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加菲猫复仇记 作者:金刚圈(下)

字体:[ ]

 
    第51章
 
    李臻若愣住了。
    他看到李臻然走到那个女人身边,跟她说了两句话,然后领着她朝李江临的方向走过来。
    那女人穿着银白色的紧身连衣裙,长发齐腰披散下来,容貌十分漂亮。走在李臻然身边当真是郎才女貌好生般配的一对,一下子就把这三桌子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李臻若耳朵灵敏,已经听到温纯的母亲低声问温纯:“这是李二的女朋友?”
    温纯说了些什么他没注意听,就只是愣愣看着李臻然带着那女人走到李江临面前,嘴里说了些什么,似乎是在给李江临介绍。
    李江临站了起来,满脸微笑,大概是对这个儿媳妇非常满意。
    李臻若脑袋里面乱哄哄的,突然觉得周围的人都很吵,吵得他听不清楚李臻然说了些什么,他恍惚中好像注意到李臻然朝他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冰冷的不带什么表情的眼神,顿时觉得心里一痛,转过身跑了。
    他朝着院子边缘跑去,那里有二黄的窝。今天因为家里有客人,所以二黄被人用绳子拴了起来,哪怕它本来会很乖。
    李臻若只是心里难过,这时候全家人都在院子里面给李江临祝寿,他唯一能够找到的一点安慰就是二黄了。
    二黄远远见到他跑了过来,本来趴在窝里的便站了起来,奇怪看着他。
    李臻若一头冲过去,撞进二黄怀里。
    二黄体贴地趴了下来,用身体把他给围在怀里,舔他的头顶。
    可惜李臻若这时不会说话,如果他能说的话,一定会抱着二黄哭诉:我失恋了!李臻然个没良心的,睡了我不认账,现在还找了个女朋友!
    他伤心趴了好一会儿,抬起头看到二黄清澈的眼神,突然想:哭有个屁用啊!李臻然竟然靠不住了,那就该靠自己才是。他要报仇,本来就不止依靠李臻然这一条路可以走,然而他却因为太过于依赖李臻然而使自己犹豫纠结止步不前,甚至慢慢有些模糊了本来的意图。
    他并不应该这样!
    李臻若沉默地想着。
    二黄因为他的沉默而稍显不安,反复舔着他头顶,毛都给他舔湿了。
    李臻若神情温柔看一眼二黄,觉得这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与他同病相怜,既然都没人管它,不如自己带着它一起溜出去好了。
    他抬起一只爪子抓了一下下巴,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离开李家比较容易。
    其实他一只猫,找个监控注意不到的角落溜出去,神不知鬼不觉是最方便的,可是要把二黄给带出去就稍微难了一点,肯定只能从大门出去,不过门卫肯定会拦他们。
    李臻若抠着下巴想,也许还有个办法,他装作今天来李家的客人,牵着二黄的绳子说带他出去散步。今天李家来了不少客人,都是直接开车进来的,门卫自然没办法认出所有客人。而且李家这些客人非富即贵的,他姿态高傲自在一些,想必门卫不至于过多盘问。
    这么想着,李臻若打定了主意。
    他从狗窝离开,朝前面院子望了一眼,见到李臻然和那个女人已经入座了,自己便绕到侧面,爬窗子上去三楼钻进李臻然的房间,然后化作人形从柜子里面翻找了一套衣服还有鞋袜,一起用袋子装起来。
    他小心翼翼从窗户探头往外看,见到整个泳池旁边都没有人,便把那一袋子东西从三楼扔了下去。
    东西落地时发出一声响声,他吓了一跳,缩着脖子等待一会儿,又偷偷抬头朝外面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才化作加菲猫的身形,从窗户串了出去。
    他把头钻进袋子手提的圆洞里面,拖着袋子朝二黄的狗窝走去,虽然有点费力,不过还勉强能走得动,就是得要小心翼翼不被人看见。
    等到把一袋东西都拖了过去,他偷偷摸摸把袋子套在二黄脑袋上,用爪子解开了旁边的绳扣,然后勾勾爪子让二黄跟他走。
    二黄明显有些迟疑。
    李臻若便干脆朝前面跑了几步,二黄便一下子追着他跑了出去,一袋子东西拖在脚边,有些磕磕绊绊。
    一直到带着二黄跑到了偏僻的角落,李臻若才停了下来,他缩在草丛里面,四周张望一下化作人形。
    二黄顿时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他,就连瞳孔都放大了。
    李臻若也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要是二黄这时候大叫起来就糟糕了。不过幸好,二黄只是愣住了却并没有叫,过了好一会儿,二黄一脸茫然地凑过来闻他身上的味道,越闻越不对,简直是从头到脚要把他身上每一寸都给闻一遍来确定似的。
    李臻若则是在穿衣服,一边穿一边把二黄脑袋推开,小声说:“别捣乱。”
    他匆忙把衣服穿好,在草丛中弓着身子摸索到二黄的狗绳,牵在手里对他说道:“二黄,我带你去找主人,你要乖乖的跟着我知道吗?”
    二黄没办法回答他,但是李臻若能看得出来它眼神依然是清澈明亮的。
    “走吧!”李臻若说道。
    他知道这趟离开了,李家人发现家里的猫和狗一起失踪肯定会追查,到时候就会发现是他把狗给带出去的,可是他是谁?他是个骆飞的表弟李团子,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只有李臻然,其他人都不知道。
    李家院子里没有监控,所有的监控都对准了围墙和大门,所以也不会有人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要追查他的下落,就只有依靠李臻然。
