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长泽[重生]+番外 作者:帝休

字体:[ ]

 
书名:帝长泽[重生]
作者:帝休
主受,帝受,1V1,姜溯X姜泽,有生子情节
 
逗比版文案:
姜国之帝姜泽上一世没有一天过得足够清楚明白。他莫名其妙成为了一国之君,莫名其妙与自己的兄长决裂,莫名其妙从一个酱油党差点变成一统五国千古留名的帝王……
重生一世,他决定加点情商好好做人。
 
那么问题来了——
究竟吃什么才能补情商呢?
 
答案是:“兄长”姜溯!
 
然而并不是亲兄弟!
然而并不是亲兄弟!
然而并不是亲兄弟!
 
应该是伪·黑化·真·奶爸·占有欲强攻 X 伪·菟丝花·真·影帝·心机受。。。等等这猎奇的CP怎么被我想出来的。。。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泽 ┃ 配角:姜溯 ┃ 其它:甜文,互宠,伪兄弟,生子,我要开始装逼了!
==================
 
  第1章 万象将新。
  
  姜泽自榻上醒来。
  他起身时,长榻发出“吱呀”一声尖锐吼叫,叫他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这张长榻有些眼熟,姜泽想了很久才从被尘封的记忆里将它翻了出来:这是一张陪伴了他整个少年时期,直至他登基后才破损的老伙伴。
  但这不对。
  姜泽下意识去握腰间长剑,出乎意料地握空了。他怔了怔,随后放松下来打量周遭。
  他是姜国之帝。但在一统天下后,他以随国为中心,将新皇宫建在姜水之北。可是现在,明明应该在随国行宫的他,却出现在了姜国宫中。
  ……又在梦中吗?
  宫外大雨如注,雨珠狠狠敲打大地,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姜泽站在窗前,静静凝视窗外。散落在窗上的雨水不断溅在他的脸上,泛起一丝凉意。
  真是,真实到过分的梦啊。
  姜泽心中泛着一丝怅然,带着怀念的目光淡淡打量了半晌。他正打算出门瞧瞧,便见火光摇曳里,缓缓走来一个人。
  这个人撑着竹伞,身形高大而笔直,磅礴大雨模糊了他的面容,就好似从他曾经珍藏了很多年的画中走出来的。
  ……姜溯。
  姜泽念着这两个字,怔怔凝视走入殿中的人。
  姜泽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了,但今日再见,却又恍如昨日。他还记得这个人俊朗的眉眼,这个人高大的身形,这个人所有的温柔。
  所有关于这个人成长的痕迹记忆,他都完完整整地封存在脑中。有时是他少年模样,抑或如今模样,甚至将来。而他沉醉在夜复一夜这个人出现的梦里,不愿醒来。
  那么,果然还是梦吗?
  姜泽轻笑。他下意识伸手,想要摸一摸已走到眼前之人的脸。但尚未触及,他的手便僵住了。
  ——他看到青年退了两步,退开了他所能触及的范围。
  姜泽怔怔看着姜溯。
  姜溯从容凝视着他。
  他看到眼前青年眼中不容置喙的冷静,忽然一点一点,收紧了手指。
  姜泽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雨夜,他们面对面沉默,对视了许久许久。
  一切都将重现。
  一切尚未重现。
  只是当时的他,没能从姜溯沉默的拒绝里,看懂疏离。
  事实上,在成为姜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姜泽还天真地以为他们仍是曾经那对亲密无间的兄弟。一如他年幼时在遥远的树下静静凝视父皇与姜溯之间脉脉父子温情,等待着姜帝离去而姜溯转身跑回他的身边,给他一个安抚的微笑。这样他就可以装出明明委屈却又强忍着的表情,接着等姜溯宽阔又温暖的拥抱,以及心疼而柔声的安慰。
  哪怕他并不在意姜帝对他的不喜。
  他虽是皇后与皇帝的唯一儿子,却生来不被帝王姜丰所喜爱。三岁识字,五岁可写文章,被朝臣夸得天下地下万中无一又有何用,皇帝给他的永远是冷漠的脸色与毫无感情起伏的命令。他也许曾在懵懂时期渴望过所谓父爱,可惜冗长时光里姜丰的表现实在对不起他听旁人所说的父爱的神圣,以至于姜泽懂事后,对姜丰的感情也不过尔尔。
  反正他的母亲是皇后。哪怕不受帝宠,也因母族之盛,在这寂寂皇宫中过得很好。
  当然,年幼的他还看不懂后宫隐藏在微笑之下的风起云涌,所以他愉快而随心所欲地读书玩耍,四处蹦达,以至于终于有人看他不顺眼,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里将他推入了尚未被完全冰冻的荷花池中。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锁住了四肢,扼住了喉咙,冰冷蚀骨的水从四面八方涌进他小小的身体里,将他拖入暗黑无光的深渊……太冷,太可怕了。
  他会死吗?他不想死!
  所幸,他没有死。
  ——前一日贪玩而睡迟了只能抄近路狂奔赶往学堂的大皇子姜溯,在听到动静后跳进池中救了他。
  比起姜泽的没心没肺,年长三岁的大皇子显然非常沉稳靠谱。他是姜丰与他的真爱原配所生之子,而在姜丰娶了姜泽母亲被扶持成一国之帝后,常年病痛缠身卧床不起。姜丰对他们母子总带着难言的愧疚,以至于本应分给皇后母子的温情,全部加倍给了贵妃与姜溯。
