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变猫记 作者:梦游歪笔

字体:[ ]

 
文案
 
这是顾昭一生中最难过的时刻,他什么都没有了。前程,信仰,亲人,健康,甚至是,光明正大的身份…… 
 
他就像只能躲在角落的阴暗的老鼠,在夹缝中苟活着,看不到阳光。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救了一只可怜的小动物。 
 
正是那双灵动漂亮的眼,照亮了他消沉的人生,让他从朝不保夕的绝望中渐渐振作了起来。
 
时光被绑架,被撕票,光荣的重生成一只同样垂危的小奶猫。
 
瘦小,脆弱,还奄奄一息…… 
 
但是一个看起来同样脏兮兮的人救了他,这个男人,虽然混迹在黑暗的圈子里,却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坚定的眼神。那一刻,他就决定了,要赖上他。 
 
相依为命,他们一起流浪远方。 
 
朋友,亲人,灵魂的依托,他们就是对方的一切。
 
内容标签:重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昭、时光 ┃ 配角: ┃ 其它:
 
 
  ☆、相遇一
 
  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出现在街角。
  已经是初秋的季节了,凉风阵阵。街上行人都换上了长袖和潇洒的风衣,感叹终于不用忍受夏天的炎热。但这对一个流浪汉来说无疑是噩耗。
  男人身上只有勉强可算得上衣裳的短袖t恤,已经脏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整张脸胡须密布,头发长到肩头,一绺绺纠缠在一起,上面还有花白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垃圾还是头屑。长裤也是脏脏的深绿色,布满了深色的花斑,有可能是油迹,灰尘,或是血。
  没有鞋子,手上提着一个破烂的塑料袋,隐约看得到几个馒头。男人走路有点踉跄,似乎身上有伤。从脸到胳膊,露出来的皮肤也处处布满了伤痕和灰尘,看不出面貌。
  他如果是在繁茂的街区,大概所有人隔老远就会避开他,暗暗防范他。可惜他所在的是特殊的区域,在这里,没有人会诧异他的惨状,更没有人会同情他。街上寥寥的几个人不是目不斜视,就是不屑的朝他啐了一口痰。
  男人缓缓的拐进一个死胡同。在短短的胡同的尽头,有一些破烂的麻皮袋子扑在地上,还有一些塑料瓶子和易拉罐,这就是他的休憩场所。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男人靠在砖墙上,喝了几口易拉罐里的水。往嘴里塞了一个冷硬的馒头,男人蜷缩着默默的咀嚼,眼神如一潭死水。
  突然两个嘻嘻哈哈的青年拐了进来。男的穿着闪亮的朋克裤,黑色骷髅的宽大t恤,嘴里叼着烟。女的穿着裹臀的皮短裙和机车踝靴,紧身吊带根本遮不住□□的肌肤,画着浓重的烟熏妆,耳朵上还打着一溜耳钉。男的把吸了一半的烟往地上一吐,把女的推到墙上手就往裙子里摸。女人欲拒还迎的扭头,一偏头就看到缩在墙角的流浪汉,连忙推开青年。青年往角落看了一眼,忍不住骂了一句,搂着女人走了。
  流浪汉把馒头放袋子里,探身捡起青年扔下的烟头,趁还未灭赶紧吸了一口。
  久违的气息萦绕,流浪汉闭着眼睛享受,吐出一口烟圈,抬头抵在了砖墙上。睁开眼,又吸了一口,流浪汉看到上方狭小的天空,灰蒙蒙的,几乎看不出蓝色。
  就像他的生活。灰暗,阴沉,毫无生机,充满绝望。
  低低的笑了,他觉得自己就像可憎的老鼠。躲在阴暗的角落,在垃圾堆里找吃的,没有人格没有尊严的苟活着。没有人知道他,也没有会帮助他。这种绝望的日子,他都快厌倦了。
  熬不过去了吧,这个秋天。
  缓缓地闭上眼睛,正好遮住了眼角的晶莹,流浪汉面色安详,就着坐姿睡着了。
  时光被绑架的时候还天真的以为父亲会来救他,毕竟就算他不受宠……也总是有血缘关系的吧?
  人确实来了,是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的管家。
  谈判的房间十分昏暗,他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只能尽量睁大眼睛看着对峙的两帮人,似乎想看清自己命运的走向。
  绑架他的男人正万分不耐烦的敲着桌子,“我跟时雁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时雁要想帮方遇嘉也他妈得想清楚到底值不值了!你们先挑衅老子也不追究,还给我那批货,我就放了他这个儿子。”
  管家有风度的微笑道:“既然我站在这里协商,方二少就应该知道您的条件我们满足不了了。货已经给警局销毁了,主子上哪儿陪给二少去?”
  男人的表情现出几分狰狞,身子前倾,“你们他妈还想什么也不赔?”
  “主子的意思,”管家丝毫不见惧怕,“道上混的总要结个善缘。虽然不是主子的错,但既然二少要撒火了,金额随便您提。就算是要撒在人身上,主子也不拦着。”
  听清管家的意思的时光愣住了,一阵寒意从骨头里渗出来。管家的意思是,他就是个毫无价值的撒气品?
  他是个不受宠的私生子,也一直很有自知之明。生他的据说只是个普通女人,一夜情后有了他,因为发现的晚,也打不掉了。生下他就自己走了,时雁也不在意的把他丢给下人养。直到两年前他的大哥时空受了枪伤,身体不太好,时雁才把他接回来。渐渐带他出席一些公共场合,给了他富裕的生活。但他知道,这些都只是暂时的,他在家里就像一个局外人。本来以为,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能安安静静的活下去,却没想到,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此时男人也知道自己抓的只是个没有任何重量的筹码,狞笑一声,拔出枪就瞄准了时光。
