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绣杀+番外 作者:九小二

字体:[ ]

 
书名:穿越之绣杀
作者:九小二
 
【文案】
 
  第一幻绣师云青失足坠楼,瞬间的恍惚之后竟穿越到了异世,历经磨难才找到亲人,却发现前身竟是爹不疼娘不爱,整日都被亲妹害,这不能忍!不过是想去个敖山天门,却猛然发现身边左城主右表哥,谁见了他都戳两刀,这不能忍!卧槽,前方有怪,城主救命!回去给你补两件衣服当报酬!要不我脱了衣服给你当报酬!我再也不想弄死你了,快救命!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微生云青,迟明未 ┃ 配角:秦书 ┃ 其它:1v1,架空,HE,升级流
 
 
 
==================
 
  ☆、第1章 穿越树上挂
 
      上方是天清气朗,下方是碧波浩渺,右侧是葱郁古木,左侧是清风徐徐,如此良辰美景,仰面朝天的云青却是半分兴致都提不起,反而有几分心惊胆战。
  身为大陆第一幻绣师,他不过是想在被人陷害围杀之际以死明志,炫酷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正直不屈,反正新绣的朱雀图有移魂重生之效,他怕什么?一想到可以换具身体暗搓搓地施展各种报复手段,云青就觉得身心舒爽。
  可这该死的朱雀究竟是想让他重生还是让他再死一次?将他移魂到悬崖峭壁上的一棵歪脖子树上是想要怎样?这上够不着顶下就是海的位置是要考验他的逃生技巧吗?这新身体明明就是天生的幻绣师,可身体里的幻力却只有那么一丢丢,少得这么可怜真的对得起这具身体的天赋资质吗?
  躺在不粗不细的一根树枝上,云青恨得牙根痒痒,却只能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生怕与枝干完美贴合的脊柱一旦移动错开就会让他的身子失去平衡跌入下方的海水之中。
  不会游泳也是一种悲伤。
  一阵风吹过,树叶婆娑的声音就在耳边,身下的树枝微微一颤,惊得云青的心肝也跟着一颤,仅一个瞬间就让云青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待树枝重新稳定下来,云青惊魂未定地咽了口口水。
  不行,他不能再在这树枝上躺着,被风吹进海里事小,挂在树上饿死事大!
  云青仔细打量起这处悬崖,很快就在上方不远处看到疑似山洞的地方,云青立刻将那里定为自己的第一个落脚之处。
  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在石壁上攀爬许久,云青终于是摸到了那山洞的边儿。累得止不住发抖的两手紧紧扣住山洞边缘,两脚向上几步蹬在峭壁上,云青深吸一口气,而后猛地向上一跃,一头栽进了山洞里。摔进山洞里的瞬间,云青两眼一翻,昏厥过去。
  作为一名可以依靠幻绣图飞天遁地施展十八般武艺的幻绣师,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要依靠四肢挑战无保护措施攀岩的一天,真是累得不行不行的。
  由于受惊过度加上体力透支,云青这一睡就睡了大半天,直到饿得胃疼,云青才不情不愿地睁开双眼。
  揉着眼睛从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爬起来,云青发现天色已暗,若不赶紧爬完剩下半段悬崖,他今夜怕是就要在这阴冷的山洞里过夜了。
