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商界男神[重生]+番外 作者:山海十八(下)

字体:[ ]

 
  ☆、第六十一章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句话很多时候都说得对。
    刚才还差点就要掐起来的李立峰与徐钢羲,竟然坐到了一起喝闷酒。这里面也只是应了一句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都认识岳藏舟,并且在遇到了这个人之后,运气值就直线下滑。此时,他们还完全不知道哪有什么注定倒霉,所有的偶然都有它的必然。
    “比起你,我才是真的倒霉。”徐钢羲也是喝的有些多了,他听到有人骂岳藏舟,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大吐苦水的地方。“那人就是一个灾星,我刚去深市买认购证就遇上了大事情,赔光了钱不说,也搭上了家里人的位置。要不是我还有一个在海南炒房产的表哥,现在根本连喝酒的钱也没有了。”
    李立峰表示他也一样的落魄,手里还有的一些小钱,也是靠着卖了李谱记得来的。因为被爆出了食品生产中的问题,在面临收购的时候,对方公司狮子大开口,完全是往死里面压价。“你好歹还有一个表哥,我是什么也没有了,回家老头就只会指着我鼻子骂,说我做事不仔细。你说说看,这个世上开食品厂的人里面有几个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们抓住我的小辫子不放,还不是因为有人在背后使绊子。”
    徐钢羲十分赞同地点头,“你说的对,无商不奸,本来只要吃不死人就行了。他们就是嫉妒你能够做出这样一番大的事业来!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们只能在这里喝些闷酒而已。”
    “可是我不甘心!”李立峰抄起酒瓶就是一顿狂灌,思维已经很不清晰了,而心里的那把火越烧越旺,“就是死也行要找一个垫背的。”
    **
    在苏采薇婚礼的第二天,马大同就找到了岳藏舟。说起来食品安全立法的提议是岳藏舟点出来的,虽然这里面的具体事情与岳藏舟没有多少关系,但并不妨碍马大同来分享一个好消息。“师傅,李谱记查出了包装卫生问题之后,名声一落千丈,晏青趁着这个机会大大压低了李立峰的出售价,然后成功地把这家厂子低价吃了下来转卖给别人了。”
    岳藏舟还是首次听到这个消息,那家瓦斯托克咨询公司的事情他很少过问,晏青也没有把这桩小事说出来过。“是吗?我听说是新闻里面曝光的,除了李谱记之外,其他受到冲击的厂商多吗?”
    “也有二十来家。有些是听过的牌子。”马大同表示这次事关立法,所以前期检查的很严格,为了这个事情甚至还拔出萝卜带出泥,查到了一些地方上为了加速发展就忽视了产品品质的问题。这里面不只是商业问题,还连带出了一些人中饱私囊的贪腐问题。不过,马大同对这些都没有多言,涉及这些问题就已经复杂了。
    他只是一笔带过转而问起了岳藏舟下一步的打算,“师傅让青子去了莫斯科办咨询公司,我看着新鲜。前段时间与谢馨婷聊了一下,她说了这段时间大家都关心起食品安全的问题,也发现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关注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了,不再是那个想吃没有食物的年代了。师傅知道我们家祖上是做御厨的,在京城中也开着一家馆子,不过针对是老食客,面向的范围不太广。
    我有些想要在国内开些连锁店,师傅看那两个进入国内的洋快餐在这两年很火爆,好像能去吃上一顿就是有钱人了。我吃过一次,真的是不过如此而已。不过家里老辈人都不太愿意涉足快餐界,他们以为食物还是要精细的好。师傅你怎么看啊?难道以后这华国食物的天下都是洋快餐的了?”
    岳藏舟这下有些听明白了,今天马大同是来找他投资的。这些年涉足餐饮行业,确实是很多创业者的选择。不过岳藏舟明白做事情最好踏入自己擅长的行业,对于饮食行业,他真的涉猎不多。
    “我就是个只会吃的,要我说当然也是求精不求快。不过你说的洋快餐受到追捧,这里面的因素有很多。一来他们的宣传做的不错,二来对国内市场的调查充分,也抓住了国人开始与国际接轨希望见识一下国外习惯的心理诉求。要是你想要开连锁餐馆,从食材原料到秘制酱料的加工等步骤都要操心。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你可有准备?”
    马大同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企划书交给了岳藏舟,“师傅看看,我已经做了市场调查,你说的那些问题也都已经考虑进去了。可以说现在就是没有钱能够铺开这个摊子。要是师傅觉得不错能给我一些投资,明天就是你躺着数钱的好日子。”
