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道宠儿[穿书]/养个天道当宠儿[穿书] 作者:唯心自由

字体:[ ]

 
书名:天道宠儿[穿书]/养个天道当宠儿[穿书]
作者:唯心自由
 
文案:
【天道在手,天下我有!】
倒霉的从升级文主角变成NP文总受,
郭一鸣以为跟那些觊觎他菊花的各路人马斗智斗勇,就是他的人生大事。
但很快他发现,原来他还肩负着拯救世界的重任。
因为他身边跟着一个不能控制自己力量的小天道,
打个喷嚏就刮大风,掉眼泪就下大雨,大哭就是水漫金山的节奏。
要不要这么衰!天道他是爱哭鬼!
 
郭一鸣:要怎么你才不哭?o(︶︿︶)o
小天道:亲亲,我就不哭!~(@^_^@)~
在小天道纠缠下,郭一鸣节操再也捡不回来,
一直为亲亲努力的小天道,也迅速升级为超级影帝。
这真是一个悲伤(欢乐)的故事O(∩_∩)O~
 
【超级奶爸郭一鸣X精分小天道,主攻,双洁互宠1V1 】
【攻:极度护短*曾经节操满满;受:蠢萌*痴汉*荡漾*腹黑=精分】
修真等级: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期——每个等级又分十层。
大乘期→渡劫期→散仙(渡劫失败的产品)——本文不写仙界。
法宝等级:法器、宝器、法宝、灵宝,仙器、神器,又分上中下三品。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一鸣,小天道 ┃ 配角: ┃ 其它:主攻双洁互宠1V1,天道宠儿[穿书],反穿,主角
==================
 
  ☆、对天劫使用美男计,差评!
 
