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王爷妻管严+番外 作者:Iris鸢尾(二)

字体:[ ]

 
第一百章 何等诛心
  德盛帝愣了一下,随即失笑,其实说实话,在后宫之中丁昭仪的容貌不是最拔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德盛帝很喜欢丁昭仪的笑容,也许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特有的,笑声天真美好,无忧无虑,似乎看见落叶都会笑出声来,让人见而忘忧。
  德盛帝心情稍缓,于是招招手重新叫她回来:“亏你有心,能看出朕不高兴。”
  丁昭仪笑了笑,握住皇上的手坐在他身边,歪头问道:“那皇上因为什么不高兴啊?”
  “唉!!!!!!”德盛帝叹了口气:“今早皇后跟朕说,玟王妃在长安开了票号。”
  票号!!!!
  丁昭仪皱了皱眉,心里对顾攸宁深深地嘲笑:你丫的还会开票号呢,真不怕把整个玟王府赔进去啊。
  “朕知道,哪个宗亲皇室在长安都有几个铺子,只是玟王……”德盛帝又叹了口气。
  “皇上不喜欢玟王吗?”
  丁昭仪倚在皇帝身边,天真地问着,倒是把身着龙袍的皇帝问了一愣,自己真的不喜欢玟王吗?
  楚豫年少封王,为大昭平定匈奴,收复西夏,战功赫赫,为人正直勤谨,虽然有时候很冲动,但是确是真性情的,这么多年面对太子一党的刁难,从未有过怨言,诸皇子中除了早夭的大皇子外,剩下的论人品和天资谁都无法和楚豫相比,而身为父亲,面对这样的儿子,难道会不喜欢,只因他不是自己正妻所出?
  一想到这,德盛帝疲惫地揉了揉眼角,丁昭仪敛眸,随即仰头看着皇帝,撒娇地晃着他的胳膊,问道:“皇上是在为太子和玟王担忧吗?”
  德盛帝叹了口气,看不出什么情绪地看了眼她,沉声道:“太子和玟王都属朝政,后妃不许妄议朝政。”
  “臣妾没有妄议朝政。”丁昭仪将头靠在皇帝的肩膀上,说道:“臣妾不想看到皇上不高兴,也不想皇上叹气,太子和玟王虽然是朝政,但也是皇上的儿子啊。”
  德盛帝低头看着怀中娇憨纯真的妃子,脸色缓和一些,笑道:“你既说太子和玟王不属于朝政,那朕问你,玟王妃在长安开票号的事情,该怎么办?”
  “……”丁昭仪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心虚地看了眼皇帝,有些羞怯地说道:“臣妾不知道,臣妾不认识字没读过大昭历律。”
  丁昭仪言语天真,德盛帝不禁开怀大笑,这时总管太监进来,说道:“皇上,玟王妃到了,只不过……”
  德盛帝敛下笑意:“不过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总管太监从小就在皇帝身边伺候,自然之道这个时候皇帝心情不错,于是笑道:“就是咱们玟王殿下,好像是不放心玟王妃自己进宫,就跟过来了,求见皇上。”
  “哼!!!”德盛帝沉着脸:“他跟过来干什么,怕朕不给他还回去?”
  这边太监不敢说话,那边丁昭仪却抿嘴一笑,德盛帝看着她:“你笑什么?”
  “呵呵呵~~~”丁昭仪娇笑几声,然后说道:“刚才皇上不是还在烦恼玟王妃开票号的事情吗?让臣妾看啊,根本不用烦恼了,玟王妃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玟王又及其心疼,保不齐啊,是玟王为了哄王妃高兴,才给他开的票号呢,儿子和儿媳如此琴瑟和鸣,皇上应该高兴才是啊。”
  德盛帝脸上倒是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让人传玟王妃觐见,而且特意让玟王在外面等着,丁昭仪这时也识趣地福了福身:“那臣妾先告退了。”
  顾攸宁从马车上下来,后面一直骑马跟着的楚豫,就立即过来,牵着他的手往宫里走,如今正是午后,宫里建筑巍峨繁华,而且规矩极多,本就不许喧哗,况且又是静谧的午后,各宫各院都是安静一片。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攸宁跪地恭敬地给皇帝行礼,德盛帝坐在上座,抬眼看了他一眼:“起来吧,赐座。”
  “谢皇上。”顾攸宁起身,坐在太监搬来的椅子上。
  德盛帝上上下下的打量顾攸宁许久,才慢悠悠地喝了口茶,说道:“知道这次朕为什么叫你来吗?”
