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强制渣男从良记 作者:笑客来(下)

字体:[ ]

橙从帧疤嵝选钡笔氯说姆ㄗ樱魑习宓淖约阂膊皇敲挥霉庵址椒ㄌ嵝严率簦比凰鲆桓龃蚬ぷ懈鹑寺裘氖焙蚩墒翘逖楣业谋蝗说泵媛畹霉费缤费彰嫔ǖ氐木魑桓鲈校蚍搅嫉牧称な亲愎缓竦模诖右晃匏邢蛏吓逝赖墓汤铮蚍搅嫉男脑嘁脖淮噶兜淖愎患崆浚缘毖钚阋嫡庋浅馑砼缘哪切┨嗷の朗保芄蛔龅矫娌桓纳恼驹谀抢铮醋叛钚阋捣⑵⑵?
    及至杨秀业骂完了,把那些太监都斥退了,沈方良当即便行了一礼,直接道:“国俌殿上诸事繁忙,草民就不烦劳玉耳垂听草民的细琐,草民告退。”
    沈方良这异常直白的近乎甩手走人的举动让杨秀业一愣,看着沈方良转身退出殿内,杨秀业有些说不出话来。
    沈方良快要退出外殿的时候,微微驻足,转身对杨秀业道:“幼鹰也许栖于父鹰的翅膀下嗷嗷待哺,但终有一日他会成长为雄鹰,变成翱翔天际的猎手,只能躲在父辈羽翼下生存的人,是不可能真正的长大的,殿上。”说完这话,沈方良头也不回的就退出立政殿了,但他的话却如惊雷一般在杨秀业耳边炸裂,让杨秀业呆愣良久。
    杨秀业身旁的宦侍见沈方良如此无礼,大怒,但见杨秀业没有开口斥责却也不好先开口训斥沈方良,只得低声在杨秀业耳边道:“殿上,这个姓沈的小子太过放肆了!仗着自己有点儿功劳就这么不知进退!”
    宦侍尖厉的声音让杨秀业渐渐回神,还未待他说什么,殿外就匆匆有太监跑进来,道:“禀殿上,大理寺传讯过来。”
    令狐少卿为人冷傲自持,处事颇为刚直,涉及到公事时向来不会私自传递消息透露官署内讯息,即使其人立场是偏于撑持国俌正子的也不例外,此时这来报信的太监没说是令狐少卿或者聂长歌传讯而是说大理寺传讯来,表明现下这讯息乃是事关大理寺官署公事讯息,这如何能不让了解令狐少卿为人的杨秀业惊异。
    按下心中惊疑,杨秀业对那进殿禀报的宦官道:“什么事情?”
    那宦官道:“大理寺传讯有人击鼓鸣冤,告新科同进士尹日升卖良为倡,逼死良家子,要尹日升处流刑发配三千里。”
    杨秀业花了点儿时间才反应过来尹日升是什么人,随即他脑中立时浮出一个想法:这不是冲着尹日升,这是冲着沈方良来的,不……这是冲自己和承宇来的!
    沈方良还没到家门口呢,远远就看到严瑾急得跳脚的样子,沈方良从马背上跳下来,还未开口便被严瑾一把拉住,道:“方良,败家子被大理寺提审走了,老张跟去了,让我在家里等着给你报信。”
    沈方良一怔,他与大理寺虽然不算和睦,但到底算是同一阵营的,最近也没什么事情闹翻,大理寺怎么会无缘无故来他家里抓他的人?沈方良微微皱眉,问道:“为什么抓败家子?”
    严瑾急道:“好像是说有个什么秦家的人,告败家子卖良为倡,逼死了他们家的小儿子。”
    得!这话一说沈方良就明白了,这是尹日升做的孽找上门来了,他害死的那位前内室的家人来报仇了!
    沈方良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虽然沈方良也很渣,渣了很多女人,但是逼死人命这种事情生长在现代社会的他还真的没机会尝试,尹日升这种孽坐下了,难道他沈方良还去帮他行贿给这货洗白吗?哈哈,不可能的!
    好不容易等到这个绝世渣男有了点儿出息,中了举,结果呢,前功尽弃!这么长时间,一场空忙!还不如当初去找几个中级渣男忙活呢!
