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夫人想跟我离婚[重生] 作者:一叶菩提

字体:[ ]

 
 
文案:
沈鸣比殷凛大10岁,他教殷凛打架、抽烟,只想让殷凛主动爬上床,没想到教会了徒弟,惨了师父,对方还挖空心思想将他圈地自养,他想逃,却逃不了,肚子反而一天天大了起来。
殷凛:既然招惹了他,就要有足够的觉悟,他要沈鸣独属于自己,他的身体乃至灵魂,他想逃,那就缚住他双腿,除非他死,否则绝不放手。
 
沈鸣想退货:说好肤白貌美干净单纯的少年呢?
殷凛欺身而上:你的身体可诚实多了。
 
#相爱相杀+强强+生子+年下+你看就知道了#
#受沾花惹草花样作死,攻占有欲强占有欲强#
 
简述:这就是一个受被迫嫁入豪门,每天都想离婚,但攻就是不离的狗血文。
 
1:CP:独占欲强年下攻VS重生强势受
2:生子文,雷勿入!!
3:结局:HE~
 
内容标签:重生 生子 年下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抓捕
 
  “沈鸣,你逃不掉了!”
  直升机悬在半空,旋翼转动发出巨大轰鸣声,脚下是一片遮天蔽日的森林,犹如吞噬光明的猛兽。
  殷凛脸色阴沉的站在窗边,他一身奢侈定制西装,没系领带,白衬衫解开两颗纽扣,袒露的肌肉彰显着极致的强大力量,他五官刚硬冷厉,透着一股冷冽的戾气,眉头紧蹙,唇角抿成一条直线,他眼神犀利冰冷,仿佛被冻在了冰窖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让人极为不寒而栗。
  身后的手下纷纷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机舱内气氛冷到极点,所有人都清楚殷凛心情极度糟糕,他现在很想杀人,愤怒像火焰一般烧灼着心脏。
  过了好一会,机舱内突然响起铃声,手下连按住接听,殷凛同时转过头,目不转睛的冷冷盯着他,手下害怕到发抖,他双手哆嗦着接完电话,然后低头恭敬道:“家主,找到夫人了。”
  殷凛目光微凝,眼底掩藏着深不可测的阴霾气息。
  直升机飞往森林深处,然后舱门开启,殷凛将绳索扣在身上,然后迅速攀着绳索下降,彼时狂风暴雨,他一下滑就被淋了个透,有手下连过来给他撑伞,却被殷凛一把推开了,他力道极大,那人毫无反抗之力被砸在树干上,然后沉沉的砸落在泥泞中。
  殷凛很快就见到了沈鸣。
  他被一张大网牢牢罩住,这种网材质特殊,它几乎无法被扯断,却又极其柔软,大网边缘有伸缩的长绳,一旦有人被罩住,他们便会拉动绳索,然后将入口完全封闭,使对方陷入无法挣脱的牢笼。
  沈鸣半跪在地上,他低着头,淋湿的头发将脸庞遮掩,看起来颇为狼狈不堪。
  殷凛走近他,他眼神带着悲悯,与几分渗人的阴冷,他沉声道:“我说过你逃不了。”
  沈鸣突然笑了起来,他先是讽刺的低笑,然后便不受控制的大声狂笑,他仰着头,拿手将湿漉漉的头发撸上去,他挑了挑眉,放肆笑道:“殷凛,你真可怜。”
  殷凛目光一沉,却沉默不语。
  “你像一个可怜虫,费尽心机的讨我欢心,却偏偏无路可走,我输了,但那又怎样,你同样没有赢。”
  “你就这么恨我?”
  沈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殷凛神情肃穆,他将湿透的西服脱掉,再把衬衫袖口卷上去,他看似冷静,眼底却掩着许多藏不住的悲戚,他挥了挥手,冷冷道:“放开他。”
  狼狈甚于沈鸣的四个青年应声松手,并几乎同时拼命往后退,然而仍然无济于事,沈鸣犹如离弦之箭般窜出,众人反应不及,他已狠狠一脚将青年踹倒,青年抬臂防御,却仍被沈鸣轻易突破,他用膝盖压住青年肩膀,然后将一根尖锐木棍猛地刺向青年喉咙——
  那不过是发生在刹那的事,沈鸣目光狠戾,明显动了杀气,青年满脸惊恐,以为死期将至。
  但木棍却在青年眉心停了下来,殷凛牢牢抓住沈鸣的手,沈鸣自然不甘落败,他气沉丹田,几乎在与殷凛拼命一般,殷凛见他气息紊乱,便狠狠一使劲,沈鸣手腕一麻,再无法握住木棍,木棍毫无杀伤力的砸在脸上,青年诚惶诚恐,不敢有半分迟疑,他连起身迅速逃远了。
  殷凛皱眉道:“是我让他们拦下你的。”
  沈鸣揉着手腕,笑道:“我打不过你。”
  殷凛眉头皱的更深,他似乎被沈鸣的笑激怒了,突然用力扼住对方手臂,然后狠狠咬在沈鸣唇上,与其说吻,不如说是一种痛苦的发泄,沈鸣满脸羞愤,他拼命想要挣脱桎梏,却逃不过殷凛近乎变态的实力。
  殷凛犹如一头野兽,他将沈鸣压制得无法动弹,然后肆无忌惮的侵入,仿佛要将对方啃咬得骨头都不剩下,但沈鸣同样不是软角色,他反扣住殷凛肩膀,不退反进的闯入对方嘴里,伴随着强烈疼痛,殷红的鲜血从嘴角肆意流淌,再被雨水迅速冲淡。
