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猎人的小媳妇 作者:卤汁面

字体:[ ]

 
书名:猎人的小媳妇
作者:卤汁面
 
文案 
张瑾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性格温和的新三好男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25年来竟没谈过一个女朋友。
后来他发现一些同性看他的眼神总是很···特别?
不过没等他弄明白问题所在,他却无意中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他一睁开眼就见一个胡子拉碴,眼眶发青的男人恶狠狠的盯着他。
吃饭睡觉的时候,甚至是去茅房的时候,这个男人对他寸步不离,而且性格反复无常。
张瑾在心力交瘁的时候得知一个令他震惊的事实,原来他竟然是这个男人的“妻子”!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瑾,原鸿 ┃ 配角:其他 ┃ 其它:生子,种田,布衣生活 
 
  
第1章 俗套的开头
  张瑾自幼就是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是个学霸。大学被祖国顶尖学府录取,而且直接保送读研究生。而且脾气好,长相好,会做饭,家境也还行。按理说这样的他应该是大部分男性的公敌,女性的男神,可愣是一个女朋友也没交过。后来他渐渐发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大部分都是同性,而且很大一部分人看他的眼光很特别就算再迟钝,张瑾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不过,没等他弄明白,他却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一天,张瑾和朋友们约好了一起去山上露营。找好地方搭完帐篷后,张瑾就把东西搬出来准备晚餐。
  “瑾,我帮你擦擦,看,都变成小花猫了。”程风笑着掏出了一块手帕。轻轻地擦拟着张瑾的脸颊。
  “刚才生火不小心沾到灰了。”
  张瑾把头往程风那边靠了靠。程风是张瑾在大学的一场活动中认识的,活动过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渐渐地两人越走越近,成为了好朋友。程风对张瑾非常的照顾,甚至有点宠溺,其实刚开始张瑾很难适应程风对他的亲密,但随后想想是自己多心了,两个同性之间哪用得着顾忌那么多,随后便抛之脑后了。
  晚饭过后,张瑾收拾完东西准备去帐篷睡觉,突然发现一个人影在他身后不知站了多久。
  张瑾吓了一大跳,平复之后,奇怪地问,“琪琪,你有事吗?”
  琪琪是这次露营队伍中的三个女性的其中之一。只见琪琪晦暗不明的盯着张瑾看了半天,不发一语。张瑾被她盯得瘆的慌,便再次问道,“你怎么了?”
  这次琪琪用力地看了他一眼就走开了,张瑾突然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怀疑琪琪是不是鬼上身了,怎么会如此看他。虽然平时两人关系没多好,但他也没有得罪她的地方吧。越想越无厘头,张瑾搓搓手臂钻进了帐篷。
  张瑾一进帐篷,就被某个东西给绊倒了。细看之下,竟是有人鸠占鹊巢了。“你怎么跑我帐篷来睡了?”
  程风一把将张瑾拉躺下,“少了一顶帐篷,我把我的帐篷让给女生了,来和你挤挤。嘘别出声,睡觉了,累了一天了。”
  经程风这样一出,张瑾忘了刚才琪琪那事,加上实在很疲惫,就沉沉的睡去了。
  “程风,你帮我看一下锅里的东西。柴烧完了,我去捡一点。”
  “我和你一起去吧。”程风道。
  “不用,锅里的东西还要你看着呢,别让它焦了,我马上回来。”张瑾说完就往树丛里去了。
  “小心安全。”
  进入树丛没多久张瑾就把柴捡的差不多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嘤嘤的哭声。张瑾循着声音往前走,发现竟然是琪琪蹲在一棵树前正哭得伤心。
  “你怎么了?”
  琪琪听到声音,猛地抬头,看到来人是张瑾,整个秀丽的脸庞因为愤怒和嫉妒变得狰狞。没错,她嫉妒他,她喜欢了程风很久,好不容易约到了程风一起参加学校的活动,本来以为两人会水到渠成,顺利地在一起,毕竟那时候的程风对她说不上喜欢,但至少还是有好感的。可半路上却杀出了张瑾这个程咬金,破坏了他们的约会不说,还夺走了程风所有的视线,从此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可这个张瑾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全盘接收程风的好。
  凭什么!凭什么像程风这样优秀的男人要属于这样一个假惺惺的卑鄙的贱人。琪琪非常的不甘心,每次看见程风对张瑾无微不至的照顾就像一把利剑插在她的心脏。她无比后悔为什么要约程风去参加那个活动,如果程风没有遇见张瑾,那他就是属于她琪琪的了!昨天她终于克制不住,想拼劲最后的筹码去赢回程风的心,她要让他知道,她琪琪比张瑾好一千倍,一万倍!然而,当她躺在了程风的帐篷里时,程风却看都不看她。他说,我只要张瑾,你连他一根脚趾都比不上。
  她好恨!却又无可奈何。如果如果没有张瑾,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你!”张瑾不可置信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琪琪,身体急速下坠。
  “你不该跟我抢!程风是属于我的!去死吧!!张瑾!!!”琪琪拼劲全力趁张瑾不注意一把将他推下了树背后的悬崖。
  作者有话要说:  文笔不好,尽量包涵哈。有什么不对或不好的地方大家可以指出来,我会改正的。
  ps:这章修过一点,其实写出来的跟我想的有些出入,BUG的话,我会尽量把它改正。
  
