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战歌嘹亮 作者:朱二笨

字体:[ ]

 
文案
前世大学教授李占戈因一块香蕉皮,来到了和现代世界差不多的平行世界,顶替了有着深厚背景的李战歌,遇到了同样不凡身家的前主未婚夫端木谦,过他们甜甜蜜蜜的小日子!
本文不虐,甜文,1V1!
小剧场:
端木谦“媳妇儿回家吧,你都得了那么些的大奖了,为什么就不能和我好好回家过日子呢?”
李战歌听了以后,咬着牙说道:“滚,天天回家被你这样那样我才不干呢?再说了这公司都是你的,和回不回家有什么两样?”
总之这文就是音乐老师遇到狂霸总裁两个人‘相爱相杀’的故事……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战歌端木谦 ┃ 配角:很多 ┃ 其它:1V1
 
 
  ☆、前言
 
  平历两千年八月二十八号,帝都国际机场,上午十点。
  在熙熙攘攘的京师机场里,李战歌拉着行李箱慢慢的向前走,今天他一副当下最流行的潮风打扮,戴着副只有明星们才愿意戴着的大墨镜,引来一些路过他身边的旅人忍不住的看上两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
  看到这些人的表情,李战歌叹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没法数的过来多少次的气了,他咋就这么倒霉呢?本来在地球那个泱泱大国里呆的好好的,刚刚和学校的领导一起送走了一批毕业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准备回到宿舍好好睡一觉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那么不讲究,随便的乱扔香蕉皮,而他就是那个倒霉蛋直接一脚就踩了上去,于是他就好死不死的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
  在这个世界他适应了好多天,才认准了自己目前的这个新身份,京师帝大大学音乐系的一年级新生李战歌,和他上一世的名字李占戈差不多,另外还有个让他狗血了好多天的鼎盛财团的唯一的继承人端木谦的小未婚夫,不过那是原主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定下的婚事,就连这个身体的男主都没有见到过端木谦那个衰人几回,只是在小时候见到过一面而已,而那还是在他父母的葬礼上,而后他被李家老当家也就是这身体的爷爷,接回本家养大,直到他在一个月前莫名其妙的的来到了这里替代了发高烧死去的李战歌为止,最后李战歌适应了很多天才消化完这是个同性与异□□并存的世界。
  李战歌对自己的狗屎运再次的点了根蜡烛,然后拽着行李箱垂头丧气的往出口走去,自己上辈子就是教音乐的,这次可倒好,穿到了这个世界确要再次面临着回炉上大学的命运,哎,因为心情欠佳,所以也就没怎么看路,一路低着头往出口走去,不想一不小心的和对面走过来的一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撞了个满怀,然后好死不死的因为身高和力气的缘故,他被撞了个趔趄,就在他要和地面亲吻的时候,被那人扶住了,他急忙道歉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看路。”然后站好退后一步,捡起自己的行李箱转身离去。
  端木谦看着离开的身影一眼,虽然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也没怎么在意就一脸冷冰冰的的抬脚走了,不过还是又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可是人来人往的已经找不到刚刚那人的身影了,他不禁摇了摇头再次迈开步伐向前走去,飞机还有几分钟就要起飞,他没有时间在耽搁了也就这么错过了他的小未婚夫。。。。。。
  
