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商界男神[重生]+番外 作者:山海十八(上)

字体:[ ]

 
 
文案:
万一踩中狗屎运回到十六岁重来一次,你真的甘于小富即安,平平淡淡就满足了吗?
不,这辈子,潜藏的野心被唤醒。
岳藏舟想要站在时代的前沿,即便不能全然指点江山,也要决胜千里,争霸商途。
 
**
某点都市剧情升级流,爽文。
岳男神带你装x带你飞~
感情线慢热,1V1 ,互攻。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商战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岳藏舟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重活一辈子,岳藏舟再也不甘心随波追流,被命运推着走顺着生活流。凭借着上辈子的记忆,他敢想敢闯,北上做起国际倒爷获得第一桶金,又一手把莫斯科的华国功夫热潮推向高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投入金融市场。过人的胆识与眼力,让他注定扶摇直上。此时,他才刚刚拉开了享誉国内外的一代商界传奇的序幕。 
重生的岳藏舟有一颗坚定的心,不畏惧生活的困境,凭借自己的奋斗,在九十年代这个充满机遇的年代,书写出了他的商业传奇。本文行文流畅,主角在商业风云中运筹帷幄,从一个小人物成长为一代大亨。随着他的成长,娓娓道来一段独属九十年代的机遇与风险。不只有商业的紧张刺激,还有那个年代的人文风貌。
 
 
 
