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臣授受不亲 作者:庄未晞

字体:[ ]

 
 
文案
 
白桥初为状元三日却被太子刺杀嗝屁后,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穿成了二十年前首富之子!
前世死的巨惨的白桥今生励志要权可倾城,富可敌国,干掉太子,扑倒未来皇上……
 
内容标签:平步青云 励志人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子玉,莫如卿 ┃ 配角:太子,梅妃 
 
 
    
    第1章 重生
 
  是夜,狂风呼啸而过,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以及漫天的大雨几乎要将这原本就很简陋的马车摧毁。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却还是不能阻止它飞快的前行,突然,前面的人狠狠的拉住绳子,两匹马在一阵嘶叫之后停了下来。
  “白状元,前面的桥淹了,过不去了。”侍卫骑着马走过来,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说着。
  白桥难受的坐在马上,一直都没有停歇的闪电下下能够看见那张已经苍白的脸。这长途的奔波已经让他变得疲惫不堪。几乎是长达十日的奔波,这段返回京城的路格外艰辛。
  “不用担心,你骑着一匹回去我们半个时辰前经过的寺庙询问是否有其他通路,我四周转转看看是否有出路。两个时辰后在这里汇合”说完白桥就掀开了斗笠,一瞬间那瓢泼似的大雨就从头顶上毫不留情的泼了下来,真是应了那句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抹了抹眼睛。
  “好,白状元保重,属下很快就回来。”说罢那侍卫就匆匆的骑马离去。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
  白桥听着马蹄声渐渐的远去,他叹了口气,下了马,拍了身边的骏马一巴掌,随后就是一阵嘶叫,这马脱缰而去。
  你可不必跟着我死,从哪来就回哪去吧,他心底默念完,便向已经淹没的桥梁走去。当今天下虽是皇帝坐位,却是由十王爷做主,就算他再怎么辅佐也不过是死路一条,说来他不过是既不投靠十王爷又不投靠太子的中立派罢了,只因师傅秦悠与十王爷来往密切,没想到这太子居然一心想要除掉自己,实在是可笑的很。
  “出来吧。”他提剑,取下了斗笠,在雨中大喊着。他身边的随从一个跟着一个消失他不是没有察觉,只是天公不作美,这场大雨将他所有的期望都歼灭了。到不了京城,注定只有死路一条。太子也绝对不会允许他活着回到京城。可是如今秦悠想灭的根本就不是他区区一个毫无实权的太子,而是王爷府的那位掌握大权的十王爷。太子这般也不过是暴露了自己心怀鬼胎罢了。
  也罢,他只是师傅摆在棋盘上的棋子,哪来的选择权利。白桥还来不及多想,一道寒光射来,他一惊,却不料还是大意了,那剑很快竟然直直的没入他的身体。一道闪电飞过,他看见对方踢起来的脚,那靴子上竟然有金丝绣制的龙,他不由得一阵冷笑。
  “劳烦太子亲自动手,臣实乃荣幸。”他看着面前一脸寒光的男人,嘲笑道。
  “我知道那些人是杀不了你的,本宫要是不动手,到时死的可是本宫。”太子的脸上泛着一股狠烈。白桥心中一寒,原来这太子只是老虎装病猫,等着有朝一日东山再起,如今看来,所有的人都是太子棋盘上的棋子。
  “太子,您大可不必杀我,让我做你手中的棋子也不是不可。”白桥冷哼道。
  “本宫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太子言罢便再次冲了过来。
  “杀了你,再嫁祸给十王爷,你说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太子冷笑着抽出那柄剑,穿腹而过,白桥竟然连痛都不觉得,反倒是没由得升起一丝不甘,自己是秦悠未来要放在宫中的细作,要知道被十王爷毁了,会怎么样?十王爷与秦悠动起手来又会怎么样?毕竟秦悠是……
  可是仅仅那么一瞬间,他的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早就做好了准备,如今死又有何惧,只是太子如此狠毒,他又怎么放心让太子坐稳天下。
  “太子,你的心太狠毒,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白桥捏住那柄剑,不料自己使不出力起来,他看了眼肩上,伤口已经渐渐变黑,这太子也算歹毒,竟然涂毒。血伴随着雨水从肩上留下,顿时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水坑,触目的惊人。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那太子嗜着狠烈的笑容,那刀剑穿心而过,白桥只觉得冷的出奇,却不觉得痛。难道人绝望的时候连痛都感受不到了?