  沈鸣原本是半跪在地上的,殷凛一手抓住他手腕,一手用力扣住他后脑勺,他压制着沈鸣,然后将对方按倒在地上,再粗鲁的爬到沈鸣身上,他疯狂的撕开沈鸣的衣服,然后俯身狂暴的啃咬着沈鸣身体,沈鸣牙关紧咬,胸膛中熊熊燃烧的愤怒几乎将他烧成灰烬。
  “你不是崇尚武力吗?”殷凛一脸阴沉道,“那你永远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掌心。”
  沈鸣侧头,他狠狠吐了一口血水,冷笑道:“殷凛,你忘了当初是谁教你入门,论辈分,你还得尊称我一声师父。”
  殷凛不断在沈鸣身上留下印记,如同宣告主权一般,他声音冷得像在冰水里淬过一般,“但我现在比你强了。”
  “真怀念那个单纯善良,接一下吻都会害羞的少年。”
  “他已经死了。”殷凛道,“被你亲手杀死了。”
  “我很想念他。”
  殷凛埋头啃咬着沈鸣敏感之处,他比沈鸣更了解这具身体,怎样挑起他的兴奋,又怎样让他陷入情欲,沈鸣只觉得体内血液翻滚,炙热的温度传递到肌肤,他身体不受控制的绷紧,大脑在疯狂叫嚣着想要发泄,他抗拒殷凛的抚摸,身体却又极为期待。
  两旁站着许多人,他们噤若寒蝉,低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殷凛沿着沈鸣胸骨沿下吮吸啃咬,沈鸣胸口肩头甚至颈侧都满是淤青,但在嘴唇碰到腹部一道伤痕时,殷凛却突然停了下来,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道伤痕,然后用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再极其温柔的碰了碰沈鸣唇角。
  但就在此时,沈鸣猛地将头狠狠砸向殷凛,趁殷凛发愣间,他右腿屈膝狠狠撞在殷凛腹背,再双腿撑地,借着腰腹的力道掀翻殷凛,他双手脱离殷凛控制,便快如闪电般直指对方喉咙,他速度极快,甚至无法用肉眼捕捉,但殷凛却仍躲开了,沈鸣一掌错位,直接拍在殷凛肩膀上。
  殷凛早有命令,但凡他与沈鸣打斗,绝不许任何人插手,也因此,即使沈鸣招招想致殷凛于死地,也没人胆敢插手半分。
  这一掌饶是殷凛也退了半步,换了普通人,怕是早就没命了,两人对峙许久,却始终无人先发动进攻,沈鸣沉重喘气,他很清楚,就算能勉强应付几招,他也绝打不过殷凛,他巅峰时期尚且赢不过,又何况是现在的状态。
  “你会输。”
  沈鸣裸着上身,他狂放不羁,气势毫不落下风,仿佛视满身淤青为战利品,“我不愿留,你也留不住我,孩子已经给你了,你别欺人太甚!”
  “我不要孩子,只要你。”
  沈鸣猛然大笑起来,眼底却藏着浸骨的寒冷,他的笑如同毒药,从内到外充斥着毒性,“放你妈的狗屁!殷凛你他妈就是个疯子!操,老子怎么会招惹到你这种疯狗!”
  他的辱骂却没让殷凛有半分动容,他只是盯着沈鸣,问道:“你是自己回去,还是被人抬回去?”
  沈鸣眼底阴霾更甚,他冰冷道:“怎样你才肯放过我?”
  “除非我死。”殷凛语气坚决,“你杀了我,我就放你自由。”
  “好,我这就杀了你!”
  他咬牙说完这句话,便猛地冲向殷凛,沈鸣此时已被激怒到极致,他无路可走,更被殷凛逼到无路可退,大概殷凛说得对,他们之间总要死一个人,这场争端与纠缠才能真正结束。
  但他却不想死。
  气沉丹田,运气聚于双臂,沈鸣双拳携着强劲内力砸向殷凛,殷凛并不反击,而是不停的闪避,沈鸣拳拳落空,不禁气恼起来,他双拳从左右砸向殷凛,同时逼得殷凛不能后退,殷凛不得不举拳防御,两人力量猛烈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冲击波使得沈鸣倒退几步,然后身体重重砸在树干上。
  殷凛一阵愕然,他惊慌冲到沈鸣身旁,却见沈鸣捂着胸口,然后猛地呕出一口鲜血,他弯腰靠在树干上,脸色苍白,显得极其虚弱。
  殷凛脸色难看道:“你想死吗?”
  “我不想死。”
  “那就跟我回去。”
  沈鸣摇头,“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殷凛紧蹙眉头,他死死盯着沈鸣,然后在试图强行敲晕对方前,沈鸣突然浑身无力的倒向他,殷凛连抱住沈鸣,这才感觉沈鸣轻了许多,他浑身几乎全是骨头,殷凛不得不紧紧抱住沈鸣肩膀,才使对方不至滑到地上。
  但殷凛却没看到,在他身后,原本虚弱无力的沈鸣突然睁开眼,他目光冰冷而危险,携着不顾一切的疯狂。
  他左脚用力一踱地,插在靴中的短刀便猛然飞出,沈鸣反手握紧匕首,然后毫不迟疑的狠狠刺入殷凛身体!
  这不过发生在刹那,没人能反应过来,殷凛难以置信的看向沈鸣,眼底涌动着蒸腾的雾气。
  沈鸣却近乎魔怔一般,他低声笑道:“我自由了……”
 
