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离非离 作者:松下石子

字体:[ ]

 
《重生之离非离》松下石子
 
 
文案 
失去所有,一心求死却碰上重生。
一心逃离却再次相遇。
真相一步步揭开,他们剩下的是爱还是恨?
既然老天看不惯自己软弱无能的逃离,重生一次就让我将所有欠我的一一讨回来吧。
那些欠下的,该还了……
 
内容标签:年下 强强 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离、齐铭渊 ┃ 配角:团子、齐轩、青、方迟 ┃ 其它:
 
 
第1章 大礼
“陛下,这是、这是钟将军叫属下带给陛下之物。”说着颤着手将手中的布条承至于那人的面前,便默默的后退几步。
打开布条,一双眼看不出喜怒,唯有那将手中之物捏得快化了的手出卖了他的心情。
牙缝里吐出“备马”两字,转眼就不知踪影。
骏马在林间疾驰,满脑子里都是布条上那几个鲜红的字。‘我在一涧崖。’
 
 白蹄乌,由天山长老亲自挑选送来的宝马,一共两匹,一匹成为了帝王的坐骑,一匹被帝王送给了为大齐立下汗马功劳的钟离小将军。这些年随着钟离南征北战,此刻这其中一匹正栓在皇家马厮里。
 
他在一涧崖等他,那个他们的一涧崖。
 
那年父皇驾崩时,为夺龙椅,各个兄弟反目成仇,他被人追杀逼至一线崖,就在他绝望得快从崖上跳下时,就是他钟离,穿着一身银甲战衣,脚跨白蹄乌,一柄利剑刺穿杀手的喉咙,犹如天神降临般指挥着影卫将杀手一个个处理干净。
 
犹记得当年那二八少年郎,一袭白衣胜雪,文采举世无双,一笔一画引得闺中女子个个低眉赠帕,引得七公主哭求父王执意要他为驸马。
而那人确突然转文为武,执意从军,一双调琴握笔之手化为挥剑饮血之利器,从此钟家再无风流儒雅少年郎,只剩下铁面将军钟离。而这转变的原由,恐怕世间没人说得清。
 
只是此刻,那些曾经离齐铭渊离得太远。
 
  真是好笑,自己怎么又去回想从前呢。阿离就快要找到,马上就能看见了,只要给他时间他什么都可以挽回,何必有去回想以前呢。
 
“驾!”挥手一鞭,勒紧手中缰绳,将心中的不安赶走。
 
  只要给他时间,就可以。又狠狠的加上一鞭,白蹄乌飞奔的更快。
 
 
  
 “阿离……”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齐铭渊望着钟离露出一丝苦笑。
 
  仍专注的抱着怀里的孩子,轻轻地拍着背,深怕吵醒了似的。
 
  齐铭渊伸出手向前慢慢的走去,他不敢动作太大。
 “齐铭渊,我曾说过,你要做什么都可以。你也曾答应过我,会好好护、着、他。”
钟离的眼里看不出情绪,就那么轻飘飘的看着齐铭渊,迷茫的眼好似没有焦点。
 “钟离,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看着钟离逐渐后退,齐铭渊慌忙吼道:“钟离,你停下来,你听我说……”
 
  齐铭渊一直重复着‘你听我说’可有不知从何说起,毕竟故事太长,一时定是交代不清,现在最紧急的是将阿离从悬崖边哄下来。
 
  元儿的死确实是他的疏忽,他推卸不了责任,当听到元儿被害的消息他就慌了神,用尽一切方法封锁消息,却还是被阿离知道。
所以此刻当钟离笑着对他说‘你倒是解释’时他反而说不出什么。
“你跟我回去,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好吗?”齐铭渊哀求的说道。
 
这世间若说谁最明白钟离,怕只有他齐铭渊了,从小到大,相处二十多年,钟离的习性他是最明白不过了的,当看到钟离对他笑时,用胆战心惊来形容都不够。他齐铭渊,为夺下那天下至高的宝座,哪一步不是踏着血水走过来的,当刀剑抵在他都面不改色,而此刻他却在害怕、怕得手都忍不住颤栗。
 
“你现在还能拿什么限制住我?唯一的已经没了。”钟离笑得温和,声音却冷得渗人。齐铭渊犹记得上次阿离笑还是两年前,俊秀的他笑得温和而又典雅,丝毫没有武将的粗狂。而此刻齐铭渊的却因他的这个笑容吓得冷汗直流。
 “齐铭渊,我当初就不该救你,你死在这里多好,哪有这后面的事啊。”不痛不痒的说着,好似一切跟他没有关系。
齐铭渊却听得心惊,钟离一字一句,如同一把钝刀,一刀一刀在心上拉扯,一片血肉模糊。
 