第2章 重生了
  张瑾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地吸气,整个人惊魂甫定,失重感好像还残留在四肢百合。琪琪狰狞疯狂的面容历历在目,张瑾忍不住想,他不是掉下悬崖了吗?难道他没死,现在在医院?
  “嗬!”张瑾一转头就被床前的人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高壮的男子胡子拉碴眼眶发青,正恶狠狠的盯着他。
  这幅恨不得吃了他的样子,令张瑾惊疑不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瑾压下心惊,打量着四周,却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医院,破旧的屋顶,斑驳的墙壁,还有屋子里的杂乱摆设完全找不到一点熟悉的痕迹,根本不像现代的建筑和装饰风格,难道他被山下某个非常落后的村落的人给救了吗?为什么身体感觉不到疼痛,唯一难受的就是喉咙?
  “你是谁?”张瑾声音沙哑地问道。
  不问还好,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男人。张瑾毫不怀疑如果他再问一遍的话,这个男人一定会杀了他的!在张瑾惊惧不已的注视下,男人握拳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意,狠狠地摔门而去。那本来就不结实的门当场报废。
  张瑾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忍不住大大的松了口气,天啊,他这是在什么地方,那家伙难道不是他的救命恩人而是仇人吗?可他完全不认识他啊?张瑾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吓了一身冷汗,以至于张瑾此时觉得干渴难耐。
  正当他准备下床找水喝的时候,张瑾发现一件令他目瞪口呆的事,这两双手不是他的!因为他出生书香门第,家里对他的要求很高,从小就开始练书法,画画。不说别的,琴棋书画他就算算不上精通,但大致的水平还是有的,更何况他根本就不只那点程度。
  所以,他的手怎么会没有茧子呢!
  而这双手却是嫩白柔软,好似无骨。张瑾隐约生出点猜测,随后控制不住自己冲到房里的放置的脸盆旁,盆里恰好盛放着一半干净的水,水里倒映的脸庞他无比熟悉,可是那张脸应该是他十八九岁的样貌,而不是自己现在25岁该有的样子。
  再加上自己身上似裙非裙的衣服,张瑾知道他大概重生了,重生到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身上。
  张瑾摊在地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脑子里乱糟糟的,竟毫无章法。突然,一股大力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这个人正是刚才那个男人。他愤怒地将张瑾往床上一甩,低吼道“你别想离开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困在这里!”说完一脚踢翻了刚才的水盆。
  男人的力气很大,张瑾被他甩到床上晕了很久才缓过神来,被他抓过的臂膀疼痛难忍。不知道是不是痛觉刺激了泪腺,还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难以接受,张瑾抑制不住泪如雨下。
  忽见张瑾落泪,男人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但也仅是一瞬,他脸上的怒意没有减掉半分,还是一副恨不得把他撕碎的表情。不过他终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对张瑾做出什么伤害性地举动,阴沉地走到被他破坏掉的大门那里,背对着张瑾,一动不动地守着。
  张瑾趴在床上逐渐冷静下来。
  他竟然重生了!这无疑是件很难令人接受的事。他好不容易研究生毕业,而且被直接保送读博,按照他的计划,几年之后他也许可以留校任教,继续从事他喜欢的研究。而且家里还有疼爱他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这下他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一定会很难过吧。
  还有,他完全是莫名其妙地被琪琪给推下了山崖,那副恨不得啖其血食其肉的模样,令张瑾心有余悸。
  他和程风真的没有什么,他一直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琪琪怎么会往那方面想,而且还不惜谋杀他!不过张瑾明白这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自己的处境看来挺糟糕的。
  虽然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到底做了什么,令门外的男子发这么大火,恨不得杀了他,但是如今他来了,为今之计就是无论何如都要活下去!镇定下来之后,张瑾开始思索怎么办?
  对于一个处于盛怒的人,最好的方法还是顺着他,看来他不得不用电视剧里烂俗的桥段----失忆,来解释他目前的状况了。
  随后张瑾意识到自己好像······哭了。
  气恼地抹掉眼泪,为自己无缘无故地哭泣感到羞怒。他从不是一个软弱胆小的爱哭鬼,这次竟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落泪,实在是太丢脸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上次发文的时候出现了错误,现在把第二章修好了,第四章可以略过不看  ~-~ ~-~
  