  ☆、第一章
 
  “你就不能轻点声,孩子还发着烧在房里睡着呢。”戚波压低了声音劝着眼中带泪的妻子王美娟,“我知道家里困难,但是孩子的教育总是不能耽误的,小舟这次是发挥失常了,只要复读一年就算上不了水木大学,但是重点院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以前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再穷不能穷教育,但是我们能拿出复读费来吗?!”王美娟指着账本哽咽着说,“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才两百多一些,这些年省吃俭用存的那些,这大半年来也都贴到了你姐姐的病里头去,我有说过一个不字吗?可是戚波你也要看明白了,我可以陪着你吃苦,但是家里除了小舟,还有小明与小玥两个孩子,他们就不要上学了。好,如果距离他们读大学还有几年,钱先不用急,那么我们欠的那些外债还没还上,你姐姐一分钱也没有留下来,眼看下个月每顿饭都没有着落,我们平时都吃西北风吗?”
  ‘不要吵了!’岳藏舟想要斥责一句,却发现眼皮有些沉,他勉强睁开眼来,却看到了一把大蒲扇放在床边,他有些意识不清,觉得鼻子都塞住了,一时间不太明白自己在哪里。当他支起了身体下床的时候,踢到了边上的凳子,上面的水盆倒在了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一块毛巾也掉在了地上,这让门口的争执声停了下来。
  下一刻房门被打开了,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出现在岳藏舟的面前。
  “小舟醒了啊。”戚波看到了地上翻倒的水盆,没有问岳藏舟是怎么回事。戚波只是弯腰把毛巾放到脸盆中递给了王美娟,再对她说了一句帮我拿个拖把,就先走到了床边伸出手摸了摸岳藏舟的额头,感觉到他没有热度了才放下心,“还好你终于退烧了,再不退就要带你到医院去打针了。现在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你舅妈给你做了皮蛋粥,先吃一点好不好?”
  王美娟这时候也拿着拖把进来把地上的水拖干净了,她也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好像刚才门外的争执不存在一样,对着岳藏舟说,“小舟你喜欢吃皮蛋,我多给你加了半个,现在就给你端来,多吃点才不会生病。”
  “舅舅…舅妈…”岳藏舟好像一个大梦初醒的人,一时分不清楚究竟今夕何夕,他迟疑地叫了一声。
  岳藏舟的表情落在了戚波眼中成为了一种痛苦的茫然,让戚波更加地心痛了,这个外甥在母亲过世与高考失利的双重打击下发起了高烧,还好现在烧退了,只要身体健康,其他的事情总能慢慢来。这也坚定了他要支持外甥明年再考的想法,家里的困难总能想法办,姐姐的遗愿总要完成。
  “小舟不要多想,你只管养好身体,虽然你妈不在了,但是舅舅会把你当儿子看的。”戚波端过了王美娟手中的粥碗递给了岳藏舟,“先吃饭,其他的事情等你好了再打算。”
  岳藏舟低头看着塞到右手的铝制勺子,左手端过了那个八九十年代特色的蓝边大碗,里头盛着的皮蛋粥还有几块显而易见的皮蛋,可惜自己不吃这样的东西已经很多年了。他有些机械地舀起一勺送到嘴里,边上的王美娟还说了一句‘吹吹,当心烫。’
  那种几乎要遗忘的味道在嘴中扩散开来,味蕾被刺激了,肚子的馋虫被勾了起来,不一会儿这碗粥就都进了胃中。
  王美娟看着岳藏舟的样子,知道他是病中没有好好吃东西,现在烧退了也应该稍微多吃些东西了,“还要来一碗吗?”
  岳藏舟摇摇头,明明刚才自己的味觉喜欢那种粥的味道,但是当思维清醒了过来,反而不能明白自己居然吃下去皮蛋粥这种东西。总有一种东西你曾经十分喜欢吃,但是后来就再也不想吃一口了。“舅妈,不用了。我饱了,谢谢。”
  皮蛋粥代表他失去太多的青春,所以他早就戒掉了。
  那头这句谢谢,却让戚波把要劝慰的话咽了下去,外甥一向都是要强的性子,对着亲戚也带着一分客气,这个时候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我和你舅妈去她外公家接小明与小玥,你再好好休息一下。下午等我们回来给你带西瓜吃。”
  岳藏舟点点头,看着两人关上了这间房的门,又等着听到外头的悉悉索索声过后铁门也被关上的声音,他才起身走到了厕所。拉开门后,里头的环境让他皱了皱眉。
  只见厕所的墙体被水与湿气弄得有些剥落了,右侧能冲澡的位置上堆着七八个脸盆,靠边是个下水口,它的上面放在一个小塑料凳子,在小凳子上方大约是腰部的位置高,靠窗户的墙上伸出一个水龙头,边上有两个热水壶。平日也就在这里,用冷水与热水在脸盆中兑好,大家能洗个战斗澡。
  正对门是厕所,而它的左边墙上打着钉子,拉起了两三根贴着墙壁的绳子,上面挂着花花绿绿的毛巾。
  只有三个平方也不到厕所,在装满了这些东西后显得很拥挤,而挂着毛巾的绳子边上还有一个洋钉,上面悬挂着一个半本书大小的小镜子。岳藏舟看了过去,里面照出了那张过分年轻的脸。
  这是1990年的自己。
  岳藏舟弯下腰打开水龙头,鞠了一捧水洗了一下脸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就想要找块毛巾擦一下或者有纸巾也好,但是这里只有草纸,就是那种皱皱的擦PP的厕纸,而他竟也想不起哪一块毛巾是自己的了。
  按照后来的自己的选择,从来只喜欢用素雅的东西,但是墙上挂着的毛巾都不像,那几块有卡通图案的又是怎么一回事情?是了,刚才在脸盆中的那块才是自己的,白绿色大方块格子交错的图案。