  修真界很少下雨,大凡下雨,不是天灾就是人祸。
  这天整个修真界都震惊了!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黑云正在不断翻滚凝聚,汹涌的奔向一个方向。
  能惹出如此大的阵仗,绝对是有老怪要渡劫!
  然而修真界亿万年来,也从未听说哪个老怪渡劫能惹出如此大的声势。这人要是渡劫成功,莫不是要直接成就大罗金仙。要是失败,嘿嘿嘿,所有人都暗搓搓的想着能捡漏子就好了。渡劫老怪的遗物,那真是想想都要流口水。
  当然这些都是一些玩笑话,没几个人有胆子去围观渡劫期的修士渡劫。不只是渡劫期修士的暴怒他们承受不起,还因为雷劫最厌恶闹事者,不先把凑热闹的劈死,它是不会动正主的。当然正主也跑不了,依然要承受更加强大的雷劫。
  被劫云吸引,数道迅若奔雷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向劫云聚集方向飞去,追到东海上空,距离劫雷中心十里处才止住脚步。他们都相互发现了对方的踪影,不敢再前进,以免被人偷袭暗算。
  作为整个修真界巅峰的存在,他们彼此即使没见过,也相互耳闻过。
  要不是观看别人渡劫,能给自己积累点经验,他们绝不会冒如此大的风险过来。
  黑云还在积聚,翻滚的云层厚重如墨,几乎能滴出水来。然而即使这样,黑云也还在积蓄力量,迟迟没有降下天罚。
  围观修者脸色越发严肃,他们中有人就是渡劫失败的散仙,有的甚至已经渡过三次天劫。看到这样的声势,让他们忍不住心里打鼓。这雷劫的声势,已经远超他们当年渡劫时百倍,天劫是打算劈死那个渡劫者吗?
  他们此时距雷劫中心尚且有十里之远,劫云的威压就已经如此之大,那劫云中心又该是如何恐怖。
  散仙们心里有了惧意,转身打道回府。这种雷劫,即使观看了,也只会给他们心里种下畏惧的种子。他们相信,今天要渡劫的那个倒霉蛋,绝对是被天道厌弃的小可怜,到时候一点渣都不会剩,别说飞升成仙,就是想兵解修炼成散仙,也毫无可能。
  连实力最强大的散仙都走了,其余的人又怎么敢逗留,他们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逃也似的飞离。
  在距离中州海岸千里的海面,有一片礁石组成的小岛。此岛毫无灵气,寸草不生,甚至因为太过荒芜,从无人问津,至今连个名字都没。
  今日,岛上却与往日不同,若有人在远处眺望小岛,就会发现整座岛被一片白雾笼罩,遮挡住了向内窥探的视线。岛上偶偶还会闪过一道灵光,也在警告外人,岛主人不欢迎游客,切勿擅闯,否则就要手底下见真章。
  整个天空,乌云呈螺旋状,不断翻滚挤压向小岛中心处聚集而去。天色越来越暗,似乎天已经被捅破,就要塌下来一样。
  在雷云漩涡中心正下方,一蓝衣男子迎风而立,似乎没有察觉到头上的异样,望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出神。他的脸上带着一个蓝色图腾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出他的神色。而那仅露出的红唇下巴,就已经让人不经浮想联翩,面具下的五官,该是何等绝色。
  男子头上,戴着同色的束发冠,冠心一颗鸽蛋大小的朱红色宝珠正熠熠发光,在他周身三米处,形成一道透明屏障,阻挡住不断落下的水滴,使得男子身上滴水未沾。
  男子静立了一会,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伸出右手扶上了脸上的面具。他修长的手指,在蓝色面具的衬托下,更显得肌肤如玉,美不盛收。
  面具在男子手扶上后,一闪而逝消失,露出男子光洁的额头,和斜飞入鬓的细长柳叶眉。男子本来就灵动的眼神,在长眉的衬托下,更显得明眸若星,英气逼人。
  在男子面具摘下的那一刻,翻滚的乌云一滞,汹涌的浪头一顿,时间似乎都被男子面具下动人心魄的俊颜震住。
  好一个面如冠玉的美男子,美得令天地黯然失色。
  只是此刻,美男子的心情很不美丽。他面如寒霜,抬头仰望天空黑压压的乌云。
  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所有人认定是马上就会炮灰的倒霉蛋,但别人能看出来的糟糕情形,他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
  作为修真界千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他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大乘期。就是为了能一次顺利度过天劫,他硬是积蓄实力积蓄了五百年,直到如今再也无法推迟天劫到来的时间,才做好了万全准备来迎接天劫。
  然而准备工作果然没有万全一说,这不他就倒霉了,碰上了如此变态的天劫。他不得不苦中作乐的想,难道这是对他以前修炼太过顺遂的报应?
  而且别人可以跑,远离天劫,他却不能。无论他躲到哪,雷劫就会追到哪,即使他躲在他的小洞天都没用。几天前,他就是在修炼中,突然被小洞天抛出来渡劫的。
  寒着脸,郭一鸣在继面具之后,又把头上的发冠摘掉,放下一头乌黑的长发,任由狂风吹乱。接着,他又把身上的宝衣换掉,换上了一件普通的青色道袍。就是脚上的鞋子,他一并收入了储物戒指,赤脚立于礁石上。
  他决定以自己的修为来对抗这次的天劫。反正以目前的天劫威势来看,他即使用尽所有法宝,也躲不过一个死字。不用法宝,抗过了就是直接飞升天界。用了法宝,便是抗过,也只是一届散仙,下次的雷劫还只会更霸道不讲理。
  至于布置在岛屿周围的阵法,那只是为了防备小人做的准备,对雷劫是毫无用处。
  等把身上的所有宝物都放入储物指环,再存入小洞天,郭一鸣才盘腿坐下,闭目凝神。
  逆天修行千年,积蓄力量等待渡劫,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如今竟然要拼一次天意,还是九死一生。郭一鸣心中的怨气,几乎要化为实质,浓黑赛过天空的乌云。
  天劫似乎察觉到他的不敬,雷云翻滚不休,黑云中不断闪过一道道紫光。只看这电光,就已经是最强的紫极神雷。
  郭一鸣未睁眼,便已经感知到周围一切,心里闪过一道恨意。天道既然如此看得起我,便是死,我也要多抗几道雷,好不让你小瞧!他再次摒弃杂念,双手结印,全力运转起功法。
  此日渡劫,不成功便成仁。
  黑压压的天空突然一亮,三道手臂般粗壮的闪电一闪而下,齐齐击中郭一鸣的护体罡气。罡气形成的护罩一阵颤抖,岌岌可危的保持住,没有散去。
  郭一鸣并不好受,罡气只帮他挡住了一部分雷电,大部分竟然穿透,直接击中了他。他在被击中的那一刻,浑身一麻,差点就让护体罡气维持不下去。
  郭一鸣定了定神,有了第一次经验,他发现这天劫,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凶悍,竟然是在给他送灵力。只要他能抗住那股子酸麻的感觉,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直到这时,迟来的雷声才轰隆隆到来。
  啪啪啪,又是六道手臂般的闪电劈下,声势比前面壮观了一倍,却被郭一鸣完全承受住了。有了准备,只要减小身体的无感,抗这几道雷对他来说完全小意思。只是这酥酥麻麻的,完全不像渡天劫,算是怎么回事!
  雷劫一次比一次强,咔咔咔,又是九道闪电劈下。护体罡气稳如磐石,郭一鸣淡定接下,只当这又是天道给他的优待。
  他已经感受到其中的好处,天雷正在改造他的身体,相信只要渡过这次天劫,就能让他脱胎换骨。
  雷云怒了,集中百道雷电,汇聚成一条紫色腰般粗细的光鞭甩向郭一鸣。郭一鸣神色肃穆,双手掌心向上,全力运功抵抗。
  轰隆隆,电光和护罩相遇,发出巨大的轰隆声,甚至盖过了滚滚雷声。罡气罩瞬间被破,郭一鸣被直接击中,横飞出十多丈远,吐出一大口血,四肢无力瘫倒在地,一时竟无法爬起来。
  郭一鸣从未想过,这雷劫如此狡猾,前三次故意放松他的警惕,让他以为天劫也不过尔尔时,却在他失去戒心的时候被狠狠直击要害。现在他浑身酸麻,又剧痛无比,如果不是有这份疼痛在,他一定忍不住自己再狠抓几把。
  这天劫难道真有灵智,知道和人耍心眼?
  还不等他运转法诀,光鞭之后,竟然是一条更大的光龙已至,郭一鸣脸色巨变。
  苦修千年,难道我郭一鸣只能止步于此,灰飞烟灭?
  不甘、愤恨、后悔,重重杂念涌上心头:如果,我郭一鸣能逃过此劫,来日必将逆了这乾坤,让天道在我脚下颤抖!
  那紫色巨龙犹如看到美味,摇摆巨大的身躯,一爪抓住已经无法动弹的郭一鸣,龙头一探张开巨口,把被郭一鸣一口吞下。
  与此同时,整个修真界一阵震荡,无论修为高低,所有人一阵头晕目眩,似乎有什么关乎整个修真界的、了不得的大事即将发生。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郭一鸣:难道是绑定了什么系统?↖(^ω^)↗   
  天劫:哪个系统敢从我手里夺人,一起劈了。(#‵′)
 
