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燃尽 作者:转寰

字体:[ ]

 
《燃尽》作者:转寰
 
文案:
     《墓园挽歌》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s ignoble strife; 远离尘嚣中不光彩的争权夺利,,
 
Their sober wishes never learn'd to stray; 他们清醒的欲望从不迷途,,
 
Along the cool sequester'd vale of life; 沿着那与世隔绝的人生谷地,,
 
They kept the noiseless tenor of their way. 坚持不声不响地走常规正路。
 
     
 
                                  ——托马斯·哈代本文重生 兄弟CP 精神上的he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蒙,伯兰特 ┃ 配角:格雷,马尔科姆,蒂姆,艾薇 ┃ 其它:
 
 
 
 
==================
 
  ☆、第一章
 
  “晚安,先生。”马尔可姆夫人举着烛台缓缓退出华莱士伯爵的房间,并轻声阖上了房门。
  走到走廊尽头,正好碰到准备回房的老管家。
  “晚安,格雷先生。”
  “伯爵已经睡下了吗?”
  “我想应该是的。”
  “辛苦你了,早些休息吧,好梦。”老管家格雷笑容亲切而慈蔼,可以想见他年轻时有多么的温文体贴。
  马尔可姆夫人顺着楼梯走了下去,狭长的走廊逐渐被黑暗吞没,格雷先生盯着走廊的另一端看了好一会儿才走进自己的房间。
  华莱士伯爵的庄园,曾经气派又别有一番风情,伯爵年轻时特意为这梦幻之地取了个名字——slumber land。然而现在,这庄园的境况却和伯爵一样,老态龙钟。
  这天早上,天气出奇的好,然而伯爵的房间却仍然暮气沉沉,树枝斑驳的影子映在老旧的地板上,形成一副颓唐古老的画作。
  “早上好,伯爵先生,这么晴朗的一天,您希望早餐后我叫人来推您出去走走吗?”格雷先生按时来到伯爵的房间,女仆正在伺候他洗漱。
  “那里,我年轻时经常骑马穿行,哦,当然还有他,可他有时候像只笨拙的猴子。”伯爵答非所问,眼睛望着远处的草场。
  老管家尴尬地愣在门口,一时不知该如何将话头接过。
  “哦,你刚刚在问我要不要出去?我不知道,我觉得我的两条腿都不能支撑我活着走下楼。”伯爵已经洗漱完毕,拖着沉重的双腿,缓慢而艰难地挪到了窗户边,“它还在那儿,那个椅子,是我亲手制作的,年轻时我很喜欢坐在那儿看书,而我现在,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
  格雷先生走到窗边,阳光照射在廊下的藤椅上。
  “这儿风景可真美。”老管家微笑道。
  “你也老糊涂了吗,格雷?这房间又老又旧,窗户又小,从这儿最远只能看见草场,差劲透了!哪里有什么风景可看,也只有那小东西愿意住在这里。”伯爵不满地嘟囔着。
  “或许这儿有您不曾看见过的美景吸引着那位先生。”
  年迈的伯爵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老管家,格□□家已经在庄园服务了三十余年,每天做着同样的工作,可现在伯爵似乎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到了不该属于这个人的神色。他摇摇头,似乎在把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自己的脑海。他沉默的摸了摸自己玫瑰样式的金属袖扣,窗外纯白的欧石楠一簇一簇的开着,在一片腐朽的气息中完美的诠释着它的花语——孤独。这是一种开在苏格兰山坡上的小花,也是唯一开在苏格兰山坡上的小花,注定的背叛,注定的孤独。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一片纯白中站着一位少年,肆意的金发,穿着庆典时候才会拿出来的长身斗篷,前后镶着美丽的彩色垂片。他在花丛中轻轻踮着脚,罂粟般艳丽的红唇轻轻的贴着欧石楠的花瓣。露水顺着花瓣倾泻到少年的脸上,反射出一缕一缕刺眼的阳光。不,或许是少年本身就在发光,耀眼得他几乎要用手指遮住眼睛,虽然他的眼睛对光线已经并不怎么敏感了。
  管家一动不动的站在伯爵的身后,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曾经那样高大,那样意气风发,挺直的背脊如同森林中最笔直的云杉。而讽刺的是,走入迟暮的他已经开始衰败,脸上被岁月刻出纵横的沟壑,背也有些微微的驼,再怎样华丽的丝缎与优越的环境都不能阻止他的枯萎。他的面色灰白,却如同年轻的时候一样,高高的抬起下巴。时间或许改变了一切,但无法磨灭这个男人内心的骄傲。
  