  不,他绝对不会就这么妥协的,就算是化作厉鬼,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命运就这么被别人操纵,他绝对不能放手这江山落入如此狠毒人之手。可是他现在也只能任由自己被黑暗吞没。
  漆黑,带着刺骨的寒冷,无论是睁眼还是闭眼,在自己面前的都是源源不断的黑色,几乎看不到一丝光亮。白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身白衣却不知站在何处。
  “生不自主,死不自主。公子,我们定一条协议吧?”一道悠悠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助你达成心愿,你助我培养出天盛国的一代明君,创国泰民安之盛世,可好?”那清淡的声音再次传进白桥耳朵里。
  “你是谁,我凭什么与你定协议。”四周都是黑的空洞,完全看不到人影,莫不是碰上了鬼怪?白桥心底是迷惑的很,或许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害怕。他是读书人,亦精通武术,不怕什么邪门歪道。
  “吾乃天。”那沉稳的声音再次传来,天?莫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对不上。可是这声音竟然让他缓缓的安定了下来,甚是奇怪的很。
  白桥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难道是真的死了,已经化作了地府里的厉鬼?他抬起头来对着黑暗严肃的说了一句:“若我不答应你,又会如何?”
  “若你不定这条协议,那么你将会含怨而死,永远徘徊于黄泉路上,最后只能化作彼岸花,含怨永生永世。”那声音幽静出奇,竟然不让人不觉得那般害怕了,反倒是一阵阵的威严。白桥居然就真的信了。
  “若我做不到你说的条件呢?”白桥皱眉,国泰民安,可是说的那么容易,如今天盛建国才二十三年,国家已经已经是如同一座空壳,皇帝病重,皇权渐失,阴狠太子秘密谋逆,反太子的十王爷早已是名声毁尽,他不论帮了哪一方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加上师傅又密谋造反,他本就想铲除朝中师傅的势力,却不料在这里就已经是尽头了,果真是把自己看得重了些。
  “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轮回。”那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仿若在说着一个不关自己的事情,似乎还带着一丝洒脱。
  白桥不由得觉得一个寒颤,他脑海中忽然呈现地狱中生不如死的场景,不由得谨慎了几分,他犹豫片刻随即开口。
  “好,我答应你。”白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诡异。不得好死?如今他已经落得个不得好死,还怕再死一次?此仇不报可不是他的作风,他定要让世间再掀起风雨。
  “那吾就助你一臂之力,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来。即刻起,你便是人间最有钱的人。”那声音渐行渐远。
  倒是白桥,狠狠的愣在原地,他要钱作甚啊?不如赐他点法术什么的更好啊。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之后,耳边却传来一阵欢喜的声音,他悠悠的转醒。
  “恭喜夫人,是位公子。”
  白桥睁开了眼却看见一张人脸,顿时吓得不轻。这襁褓中的他要哀嚎了,难道自己已经投胎了?
  “高僧说他命犯天煞,速速送去寺里,让高僧为他洗礼。”妇人严厉的声音传来。抱着他的人脸色一变。
  “夫人,这……”
  “兰家世代单传,千万不要让老爷阻拦,明日就送到寺里去吧。”
  那妇人的口吻越来越严肃。抱着她的人也沉默了下来。白桥心底倒是明白了,这家子的老爷五代单传,都是男丁,偏偏他被算出是个煞星却又不能丢弃,怎么说都不妥。这娘亲看来是想要将他送进寺庙里沾点佛光。也不知道是那个高僧,竟然如此害他!
  “夫人,这孩子生来就能睁眼。”抱着她的妇人低下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睁着眼。
  “来,让我瞧瞧。”床上虚弱的妇人将他抱了去,终究还是个做母亲的,看到自己的孩子也忍不住的慈祥了些。“这孩子眼神不错,就取名子玉吧。”
  “老爷几日回来?”妇人继续问。
  “今日是天盛朝三年朝诞,老爷上京城进贡去了,要回来恐怕也得半月以后。”站在床榻前的人低声说着。
  这时,被裹在衣物里的白桥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原本以为自己投胎到来世了,没想到自己竟然活回去二十年,他到底是有多倒霉啊。
  窗外一片晴空万里无云,微风习习刮过,如轻柔的嘲笑声,白桥一边哭喊,一边心底长叹,重活一次,也要先了结上一世恩怨才好。这一切都是这么的巧合。直道后来他知道真正的内.幕之后宁愿相信那是一个梦。
    