  ☆、英雄惜英雄
 
  在被吞下的一刹那,郭一鸣以为自己死定了。
  被如此强的神雷包围,他还有命活?
  然而预想中的剧痛并没到来,他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光罩护在中心,紫色雷光碰到光罩,不能直接刺进来,只能慢慢渗入,变得温和了很多。
  虽然刺到身上,还是一波波的刺痛,却不会一下子要了命,让郭一鸣万分庆幸。他心中却非常疑惑,这个护罩是怎么来的,竟然能抗住紫极神雷。
  然而天劫根本不给他时间研究,不断释放雷光扑向护罩。紫雷在光罩外越积越多,把他裹成了一个巨大的紫色光茧。光茧越来越大,渗透进来的雷电也越来越多,刺在身上,犹如刀割。郭一鸣从之前被天雷暗算,就已经无法屏蔽对身体的感受,雷光一增,再次享受到了凌迟的痛苦。
  他只觉得浑身剧痛,骨头犹如被一次全部打碎,又被细细碾压。光电不断的在他身上来回游走,像亿万只蚂蚁在啃食他的身体。
  血肉被紫极神雷一点点浸透,筋骨被一点点碾磨,身体被不断的劈开滋养再劈开。郭一鸣从未受过这种苦,他也从未听说过天劫是如此折磨人。他甚至发不出惨叫,无法控制自己一根手指。身体对于他来说,更像一个负担,不断的告诉他一个字“痛”!
  更痛的是他的魂体,雷电不断的撕裂他的灵魂,让他越来越虚弱,却始终无法让自己晕死过去。他觉得自己已经渡过了亿万年,却不知道外界才过去一点点时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