  对着这块毛巾,岳藏舟想到那个打翻的脸盆,这次发热来势凶猛,上辈子的自己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也没有注意到舅舅一直在床边为自己擦身降温。
  岳藏舟坐到了沙发上,上面还有双胞胎的小书包,前几天自己开始感冒,两人就住到了他们的外公家。
  小舅与舅妈白天虽然要上班,但也一直分心照顾着自己,直到今天终于退烧了。
  岳藏舟就让脸上的水滴着,打量起了这个阔别多年的房间。
  这是间公房三楼的两居室,根本没有厅,外头是极小的厨房与厕所,稍大的房间十三四个平方左右带着阳台,房间里放了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方桌,两个柜子,还有一个小阁楼,也是能睡人的。
  另一间小房里也有一张床,还有两个大橱装着全家人的衣服,上面放着几个箱子能把过冬的被子放在里头。外加一台放在窗边的缝纫机,边上挨着一个小书桌,靠着书桌的墙角放在一摞堆得很高的书,最上头的是物理课本。
  总共加在一起才三十多个平方出头的房间,却要住着七个人。可是这三年连着走了两个,三年前外公过世了,一个月前母亲也去了。
  外公还在的时候,小舅与外公住小房间,而稍大房间里头,自己睡在阁楼,舅妈与母亲睡小床,双胞胎睡沙发。
  后来外公过世了,舅妈去了小房间与小舅一起,大房间里头还是四个人。
  直到半年前,母亲查出了肺癌晚期,一直都在医院里面躺着了,自己从阁楼搬到了下面的小床上休息。
  这些好像比念白还单调的记忆,掩埋着生活拮据的青春,却跨过了二十五年时光又一次直扑面门,让那股失去母亲的疼痛,密密麻麻地又从心中涌了出来。这次他仍旧没有能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就算是重来一次,有些遗憾也只能成为遗憾。
  明明上一刻,他是在港岛的别墅里面,与那个人不欢而散。
  ‘我必须娶妻生子,藏舟,我们年纪不小了,就好合好散,好不好?’
  ‘娶妻生子?!周丰,你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
  ‘我那个时候还年轻,想不到这么多。藏舟,你无父无母,根本不懂现在我的压力有多大,他们都想要抱孙子啊!’
  对了,就是这句无父无母,那是锥心匕首,比好合好散让他痛多了。
  岳藏舟握住了挂在脖子中的把钥匙,手捏的越来越紧,钥匙的齿槽硌得手疼痛起来。松开手,上面留下的红印证明了他不是在白日发梦,而是真的回到了从前,九零年的八月,那是十六岁的夏天,也是失去了母亲的夏天,更是高考失败的夏天,那个让他开始讨厌夏天的夏天。
  岳藏舟是知青的孩子。
  知青这个词包含着许多的辛酸苦辣,别人的体会他不清楚。但是他看的明白,因为他从小没有父亲。后来拍了一个电视剧,那首歌怎么唱的,‘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好在母亲就是忍着他人的嘲笑也没有放弃过他。 1973年母亲怀着他联系上了千里之外的外公,却告诉外公她怀孕了,孩子的父亲也是知青,可在离开了农场后没有了消息,说好的要来接她与结婚,都落在了尘埃里。
  像他这样的身世好像有些狗血,但是艺术源于生活,知青这个词所代表的时代,也许正是一个大撒狗血的时代,像他这样的人并不是个例。
  外公恨不得飞奔过去打断母亲的脚,那个年代的未婚先孕,全家都会受累被指指点点。外婆去的早,外公从小就疼爱女儿,偏偏国家开始了上山下乡,一面担心这她会吃苦,却想不到她在二十多岁就做出了伤风败俗的事情。就是这样,外公还是把事情好好瞒了下来,对外说母亲结婚了,但是男方在返城的途中出了意外,只能自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而几年后,为了躲过流言,外公想尽办法离开了南边的家乡小城,八十年代初调到了沪海工作,把一家人也带了过来,狠心切断了过去的一切,这里没有人清晰地了解他们的过往。
  外头的风言风语,如果遇上了心念坚定的人,总会退散开去。
  后来岳藏舟长大的十六年,也听到过一些闲言碎语,但始终记得外公说的,人要不受外物干扰坚持本心的话,他也最终做到了。恨是因为还有爱,但是他早就慢慢变成了不再期待父爱的人,再后来对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父,他也不在乎那个从来没有出现在生命中的男人了。而对于已经失去的母亲,只能把她的好记在心里,更对善待自己的舅舅一家帮衬着。
  可是偏偏到头来是自己相恋几年恋人,用那个他最不愿提起的理由作为分手的借口,狠狠刺伤了自己的心。
  周丰这句话没错,自己的确是无父无母的人,但是他懂得感恩,因为小舅一家对他不错,所以才会善待爱情,也想要自己的家,可惜爱情背弃了他。
  “呵呵。”岳藏舟笑了起来,越来越大声。会说出那种话与自己分手的人,根本给不了爱情,起码不是人们口中说的多却比见鬼还少的真爱。从周丰说出那句话的一刻开始,自己也不用痛了。眼下好了,都过去了,已经隔了一辈子,何必在挂念着。
  那些小说写的要报复回去的事情,他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就成全周丰吧,成全他的好聚好散,也当是自己做了善事,才能有狗屎运重生一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