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作者属于高危职业+番外 作者:夜晚的血(下)

字体:[ ]

 
  ☆、第71章 被坑了!
 
  修者的五感非常灵敏,再者裴不凡又根本没有用法宝和禁制来隔绝掉声音,不过是靠着身为妖修比较擅长隐匿,才能没有让客栈的店主和修者注意到,可是这一大块肉吧唧一声掉在地上的声音,却是怎么都瞒不住的。
  顿时吴子墨和仲严青都扭头看向这边,除了他们以外,还有那个长相普通的店主。
  “这、猫儿爱偷腥!”店主看到那块肉后轻声的叹道,他倒不是为那块肉心疼,一块灵兽肉也值不了多少钱,只是这猫儿竟然能偷溜厨房去!下次应该在厨房画个禁制,至少看好点别再让猫儿狗儿溜进去,很多修士都有些洁癖的,若是知道他家店里厨房一只喵想进就进,他还敢把厨房的菜端给人吃么。
  只是店主弄错了一点,这只喵可不是普通的喵。
  而吴子墨和仲严青看到裴不凡的表情也是截然不同。
  吴子墨只是看到可爱的喵露出喜爱的神色,而仲严青则脸色很不好看。
  吴子墨唯一见过子车断缘的时候就是在大比的时候,那时子车断缘的黑喵表面上托付给了谷主师父,实际上却一直以人形陪伴在子车断缘身边。所以吴子墨和子车断缘相处过的那短短时间内,从未见过裴不凡的喵形,自然也就不认识。可仲严青不一样,他何止见过,对这黑喵印象太深刻了好吗!
  当初在子车家,两人都还未拜入门派的时候,子车断缘突然对他态度转变的非常冷硬,无论他对子车断缘磨破嘴皮说了多少好话,只要子车断缘怀里的喵稍微‘咪’的叫了一声,子车断缘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将仲严青视若无物。
  那只黑喵他可是死都忘不了啊!
  后来,子车断缘成为了剑仙谷的亲传弟子,他变成了悠然门的内门弟子,两人一下子相隔甚远,而且子车断缘地位高,对他态度糟糕,他根本不可能将子车断缘喊来见他。而身为内门弟子的他又没有亲传弟子那么大的自由度,也根本就走不开。因此刷子车断缘好感度的事情就此搁下了。可他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直到大比的时候本来打算找时机接近,可他连第一关都没有闯出去,而子车断缘却拿到了大比的魁首。
  两人之间的差距,突然间天壤之别。
  也不是没有妄想过,让子车断缘为他倾心,然后甘心奉献出子车家他所得的那一部分的资源,甘愿提供丹药法宝给他使用,等他强大到不需要惧怕子车家的时候,再和子车断缘‘和平分手’,反正他又不是同,也没有打算和子车断缘有实质性的发展,分手应该也简单。而且他背后不是还有个子车良行在支持吗。
  可后来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子车良行突然跟他拉开了距离,在子车断缘的事情上也表示抽手不管,说什么只要子车断缘足够聪明不去给家族惹火,他无所谓。再后来就是大比第一关在秘境中,本来和几个门派内的同门弟子合力砍杀一只妖兽,结果在快成功的时候被神秘人占了便宜,他们连那人的脸都没看清楚就倒下了,醒来的时候不管是身上的东西还是妖兽,真特么的一根毛都没给他们留下!
  也是从那时候起,仲严青觉得自己修炼速度开始变慢,似乎有什么堵塞了自己的灵脉,灵气流动非常不流畅。他相信一定是那个神秘人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真相了)否则凭借他一个单一雷灵根,又何至于现在只是个筑基巅峰?也因此他才勾搭上炼丹的天才吴子墨,希望他能帮忙治疗。
  想一想所有的不对劲都是从子车断缘对他的态度莫名其妙的改变开始的。
  让他不得不考虑,是不是有人故意跟他作对,说他的坏话,然后子车断缘才不理会他了。
  如今这黑喵在这里,说明子车断缘也在。可是他如今和吴子墨拉手搂腰的这么要好,他一会要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子车断缘?
  暂且不管那边的仲严青心中算计着什么,吴子墨对待裴不凡的态度可是相当的温柔,这种小小萌萌无害的小猫很招人喜。吴子墨蹲下·身伸手想要摸一摸裴不凡的脑袋,裴不凡伸出爪子直接开挠,趁着吴子墨被他吓得一愣,刺溜一下快速的跑了,只留下吴子墨面对地上一块沾了灰尘的肉块。裴不凡冲进男主的房间里趴在子车断缘身边,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要不是今天碰见了这两人,裴不凡都快忘记男主大人还有几个仇家没解决呢!如果说是几个,倒不如说幕后黑手只有两个,一个是背叛了男主的仲严青,一个是绿茶表百里霞。
