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算什么 作者:天堂放逐者 第五部 完结

字体:[ ]

氚阆M恼苍铮胙嬉恢本醯米约菏歉鐾φ5哪ё稹?
  跟修士们想的那种魔头完全一样,什么残酷好杀,无心无情,喜怒无常……
  离焰甚至觉得自己很好说话,只要不碰触到自己底线,他对那些蝼蚁毫无兴趣,至于正魔两道谁能一统修真界,更是全不在意,他的目光已经盯在天道,在影响六道轮回上。
  浣剑的难缠,离焰亲身领教过,就为了那颗记有浣剑多年无事玩皮影戏的蜃珠,这位魔尊真的是跳脚不依不饶。
  要是他记恨上南鸿子,便宜师父的事就是释沣的事,那也只好变成离焰的事了,故而离焰深深的看了黑龙一眼。
  孰料对方不以为杵,反而干脆的一挥爪子,又摆出整套的锅碗瓢盆,材质都是炼丹用的那种炎玉,外加一整块新鲜肥厚,灵气充裕的肉。
  隔着百丈远,妖兽们还纷纷朝这里张望。
  “在我们飞升的那个小世界,我收罗的,那里全是各种水生的凶兽!”黑龙浣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块大约是麒麟的腿肉吧!”
  “麒…麒麟?”南鸿子张口结舌。
  “不错。”
  浣剑饶有兴致的说,“某人来找我的时候动静太大,闹出的声势波及了不少凶兽,这只水属的墨麒麟倒霉,丢了一条腿。怎么说也是稀罕的吃食,于是便收了,如今取出一块待客,也算是诚意十足吧。”
  南鸿子木然半晌,才梦游般的说:“但…贫道只会煮羊肉。”
  “照着来呗,没准也是那么回事。”土豪了一辈子还要继续土豪下去的浣剑很随意的说,“烹得不好,就丢给那些家伙,换一块重来,我这里还有一条腿的存货呢!”
  刚说完脑袋就挨了黑渊谷主一下,浣剑冲他怒目而视。
  释沣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他追问:“杨心岳已经死在你们手上了?”
  “这!”
  “没有!”黑龙浣剑郁闷的说。
  释沣有些意外,又或者说,有点预感——杨心岳的来历必定也不简单。
  “我们无法融合,有些东西感应不太清楚。”浣剑沉吟,目光变冷,“那家伙神魂里有烛龙的味道,估计这才是我们那个现在没影的主人,要杀他的原因。”
  
  第331章 金蝉脱壳
  
  炼丹用的铜鼎里咕噜噜冒着气泡,香气四溢。
  这是一股说不出的清鲜诱人味道,随着阴风飘出去好远。
  山坡下的湖边盘踞着一群妖兽,就算闻到味,也没有敢靠近,只是可怜,香味使劲的往鼻子里钻。
  苍劫原能有什么好吃的?能够被自己吃掉的,铁定不如自己啊。
  再说在仙界修炼得久了,血肉都是一个味道。
  没错,就是混沌元气的味道,不管是妖兽魔修,还是结界对面的仙人,除了那点儿细微的差别,其他没差。
  如果不是仙界生仙界长的,那点儿混沌元气吃下去就漏出来了,根本不能吸纳。
  铜鼎里汤汁逐渐变成乳白,南鸿子刚嘀咕“可惜,缺了点调料”,然后面前就多了一葫芦的老黄酒。
  “将就着点吧!”浣剑轻飘飘的说。
  他的宝库里,至少得是个宝,有酒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有油盐酱醋?
  南鸿子镇定的拔出剑,用黄酒洗了一下,然后戳进鼎里试了试——煮得味香吧,压根没熟,戳都戳不动。
  尽管他们是仙人,但牙齿总抵不上法宝兵器硬。
  “得再来点火!”南鸿子自言自语。
  缺什么他们也不会缺火。
  胖墩捏出一个火球,放在鼎下面,还不能太接近鼎身,否则肉没熟,鼎可能要先被烧没了。
  “不太妙,这肉可能要煮七七四十九天,方能大成!”南鸿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免得煮不熟,浣剑换块肉给他试试。
  “那就放着!”