  顾攸宁装傻:“臣惶恐,不知皇上为何叫臣来。”
  “不知道?”德盛帝冷哼:“听说玟王府在长安开了家票号,是你要开的。”
  德盛帝对这个儿媳妇儿的感觉谈不上好坏,开始无非就是选个男王妃,辖制玟王,后期又见楚豫是真心喜爱他,心里也没多想,只是这段时间许多个人在他耳边说着玟王如何宠爱王妃,自从他进门以后,就从未招过妾侍侍寝,所以德盛帝虽然未对他有什么坏印象,但总归是美人妃子,又是个倾国倾城的男王妃,带了点祸水的意思。
  顾攸宁低着头,敛眸回答道:“回皇上的话,是臣要开的。”
  “大胆!!!!”德盛帝怒斥一声:“身为皇室王妃,却抛头露面做这些商贾之事!!!!丢尽了皇家颜面!!!!”
  “皇上息怒。”顾攸宁连忙起身,跪在地上,说道:“臣惶恐,只是听闻诸皇子在长安都有商铺,唯独玟王府没有,王爷对这方面不太上心,王爷对臣好,可是臣身为男子,并不会女子那般花香解语,而且王爷说……王爷说等以后,大昭四外安定之时,就褪去官职,带着臣归隐山田,于是臣想着男子在世,当有安身立命之法,所以……所以臣才想到开票号,却没曾想惹皇上生气了,让皇家蒙羞,臣有罪!”
  顾攸宁跪在地上战战兢兢,浑身发抖,声音也显着慌乱许多,看上去的确像被吓傻了,若是开始便有什么图谋,如今必然不会如此口不择言,连归隐都说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德盛帝的脸色倒是缓和一些,原来竟有归隐之心,虽然看似是对佳人情深意重的许诺,但是若无此心,也绝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即便如此,即便知道父皇兄弟容不下他,也仍然想着为大昭平定疆土,这么长时间的辖制猜忌,当真没磨灭他一分一毫的忠心。
  “你先起来,坐。”德盛帝平息了一下语气。
  “是,谢皇上。”
  顾攸宁颤抖地起身,有些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眼中却闪过一道不为人知的冷光,心中却心疼楚豫,虽然生在帝王之家,享受着旁人不能比拟的尊荣,可是却也承受着父兄的苛责,异母兄弟尚且不算,亲生父亲却也容不下他,这是何等诛心。
  “票号生意怎么样?”德盛帝问道。
  顾攸宁抬头,回答道:“还……还行。”
  德盛帝转了转手指上的扳指,最后说道:“既然还行,就开着吧。”
  “谢皇上。”
  顾攸宁起身谢恩,德盛帝摆摆手,让他起来。
  这时总管太监林禄进来,给皇帝行礼,然后说道:“皇上,玟王求见。”
  楚豫一直在外面站着,突然听见里面德盛帝高声怒斥,肯定是生气了,他心里担心顾攸宁,不想让他一个人面对皇帝的怒火,于是往林禄怀里塞了大把的银票,说着:“还劳烦林公公通报一声。”
  林禄在德盛帝身边伺候三十多年,对皇帝脾性摸的一清二楚,知道如今皇帝对玟王心有愧疚,以后储位之事还说不准呢。又见门外的太监拦了又拦,实在拦不住了,害怕一会儿玟王着急再直接闯进去,到时候玟王没什么的,他们可就惨了,于是收了银票,说道:“王爷莫急,容奴才进去看看。”
  德盛帝听了,倒是笑了笑,看向顾攸宁说道:“楚豫当真视你若瑰宝。”
顾攸宁挑唇,有些不好意思地赔笑:“皇上言重了,是王爷抬爱。”
 
  
第一百零一章 一笑足矣
    楚豫原以为德盛帝大怒继而苛责了攸宁,没想到一进去却看到气氛并没有很糟糕。
  德盛帝让顾攸宁先退下,只留楚豫一个人在广仁殿。
  顾攸宁起身行礼告退,临走时看了看楚豫,抿嘴笑了,似有若无的摇摇头,示意他无事。
  楚豫也看他,虽然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二人眉目传情,倒是让德盛帝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
  “玟王妃这么大张旗鼓地开票号,别说朝堂上的言官议论,就是宗室亲眷私底下也会议论,你为何不加以阻止,难道玟王府当真缺钱?”