  其他的小喽啰倒是不需要特意去找。
  说真的男主的耐性还真是不错,放任着仇家蹦跶了这么久都没有直接下手干掉他们。
  其实与其说是耐性好,倒不如说是跟黑喵混久了,破碎的心灵被治愈了,报仇的想法就没有那么急切了。毕竟从黑暗的世界里走出来突然遇到温暖的阳光总是要好好的享受,当然这不代表男主可以一笑泯恩仇。
  指望男主大量不如指望母猪爬树。
  就在裴不凡纠结的咬男主衣服下摆的时候,子车断缘从打坐中慢慢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一睁眼就先找喵,低头看见裴不凡趴在身边嘴角勾起一抹笑,并顺手将裴不凡拿来磨牙闹着玩的长袍下摆从裴不凡爪子中解救出来。
  看见衣服下面被自己勾出了丝,裴不凡心虚的别开猫脸。
  子车断缘站起身,抱起裴不凡打算出门去。裴不凡被吓一跳,卧槽仲严青和吴子墨还在外面呢绝壁不能现在就出去啊!怎么说都要先做个心理准备,万一男主怒气冲头上去就直接把仲严青砍了那多不合适啊!
  要对的起男主你多年创建的新形象啊喂!
  身为一个合格的伪君子,害人什么的咱要暗里来!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芯子也开始变黑的裴不凡想道。
  裴不凡抬起小屁股从男主怀里跳了下来,然后跑到床上卧着不动,金色的眼睛紧紧盯着男主。
  咱先等等再出去?
  子车断缘挑眉,沉默了几秒后问道:“你这是在暗示我……来一发?”
  来你妹啊!脑子里除了小蝌蚪你还有什么啊亲!
  裴不凡开口道:“我刚刚出去见到两个人。”
  子车断缘走到裴不凡身边和他一起坐在了床上。
  “吴子墨和仲严青。”裴不凡开口道,吴子墨是在大比中帮助过裴不凡的人,裴不凡去感谢他的时候见过一面,还算有印象。而仲严青在子车家的时候可是几乎天天都冒出来刷存在感,那张脸裴不凡更是印象深刻。
  听到吴子墨的时候男主还没有什么反应,而听到仲严青的时候男主的脸色顿时黑了。
  他还没有去特地找,没想到他们自己送上门了。
  只是裴不凡竟然特地提起他是和吴子墨在一起,子车断缘稍微思量了一下顿时就明白了仲严青的用意。
  “他们关系……很亲密。”裴不凡小声的说道。
  子车断缘脸不黑了,恰恰相反他还笑了。
  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少长进,只会用感情来骗取利益。只可惜算计人终究被人算,上辈子仲严青从自己手里得到了那么多资源,还不是转手被百里霞几句话哄的乖乖双手奉上?
  说到底他得到的也不多。
  修真界中没有背景的女修属于弱势群体,只能拿自己的身体和所谓的感情换取资源。
  青玉楼的除外,那是群强悍的女流氓。
  子车断缘摸着裴不凡的小脑袋,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道:“不凡,我打算和他们一起行动,要先委屈你一下。”
  裴不凡想了想开口道:“15天不做!”
  子车断缘挑眉,还敢讲条件了?
  “10天。”子车断缘快速开口道:“不能再少了!”
  裴不凡伸出个爪子立即喊道:“不,7天!”
  “6天!”子车断缘道:“这是极限!”
  听到‘极限’两字的裴不凡立即应了:“成交。”
  子车断缘高兴的点头,给喵顺毛。
  裴不凡站起身,直立起身体刚想要窜到男主怀里,然后他动作就顿住了。
  是不是……哪里不对?
  特么的绝逼不对啊!
  他说的是至少15天不要啪啪啪!
  结果男主一句‘不能再少’把他误导了啊擦!
  他应该是往上提而不是自己往下降啊!
  男主一句10天他要么答应要么改说要11、12什么的都可以,结果男主那句话粗来还以为自己是往下砍的竟然自己提出更少的7啊!男主一句‘极限’,他还以为自己真的把子车断缘逼到了极限所以想都没想开口就应了!
  果然说的太快不经大脑就是不行!
  被坑了!
  子车断缘见裴不凡停住不动了,嘴角高高的挑起,将喵抱在怀里安抚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男主你还不造爷怎么了吗!
  裴不凡哼唧了一声开口道:“刚刚的不算!我们再讲过!”
  “不行!”子车断缘自然果断拒绝,说道:“修士的约定岂能出尔反尔。”
  特么的又没发誓也没契约,他才不怕天谴和反噬!你出尔反尔的次数也多的去了,爷为什么不行!
  子车断缘:“乖~”
  裴不凡:妈蛋!
  【萨比。】
 
