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番外 作者:喜马拉雅种猫

字体:[ ]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重生之加冕成皇》作者:喜马拉雅种猫
 
文案:
上辈子,白骁殚精竭虑,却瞎了眼错把渣男当良人,最后落得被枕边人杀死的下场。
再来一次,白骁决定复仇,把那个一心想向上爬的渣男狠狠踩在地上,甚至利用也有野心上位的国民殿堂级男神二殿下凯文一起对付渣男。最好能把渣男折腾的生活不能自理!
可那个看起来好高冷的二殿下怎么回事阿喂,我只是想利用你,没有想泡你啊。
更不想被你泡!
白骁:“我…我只是想抱你大腿。”
凯文;“噢?”
白骁:“……喂喂你干嘛!唔唔!”
凯文:“报酬。”
 
友情提示:这是甜文甜文冒粉红泡泡的大甜文
1.世界观架空有异能
2.霸道男神(逗比)攻vs面瘫别扭受
3 强强
4.全文主旨:虐渣攻,秀恩爱。
5.换攻,甜宠,甜的不要不要的
 
ps.本文原名重生之加冕成皇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报仇雪恨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骁,凯文 ┃ 配角:游文意,陆羽 ┃ 其它:重生,强强,虐渣攻,甜文
==================
 
  ☆、 第1章 重生
 
  新世界3015年
  “里昂你!”穿着白衬衣的俊美青年结结实实的挨了里昂的一刀,这一刀深深的刺穿了床垫,也贯穿了他的胸膛,鲜血迅速染红了白骁的衬衣,白骁翻身迅速握枪下床,里昂巨大的火焰气流喷的他喘不过气,很难相信刚才两个人还在说着温柔的情话,白骁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你……为什么?!”
  由于在开国典礼上受了重伤,白骁的右手现在都是无知觉的,以至于他无法用惯用手与自己的伴侣抗衡,更可怕的是能量由于身体虚弱而无法爆发,他能感受到胸口的鲜血在不停的往外喷涌,以至于他整个人都是被压制的状态,里昂冰冷着一张脸,手握着刀没有丝毫的迟疑,白骁一闪身上了窗子。
  “我感受到了威胁。”里昂的脸在黑夜中寻找着白骁,他整个人都像黑暗王国的帝王,冷血,无情,毫不念旧,终于,他找到了自己在黑暗中喘息的伴侣,“我不允许威胁我王位的人存在。”
  白骁右手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剧烈活动而崩裂,胸口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大动脉多半是裂了,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拼劲全力的把全身的能量都加在了左手的枪上——
  “砰!”
  开枪的瞬间,巨大的冲力使白骁被甩出了窗户——他的意识逐渐模糊,最后置身于绝对黑暗之后,耳边各种声音嘈杂万千,夹杂着亡灵的嘶吼和人类的说话的声音。头疼欲裂,最后被里昂的爱刀刺穿心脏的冰冷的感觉还在,甚至能感受到心脏大动脉被刺穿后迸出的鲜血湮没了自己的内脏,难以抹去的惊讶愤怒还在心底徘徊,更多的是背叛自己的伴侣的脸,无数次的挣扎后,最后终于冲破了这无休无止的黑暗……
  白骁猛然睁开了双眼。
  “注意疏散,注意疏散,”身着双排扣制服的士兵们忙碌地在科学院门口走动着,连接着科学院大门的直接是四条不同的路。广播里传来毫无感情的女声:“测试完之后,红桃在第一路口,黑桃在第二路口,方块在第三路口,梅花在第四路口。”
  这是在哪儿?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你醒了啊,”医护人员蹲在白骁旁边,白骁一愣,“刚才你突然晕倒了,可能是中暑了。”
  中暑?难道不是被男友一刀毙命?
  白骁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地方……有些熟悉。四条道路,印有四种图案的旗帜分别插在道路的开端,靠近等级十字路口的中央,白骁缓缓地从担架上站了起来。
