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Single Boys 作者:期目

字体:[ ]

 
《Single Boys》作者:期目
 
文案:
     他们走出来时飘着雪花,看起来像是个极范特西的夜晚。陈川紧紧攥着赵涉的袖子,低声吟道:“涉。如果我们下雪天不打伞,是不是就可以白头到老?”
 
    惊骇。寂静。
 
   然后他举起手机到赵涉眼前哈哈大笑:“她刚刚在空间发的,我改了第一个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傻!真傻!诶?你当真了?”
 
   “没。”
 
   赵涉快步向前走着,又被连奔带跑地追上,一张俊脸在他面前放大无数倍:“不行,我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咱俩也拍一张传空间去吧。”
 
   “人家秀恩爱,你秀机油情深?疯了傻了?”
 
   “随便随便,有内容就行。”
 
   陈川身后快门声响起,不多时赵涉已经拿自己的手机编辑好内容给近乎魔怔的陈川看,陈川只差没吼出三十二个赞,狗腿得从替他当苦力的赵涉手里接过小鸭子,拍拍对方肩膀啧啧赞叹:“写得真好。我背影真帅。等我转发哈。”
 
【吐槽轻松向 乡土风傻白二人组 部分现实梗+初始现实人设】
 
内容标签:甜文 近水楼台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川,赵涉 ┃ 配角: ┃ 其它:基友,吐槽,伪暗恋
 