    第2章 县令
 
  “县太爷又带了一个小倌回府!”钱县的百姓谈论最多的话题莫过于此。现在全城百姓几乎人尽皆知二九年华的县太爷好男风,纯断袖!
  他基本每个月都从烟雨楼中带走一个小倌,对此最高兴的莫过于烟雨楼里的妈妈桑,括弧,男的!妈妈桑每次见到兰子玉就跟见到金子似的,两眼冒金光。
  钱县百姓传言,这兰子玉做官不过两三年,府邸中的男宠都快有三十了,多少知情人感叹要不是他出生于天下首富之家,这县官的俸禄又怎么够让他养这么一群男倌!
  好在除了断袖之外,这县太爷虽然年轻,却也为政清廉,乐善好施。两袖清风,不收人奉承。
  一来是官太小,没多少人巴结他,二来是若有人要奉承首富,还真没人能做到,跟首富比有钱?绝对是吃多了撑着或者是太穷了,自暴自弃的。只是这事儿知道的也没几个人。
  “老爷,新收的小倌已经到府了。”走进来的是管家陈伯。这陈伯年过五十,竟然容光焕发,连一根白头发都看见,乍一看还以为是四十来岁!
  兰子玉在塌上动了动,一头长发散落,他悠悠转醒,转过身来,睡眼惺忪。兰子玉看着管家陈伯忍不住回想从自己重生到最有钱的兰家已有十多年了,当年的翩翩少年都这般老了,想想还真令人感叹。
  他虽生的一副好皮相,却也不似女儿家那般的女气,只是那五官还是精致的让人嫉妒,说起话来更是豪爽,三年前父母双双去世后,除了陈伯相依为命,再也没有人知道他这府中的秘密。
  “送去西苑,让如卿教他学习。”兰子玉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为了转到自己的府邸,那些个小倌们没少学习,学到最多的莫过于那花街里的撩人技术,每每来一个新人就得上演一桩生米煮成熟饭的戏码。
  头几个小倌倒好,安安稳稳的,可是烟雨楼去多了,妈妈竟然也闻出点肉味来,进到府中的小倌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有一回摸黑爬到兰子玉的床上给他一脚给踹了下去,他的床都不知道被爬了多少回了。
  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新奇,后来才发现后来的都是在重复前面几人的戏码,不由得就觉得乏味了。他将这事全权交给了莫如卿。后来他就把人直接往西苑送,那些小倌见着莫如卿也是生的绝色,都当做是县太爷,又是下药又是偷袭的。什么奇怪的法子都给想出来了。
  说起这莫如卿,还是有点典故的,当年他忧愁的在花街徘徊,正巧看着那烟雨楼里出来一美人,白肤朱唇,连那身段儿都叫他羡慕的很,不由得就冲了上去,准备调戏一番,直到那妖娆妈妈从屋里走了出来,兰子玉才清楚面前的这美人儿竟然是个男的,他被妈妈逼得无奈只好自个买了回去。
  买回去后才知道这莫如卿腹有诗书,谈吐之间都是一股文化味,兰子玉喜极就任他为自个的头牌男宠。除了这床笫间的事情,兰子玉与莫如卿一直保持着距离,其他的时候,兰子玉可就不要脸极了,三番四次的观摩美男半裸上身搓澡,莫如卿自个都不吃惊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