  德盛帝直直地盯着楚豫看,楚豫站在堂下,敛眸说道:“回父皇,儿臣贵为亲王,无论年节赏赐还是朝廷俸禄,足够一掷千金,所以玟王府并不缺钱。”
  “既然不缺钱,为何还要开票号?”德盛帝直言无讳。
  “因为攸宁喜欢。”楚豫仍然低着头,说道:“攸宁虽然是儿臣的王妃,但他终究是男子,常年拘于内宅实在困苦,他既然想开票号,儿臣自然顺着他。”
  德盛帝眯了眯眼:“你倒痴情?”
  楚豫勾起唇角,想起攸宁倒是实实在在的展颜笑了,说道:“是,无论票号是否挣钱,儿臣愿意散尽千金,只求他一笑足矣,所以……”
  楚豫抬头,与皇帝直视:“所以还望父皇成全,儿臣一生只愿攸宁能常伴左右。”
  德盛帝看了楚豫许久,渐渐的脸色缓和下来,虽未曾多说什么,但是心底的芥蒂少了许多。
  楚豫和顾攸宁携手往宫外走去,正是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从巍峨的宫墙外洒在两人身上,莫名的温柔。
  “咱们两个一个装傻,一个装昏聩,也容不得皇上不信了。”
  顾攸宁上了马车便笑着说道,楚豫转头看他,笑了笑却没有说话,但是他心里知道,他和德盛帝说的话,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
  自从楚豫和顾攸宁入宫之后,楚承观望了几日,发现德盛帝并没对楚豫过多苛责,便知道德盛帝对于玟王府开票号的事情已经默许了。
  不禁冷哼道:“这个顾攸宁可真厉害,一边开着票号大肆敛财,一边又故意骄纵无知,连带着让父皇以为楚豫无意于大位,只关心风月。”
  “他不就会装吗,从小我看着楚豫就会装,事事都要比咱们强才罢休,殊不知父皇根本没拿他当回事,如今又开始装起来。”七皇子将茶杯重重地磕在桌子上,说:“满长安谁不知道,最大票号是伯安侯家的,伯安侯是三哥的老丈人,从把顾俊宣安排到御林军里开始,就事事冲着三哥你来,如今连票号也要挤兑走吗?”
  “好了!!!”楚承皱眉,抬眼看他,说道:“你就是这样,说话没个忌讳的,世昌票号是伯安侯家的,关我何事?”
  七皇子心中不服,撇嘴道:“是,三哥教训的是。”
  他心性嚣张,言语无状,从小就是楚承经常替他解围,有时训斥他几句,七皇子未必听得进去,但是两人倒是难得没有嫌隙。
  楚承看了他一眼,无奈地说道:“他现在是不是装的已经没有用了,父皇如今对他已经不像从前那般猜忌了,如今太子不在朝中,你我要安分一点,免得出了什么差错。”
  他话音刚落,一位府中的幕僚,便叹气说道:“从前以为玟王娶了男王妃会对皇上心有怨恨,如今倒没想到男王妃一过门,他倒是日日昌盛起来,手掌天下兵马,大舅子是御林军右统领,户部尚书是他玟王妃的娘家姐夫,这样下去,相信没多久就要赶超太子了,若他真的得了势,那么以后……”
  楚承的三皇子府本没有幕僚,这些人原都是太子安排在这里的,估计是忌惮着楚承,楚承倒也遂了他的心,每每议事必要叫上这些幕僚,好让太子安心。
  “那你说该如何办?”楚承问道。
  那人躬身行礼,然后说道:“听说左相府的二公子顾仁安,最近在打理顾家的庶务,在京中也有几个铺子,若是能把他拉拢过来,日后做事倒是方便许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