    岳藏舟看着企划书,他只是笑笑翻了起来,从构建上来看马大同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他从亲民的小吃入手,想要打造一个中式的快餐。而且食材与加工原料都不用担心,他们家本来就有这方面的路子。就连一些厨子都不用担心,他们在南北两地都有人脉。
    同时马大同也看到了连锁店的效应,是个有野心的人。还参照了进入华国的两家快餐店,把他们的经营模式都已经分析了透彻。看上去只要自己愿意投资,这个店就能随时开起来,先是在京城开起来,然后向四周扩散。
    马大同这叠企划书做的十分详细,甚至还包括了市场调查与同行业竞争分析,要说岳藏舟拿着这叠东西都能撇开他直接单干了,因为就连货源地差不多都写出来了。
    起码有一点是肯定的,马大同与马家相信岳藏舟的为人,知道哪怕他不出钱,也不会做出抢人生意点子的事情来。
    岳藏舟简单地翻阅了一下,并没有立即做出口头承诺,“就算你家中分不出精力来支持你的这个计划,也不一定要找我吧。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
    马大同看似憨憨地笑了一下,“师傅你真是目光如炬,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打算。我这家店的小吃都不简单,有些都是已经在民间看不到的东西。要从根子上说绝对不只是奔着低档消费去的。不过现在大家才刚刚开始赚钱,能经得起高档消费的人数少,所以我才只是放出了一小块而已。不光是想要请师傅投资,更重要的是请你给帮忙想个推广的主意。最好是能像高山武馆那样在莫斯科一炮而红,受万千人追捧。”
    岳藏舟顺着马大同的话,倒是在企划书的附录上看到了一些菜式,还有些手绘的配图,看上去确实不错。不过想要从万千的餐饮店中脱颖而出,甚至碾压洋快餐,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听着马大同的意思,他不只是要赚钱,还想要做到龙头大佬的位置。
    这才是马大同找上岳藏舟的真实意图。他听说了不管是李谱记也好,还是已经在国内圈子里面开始风靡起来的朝玉服饰,都曾经得到过岳藏舟的指点,就连晏青在莫斯科混的也不错。那么他也想要岳藏舟指点一下,其他的准备都做好了,除了宣传这一块,真不是他们的强项。
    “我需要考虑一下,如果我投资,对于宣传我也出一份力气。”岳藏舟只是承诺了一半,“不过,做餐饮的必须用食物说话。你好歹也要让我吃一次,我才能做出判断。”
    “这没有问题!”马大同立刻就答应了,还顺势做出了邀请,“师傅也多带一些朋友来吧,我们热闹一下,不如就这个周末怎么样?”
    岳藏舟点头答应了,顺便想要让顾峘也一起去,“那么就这周末。”
    **
    在未名大学边上,顾峘买下了一栋小楼,找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岳藏舟这次来了京城之后就住在了那里。
    周末,两人从马大同家里吃了一顿小吃全席回来之后,顾峘表示这个味道真的不错,要是能开出店来,一定能受到欢迎。“我觉得东西很好吃,不过要不要投资,小舟还是要你自己拿主意。”
    “哦?”岳藏舟想起刚才顾峘竟然一改平时七分饱的原则,在过了他的食量之后,竟然还一直往嘴里送食物,就知道他的这句好吃是很高的评价。
    岳藏舟看到顾峘吃得欢畅,意犹未尽的样子,他想着就是开一家这样的店,让顾峘每天想吃的时候能吃到就不错。
    “其实如果顾哥喜欢,我就是帮着马大同开出这样一家店也没有什么。左右就是这点钱,按照他的计划,赔钱的可能性不大。关键是你想吃了随便什么时候都能去。”
    顾峘听着这话脚下一顿,他用余光扫视了岳藏舟一眼,见他的神色再普通不过,但是为什么自己听出一股‘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味道。“小舟说的我好像一个吃货一样,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天天吃吧。”
    岳藏舟摇头表示不用考虑这么多,“能吃是福。马家的手艺确实不错,就是每天吃,也能变着花样来。我还想着不只是小吃店,要是能让马大同在学校开一家餐馆也好。就走高档路线,可以让顾客预约点菜,不用天天爆棚,但是能有一个舒心的用餐环境与膳食均衡的每日特色。到时候你也不用那么辛苦,每天回家还要烧菜,也不用只能在食堂里面凑活了。”
    岳藏舟说到这里侧身看向了顾峘,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伸出双手虚抱了一下顾峘的腰,然后十分正经地说,“顾哥,你才回来两个月而已,就已经瘦了。”
    顾峘一时不查,就被岳藏舟抱住了腰,但是这个拥抱很短暂,他只是觉得岳藏舟的头发从脸颊擦过,但岳藏舟已经站回了原来的位置,就听到对方加上了一句,“顾哥,你还是要稍微胖一点,抱起来才不硌手。”
    顾峘听到这话,耳根微微发烫,他看着岳藏舟一脸正色的样子,一时之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只是干巴巴地回答,“也没有谁要抱着我啊。”
 