    严瑾虽然也鄙视败家子的为人,但是到底是一个屋檐下住久了,加之他和尹日升相处这段时间这败家子被沈方良看着打着也没机会做什么恶事,顶多有点儿贱兮兮的渣,所以严瑾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竟是对尹日升这个败家子有了几分家人式的感情,此时尹日升被抓,还有几分焦急,忍不住的问沈方良道:“方良,现在怎么办啊?”
    沈方良此时的心情差到极点,一甩袖进了屋子,冷冷的抛下一句:“怎么办?凉拌!”
    沈方良这副面上挂霜眼睛冒火的样子,明显是怒怒气气的样子,让严瑾一时间不敢跟过去多说什么,沈方良怒气冲冲的冲回自己的卧房,刚一关上门,身后就出现了一个书生打扮的家伙,笑嘻嘻的道:“怎么?放弃那个败家子了?”
    沈方良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吓了一跳,定眼一看却是那个一开始来到这世界起就打交道的书仙,这一看清,又冒出一肚子的火气,沈方良盯着这个书仙,冷冷的道:“你是来嘲笑我的?幸灾乐祸来了?”
    书仙挑挑眉,道:“我为什么要幸灾乐祸?”
    沈方良“哈”了一声,道:“我在这个败家子身上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现在前功尽弃了?我被折腾的这么惨,还不都是你们那个什么女神闹得?现在你是来围观我怎么更惨一些的不是吗?”
    书仙耸了耸肩,一个转身跳到一旁的坐榻上,抓起案几上的点心就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还道:“什么叫前功尽弃?,你现在可是杨秀业的宝贝儿,他为了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允许有人动你,你去活动活动,这官司肯定能压下来?”
    沈方良哈了一下,道:“活动什么?让秦家人把案子吞回去?承认他们自己诬告?哈,我做不出来!”
    书仙挑挑眉,道:“你都能把相交十年的女朋友给渣了,害怕干点儿其他的亏心事?”
    沈方良像是突然被刺了一下,眼神中有异样的情绪微微波动,方才翻滚的怒气与冰冷都消失无踪,屋子里突然静了下来,针落可闻,沈方良静默良久,然后抬头看向案几旁正在闲闲散散吃点心的书仙,轻声道:“你们一直以来就是想要我到这一步,就是像让我承认我是个混蛋对吗?”
    
    第82章
    
    书仙听到沈方良这话,嗤笑一声,道:“你不是混蛋吗?”
    沈方良静默良久,道:“我是,我是个混蛋,如果我不是个混蛋你们也不会把我折腾到这个世界来受这份罪了。”
    书仙听沈方良爽快承认自己是个混蛋,倒是有点诧异,道:“我还以为你会给自己洗白白呢?倒没想到你还清楚自己做得事情很混账。”
    沈方良也笑了,笑容里微带讥讽,道:“我当然知道我缺德,不是个好人,可是当好人有什么好?好人会有好报吗?我父母是好人,真正老老实实的好人,可是他们一辈子赚的钱还没有我一年赚得多?”
    书仙听到这话,把手里的点心放下,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壶酒,又变出了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又晃了晃那酒壶,道:“从你的厨房顺出来的,喝两杯?”
    沈方良现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听到书仙邀酒,径自走至案几后,一撩衣服下摆坐下,看着书仙,一言不发。
    书仙对沈方良这副有些僵硬的神色也不生气,很是悠游自在的喝了口酒,然后目色悠远,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里,道:“你不是第一个来这个世界的人,应该有百余年了吧,那时候我家女神和我家……我以前的东家教主打赌,也弄了一个异时空的灵魂来这个世界,那家伙是个老好人,本来给顺风顺水的过日子,结果我朋友,我和你说过了吧,就是那个以前给我家教主看院子的,不小心掉落了一颗仙家朱果到这个世界里,然后这仙家之物便打乱了很多人的命格。”
    对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沈方良是不感兴趣的,但听着书仙这里唠唠叨叨的叙述回忆,也没有开口打断,所以书仙也很自悠哉的继续唠叨过往:“那个异时空灵魂也被这事儿弄得倒了大霉,后来我家女神和我前东家教主补偿给了那个异界灵魂很好的补偿,他和他子孙享三代福泽。”
    沈方良听到这里忍不住嗤笑,道:“你是想告诉我吃亏是福吗?然后学佛家那套,今生受苦来生享福?自己吃亏子孙获益?哈,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来生投生成什么,有没有福泽可享,也不关心我来生是何等模样,至于你说子孙,难道吃苦受穷就能让子孙过得好?穷人的孩子只会更悲惨!我赚得够多,给我的孩子铺就一个更好的环境和阶梯,比你口中的狗屁福泽看得见摸得着的多了。”
    书仙看着沈方良,静静的看着这个异界的灵魂,轻声道:“你不会有孩子。”
    沈方良听到这话一时没反应过来,道:“什么?”