 
  ☆、报道
 
  再说李战歌出了航站楼,打了辆车直奔帝大,其实爷爷很想让京师的哥哥派人来接他,但是都被他拒绝了,说实在的他和他那两个哥哥相处的时间不长,他也怕太高调,谁让他那俩哥哥人太扎眼,绝对不能让他们来学校,不然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还有这个世界的帝京也不是他以前所在世界的京师了,对于他这个身份的人怎么能不认识那些地标建筑呢,他只有一边看着手机一边重新认识京城,以免将来出现叉子,也就没想起来,刚刚和他错过的的那个人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未婚夫端木谦。
  等到了帝大,因为还不是正式报道的日子,所以人不多,不过也不少,他找了半天才找到他们音乐系报道处,在填写了报名表以后,由一位师兄带着他去了寝室,并且帮着他领了些被褥等等生活用品,然后就走了,剩下他一个人在那里折腾,好在宿舍里面他不是第一个新来的,有两个昨天就到了的同学,一个叫吴振另一个叫左近已经将宿舍收拾的差不多了,和他们打过招呼后,他只要把自己的床位收拾一下就成,别的不用他管,让他省了很多力气。
  还没等他收拾床铺呢,就听到有敲门声,同屋的两个同学听到后喊了一声:“请进。”
  就见门开了,然后走进来两个人,手里都拿着东西,李战歌一看就知道这是和自己一样都是新生,就连领的物品都一样,两人中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一看就是那个年纪小的的父亲,主要是爷俩的长相都差不多,就连那吨位都有的一比,而且年纪大的那位身上的穿着就跟在现代的暴发户没什么两样,都是恨不得把家里的黄金戴在身上一样。
  李战歌看着那位,就主动说了句:“同学,我也是今天刚到的,下铺留给你吧,我睡你上面吧。”
  小胖子一听直接就笑了说:“那真的是谢谢了哥们儿,本来我还以为我是最后来的,得睡在上铺呢,这样上下的可得够我喝一壶的了。”
  “别客气都是同学,以后咱们还得互相照顾呢。”
  “好兄弟,以后哥罩着你,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还有那俩哥们,你们作陪。”
  同寝的吴振和左近一听,“好啊,以后都是兄弟了,我们俩都是作曲系的,你们是?”
  李战歌听了:“巧了,我也是学作曲的,我叫李战歌,以后咱们都是同系的同学了,以后多多照顾了。”
  小胖子也笑了:“我叫金浩是学打击乐的,就是架子鼓,以后多多关照。”
  大胖子一边帮着儿子铺床一边说:“对对,这以后啊都是同学了,好好相处,中午和金浩一起去吃个饭,叔叔请客。”
  剩下的几个一听都很礼貌的说道:“谢谢叔叔了,我们会和金浩好好相处的,您放心吧。”
  金胖子的父亲走后,剩下的几个人就开始了收拾,李战歌非常麻利的将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其实就和他上大学时没怎么两样,寝室里有现成的学习桌和衣柜,比他在现代上大学的时候的寝室大了很多,也方便了不少,等到收拾完了以后,他洗了把脸,就和屋里的几个同学去吃午饭了.
  学校门口的饭店很多,不过几个人临出门前特意的去了宿管那里,问好了才出门的.
  在学校外面找了到那家饭馆,四个人进去后找了个单间,点了几个菜边聊边吃,饭后小胖子说什么也要他付账,还和几个人说不让他付账就是看不起他,剩下的三人没办法就笑了,都说下次他们请客,小胖子金浩也不拿乔,直说:“好。”
  几个人出了饭馆以后,在学校里溜达了一会儿,然后回到宿舍睡觉,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醒过来以后,四人见没事没事就商量着出去逛京城去了。
  吴振家里就是京城的,本来他要开学头一天才来报道的,但是家里大人临时有事要出国,没人照顾他,所以就直接将他送来学校了,这次一听说他们要去逛逛,就乐的当了向导,带着三人把京城逛了逛。
  李战歌通过这次机会了解了京城很多,感觉和自己的在现代的京城差不多,都是国际化大都市,经济发达,寸金寸土,坐在车里听着三个同学在哪里咋咋呼呼的聊着,他只是跟着笑,眼睛不时的看着窗外,观察着来往的建筑物,尽量的记住他们的样子,估计用不了两天家里就会把他接回去住,谁让他有那么两个弟控的哥哥呢,这次提前来就是为了躲开俩哥哥,要不然这两个哥哥非得直接就将他接回去,然后直到开学才让他来上课不可,实在是太缠人啦!