  姜泽对这对母子,自然是极不待见的。
  可姜溯救了他。
  他在那样冰天雪地里不顾一切跳入池中,将他从深渊里拉了出来。他的怀抱是那样宽阔温暖,叫姜泽永世不忘。
  在这之后,姜泽便开始缠着这个看似沉稳实则内心无比柔软的哥哥。他跟着他一起读书习字,哪怕那些东西他早已学会;也跟着他一同习武,哪怕他根本不喜欢压马步;他们曾经偷偷瞒着父亲母亲们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哪怕他们的母亲并不喜欢对方。
  他们是最亲密的兄弟。
  是以纵使姜丰终于露出将姜溯培养成下一任帝王的狐狸尾巴,姜泽也仅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不顾母族反对,继续嘚瑟愉快地跟在姜溯身后充当他的小尾巴。
  姜溯去哪儿,他就去哪儿。反正他已经想好了,将来姜溯要是当了皇帝,他就当个闲散王爷,闲着无事就找姜溯玩。
  不管是赞同或者反对,姜溯都曾是十几年里所有人眼中姜国的未来皇帝。
  就连姜泽与姜溯本人,也都这般认为。
  然而一切都在姜丰死前半个时辰变了。
  那日回光返照的姜丰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召集群臣入寝宫。他死死盯着姜溯,一字一顿嘶哑却清晰地表达了他的意图——今日,朕要将皇帝传于姜泽!
  彼时姜泽愣了愣,下意识道:“你喊错名字了吧。”老头快醒醒,你想着的是我大哥姜溯!
  他没有等到回答。
  姜丰驾崩,他就此荒唐地成了姜国的新帝。而姜溯将自己关进殿中,不见任何人。
  直到姜泽登基前一日,他才走出寝宫,重新面对姜泽。
  姜溯憔悴了很多。比起多日前的意气风发,他整个人都消沉的要命。
  那时候的姜泽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
  他很希望将皇位交给姜溯,然如今一月已过,他被朝政搞的焦头烂额而姜溯干脆消沉一月,其余几国虎视眈眈不容儿戏,不得不登基稳固朝堂。
  于是他对姜溯说:“我会把皇位还给你的!”莫名其妙抢了别人的东西,还给别人也是理所应当。
  他看到姜溯微笑了笑。
  姜泽感觉自己的心更难受了,也像是被攥紧了喉咙一样,难以呼吸。
  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又不明白到底哪里做错了。他只能看着姜溯,眸中四散弥漫着委屈神色,驾轻就熟地运用无数次骗过姜溯的小伎俩。
  姜溯眼中恍惚了一瞬。他没有动,也没有像以往那般走到姜泽身边,轻轻拥抱安慰他。
  很长的沉默后,他缓缓说,“阿泽,我们已经长大了。”他又顿了顿,缓缓说,“你是姜国的皇帝。现在是,将来……也是。”
  他们都长大了。
  长大,又是何其残酷的两个字?
  姜溯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他又退了一步,伏身跪地,低沉的声音响彻大殿:“臣姜溯,拜见陛下!”
  姜泽看着青年削瘦的脊背。
  三十年前深入骨髓的冰冷仿佛与今日之景重叠在一起。
  但他没有像三十年前那样以强硬态度将姜溯拉起,仰着头傻兮兮问他会不会后悔。
  既然是梦。
  姜泽恍惚间感觉自己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三十年前没能理解的四个字。
  “你后悔了。”
  翌日风和日丽,正是新帝登基的好日子。
  一夜未睡的年轻帝王精神异常饱满,他站在高台之上,俯瞰群臣动作整齐到不可思议的朝拜。继而将目光扯远悠悠俯瞰天下,而后又收回来,放到了不远处同样垂首跪拜的姜溯身上。
  没有比看到这个人更能让他觉得真实了。
  ——他真的回来了!
  他在即将统一天下建立一个新的王朝时,莫名其妙回到了他一切的起点。
  他又见到了某些让他无比厌烦的人。
  那些在姜泽脑中早已面容模糊到只剩下满脸褶子符号的,在很多年前就被弄死了的老头子们。他们左眼写着“反”右眼写着“派”,然后自以为隐秘地用这两个字贪婪jiān视他所在的位置。
  而他姜泽,为了防止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像一盘散沙般被风一吹便散了,依旧需要沿着上一辈子的脚步再把老路走上一遍,摁死他们。
  一切都将重现。
  我真是一个伟大的帝王,姜泽想。既然如此,那么犒劳自己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同样也再次拥有了这个人。
  一切尚未重现。
  年轻的帝王在这个时候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姜国历九十三年,帝姜丰驾崩,谥号惠帝。二皇子姜泽继位,改年号元。
  万象将新。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重生帝受,伪兄弟,前世双向暗恋,今生受忍不住先下手再说。
  甜文,互宠,=W=。
  