  尽管身体还有些疲惫,可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云青不得不打起精神向山洞口走去,然后伸手探向洞口的上边。
  “嗞啦”一声轻响,云青才刚探出去的指尖条件反射地迅速收回。
  手指上触电的感觉还没有消散,云青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看着指尖刚刚触碰过的地方,而后定了定神,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只不过这一次换了一个方向向外探去。
  “嗞啦”,又是一声轻响,这一次云青清楚地看见了从指尖处蔓延开的细小电流。
  搞什么鬼?这山洞口还有禁制?!
  云青又试着戳了很多地方,得到的结果却是相同的。
  云青挠挠头,不得不承认自己做出的结论:这个山洞口设有禁制,只许进不许出的那种。
  虽说禁制也是用幻力设置出的,只要被困者自身的幻力高于设置禁制之人的幻力,便可打破禁制,若是在此之前,只要他抬抬手,这禁制分分钟就能破解,可……
  云青又内视查探了一下这身体的幻力,不由垮下肩膀。
  他这是铁定出不去了。
  那该死的朱雀到底给他换了个什么样的身体啊?虽还未看清这身体的样貌,可看这手脚和身高应该已经是成年人了,作为一个成年人,而且还是一个天赋异禀的成年人,这具身体却没能修得相应的幻力,这说明什么?说明这身体的前主人要么就是个傻子要么就是个傻子:前者是天生痴傻无药可救,后者是性格懦弱放弃治疗。
  云青烦躁地挠挠头,转身向后看去。
  这山洞不大,三面皆是怪石兀立,唯一的洞口还是位于悬崖中间,山洞里更是什么都没有,连一根枯骨都没有。
  在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里设置只能进不能出的禁制?难道是有人刻意为仇家设置的陷阱,结果被他不小心撞了进来?可陷阱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除了他这种倒霉鬼,还会有人来吗?
  怎么想都感觉到一种淡淡的违和感,满腹疑虑的云青转身向后走去。
  唯一的出口不能出,他也不能坐以待毙,最起码的搜查还是要做的。
  于是借着微弱的夕阳余光,云青在这空旷的山洞里四处走动,仔细观察着每一寸石壁,希望能寻到什么机关打开一处暗室什么的。
  走到山洞的最后时,云青在一侧石壁上看到一把悬挂着的火把,火把旁边有一处凸起的石台,石台上放着两块小小的石头。
  云青看看那两块石头,再看看那悬挂着的火把,狠狠抽了下嘴角。
  用火石打火这一招还真是够返璞归真的。
  不过他现在既没有幻力,也没有绣好的幻绣图,想要点燃这唯一的光源还真是只能用火石。
  于是云青将那火把与两块火石从上边取下,席地盘膝而坐,将火把夹在两脚之间,便一手握一块火石,苦哈哈地击石取火。
  在撞了第三十七下的时候,云青终于点燃了火把。
  咒骂着将火把挂回墙上,云青一边揉着手腕,一边仔细打量起这个山洞。
  “嘣”的一声闷响,虽然微弱,可在这个针落可闻的山洞里却格外响亮。
  云青一惊,然而视线范围内没有任何的异常,于是云青猛地转身,警惕地打量着他的身后,可他的身后依旧什么都没有。
  云青蹙眉,视线从凹凸不平的石壁上一寸寸逡巡而过,最终停留在火光跃动的位置,那团火焰之后的地方,似与先前不太一样。
 