 
  ☆、第二章
 
  “先生,您的早餐。”马尔可姆夫人将餐盘放在房间里的桌上。
  伯爵从漫长的遐想中回过神来,眼眶微红,浑浊的蓝眼睛被一层雾气笼罩。
  “好的,谢谢。”
  马尔可姆夫人并没有急着退出房间,她双手来回搅着自己的围裙,显得略微有些局促不安。管家先生看了她一眼,立刻明白她有话要说。
  “尊敬的先生,我们就不打扰您用餐了”说完,老管家就和马尔可姆夫人一起退了出去。
  “怎么了?”
  “天哪,先生,我,我真是无法开口,但请原谅,我们也是被逼无奈。”马尔可姆夫人说这些话时语速十分快,却又断断续续,管家甚至听出了哭腔,她继续道,“庄园里已经很久没有外来的马车了,我们都担心庄园是不是已经没有了生意往来,如果这样,我们今年的工钱……好几个人都忧心忡忡,说,说要离开。我愿意相信伯爵和您,但,也请您能让我安心。”
  “谢谢你的信任,马尔可姆夫人。”格雷先生用温柔的褐色眼睛看着她,“也请您相信,庄园绝对没有过不去的难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老管家的心里却在想着截然相反的话,庄园现在每况愈下,也不会有任何乐善好施的人愿意帮助一个家族爵位都将保不住的落寞贵族,伯爵先生的身体状况也是日渐糟糕,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倾覆的地步发展,可格雷先生不能说,维持一个哪怕是垂暮的贵族的体面,是称职的管家的本分。
  “愿上帝保佑伯爵,保佑我们的庄园。”马尔可姆夫人边说边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泪水。
  “好了,你也去吃早餐然后休息会儿吧,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由于时常遭遇连日的阴雨土地被雨水冲刷得失去了养分,庄园周边的佃农因此而少了收成无法支付赋税,不少人已经搬走。伯爵先生从继承爵位以来鲜少参加舞会等社交活动也丝毫不在意庄园的经营,他常常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房间里,这样就是一整天。格□□家又仔细核算了一遍庄园的账目,伯爵大人的积蓄已经减少了大半,而贵族生活的维持却仍需要大量的支出。他揉了揉胀痛的额头,取下金丝边的眼镜,庄园往日的繁华仿佛还历历在目。
  那是上一任伯爵还健在的时候。
  或许是一个夏天,因为阳光仍然晒得人脸上有些发烫。华莱士庄园的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那时候的马尔可姆夫人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圆圆的脸总是红彤彤的,却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
  “哦,天呐!我的丫头!你是怎么做到能在三天内摔碎了四个盘子的!”她面色通红,不断指挥斥责着周围的女仆:“我想你需要带着你脑子的来工作!不然请你回你的乡下当个可爱的傻姑娘嫁给一个粗鄙的农民!我是说!你应该带着你的笨手笨脚马上从我面前消失!哦上帝!立刻现在马上走!”几个年轻的姑娘被吓得瑟瑟发抖,手上的工作却一点都不敢怠慢。雕花的楼梯在翻飞的布料下露出奢华耀眼的金色。来来往往的仆人将整栋房子都擦拭了一遍,甚至打了蜡。
  这样的忙碌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直到远远听到一段杂乱的马蹄声,只见驶来几辆装潢浮夸而又华丽的马车。夜的序曲才刚刚开始奏响。
  
