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废帝 作者:若素青衫(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挑拨离间】
  屋里很是安静,落针可闻。
  油灯灯芯噼啪响了一声,可算是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
  柯源从头茫然到尾,此时见蒙面男子转过头来盯着自己,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他目光在两个蒙面男子身上扫来扫去,干笑道:“不知三位……是有何事啊?”
  调-情都调到他屋里来了,这让他这个主人该说什么好?况且眼下还不敢乱说话,打出生以来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郁闷的事!
  柯源道:“不如我给三位英雄……泡杯茶?”
  虞子文摇头,拉过椅子在玄乐身旁坐了,手还要不放心地继续搂着玄乐肩膀,好像一松手人就会消失一样。
  不过也确实是之前发生过神秘的消失事件,虞子文心里不踏实也是自然。
  张康开口道:“二爷,武昌戏班和三爷的人打起来了,大爷的人在帮忙,你可知道?”
  “啊?”柯源一愣,“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知道啊。”
  他说着下意识就想叫人去探探情况,张康抬手阻了他,道:“就现在,戏班门口打得正起劲呢。”
  正起劲……
  柯源闭嘴了,他是看出来了,这三人是哪边都不帮的,感觉更像是在看戏。
  张康:“我们这会儿过来,正是有事想请教请教二爷。”
  柯源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脸严肃道:“英雄尽管说。”
  “第一个问题。”张康想了想,事情不能说得太明,又得让对方知道其中厉害,“二爷可知道大爷与那戏班头牌是什么关系?”
  “是说紫青?”柯源皱眉,“听姐姐说最早是地蛇捡到紫青,养了一段时间后卖给了戏班,用那笔钱做了第一笔生意,之后顺风顺水至如今……”
  柯源说着心里难免有些不平衡,其实地蛇能这么顺风顺水有大半原因还是在地方官府身上。官府的走狗,这是私底下大家都知道的不是秘密的秘密。
  “这样说来,紫青应当很痛恨大爷才对。”玄乐问:“为何感觉他二人关系不一般?”
  “地蛇怎么说都是紫青的救命恩人,这恩情除非是紫青死了,否则哪里还得清?”柯源摇头,“三位英雄有所不知,别看紫青身在戏班,其实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有恩必报。”
  有恩必报啊……玄乐一时有些走神,想起了那日月光下紫青的面容。
  虞子文眯了眯眼,不满地咳嗽一声。
  张康接话道:“那么第二个问题,三爷与紫青,又是什么关系?”
  “恩?”柯源被这么一问,倒是有些发愣。这些人三番两次特意提起紫青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单彬喜欢紫青,若是闲来无事常找紫青游玩,送紫青的礼物也是最多,反观地蛇倒是没费过这些心思。”
  “第三个问题,二爷觉得,三爷与大爷,哪个更得紫青忠心?”
  忠心?柯源暗地里冷笑,都说□□无情戏子无义,哪里来得忠心?哪怕是紫青这般重情义之人,却也只是报地蛇之恩罢了。地蛇从以前到现在对紫青都算不上多好,更比不得单彬愿意讨佳人欢心,真要说起来,或许地蛇更像是将紫青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吧。
  正常人谁会选地蛇?虽然单彬也不是个好东西。
  紫青不过愿意记得地蛇恩情,已是很难得了。忠心?依他看两边都不可能有。
  柯源摇头,“这话可难说,我也不知啊。”
  张康看了他一眼,玄乐又问:“那第四个问题,如果三爷和大爷为了紫青打起来,既然大爷对紫青本就不太上心,何必做到如此?与兄弟撕破脸面……你觉得是他的性格吗?”
  “是。”柯源毫无迟疑地点头,“地蛇此人心狠手辣,想做什么就会做什么,不会考虑他人想法,依我看,这也在情理之中。”
  话是这么说,柯源此刻脑子里却转悠起来。
  这么说来今晚的事是地蛇与单彬为了紫青?不,地蛇绝不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想来应当是用紫青做借口,想打击单彬而已吧。
  单彬重伤未好,眼下可不正是出手的时候?在虞子文三人来之前,他不是也正琢磨这事吗?
  要不要帮地蛇一把?
  不……地蛇那人就算帮了他也不会记你的恩情,按照他的性格,指不定解决了单彬就该轮到自己了。
  单彬与自己的烂账之后可以慢慢解决,此时应当趁乱对付地蛇!
  柯源很快做下了决定,一边佯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道:“三位英雄究竟想问什么?若是我知道的,英雄尽管问,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玄乐观察他的脸色片刻,对张康摇了一下头。
  张康心领神会,随口道:“不过是请教几个问题,现在问题请教完了,二爷早些歇息。”
  他话说完,打开了房间门,虞子文拉着玄乐往外走,张康殿后,在确定那二人已离开后笑眯眯道:“今日之事我奉劝二爷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
  “自然自然。”柯源点头,“英雄只是借过问了一些问题,又没有伤害我,没什么好说的。”
  “挺懂事。”张康笑了一下,转身利落跃起,一起一落很快消失在柯源视线中。
  柯源脸色缓慢沉了下来,半响狠狠踹了门框一脚。
  “来人!!”他大吼一声,“给我加强屋内守卫!不中用的都给我拖出去打!打死无论!”
  ……
  这一晚风风火火,待虞子文将玄乐送回戏班附近,沉着脸看他,“你确定柯源就会联手单彬对付地蛇了?”