 
==================
 
  ☆、Chapter1
 
  陈川拿着浸透冷水的毛巾狠狠擦了一把脸,对着镜子里那张生气扭曲的脸,差点忍不住一把摔了放在洗脸池隔层上的手机泄愤,喘着粗气掂量许久,还是粗暴地给骚尼解了锁,翻找到电话簿里的最后一个名字,敲下确认通话。
  “小川你醒了?你要的大黄鸭我买来了,晚上一起吃饭?”
  电话接通的瞬间,对方诚恳的语气禁不住让陈川揉揉太阳穴,反省自己此刻兴师问罪是否太过火。而后…噌的火冒三丈:“赵涉你别装。我问你,你给我记笔记,写别的废话干什么?”
  陈川开了扬声,挪步到寝室的床边终于舍得将手机甩在被子上,趁着四下没人大声咧咧:“哥的笔记是要交上去算成绩的啊!你干的什么事?女神把笔记还给我时还特地翻到那一页,脸色都变了!”
  “你不是说过女神太美不忍看第二眼么,还那么专注死盯人家表情。”赵涉特意拿认真的语气说这句话,临了终于破功低笑起来,偏还故作正经地咳嗽一声以示收敛,在陈川再度发怒之前回归正题,“哦…忘了…我写的什么?”
  “女神”是陈川私下给某辅修课教授取的绰号,不写实,也没别的引申义,只是想磕碜她长得丑。
  “不知道!”
  “那你发那么大脾气?不想要萌萌哒鸭子了?我买了第二贵哒那只呢。”
  陈川拿S市方言嘟囔一句什么,转瞬赵涉便听到那边悉悉索索翻找东西和陈川回归一口哄骗死初来乍到的异乡人的纯正B城官话:“我爱上一个叫陈川的直男,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涉。”
  赵涉清晰感到自己已将内心叹气的声音表现在语音里,尔后清清嗓子问对方:“你刚刚去翻垃圾桶了吗?”
  那端陈川终于将那句家乡话很连贯地大声嚷嚷出来。
  抢在他摁掉通话之前,赵涉飞速应他:“那撇,是吧?”
  屏幕灭掉的一瞬间赵涉勾起嘴角浅浅笑了,然而不为人知的笑意还未静静绽放,便无声凋零在他仰头一瞥中:“师傅,刚过去那个十字路口该停车的,您开过了。”
  “早讲。单行道,拐不回来。”
  “那您在这儿停?”
  “小伙儿,看见路标么?禁—停—我给你拉到最近的地铁站,你自己坐回来吧。”
  赵涉禁不住抽抽嘴角,重述自己先前上车的地点,道:“那你送我回去?”
  “来回堵车三小时,你玩儿我呢?”
  “不敢不敢。麻烦您开到L大西区正门。谢谢。”
  在某个红绿灯口,司机扶一下眼镜,微微偏头不着痕迹地打量赵涉,主动同他搭讪:“L大的?”
  比起谦逊点头换来对方“没看出来”的不怎么像好话的陈述,赵涉低头看了下脚边被透明包装纸包裹起来的黄色鸭子,直觉还是这个是陈川真爱的玩意儿更萌一些,他理理自己羽绒外套袖子上的皱褶,仰头靠在副驾驶椅背上把玩手机,啪啪又给陈川打了条短信。
  “开玩笑还当什么真。晚上想吃什么?哥带你去。”
  手机铃声大作时陈川已经裹了条围巾走在从宿舍楼到室内体育场的路上,单是做出把手从兜里捏着手机伸出来这一动作就冷到恨不得让陈川剁手,弹出短信界面那一刻,陈川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呵着热气点了市中心比较贵且特别好吃的一家店,说他现在就去占位,当下改了行进路线。
  那条路的尽头,穿着时尚的少女咯咯地娇笑着,踮起脚将冰冷的手放在身旁男生的脖颈上,男生只瑟缩一下,调笑对方过分的举动,却始终没舍得躲开站的更远。彩色喷雾瓶被光秃秃的树费尽心思抖落下的树叶覆盖,单手刷微博的陈川险些摔了个趔趄,好不容易抓紧手机抓紧树干好好看路时,顿时只觉心情糟透乌云密布生活太写实。
  陈川刚刚看到的那条微博内容:年末悲催大盘点之:遇见前任。前任有了新欢,我单成狗。陈川的生活:想装瞎子低头走过,前任已经喊了他的名字和他打招呼。圣诞节人家唱《Jingle Bell》,他哼哼《Single Boy》。
  与此同时,B城某出租车司机的工作日志:1225。遇上个L大的小伙子,长得挺帅就是不正干。载着他从中午蹿到下午,南辕北辙换了N个地点。出手倒挺大方。
  “迟到这么久。”
  “堵车。”热气熏得赵涉的眼镜上沾满雾气,迫不得已摘下来眯眼打量陈川半晌后才拉开板凳坐定在他身边,好言问道:“你咋了?”
  “明明不近视,戴眼镜又不好看,装什么文青。”
  “有事你讲,别藏着掖着。听着挺烦人的。”见陈川翻眼瞅他,赵涉将鸭子重重掷在桌子上,冷哼一声,“说。不然鸭子归我。”
  透明包装盒磕在大理石桌面上的声音格外响亮,那一下元神激荡,仿佛也把陈川的魂给叫了回来。可心疼也只是一瞬间,随后他又如蔫打的茄子闷闷不乐,好半天才哼唧出一句:“我看见我前任了。”
  赵涉听见这个开场白直叫不妙。
  以往每周五深夜是约定俗成的座谈交流时间,自从陈川短暂的三月恋情结束后,足足九个月的时间内,他每周的固定模版就变成:“我记得…是我对不起她…她这么好…是我太贱…唉,重来多好。"