 
  ☆、第三章
 
  “哦,你在这儿。”马尔可姆推开书房的门,发现了静静坐在桌旁的西蒙,书房里光线并不明亮,仅仅只能照顾到书桌,西蒙华莱士小少爷全神贯注在手中的书上,他嘴唇微抿,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面扇形阴影,一半脸背光隐藏在黑暗中,一半脸在光线下发亮,轮廓分明。
  “好了,少爷,这儿这么多书,一辈子也看不完。”马尔可姆走到西蒙少爷身边,手扶上他还不够宽阔的肩膀,“现在,让我带着你下去参加舞会吧。你亲爱的父亲和哥哥已经融入那欢乐之中了。”
  “可是,我并不喜欢舞会。”西蒙抬起头,脸上的表情诚如他的言语。
  “我的小少爷,这世上总有很多事是你不喜欢却要去做的,作为伯爵的儿子,这是你必须遵循的礼节。好了,站起来,和我一起出去吧。”
  刚满16岁的西蒙华莱士小少爷极不情愿地站起身,为了舞会,今天他穿着前不久裁缝为他量身定做的藏青色驼丝锦燕尾服,虽然他本人并不喜欢,但不得不说,这身衣服让他看起来优雅又漂亮。
  西蒙走出书房,站在二楼走廊看着楼下沉浸在音乐中的各位体面的贵族小姐少爷,这样美妙的场面,自己有什么资格加入进去呢?我只是个粗鄙的下贱的私生子啊,我为我的父亲和哥哥抹黑,家族的荣光都因为我而黯淡。
  “你在想什么?小东西。”
  西蒙震惊地回头,他那高大英俊的哥哥正站在身后,一双宝石般的蓝眼睛里透着鄙夷。
  “啊,我,没有,我没想什么,只是在看他们跳舞。”西蒙红着耳根,眼神四处游移。
  “你怎么不下去?”伯兰特华莱士少爷看着自己窘迫的弟弟,意外的心情不错,说话声都轻柔了些许。
  “我正准备下去,是的,哥哥,我这就下去了。”西蒙逃也似的扶着楼梯扶手跑下了楼,完全顾不上身为贵族的礼仪,他太害怕自己喜怒无常的哥哥了,天知道接下来他会说出什么令人伤心的话。
  “哼,真是从骨子里粗鄙的家伙。”
  西蒙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安静地站着,尽管这样的行为作为一个绅士来说十分的不礼貌,但他觉得上前去邀请任何一位小姐都会使他比此刻更加难堪。
  舞池里灯火辉煌,小姐们穿着华丽的礼服在绅士们身边翩跹,荷叶边圆裙垂坠在地上,蝴蝶结在灯光的点缀下闪闪发光。
  “嘿,你一直在这里发呆。”
  说话的,是一位俏丽可爱的小姐。
  “……”西蒙对这位大胆的小姐的行为感到惊诧,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哦,好吧,你原来不会说话。”这位小姐朝西蒙眨了眨眼,“给你一个机会邀请我跳舞。”
  “如果您能接受我的邀请。”西蒙伸出手邀请道。
  “你是谁家的,我第一次参加舞会,爸爸说让我矜持些,学习一个淑女应该有的礼仪。天哪,可那些所谓的绅士的儿子,简直都是自私又愚蠢自大的怪物。”作为一个淑女,她本该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只要摇着扇子高傲地等待就足够了,可看到西蒙呆立的样子,突然就被吸引住了。
  “华莱士伯爵是我的父亲。”西蒙礼貌地答道。
  “哦,好吧,这下你该觉得我是个粗俗不知礼节的乡下姑娘了。”小姐撇了撇嘴。
  “不,正好相反。”西蒙又一次礼貌地笑了,“希望我有荣幸能知道您的名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