  ☆、第72章 要衣服要命?
 
  被系统鄙视的次数太多了,裴不凡基本上也就习惯了,他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脸皮,是会越磨越厚的。
  子车断缘见裴不凡呆呆的没有什么反应,便先带着裴不凡出门了。
  楼下吴子墨和仲严青正坐在一个角落里,桌子上只有一壶酒,两人面前都放着一个月白色的酒杯,只是酒杯中空空如也,看来并没有被动过。
  裴不凡只看见两人嘴巴在动,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看来是下了隔音的禁制。子车断缘扫了那边一眼,露出淡淡的微笑来,带着裴不凡走向离他们不远的一个空桌子坐下。店内的小二立刻迎了过来,小二也是个炼气期的修士,只是在面对二人的时候却没有像是其他小二那样,虽然带着恭谨却不卑微,让裴不凡和子车断缘稍微落了一点眼光在他身上。
  那小二抬手将椅子拉开,方便裴不凡顺着椅子落在了桌子上,黑色的尾巴一甩一甩。裴不凡一会看着子车断缘,一会扫了一眼仲严青那边的方向,时不时的还瞄着小二,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真以为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小猫。
  “今日店内有新款酒水推出,搭配着清蒸鱼味道鲜美,不知道二位觉得如何?”小二轻声道。
  “一壶酒,一尾鱼。”子车断缘开口道。鱼是给裴不凡的,酒是给自己的。
  小二点头,快步离去。
  那边的仲严青已经看见了子车断缘,他停止了说话反而抬起手握住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抿嘴小口喝着。心里慢慢思量。
  吴子墨见他突然如此行动,皱了皱眉,转过身就看见了……一个黑乎乎圆滚滚的喵屁股。
  裴不凡做的位置刚好背对着吴子墨,同时也是子车断缘的正对面。
  正低头数自己爪子上毛毛的裴不凡脑袋被子车断缘敲了敲,抬头就看见男主恶劣的对他伸出手,拽着对面的黑喵就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摸着喵头眼睛扫向对面的吴子墨,对他微笑了一下。
  不明所以被硬拖过一个桌子的裴不凡恨不得一爪子挠上男主的帅脸!
  出门忘吃药是不是!
  突然间发什么神经!
  小二回来的时候看见梨木桌子上几条长长的刮痕,瞄了一下子车断缘怀里炸毛的黑喵,什么也没说,将鱼和酒水放下就走了。
  穿着这么好,肯定不会介意赔张桌子钱的。
  吴子墨见了子车断缘后,微微一笑,抬手解除了禁制,走到子车断缘前面径直坐在了裴不凡刚才的位置,子车断缘的对面,带着一分亲近的说道:“在这种偏僻的小镇遇见子车道友真是惊喜,不知子车道友来这里是为何而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