  “你还想着复合?求陈公子满足小的最卑微的愿望:喝闷酒别再带上我。”
  “怎么可能!黑历史黑一生,求你忘了行不行!”
  赵涉笑着冲他摆手:“我不记得总有人记得。那恭喜你,不再做梦了。”
  “同学?您现在需要点餐么?”
  陈川刚想开口感慨人生,便被服务员小姐客气的问话堵了回去,忙不迭睁着一双极好看的眼睛卖萌求推荐。
  “我们做特价,在圣诞节推出了情侣套餐……”
  陈川向后靠坐在椅背上,审视着对面的赵涉,自己都感到生意难做,现代人见人说鬼话的本领太过高明,那边赵涉还笑弯一双桃花眼,以极其严肃的口吻重复三遍:“我们要兄弟套餐。没有就上这个。谢谢。”
  “我现在看她,越看越好看越看越顺眼。然后当我看到她男朋友时,觉得她男朋友也帅也好看,这俩真TM般配。唉…新年新气象,我觉得我终于可以释怀了。”
  赵涉主动给陈川倒了杯豆浆,一脸邻家哥哥般善解人意:“你要真释怀,还在这里跟我讲这些?”
  陈川错端起赵涉的杯子,把豆浆当白酒牛饮,甚至死不悔改叫嚣着和赵涉干杯,所谓“明天一觉醒来,我再爱她,我陈川狗都不如。”
  之前一次,当赵涉再无法容忍陈川的唠唠叨叨的反省时,硬是在一个不怎么浪漫的秋夜拖陈川到他前任寝室楼前的小广场,摸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更摸黑将躲在他身后的陈川拉到错愕的姑娘面前,说句他还有话对你说后悄然退场。
  月下花前,赵涉不知各怀心事的二人对话如何,只记得那一晚陈川拉他到酒馆,对着自己猛灌了很多酒,摇晃着最后一个空掉的啤酒杯,他几乎哭着趴在桌子上嘶吼:“她啥意思?老子没考上北大是老子的错吗?L大统共能跟北大差几个排位?好,好,她干得好!”
  赵涉看着机灵,在社交上却一贯缺失安慰人的天赋,更何况陈川不知所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只好笨拙应一句:“那你要是考上北大了,咱不就不在一块了么。”
  潇洒如陈川,那时不晓得哪根神经搭错,竟然没有冷笑着开他的正常模式,说:“你某某不过是个名字。”而是趴在赵涉的肩膀上,抱着他傻笑着摇来摇去,单曲循环:“我要是早喜欢你,就不用考北大了。”
  惊吓过度,赵涉半夜翻来覆去,耳畔轻音乐伴着陈川沉稳的呼吸声,愣是给他折腾得没睡着。事后他才知道,姑娘逗陈川,说他要是回去复读考上北大,就重头再来好好在一起。
  他们走出来时飘着漫漫雪花,看起来像是个极范特西的夜晚。陈川紧紧攥着赵涉的袖子,低声吟道:“涉。如果我们下雪天不打伞,是不是就可以白头到老?”
  惊骇。寂静。
  然后他举起手机到赵涉眼前哈哈大笑:“她刚刚在空间发的,我改了第一个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傻!真傻!诶?你当真了?”
  “没。”
  赵涉快步向前走着,又被连奔带跑地追上,一张俊脸在他面前放大无数倍:“不行,我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咱俩也拍一张传空间去吧。”
  “人家秀恩爱,你秀机油情深?疯了傻了?”
  “随便随便,有内容就行。”
  陈川身后快门声响起,不多时赵涉已经拿自己的手机编辑好内容给近乎魔怔的陈川看,陈川只差没吼出三十二个赞,狗腿得从替他当苦力的赵涉手里接过小鸭子,拍拍对方肩膀啧啧赞叹:“写得够骚气!矫情!我喜欢!啧啧,我背影真帅。等我转发哈。”
 
  ☆、Chapter2
 
  【与世人交一世,不如与挚友交一时。须知你比阳光更耀眼。@陈川 】
  “赵涉你好友怎么全秒赞党?”赵涉正脱衣服准备爬梯上上铺,冷不丁被陈川捏着腰放倒在他床上,“不行。你好友跟我好友都有病,齐刷刷的‘祝福你们’,搞得我有点把持不住。”
  “陈川您能别把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趴在我身上刷空间么?还有,麻烦高抬贵手,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哦。”陈川如梦初醒般拉远二人之间距离,此刻恰巧拿自己的骚尼刷出原始动态下的新回复,“赵哥迷恋太阳,可我的家里连星星都没有。众妹子已哭瞎么么哒。”
  他只觉得这条挺逗,猛然间转头想与赵涉分享,猝不及防撞上赵涉的下巴,磕得他生疼。上牙与下牙相互敲打的声音让赵涉心惊,还来不及心疼心疼自己,就见陈川趴在他的大腿上墨迹来墨迹去地吭叽:“疼疼疼疼爷我招谁惹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