上,不会被他所察觉。
  君离忧的公婆已经躺下,他们显然并未睡着,大气也不敢出,更是不敢窃窃私语。
  谢修凡不由暗暗称奇,难道他们早知道,修仙者可以神识探查周围,所以连话也不敢说吗?
  而君离忧的房间内,夫妻两人此时也正无法入睡。只听其夫道:“小忧,你方才为何不劝劝你哥哥呢?成天在外走江湖,从刀尖之上讨生活,这未免太凶险了。依我看,还不如安心留在平沦城内,这样也省得你天天为他担心。”
  君离忧笑着摇摇头:“我哥哥向来不听人劝,你也不必再向他提起此事。”
  其夫长叹了声,倾身过来,在君离忧的脸上亲了下,神情异常温柔:“好吧,那我也不强人所难,只希望你哥哥一切平安。”
  君离忧往床里侧让了让,面色羞红:“我哥哥在这里,你还是别……习武之人耳目十分灵敏,万一教他听见了,那多难为情。”
  其夫一听,也面色微红,乖乖躺了回去。
  谢修凡收回神识,摇头一笑,索性往后一仰,也躺在了床上:“他们虽然无法修行,寿元也短暂,过得却也不错。而我们修仙者,终日忙忙碌碌,只为求得进阶的机会,却难得有静心休息的时间。”
  君非奕在一旁盘坐着,沉默不言。
  谢修凡躺了一会儿,又饶有兴趣地观察起城中其他民居,看这些人此时究竟在做些什么。
  然而,不过片刻,他又立刻收回了神识,略略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这些人的夜间生活,委实令他大开眼界。
  他不自觉地睨了君非奕一眼,只见君非奕此时依然盘坐着,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三师兄,偶尔体验一回凡人的生活,似乎倒也不错。”他只觉自己所躺的床软软和和,令人极想就这样沉浸下去,暂时放松了下来。
  君非奕掠了他一眼:“嗯。”他在谢修凡的身旁躺了下来,微微闭上眼睛。
  谢修凡将手枕于脑后,只觉心中一片祥和安宁。不过,待今夜暂时的休憩过去,他们终还是要继续踏上寻求天道的路。
  
  第102章 一百、返回宗门(下)
  
  作为筑基期的修仙者,有天地灵气滋润身体,他已经无需吃喝,也无需睡眠。不过,当想要入睡之时,放松下来还是能做到的。
  当然,一旦有任何危机逼近,这种睡眠状况也很容易被惊醒。修仙者对于杀机的感应,向来是极强的。
  谢修凡很快入睡,直到他突然听到鸡鸣声响起,才终于醒过来。
  也许是受到凡人界氛围的影响,再加身底下的床铺也十分温暖柔和,他只觉这一夜过得异常香甜平和。
  他睁开眼睛,往四周看了看,正好对上君非奕的眼睛。二人相视片刻,谢修凡微微一笑,只觉气氛有些诡异,他起身坐起来:“三师兄,我们这便返回宗门么?”
  君非奕点了点头,也坐了起来。二人前去向君离忧夫妻告辞,便动身踏上了返程。
  此时,谢修凡已经将近十九岁了,他脸上稚气彻底消失,身形也变得修长匀称,只比君非奕稍稍矮上几分。
  近十天之后,他们回到了宗门。
  在执事殿登记了回宗信息,又领取了没有领的宗门月供,谢修凡思及许衡之事,却也不急着闭关。他与君非奕暂且分开,便一路走向许衡的洞府。
  许衡的洞府在归一峰西北一带。谢修凡向他的洞府中打入道传音符,不久,许衡的洞府便是禁制开启,让出了一条路供他进入。
  谢修凡走入洞府中,许衡此时穿着整洁,再也不复先前杂役时的脏乱模样,只见他五官十分周正,长相倒也俊俏。
  见谢修凡走入,许衡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五师叔,你终于回宗门了?……师父也跟你一起回来了吧?”
  谢修凡点了点头,将太岁唤了出来,向它道:“拉他入梦。”
  “啊,为什么?”太岁有些诧异。
  谢修凡道:“等他梦醒以后,他即便想抵赖,也是抵赖不成。”
  “哦。”
  “五师叔,这是什么东西?”看到地上白色的太岁,许衡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是五师叔你的灵兽吗?可是看上去又不像。”
  然而,不等许衡得到他的答案,便是霍然倒在了地上,脸上流露出甜蜜欢欣的笑容。
  谢修凡盘坐下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面无表情。
  不过稍候片刻,许衡便清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地往四周一看,看见谢修凡正端坐在对面,不由一愣:“五师叔?我方才……我方才……”
  谢修凡冷哼了声:“你方才是做梦,拉你入梦的,正是这只太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