  ☆、第2章 拜虚影为师
 
      云青狐疑地走上前,再一次将那火把取了下来,举高,照亮出现异样的那一小块地方,仔细一看,竟发现那里原本平整的石面崩裂鼓起,将火光凑近照亮那缝隙,云青便看到缝隙之后露出一抹红色。
  这块地方是受热崩裂了的?就因为火把上那团小火焰所散发出的热量就崩裂了?若他还有幻力,则可以用幻力照明,根本就不会去理会那个火把,那样岂不是就无法发现这机关了?这机关设置的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云青将火把插回去,而后从衣摆撕下一块布条包在右手上,再用左手取下火把握住举起,而后用包着布条的右手扣住那崩裂开的缝隙,使劲一掰,便掰下一块石片,露出一个黑色的圆钮。
  云青将右手上的石片丢开,伸手抓住那手掌大小的圆钮,用力转动。
  出乎意料,云青没花多大力气就转动了那圆钮,随着圆钮的转动,“咔哒咔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云青紧张得咽了口口水,继续转动圆钮。
  当圆钮已经转到头的时候,那“咔哒咔哒”的声音也随之停止,可这山洞中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云青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见还是没有变化,便气愤地将那火把又放回原位。
  谁这么无聊啊?设置这样的假机关寻人开心啊?真是有够恶劣的!
  云青愤愤地转身,然而腹诽还没结束,就听得下方传来“嗙”的一声响,紧接着双脚悬空,身体骤然下坠。
  “卧槽!”
  怔愣一瞬云青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忍不住低骂一句,便赶紧蜷起身体,并用双手护住头部。
  热力感应加重力感应,这机关到底是怎么设置出来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下落的过程也只维持了瞬息,云青的身体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后背撞上棱角的感觉让云青暗道大事不妙,果然下一秒身子一歪,毫无防备的云青便咕噜咕噜地顺着一段楼梯滚了下去,然后“噗通”一声摔了个五体投地。
  “呸呸呸!”双手撑着地面爬起来,云青吐掉满嘴的泥沙,艰难地坐起。
  这特么的是什么鬼地方啊?满满的全是恶意!
  左拍拍,右掸掸,云青好不容易将衣衫上的尘土都拍打干净,这才抬起头打量他身处之处。抬头这一看,云青心里便是一惊。
  这一处山洞比楼梯上方的那个大了约两倍,正面的墙壁被一个同等大小的书架挡住,书架上满满当当得塞满了书,云青大致扫了一眼,便在其中发现了历史、地理、心法、针法、图谱等多种书籍。书架前一方书桌,一张木凳。这里似是一个书房,并且是一名幻绣师的书房。
  在这书房的左右石壁上又各有两个洞口,似是连通着其他山洞,洞口之间挂着些画作,可见建造此处的人还是个风雅之人。
  惊讶不已的云青起身,脚下一转去了左边查看。
  左边的两处山洞之中,一处是卧房,里面只有一张石床,另一处云青不知道该称作菜园还是厨房,因为那里既有灶炉厨具,又有大片的菜园,还有一处清湖,而那菜园中的瓜果蔬菜竟还都是活着的。
  云青走近抬头一看,果然见到菜园上方的石壁上贴着一副巨大的幻绣图,幻绣图里包涵了植物生长所需的所有元素,其下的植物便都是靠着这副幻绣图的力量存活至今。
  感受着那副幻绣图中所含的高深莫测的幻力,云青暗自心惊的同时又心生不解。
  这样强大的人,为何困居于此?洞口的那个禁制分明就阻拦不了此人,他又为何避而不出?不过又是读书又是种菜的,这山洞里的日子他倒也过得悠然。
  撇撇嘴,云青退出了菜园,又走到书房右侧,然而这右侧却只有一个洞口可以进入,另外一个洞口处设有禁止进入的禁制。
  云青不以为意地走进那个他能够进入的山洞。
  这里是一处墓室,石室的最中央停放着一口棺椁,然而棺盖却侧翻在一旁,云青上前两步,便瞧见这棺椁之中是空空荡荡的,别说尸体,连个陪葬品都没有。
  云青再抬头,便看见一块牌位和一张锦缎幻绣图。
  牌位是被人劈成两半的牌位,云青好奇地将两块牌位碎片拼合在一起,便看见了“微生天南之位”的字样。
  微生天南?不认识。
  云青放下牌位,又抬头去看石壁上挂着的幻绣图。图上所绣是一名男子,针法细密,栩栩如生,可那其中蕴含的强大幻力让云青直觉不妙。
  果然,那纯白的锦缎突然无风自动,耀眼的光芒一闪,一个人形便飘飘散散如云似雾般在云青面前聚合。
  “总算有人来了。”
  温柔却有几分缥缈空灵的声音让云青惊骇不已。
  究竟是要强大到何种程度,才能用幻绣图保留一个人的神识?云青从未听说他的世界里竟还有这般厉害的幻绣师。
  云青立刻收起了之前闲散的游客模样,正色看着那半透明的人影,这是出于对强者的敬意。
  只是个虚影的男人将云青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是微生家的后代?”
  云青一愣,不知该如何作答。
  微生家是哪家?微生家的后代又是什么?是微生物吗?他可从来没有听过微生这一姓氏的家族啊。那蠢鸟究竟是把他送到哪里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