 
 
  ☆、第六十二章
 
岳藏舟朝着顾峘眨了一下眼睛,心里说了一句‘我就很愿意抱着你’,但是他脸上的神情未变,像是没有听到顾峘小声说的话,转而说起了正事,“《功夫那些事儿》一系列的书都已经出了,顾哥有没有打算写下一本的意向?”
    顾峘心领神会了岳藏舟的意思,是要他在国内出一套关于美食的书。只是以他对于吃的研究来说,做不到以内行的角度来阐述这样一个故事。“如果是与美食有关,起码你要让我吃过哪些,才能写出一个味道来吧。”
    “谁说你不能吃到呢?我想马大同一定是愿意我们去试菜的。”岳藏舟已经偏向同意投资马大同的连锁小吃了,但他更加看好在马家在高档餐饮上的潜力。“马大同让我想法子做宣传,但不是每一个吃过的人都能写出一手好文章来。更重要的是,我想顾哥除了写吃之外,更能挖掘一些深刻的东西。比如每一道菜背后的故事,或者还有风俗习惯。
    马家既然是御厨出身,那么对于以前好吃的东西一定还有所涉猎。现在的人都渐渐不知道了,他们吃不到,但是不妨碍你写出来,让他们嘴馋一下。就当是写个杂文随笔,不用太有压力。谢馨婷一直说想要高小山能在国内也出版一本书,正好这次能让她帮忙发行。也不让她为难,我们自费出版就行了。”
    对于挣外快写书的事情,顾峘并不排斥。虽然顾峘说他对于吃没有什么研究,但是那仅限于没有真的吃过。如果一个人喜好书籍又偏爱美食,偏偏出生在一个吃不起也吃不到的年代里,那么旧书中的那些南北珍馐与水路杂承就成为了唯一的念想。
    顾峘看过许多的书,当然是许多的好书。从古文白话到近代文集,其中不乏有一些珍馐记载的精品书籍。同时口耳相传之间,他也听爷爷说过从前的事情,民国时期顾家还是大家族的时候,吃的是什么,又吃出了什么的花样,那些充斥着他童年的岁月。
    “我读过也听过很多,如果能再做到吃过,那真是没有遗憾了。”顾峘想起了小时候,每天吃的东西很单一,他对于食物也没有要求,甚至都没有想过将来能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爷爷在我们白米饭过豆腐时,会说起他小时候吃的东西,我听着那些食物,对咽下去的东西也就失去了感觉。反正都吃不到最好的,索性也不用讲究了。今天在马家尝的那几道菜倒是有了一些传说中的影子。如果能写出来也真的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