  少年细长的丹凤眼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白骁举起了手,看着自己有力的五指,在虚弱中感觉到自己仍旧存活。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一片叶子从他脸颊飞过,白骁错愕的看着天空,猛然回过神儿——
  难不成,一切又从头再来了?
  他有些恍惚的跟在人群里。
  这是18岁之后帝国每个普通民众的成人礼。也是新世界决定人们命运的第一次考核。
  新世界双王争霸战火不断,在这样的环境下,东部世界的规则就是:等级高于血统。每个人的命运都会在18岁发生转变,红桃是没有能量的最弱等级,往上依次是黑桃,方块,梅花,普通民众被这样分为四类人,以后接受的教育也是不同的,就像红桃没有能量,政府不会在红桃身上投入过多的精力,他们的任务就是从事基层工作,而高等级的人类则能够得到不同程度的教育,以便成为更好的战士。
  整个过程很简单,一个据说汇聚着帝国政府科技灵魂的仪器往你头上一放,能量反应在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就是红桃,百分之二十六到百分之五十就是黑桃,往后依次递增。白骁前面的人越来越少,前面的女孩子看起来很紧张,白骁表情淡淡很冷静,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上辈子他检测的时候这个仪器爆表了,百分之二百三,他是凌驾于梅花之上的贵族。
  不过,现在想想,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点的不同,所以里昂才找上了他。自始至终他就是里昂的一个登上王位的工具。
  那是充满杀戮背叛与无奈的一辈子。最为深刻的还是被挚爱背叛。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可怜他死的凄惨,竟然又把他送回了最初和里昂相遇的起点。
  “能量反应,百分之三十五,恭喜你成为一个黑桃,”工作人员用温柔的语调对前面的女孩儿说,女孩儿舒了一口气,开心的奔向了第二个路口,黑桃——至少是可以继续上学的。
  白骁往前迈了一步,丹凤眼冷淡的扫过测试仪器上的四种标致,精致的五官没什么表情,乌黑的发衬着雪白的脸,整个人就像玉刻的模样,置身事外。
  但是事情发展的和他想的不一样。
  “能量反应,百分之零。系统请求重新检测。”拿着机器的工作人员微微愣了一下,看向了白骁,白骁倒是没什么反应,机器再次对准了白骁的头顶,“能量反应,百分之零,系统请求重新检测。”
  工作人员以为是自己操作失误,就拿着这个手柄在自己的身上晃了晃:“能量反应,百分之四十。”然后她诧异的看向了白骁,又扫描了一遍。
  “能量反应,百分之零,系统输入数据。”
  白骁也有些错愕……他这根本就是一个废柴啊。
  “抱歉……我们以前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红桃的能量要求也要……百分之一,你没有能量……怎么可能……”
  白骁看着眼前的四条路,难道又没有一条是自己的路么。
  风吹过少年额前的头发,他整个人单薄而苍白,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这时候凯文在参议院开会,不经意的向窗外的一瞥,就看到了蓝色六芒星巨大封印盖在了东方少年的背上,他抿了抿唇,然后继续以平静的口吻说道:“维护每一个帝国人民的利益是帝国的根本荣耀。”
  六芒星封印?有点儿意思。凯文眸子沉思片刻,转身下楼。
  “后面的继续!我联系将军!”督导走过来打量了一下白骁,说道:“请稍等一下。”
  白骁眯了眯眼,背对着四条道路,叹了一口气。
  上辈子他的起点,也就是在这里。走向了四条路以外的路。难道要重蹈覆辙?不过这次他没有了能量,可能会有变化吧。
  “什么情况?”
  听到这声音,白骁没有马上回头,而是先冷静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白骁望向来人。
  黑色帝国军人双排扣制服,军衔高,戴着一顶有着鹰的图案的帽子,金发碧眼,五官英俊,目前是帝国本部的大将军。冷酷无情,霸气四射,这是白骁再熟悉不过的伴侣。
  又遇见你了,里昂。