  枪法很准,直接击穿了心脏。
  胸口一阵剧痛,时光甚至都没有喊出一声,脑袋就往后倒去,嘴角沁出了血。瞳孔放大的时光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接近天花板的小天窗,外面似乎有一个模糊的白影……
  管家身后的保镖都暗地紧张起来,手若有若无的放在武器附近。只有管家,呼吸丝毫不变,仍然带着得体的微笑,“希望能让二少满意。”
  “哼,”男人冷哼一声,“一千万,直接打到我账户。”
  “是,”管家礼貌的点头,“二少好好休息,告辞。”
  冷眼看着对面的人退了出去,方二少摸了摸枪,突然一枪打在了天窗上。
  “喵!”玻璃碎了,传来了一声猫叫。
  站在左侧的人犹豫的开口道:“二少,似乎是大小姐前几天买的猫崽……”
  “哈,大小姐,”男人讽刺的一笑,“算老几?”
  下属不再说话,默默的立在身后。
  烦躁的把枪扔到桌子上,踢了脚桌子,男人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话,“清理干净。”
  时光再次醒的时候发现视角低的奇怪,感觉到自己趴在地上,便挣扎着想撑手爬起来。
  可是他低头,却看到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
  下意识的想收回手,就感到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而这感觉,来自于眼前腿上血肉模糊的伤口。
  他……他死了,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
  全身都疼痛难忍,时光试着站起来打量着自己。胸前和腿上都是白色的毛,但是腿根部有棕褐色的毛。低低的叫了一声,听到“喵”的一声,时光推测自己是变成了一只猫。
  还是一只受了伤的猫。右前腿上血肉模糊,似乎伤的很重。时光下意识的卷了卷尾巴,地上一堆碎玻璃。右边就是高墙,墙上似乎有个小窗户。这玻璃就是窗户上的?
  时光忍着痛站了起来,举着右爪,尽量前行。左边就是灌木丛,他在缝隙间穿行,来到了路边。
  瞳孔猛的一缩,熟悉的院子!
  再联想到高窗,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的尸体……想必还在一墙之隔的房间内吧?时光猛的一颤,他要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也许是求生意志的强大,时光觉得腿暂时不那么疼了,连忙一瘸一拐的沿着墙角溜了出去。此时的院子里因为主人的离去已经空无一人,时光也没管旁边灯火通明的别墅,偷偷沿着门前的街道跑了。
  一口气跑过了两个街区,时光才停到街角喘气。一停下来,身上的伤顿时疼痛难忍。时光鼓起勇气舔了舔受伤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痛让他停了下来。
  如果是在那个地方被袭击,这恐怕是枪伤。还好子弹没有直接射到身上,而是擦过了腿。因为疼痛,时光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再三鼓励自己,时光继续舔着伤口,去掉了一些死皮和灰尘。血肉狰狞的翻在外面,时光这才停了下来,出了一身冷汗。
  虚弱无力的歇了一会儿,时光慢慢往前挪着。又是一个转角,时光发现有几件衣服被扔在巷口边,巷子里传来男人低低的喘息和女人的□□。
  偷偷探出一个头,就看见两个人靠着墙壁纠缠到一起,衣服已经散了一地。其中一件t恤就扔到了巷口边,时光面前。
  时光见两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里,叼起了t恤,慢慢后退。等t恤完全消失在那两人可见的视线内,时光连忙扭头往来时的路上退,碰见第一个街口就左转。七弯八绕的拐了几次,时光已经昏头昏脑了。
  应该暂时安全了吧……躲到一个垃圾堆后面,时光把t恤铺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全身酸痛难忍,仿佛火在烧着。时光其实只是劳累过度脱力昏睡着,根本不能好好休息。不时有垃圾被扔过来,散发着恶臭,时光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醒了。
  感受到肚子的饿意,时光把t恤叠起来披在身上,费力的舔了几口地上还剩一点芒果和西瓜。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儿,时光转头看见了右边一个死胡同。
  胡同尽头坐着一个人,衣衫褴褛的闭着眼睛。看那些捡漏的废品,应该是流浪汉吧?
  看到他脚下的那些瓶瓶罐罐,时光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借点水,应该没问题吧。
  慢慢走过去,t恤拖在地上传来沙沙的声响。
  离那人还有一米远的时候,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脑洞来了忍不住开的坑,先放在这里慢慢写
更期不定,不过梦游承诺绝对会填上哒
 