第3章 原鸿
  “那个我想喝水”
  为了了解目前的情况,首先还是要从这个男人身上下手,不过张瑾挺忐忑的,从两个人的身高体型等方面的对比来看,万一男人再失控,很难保证自己不会被这个人给掐死。
  “我渴,我想喝水。”张瑾以为男人没听见便加大了声音。
  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最后转头打了碗水来。
  “喝完就老实呆着,不要再耍什么花样,我是不会放你走的。”男人声音低沉。
  喝完水后,张瑾看着男人先打了个腹稿再说道,“你是谁?”
  眼见男人再次要暴走,张瑾连忙接着道,“我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好像失忆了”
  看见男人完全没有相信的架势,张瑾不禁有些急,“真的,请相信我!我现在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不管你有没有失忆,就算你耍再多花样,我还是一句话,我不会放你走的!”
  “我现在谁也不认识,你不赶我走我已经很高兴了,所以当然不会离开。”张瑾勉强扯出个微笑,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是不好糊弄。
  听张瑾说完,男人的脸色没有刚才难看了,但张瑾知道他要想取得男人的信任,还必须得加把劲。
  接连几日张瑾都被困在一开始的那个屋子里,倘若张瑾表示出一点想要出去的念头,男人就会当场变脸。除了这点,男人其实对他还是不错的,这样就更让张瑾摸不清楚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张瑾终于知道这个男人叫什么了,也知道了原身的名字和自己的竟然一样。原鸿(男人的名字)到现在还是没有相信张瑾的话,但开始动摇了,因为张瑾和原身毕竟是两个人,行为举止方面的差异原鸿肯定注意到了。一个人就算再怎样装,他的举止和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张瑾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一条缝。这几天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偷偷观察这个世界的,可是看到的东西非常有限。原鸿住的地方似乎很偏僻,这么多天竟没看到一个人经过。张瑾叹了口气,不知道这样被囚禁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吱”
  听到的推门声后张瑾慌张地将窗户关好,果不其然男人就站在他身后。张瑾紧张地低下头,这几天他真是充分地见识了这男人有多反复无常,脾气简直说变就变,而且很容易陷入狂怒暴躁的状态,这门已经是他安装好的第三扇了。所以现在张瑾是真的有点怕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