  第2章 另类壁咚。
  
  登基第一日,姜泽受了群臣的亲切热烈问候。
  一则关于各位皇子们出宫建府,二则关于姜泽的婚事。
  新帝登基,皇子们也就不适合继续呆在宫中了,理应乔迁出去。而姜国习俗,先皇驾崩时若皇室中人到年龄而未嫁娶,则可在三月之内操办,若错过三月,便需为先帝守孝三年。
  在探讨第一件事时,大部分官员脸上其实是带着一种微妙的探究的。
  先帝为何在临终之前召集百官入殿,将皇位传给一向不受宠爱的姜泽?是姜泽所逼,还是说他知道了什么秘密?……但无论如何,此事定涉及皇室秘辛,谁也不敢当众挑明姜泽与姜溯之间龃龉,只能装聋作哑而已。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众人巧妙略过了关于姜溯的细节,飞快决定了各皇子的府邸位置,只等建成后便命其搬去。
  而后,百官们就第二个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姜泽听着他们讨论片刻,看着这一张张贴着“为陛下分忧”标签的脸,悲痛表示:先帝创业为半而中途驾崩,今天下五分,姜国疲弊,实乃危急存亡之秋也……朕自小为先皇躬亲抚养,父慈子孝十八载,如今先皇不过堪堪下葬,朕何以宽心娶妻生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