  “确定。”玄乐拍了拍衣摆,站在角落阴影处道:“对于柯源和单彬来说,最大的敌人其实是捉摸不定的地蛇,但凡有机会,他们一定联手。何况地蛇此人太过凶狠,与他合作柯源能得什么好处?若我是柯源,只会想等地蛇对付完单彬,下一个就该对付我了。这时候可不是讲他与单彬私人恩怨的时候,唇亡齿寒的道理懂不懂?”
  “唇亡齿寒?”虞子文笑了,捏着玄乐的下巴,大拇指在那光滑的肌肤上磨蹭一下,“什么时候懂这些个道理了?”
  “自从被你吓晕以后。”玄乐面不改色道:“我就知道有些事除了自己,别人帮不上任何忙。”
  虞子文不满地眯眼,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能开口。
  他放下手,说:“你自己小心,我会一直守着你。”
  玄乐心里一动,虞子文说这话的语气太过温柔,配着今晚皎洁月光,实在浪漫得可以。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毕竟虞子文在他心里的深刻印象依然是霸道自负,毫不顾忌他人感受。
  玄乐冷哼一声,“不用你说。”
  张康躲在墙角后头,特意给他家主子留出单独相处的时间,但又好奇得很,于是各种偷偷摸摸竖着耳朵偷听。闻言他无奈叹气,觉得自家主子多半已经胸闷到要吐血,这么多年,谁敢跟主子发脾气摆脸色啊?简直是闻所未闻。
  张康的心情其实也很复杂,他一方面又不满玄乐对自家主子不恭敬,一方面又因为能看到和以前不同的主子而产生了浓浓的新鲜感和好奇。
  主子还从没有对一个人这么好过,吃瘪的样子也真是有趣啊。
  虞子文叮嘱完玄乐,转身与张康汇合离开,玄乐整了整衣衫,将借口在脑子里重复一次确定没有什么漏洞,这才急急忙忙朝前冲去。
  “班主?!”他慌张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班主一眼看到他过来,赶忙一把拉住,“你可回来了!派去大爷府上的人你可有碰到?”
  “没啊。”玄乐摇头,惊慌失措看着眼前景象,戏班后面的火已经扑得差不多了,他问:“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是谁?”
  “三爷的人。”班主气得不行,“说是要找你,我明明说了你被大爷找去了,等你回来我马上告诉你,结果他们居然就动手了!三爷这到底什么意思!”
  玄乐心说,很可能单彬最初的意思也就是找找人,找不到人就罢了,但是这些打手当然是要给自家主子一点面子的,所以顶多恐吓恐吓,威慑威慑,彰显一下咱们家三爷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而后来打起来的缘故,估计是菊花阁的人在其中挑拨吧。
  “我跟他们去。”玄乐道:“班主你快与他们说说,免得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啊。”
  班主此时心里倒真是感动,无论怎么说这人看起来都是真心关心戏班安危的,反倒比有些养了十几年的奴隶更贴心。
  班主当下就决定要好好培养季小冬,也决定要对他温和一些。
  班主忙对那群人道:“三爷要的人回来了!”
  菊花阁的人一顿,朝这边看了过来。
  玄乐趁机在火把之中看清了那几人的脸,不认识,一个都不认识,不过看样子就不是好相与的人。
  那几位很快互相使了个眼色,收了招退到一边去了。
  三爷的人其实一直在被揍,但那些人显然留了力气,还没到揍趴下的地步。
  几个高大块头捂着眼睛鼻子一脸怒气地过来,“人呢!”
  “这里这里。”玄乐赶紧举手。
  在对面房顶上偷看的虞子文简直要气死了,这些人一看心情就正是差得不行的时候,这是赶着给人家当出气包?
  果不其然,那大汉上来就拎起玄乐衣襟,将玄乐提得几乎离地。
  “该死的,跟我回去见三爷!”
  “是是是。”玄乐赶紧微笑,“小的刚从大爷府上回来,不知道几位英雄在等,不好意思啊。要么我给你们赔个不是?你们想要什么道歉礼物?”
  “礼物?”那大汉阴森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戏班,“礼物我已经有了。”
  玄乐跟着转了一下头,看着那逐渐熄灭的火光,无语。
  “走!”大汉将他往前一摔,玄乐哪里站得住,重心一不稳直接摔到了地上。
  虞子文顿时火起,被张康一把拉住。
  “爷,可不能!”
  虞子文咬牙切齿,“就该你去!”
  “……”张康躺着中枪,“我去不管用啊,我又不会易容。”
  虞子文:“……”
  他真是气昏了头了。
  玄乐慢条斯理爬起来,也没生气,一张脸还是带着笑,乐呵呵的。虞子文心里怒道:别人欺负你都能一脸笑,我好心好意为你你倒是跟我摆脸色耍脾气。
  这世道真是没理了。
  玄乐弹了弹衣摆的灰,说:“这位爷,既然是三爷请我去,这样好像不是待客的道理?”
  那人本就一肚子怒气,此时没地方撒自然撒到了玄乐身上,却也将之前单彬吩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他是不知道三爷找人是要做什么,不过想来戏班子的人有什么可值得尊敬的?况且之前听传闻是说三爷之所以重伤恐怕还与此人有关系。
  这会儿自然就没注意手脚轻重。
  可见玄乐大大方方,也不惧怕,说话斯斯文文的有理有据,倒是让他清醒过来。
  万一真是三爷要的什么重要人物,自己这一下岂不是遭了殃?
  这些人都是惯于看别人脸色的,凡事也知道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能不得罪的尽量不得罪。若是那不会看脸色的,仗着自己是三爷的人在外头耀武扬威,不识好歹,迟早会被三爷亲手解决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