  对就是缠人,也不知道李家这百年世家,怎么就出了这两个怪胎,李家在他爷爷这一代就他爷爷一个,老爷子共有包括他父亲在内三个儿子,巧的是到了他这一代也生了他们哥仨,虽然他父母已经不在了,但是家里人并没有将他给忘了,而且还是百般爱护,虽然自小长在老宅,但是他并不孤独,只要有时间他这俩哥哥就会回来陪他,把他护的很好,就怕他因为没有父母的疼爱,在长歪了。
  至于他这两个便宜哥哥一个叫李慕白是在秘密单位工作,只要没有任务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家的,而且只要在家唯一的爱好就是要和自己一块玩,自己喜欢什么他就跟着玩什么,而且是来者不拒。
  他二哥叫李沐晨就更夸张了,现在在家里的公司给他大伯帮忙,也是他们这一代最有经商天分的,当然也是最缠人的,只要一有时间就跟着自己,他想去哪他就陪着去,如果他有生意要谈的话,也会提前腾出时间陪他,还有就是愿意送他东西,只要自己喜欢的东西他都会送到自己的面前,什么好玩送什么,什么贵送什么。
  自从他在这个世界接替了李战歌的身份以后,算是领教了,不过他还是很感动的,比自己在上一世那个孤儿的身份好多了,他现在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了,这一世有亲人陪着也不孤单了,虽然也没有爸爸妈妈,但是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还有两个伯伯以及两哥哥,真的很好了。
  四人将京城的地标性广场逛了一圈以后,见时间已经晚了,就去了京城最有名的小吃街吃东西去了。
  而此时的端木谦也在云城见到了,李家的老家主李瑞成。
  端木谦这次是奉了家里的老太爷也就是他爷爷之命来李家见他家小未婚夫的,想要完成当初两家的婚事的。
  李老看着端木谦点点头,十年没见孩子们都长大了,就连战歌的未婚夫都上门了。
  没等李老说话呢,李战歌的大伯说话了:“这个事情不急,毕竟你们都好多年没见面了,而且我得问过战歌的意思,总不能随便的就将他给嫁出去,再说了他现在只有十八岁,虽然成年了,可是他现在还是个学生。”意思是想和他们家战歌结婚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总要处处的。
  端木谦点点头:“伯父,我明白,我知道我今天来的有些冒昧,我能见见战歌吗?”对于李战歌他到现在都忘了长什么样了,要不是家里的人逼婚逼得紧,他都快忘了李战歌这个事情了。
  李老点点头:“恩,是该见见了,可是你来的不巧,三儿今个一大早就坐飞机去了京城,先头打过电话来说已经到学校了,不过我说端木家的小子,你这么些年是不是都快忘了我家三儿了吧?”
  端木谦听了后,点点头:“实话实说我真的快忘了,一晃这事情都过去十年了,当初我们订亲的时候都还小,那时候我也只有十五岁,如今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要不是我爷爷昨天提起这事,我真的快忘了。”
  对于端木谦这个人,李家的人都是很了解的,两家世交多年,也是差不多看着他长大的,对于他的人品还是知道的,家里那么有钱却从来不在外面乱来,就连出国读书那几年,也是为了锻炼自己,都是自己打工赚学费的,等到拿了法学和商学两个博士头衔才回国,现在帮着家里打理财团的事情,他们家老太爷没事的时候就和他们这些人夸他这个长孙,别提有多得意了。
  李大伯李东生听到他这么说,就有点不乐意:“既然你都快想不起来了你还来找战歌干什么?想起谁就去找谁吧。”
  端木谦听了以后,嘴角提了个高度,心里想到看来李家的人对他有意见啊,不过这不是问题,笑了笑:“端木家的祖训说的好,任何子孙都不准抛妻弃子,既然战歌已经和我定了亲,那这个婚约就是算数的,除非是战歌不要我了,否则我是不会抛弃战歌的。”
  李二伯李南生听了后点点头:“算你小子有点儿良心,也不枉战歌等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你拒绝了多少花花草草,你小子以后要对他好点儿,要不然我可不饶你。”
  端木谦对这个李二伯了解的不多,据说这人可是在总统府做事的,在总统那里可是说的上话的,绝对是个人物,而且最让人忌惮的是他的妻子也是在总统身边做事的,也是个神秘的人物,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端木家虽然凭着几百年的世家也不怕,但是毕竟麻烦,想到这里他有点儿头疼,他这些老丈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来之前他的那些情报看来收集的还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