钟离还在笑,依旧笑得温和,可那笑意根本就没到眼里,然而是越笑,眼底越冷。不知为何,齐铭渊竟感觉在他眼里看到了怜悯。
 
最后看了齐铭渊一眼,卫离的身子向后一倒,向崖底坠去。
“不!”
一声嘶吼,就感到自己悬在半空的身体被人抓住,看着上方的人此刻一双眼红得吓人,一张俊逸的脸此刻扭成一团,全不见平日的气度。
手被一把抓住。
“阿离,你跟我回去,我都告诉你”齐铭渊求道。
“你觉得我还会信你?放手!”自己这辈子就是错信了他才落得如此下场。
 “不可能!,你别想撇开我!!!”齐铭渊嘶吼道
手被抓着,使不上力,能明显的感觉到怀中的孩子在往下滑。
齐铭渊分出一手抓住下滑的孩子。
“你看,你还是把他害死了。”钟离说得委屈,全不见平日的骄傲。
“阿离,我们回去说好不好,你听我解释,我全都告诉你。真的,这次我没在骗你”齐铭渊恳求的说道。
“你信我,你就再信我一次,就这一次就好阿离,你就相信我一次吧。”
“齐铭渊,你觉得你此刻有多可笑吗?你就是个笑话,你看似得到了一切,可除了江山你还有什么呢,江山虽好可它给你的,不过百年孤寂罢了”钟离淡然的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影卫终赶来,他们接过齐铭渊手里的孩子时就见钟离从另一只袖口拿出一把匕首。
其实他是不想这么做的,只是没法子,他实在是不想再回到那屈辱的皇宫了。可笑天下再大,竟没有他丝毫的容身之处。
 
  时间在此刻似乎慢了许多倍,齐铭渊就这样看着钟离用匕首切断了自己手里的手,看着鲜血喷涌,看着钟离依旧笑着消失在悬崖下,在看着自己手里剩下的手掌。
 
“不!!!不……”
绝望的嘶吼响彻山谷,犹如发疯的野兽,向天咆哮着自己那撕心裂肺得疼痛。
 
他就维持着那个动作,过了很久才慢慢爬起来。
徒手撕下一块衣巾,将那沾着血迹的手掌包好,小心的放进怀里。
当他拥着在崖下找到的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时,他突然觉得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他听到自己的胸膛里,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碎得无影无踪。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的,大家多多关照哟么么哒(*  ̄3)(ε ̄ *)
 
 
 
 
 
第2章 京城捕快
“儿啊,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老母亲端着一碗鸡汤来至钟离的床前。卫离刚醒来时因在床上躺了几个月,身体消耗得不成样子,刚醒来时,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度日。
 
  钟离,也就是现在的卫离。当日一线崖上,在拿出匕首一刀砍断自己的左手后以为一切都结束时。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仍然在这个世上,只是换了个身体,你没有看错,就是换了个身体,又叫借尸还魂。
看着自己完好的手掌,犹记得当日之痛。匕首虽快,但依旧免不了切肉削骨之痛。
接过母亲送来的汤道:“母亲,我的伤已经不碍事,只是记忆还未恢复,没多大坏事。你不用每日这般操劳。”
见母亲听到自己说起失忆,又开始擦眼睛吓得卫离忙安慰道:“娘,没事,真的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卫母见此刻儿子好转了这么多,不想他见了难受:“我当然知道你没事了,我只是揉揉眼睛,过去的事我也不提,你好好的就行。”
 
   一个月过去,头上的伤也奇迹般的痊愈。倒是现在一天都在往衙门里面跑。
 
  京城很太平,毕竟是天子脚下,最近没有什么大案,牢房里关押的也大都是些小偷小摸之徒,卫离做捕头这些日子,也都是在和一些偷盗之人打交道。比如说现在,他正带着佩刀巡街。
 
  “卫离,又巡街呐。”钟离路过古木园街卖菜的王大娘喊道。
“ 是啊,大娘,今日菜不错嘛,都卖掉一大半了。”王大娘听到有人夸自己的菜,一股子骄傲爬上脸来毫不谦虚的说“那当然,我家的菜,都是在菜园子里挑选的最好的,刚刚你娘还在我这儿买了一把韭菜说回去炒鸡蛋呢。”
“那是,王大娘家种的韭菜是最甜的。昨天还吃到王大娘的菜呢。”卫离孝顺,因母亲有腿疾,几年前就没再要母亲下地耕种。又因王大娘的菜好,自然就成了常客。
“哎呀,小伙子,你去忙你的,大娘不耽误你的时间来陪大娘唠嗑。诶来来来,大娘今早抄了一碗豆子,拿去,没事时和衙门里的同事一起嚼,这豆子可是大娘挑的大颗豆子来炒的,可香了。”大娘边说边将豆子往卫离手里放。
“那我也不客气,就谢谢大娘了。”卫离笑着接过。
 
  卫离拿着豆子继续巡街去。一路上偶尔跟大叔大婶聊上几句。
今日,卫离一到衙门,王鸿便叫住他“诶,卫离,上次害你受伤的小毛贼今天出狱了,他说他想见见你,你去不?”
“对哦,这都半年多了。去,怎么不去。”说走就走。
推开门,“怎么想起要见我?”
 
“你没事就好了,我就是想看你还有没有事。”那小子看到卫离来,围着他转了转。见他没事大大的松了口气。
我当初,我当初只是一时糊涂才用石头砸你,听说把你砸傻了,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过听他们说你现在没事,我就放心些了,就是想看看确认一下。你看因为砸了你,我也挨了板子,蹲了牢房,你就别怪我了吧,我那时也是迫不得已。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小子说着眼眶还开始泛红。
“我说,你先别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你叫舒小来着吧,我不怪你,这半年也够你受的,所以你也不必再自责。自己去找份正经工作,我还是那一句,人这一辈子谁没遇到过困难,别遇到点什么困难就去走极端,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
 
 
“卫离,你带乙丙两队去广门街”
 
 “属下领命”卫离恭敬的回答道。
 
七月十六日,御驾亲征的齐铭渊班师回朝的日子。广门街,军队必经之地。卫离是队长,那日他将站在街旁控制围观的人群,让围观的人群不要惊扰了圣驾。
 
卫离背对着街,虽然看不到街上浩荡的场景,但群众突然地静默和那得胜的号角声告诉卫离,皇撵就在身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