  黑龙慢悠悠的挪到鼎旁边,休憩起来。
  黑渊谷主对他们这番突发奇想,简直无奈,索性去叮嘱释沣:“仙界隐秘太多,有些事情我兄弟二人也不甚明了,你们还是尽快回到仙界,觅一处无人的山岭,不问纷争,悠闲度日为好。”
  看来仙界要不太平?
  释沣皱眉:“树欲静而风不止。”
  “何处来风?”黑渊谷主奇怪的追问。
  释沣看了师弟一眼。
  黑渊谷主若有所悟:“你是说,仙界有人在找陈禾的麻烦?逼得你们逃到了苍劫原?”
  “倒也不是被逼,算是阴差阳错。”释沣见师弟不声不响听着他们谈话的模样,不禁浮出一抹笑意,“在下界时你该从那个话本知道,原本事情不像这样,天道回溯了时间。”
  他不说还好,一提这事,黑渊谷主脸沉得可怕:“不错,诸般算计都做了无用功。”
  杨心岳依旧在葬魂渊下,而他与浣剑身为人的寿数却尽了。
  浣剑把他作为仙器的本体从南海捞出来带在身边,而他的那半不知前世找回来没有。即使得了,没有融合,也没有感觉到烛龙的气息,他们很可能要跟凡间的魂魄一样进入地府,倒霉的话,还得继续六道轮回。
  元承天尊根本不知在哪。
  即使杨心岳出现,空中火搅乱了凡间生死,天道回溯时间,元承天尊还是一样没影,说浣剑与黑渊谷主不恼火,是不可能的。
  “估计打算将我们丢在浮初小世界,一方面转移视线,一方面镇压浮初小世界那个诡异的气运,免得再牵扯到仙界。”黑渊谷主沉声。
  “若真是如此,令主真是好一手金蝉脱壳。”
  将整个仙界耍得团团转。
  “谷主是元承天尊的伴生仙器,对天尊的下落全无感应?”
  “不必称我谷主了,我…咳,我们是清圣元气与阴弥戾气而生,天尊原本叫我们清弥,但是仙界称作撼劫元刃。”黑渊谷主看都不看浣剑一眼,径自道,“我看他也不乐意换回来,袁清弥这名我一人用算了。”
  元承天尊的伴生仙器,撼劫元刃…
  听名字实在了不得,然而碎碎念的谷主与蹲在那边等肉汤的黑龙,离焰真是难以想象。
  物似主人形,如今看来,元承天尊城府心计都是一等一的,怎么养出这样的伴生仙器?被人知晓,岂不是面子里子都可以跌完?
  离焰代换着想了下,不忍说出一个残酷的猜测——元承天尊觉得自家仙器会拖后腿,索性丢下去做挡箭牌,事情了结之后再来寻。
  ——反正伴生仙器,谁也抢不走。
  袁清弥捏着手指跟释沣诉苦:“你以为浣剑为什么这样爱装模作样?恢复记忆之后我才想起,问题根源就出在元承天尊身上!在人间还行,要是对方身在仙界,气息完全与仙界融为一体,上哪儿找?”
  一位喜欢捉迷藏的天尊,这倒是有趣了。
  南鸿子一边翻着汤里的肉,一边慢悠悠的插了句:“浮初小世界,与两位年岁相同的飞升仙人,恐怕没几个吧,怎会找不着?”
  “岂会这般简单。”浣剑重重哼了一声,“元承天尊怎么说也是一位天尊,他要历劫,而且做好了被算计的准备,你说呢?”