    书仙静静的轻声的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道:“你不会有孩子。”
    沈方良愣了,少待片刻明白过来书仙话中的意思,脸色开始变得有点儿苍白,然后勉强扯起了一个不屑的笑,道:“你吓唬谁!”
    书仙轻声道:“你本来的命格是有子的,只是被你自己折腾掉了,如果你不来这个世界,你会有一个女儿,一个你渣过的女人去世后转世投胎的女儿,然后你会很爱她,爱这个来索债的女儿,再然后她会生病,不治之症,她会在眼前备受病痛折磨后去世,你塞再多的钱就救不了她,然后一生无子。”
    沈方良开始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但听到书仙说道后面,白皙的皮肤却被怒气焚烧的有了几分炙红,沈方良一把把书仙身前案几上的酒壶酒杯横扫到地上摔个粉碎,怒喝道:“够了!你以为你编这些瞎话就吓得到我!”
    书仙看着那在地上摔得粉碎的酒壶和那浇灌了地面的美酒,惋惜似得摇头叹息了会儿,然后整了整很是破烂的长衫想衣领口,淡淡道:“沈方良,你,很聪明,你们那个世界怎么说来着?对了,北漂,那么多北漂,能够奋斗到你这份儿上的不是很多,你很聪明,应该能判断得出来我是不是在编瞎话吓唬你。”
    沈方良急促喘息了半响,然后脸色开始僵硬,嘴角有些微的抽出,良久,咬着牙,握着拳头,强自克制自己坐在那书仙的对面,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书仙笑了笑,这是第一次的这个一直看起来很不靠谱的“仙人”露出了一丝玄妙飘渺的符合他身份的笑容,道:“大千世界,万种生灵,其实自有运行规律,我不是要给你灌输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之类的你们人类怎么说来着,哦,“糟粕”,只是人也终究是这茫茫宇宙的一种能量载体,和这宇宙中无数的能量一样按照既有的规则运行,这是宇宙的准则,只是这样而已。对了,你不想知道会早死转世成你女儿的那个你的前女友是谁吗?”
    听书仙这么一提,沈方良才想到了什么,如果说那个被他渣了的前女友会投胎称自己的女儿那么一定意味着他有一位前女友会早死,沈方良一下子就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晓丽!”然后又猛然住口了。
    沈方良那声惊呼书仙听得清楚,也正因听得清楚才有些了然的笑了,道:“你还记得你耽误了十年的女朋友叫晓丽啊,放心,不是她,她过得很好,用你给的钱开了家店,生意不错,交了个新男朋友,貌似快要结婚了。”
    沈方良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一脸冷然。
    书仙没理会沈方良道:“有时候……哎,人真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每一次我看到那些过的不好的人在那里怨天尤人,我都想把他们上辈子做得那些事情都塞在他们脑袋里回放一遍,告诉清楚他们上辈子都做过哪些事情,然后问问他们,上辈子你害了这么多人,这辈子凭什么还要求老天爷要公平待你,你看不见你身后的孽障厚得快成黑炭了吗?”
    书仙唠唠叨叨了半响,沈方良都没反应,但突地他出生打断了书仙的话,道:“晓丽现在幸福吗?”
    这话让书仙一愣,他是真没想到沈方良会问这个问题,微微带着惊讶的眼神扫了眼沈方良,道:“你在问被你渣了十年的那个女朋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