  ☆、第2章:心动
 
  五年前
  沈鸣悄无声息的潜入博物馆,然后紧贴着墙壁观察四周,他蒙着脸,脚步轻盈听不到半点声音,这是馆内最重要的藏区,每一件藏品都设有独立储藏室,他准确的往前走了五步,然后纵身跃到馆区窗户一角,这里有一处视觉盲区,他一动不动的贴牢身体,然后屏息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过了不知多久,馆区内的供电系统被切断,沈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目标,他有一分钟的时间,这绝不算宽裕。
  黑暗吞没了光明,周遭漆黑一片,沈鸣取出微型手电,然后将脸近距离贴在密码锁上,他小心翼翼按动密码,在门开的瞬间,他迅速冲入房内,然后抽出一根纤细的铁丝,从外面传来嘈杂的喧哗声,沈鸣精神高度紧张,他额头浸出一层冷汗,手指却依然井然有序。
  从供电系统被切断到沈鸣打开藏品柜不过短短几秒钟,他拉开柜门,然后将一枚玉扳指揣入怀中,并同时用手将口香糖按压在报警器上,这种压力报警器往往不受供电系统控制,他必须确保有充足的时间离开。
  沈鸣刚冲出储藏室,头顶刺眼明亮的灯光便恢复光明,紧接着尖锐紧急的报警系统也响了起来,他听见杂乱的脚步声正往这边冲来,沈鸣目光冷了下来,他应该有时间跑出储藏室,如果计划并没有出现问题。但现在情况显然很不对劲,他不能往外退,即使他对自己的身手有把握,也绝不能冒这个险。
  他来这里是为了拿东西,而不是杀人灭口。
  千钧一发之际,沈鸣加速冲向墙边,然后再次纵身跃到馆区窗户的位置,他没躲在视觉盲区,而是飞快取出一把军刺,然后狠狠一刀插入玻璃中,强大的撞击力震得他手臂发麻,但饶是如此,玻璃也不过裂开了几条缝隙。
  保安夺门而入,所有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然后便疯狂大喊道:
  “他在那!”
  “快抓住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