  袁清弥语气就平和多了:
  “当时他让我…咳,我们单独走,因为伴生仙器太惹眼,随便化作什么在凡间等重逢便可。谁知下凡路上意外忽生,有人在前往浮初小世界的阵法上做了手脚,遇到了天道拦阻。必须要用仙器破开仙凡相隔的那道屏障,我化为原形,一劈之下,就莫名其妙遭遇重击。”
  陷阱本来是要让元承天尊与仙器分散。
  本就是不得不历劫,只要坠入凡间自然会失去记忆。
  “元承天尊一定趁我们不注意,在仙器上动了手脚!”黑龙咬牙切齿。
  南鸿子戳肉的手一顿神情古怪,释沣愕然。
  ——作为仙器,说其主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对“自己身躯”动了手脚,这话怎么听都很诡异。
  浣剑浑然不觉,自顾自的说:“否则,仙器岂会分得那么巧,各持对方本体,维持了仙器原本的微妙平衡?”
  “何况历劫根本不用投胎,只是借浮初小世界的天道秩序被封为人身而已。”
  “且住!这意思是,你们也需历劫?”释沣察觉了这点。
  “这…这是当然!”袁清弥一顿,“仙器有灵,如何算不得生灵?仍然在劫数轮回之中,逃不出,挣不脱。”
  离焰听明白了,他讥诮的开口道:“所以,你们也是历劫去了,根本不知道元承天尊什么时候下界,连元承天尊有没有去浮初小世界,甚至天尊有没有下界,你们都不知道。”
  袁清弥仰头看天,不说话。
  黑龙低头看锅,聚精会神。
  南鸿子、释沣:……
  这可真是一笔糊涂账,离焰默默的在心里把这位元承天尊的位置又拔高了些。
  世上最让人头痛者有两类,一是你怎么也赢不了,二是你怎么也料不着。
  离焰一直想做前一种人,然而他发现同时拥有二者的人更为棘手。
  离焰正在思量,又听释沣说:“二位至今徘徊在苍劫原上,不回仙界,是因为杨心岳也飞升了?”
  “不错。”
  黑龙摩挲着爪子,朝远处点了点:“崔少辛是跟他一起飞升的,在苍劫原遇到妖兽失散了,我挖地三尺也要把这家伙找出来。”
  收一群妖兽魔修当属下的真相?
  “再者贸然回到仙界,也是不智。”袁清弥摇头。
  没有仙器喜欢被主人一坑再坑,索性蹲在这里不动了,以不变应万变。
  “不知二位对北玄、南显两位天尊,以及他们属下的仙君可有了解?”释沣将元承天尊的事搁到一边。
  黑龙答非所问:“元承天尊没什么用仙器的机会。”
  袁清弥干咳一声:“北玄天尊想要事事周全事事不顺心,南显天尊自以为是,差以前几位天尊甚多。”
  “嗯?不是说南显乃是从前陨落的一位天尊重修而登仙界?”这事南鸿子也听过。
  “那是自称,他确实是仙人重修,但不是以前六位天尊任何一人。”黑龙嗤笑。
  “至于两位天尊麾下的仙君…”袁清弥咂了下嘴,无可奈何的说,“仙界连番浩劫,北玄南显对峙八千年,打个不休,这仙君换得太快!现今两天尊座下的六位仙君,我们只知一个,与其他五人并不相识。”
  “那是?”
  “南显天尊那边的禹仙君。”
  袁清弥取出一块玉符:“你们可凭此物,改名换貌,在禹仙君麾下暂时躲着,此人欠我们许多恩情,只要你们说是我派去的,他绝不会为难尔等。”
  “这…”
  黑龙懒洋洋的说:“你们的身份可直言无妨。禹仙君要是追问我的下落,就告诉他我在苍劫原。”
  这事非同小可,释沣三人不置可否。
  “他有把柄在我这里,不敢将你们交给南显天尊。”黑龙狡猾的笑了笑。
  袁清弥补了一句:“你方才言树欲静而风不止,这般说来陈禾被他们两方追踪?这事。无非是疑心他是元承天尊,元承天尊不得回伴生仙器,实力便不能恢复,你持我之名帖去见禹仙君,他立刻就知道令师弟根本不是,否则元承天尊复原身,怕什么阴谋诡计?”
  话虽如此,收下这枚玉符后,释沣打算除非无路可走,否则没必要去找那位禹仙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