  白骁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扣到了肉里,虽然很想直接一拳打过去,又想拽着对方的衣领好好问问以前那些怀疑过的但是从未问出口的话,但是现在两人身份差距太大了,而且这是重新开始————这些事情还没有发生。
  想到这里,白骁的眸子沉了沉,这一辈子,绝对不能毁在你手上。
  里昂看了看白骁的胸牌,抿了抿嘴唇,一张俊脸面无表情,拿着仪器又在白骁脑袋上扫了一下,机器冰冷地说:“能量反应,百分之零。”
  里昂把仪器甩给旁边的督导:“没有能量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东部帝国不需要这样的人,处理掉。”
  说罢他转身就走,两个士兵就过来架起来白骁,白骁这才发觉事情不妙,现在的东部政府在位的是阿道夫,他把能量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特别是近几年,由于和暗王的战争不断,这个等级制度实际上就是为了选拔人才。人类平均寿命超过三百年,像这样子的情况,人命根本不值钱。此时此刻东部帝国的统治因为缺乏公平,太过依赖于系统,政府已经在了崩溃的边缘。
  虽然白骁淡薄名利,但是还是很想活下去。
  看着那个男人金黄的头发在阳光下璀璨着,不由得恍惚,仿佛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凭什么我就要牺牲,你就这样践踏我的感情!
  里昂扣上了自己制服的扣子,高筒军靴踏在地面上:“百分之零,以后就都这么处理。”
  白骁回过神,挣扎着想摆脱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难道上辈子让他弄死了,这辈子还要被他弄死?他拼命挣扎,回头喊道:“帝国承诺给我们每个人利益,我们才会加入东部,如果你这样草菅人命,怎么让人信服!”
  里昂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配枪,一张英俊的脸带着冷笑,他疾步上前对准了白骁的眉心:“帝国的统治轮不到你来评判!”说罢枪身发出了淡银色的光芒,这是能量爆发的标志。
  白骁啊白骁。你说你怎么就瞎了眼找了这么个渣。
  白骁望着那冷酷无情的面容,前辈子的爱恨情仇在脑际闪过。
  他不能死,白骁目光一紧,身形微动,正准备拼死一搏时……
  “啪!”
  预期要加在身上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枪掉落在白骁面前,白骁愕然的抬起了头,看到了里昂的手臂被凯文的鞭子卷住,白骁顺着鞭子望上去,就看见了一个银发高马尾的男子向他这边走来,白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银发男子的脸,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西服,西服的口袋里放了一朵鲜艳的红色玫瑰,深邃的五官精致绝伦,这是阿道夫的弟弟凯文,白骁侧过脸,惊魂未定的看向了地面。
  凯文深邃的眼睛看向白骁,面无表情,但眼睛里带着点儿安慰的神色,他走路的姿势看上去无比优雅深沉,尊贵非凡。长腿包裹在质地优良的西装裤里,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
  “谁给你的权限。”
  “对不起,凯文殿下。”
  凯文眼神扫过里昂:“再有一次,你就自我了断。”
  里昂低下头,他硬着头皮问道:“那这个人怎么办……”
  凯文看了看不远处盯着他们看得刚满十八岁的青年,看了一眼白骁的胸牌的姓名,再次确认了白骁身后的封印,又看了看四条路,转身对白骁说:“白骁,你跟着我。”
  白骁恍恍惚惚的跟着凯文上了车,他最后看了里昂一眼,更加确定了这就是个人渣,他要复仇。
  他一直在沉思,一声不吭,凯文以为他受了惊吓还不开心。
  “我知道你也许觉得很不公平,但是帝国系统不完善,暂时不能为了一两个人去破坏规矩。”凯文在飞速行驶的飞船上对着一言不发的白骁说,“但是你想学习什么,我可以单独给你请老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