  ☆、相遇二
 
  顾昭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小动物。陷入泥潭太深,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过这种柔弱,无害的生命了。这显然还是只小奶猫,只有他小臂大小,水汪汪的大眼睛吃惊的瞪着他,小嘴张开,一只脚抬着还未落地。
  只是脚上有一大片刺眼的红色,趁着白色的毛发分外醒目。
  这是只受伤了的小猫。
  时光也僵住了不敢动,男人虽然看着落魄,但也是一个成年的男人,足够给他一个教训了。在这个混乱的街区,有同情心的人少得可怜,他丝毫不指望能有人对他表示出善意。
  心里有点紧张,时光下意识的抬起手挥了挥,试图友善的打个招呼。
  小猫大眼睛盈盈的看着他,因为举起一只爪子身体和脑袋稍微歪着,爪子抬到空中前后摇了摇。顾昭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店里柜台会放的招财猫,胖乎乎的眼睛眯着,爪子一直前后招财。他觉得有点好笑,难道招手也是喵星的礼仪?
  顾昭扯了扯嘴角,露出这半年来第一个微笑。
  若是旁人看到,大概会觉得丑。脏的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上,挤出扭曲的微笑,足够吓跑小孩子了。
  但是时光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在释放善意。他一阵高兴,喜悦的“喵”了一声,低头找到旁边盛水的器皿,小口的舔了起来。
  原来是来找水的。顾昭慢慢支起身子,看着小猫费力的喝着水。猫咪可能是有钱人喂养的吧,不过这只猫崽运气也算不好了,能被带来这种地方,主人显然也不是个好东西。受了伤还跑了出来,小东西也还算坚强。
  这个街区叫“无色”,是出了名的乱。外围就是贫民区,靠近城市的地方有三级区,中间更是被各种混杂的黑势力所掌控。这些下九流行当连成一片,一直是上头的心腹大患,也是所有普通平民敬而远之的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