    这对李臻然来说并不困难,毕竟他脖子上的项圈还没取,李臻然有心要找他一定能够找得到。
    但是他觉得李臻然可能并不想要找他了,如果李臻然不关心,朱凯又不在,李家的猫狗丢了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或许就这么算了。
    李臻若回过头去,想要最后看一眼李臻然,可是这里被遮挡住了根本看不见,只能够听到前院热闹的交谈声,他可以想象其中的场景,却已经不打算继续留下去了。
    他像个小孩子似的牵着狗往外面跑,二黄大概凭借熟悉的味道认出他了,竟然当真紧紧跟在他身后。
    大门紧闭着,李臻若让门卫打开侧门。
    门卫奇怪看他,态度很礼貌,说:“这外面挺冷清的,要出去吗?”
    李臻若笑着说:“我带狗出去玩一会儿就回来,要臻然哥来说一声吗?”
    门卫果然以为他是李家的客人,看他除了牵着狗,也没拿什么别的东西,于是没有起疑,说道:“不用,不过在外面注意安全啊。”把他当做了跟着哪家人一起来的小孩儿。
    李臻若点点头,等到门开了,拉着二黄走出去。
    他拉着二黄,沿着环湖的道路往外面走,走了一段思考到底是人走着方便还是猫走着方便。
    到后来意识到作为一个人,如今他一分钱都没有,倒还真不如一只猫方便。
    其实李臻若这一趟并不是没头没脑就闯了出来,他打算去找夏弘深,不是求他帮忙,没有人有义务要帮你所有的忙,自己的事情到最后还是需要自己做。他是想要去找夏弘深拜师。
    不是突然产生的想法,上一次去见到夏弘深,问过他关于修炼的事情就产生了这种想法。不只是为了报仇,更多的是在他报了仇之后的未来。李臻若并不想要就作为一只猫这么简简单单十几年之后结束生命,他开始渴求更长久的未来。他知道自己是贪心了,哪怕是身为一只猫的这么些年,都已经是多赚来的本不该属于他。
    可是人类的贪欲就是这么无止尽,他转头去看跟在身边的二黄,心想如果他从来不曾身为一个人,而是一出生就是一只猫的话,大概这一辈子只需要食物便足够了。只可惜他不是,他开始贪心,开始计划着自己的未来。
    他不确定夏弘深是不是肯答应他,不过他会去努力,他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再多一点的力量,以使他不至于连化形都不自由,他不能够让自己进出每一步都必须依附着李臻然。
    你看,就像现在,李臻然不要他了,他就沦落到身无分文,连出门都没有办法的地步,这样下去自然是不行的。
    李臻若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牵着二黄走了很远一段路了。
    可是从这里出去,至少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走到外面的公路,李臻若回头张望一下,想着自己要不要干脆变回猫的模样跑出去,说不定还能搭上公交车。
    这时,一辆汽车从他身后方向开了过来,本来眼看着要从他身边开过的,却突然减慢了速度直到停在他前面不远。
    李臻若微微愣住,走上前去,从按下的车窗往里面看,见到开车的人竟然是以前他的助理严修杰。
    严修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打扮得很周正,对李臻若说:“需要送你一段吗?”
    李臻若以如今的模样曾经和严修杰碰过两次面,都是在韵临,他没想到严修杰竟然还能记得他,于是问道:“方便吗?”
    严修杰说:“你是二少的朋友吧?打算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一截。”
    李臻若于是连忙拉开车门,把二黄塞进后座,自己坐在副驾驶,说:“多谢你了,我去市医院,不知道顺不顺路?”
    严修杰应道:“可以的。”
    李臻若很奇怪严修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严修杰如今的身份应该不会是今天被邀请的客人,而且如果是客人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离开李家,他们应该刚开席时间不长。
    不过在他好奇问出口之前,严修杰倒是先问道:“你是二少的客人吧?怎么这么早就离开了?”而且还牵着一只狗走出去,后面这个问题,严修杰没有问出口。
    李臻若说道:“我有点事情要先走,不过没开车来,本来想出来打车的。”
    严修杰没有再追问,点了点头。
    李臻若于是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严修杰笑了笑,“我不是李家的客人,公司有份文件有点紧急,我开车给二少送过来。”
    他因为是李臻若过去的助理,李臻然害怕他出现在李江临的寿宴上会影响李江临的情绪,所以根本都没有请他进去,而是直接让他在门外等着,华毅邦出来拿了文件,他便开车掉头离开。
    如今李臻若听他平淡的口气,突然有些替他不甘心,如果李臻若自己如今还是李家四少,严修杰也就不至于这个待遇了。
    后排二黄有些紧张把头凑过来,李臻若抬手一边摸着二黄脑袋安抚它情绪,一边对严修杰说:“你是李臻若的助理吧?”
    严修杰闻言朝他看过来,“你知道?二少说的?”
    李臻若说:“嗯,我只是觉得挺可惜的。”
    严修杰问道:“可惜什么?”
    李臻若说:“可惜李家四少年纪轻轻就不明不白死了。”
    严修杰目光注视着前方,神情有些黯然,“意外吧。”
    李臻若不是李江临儿子的事情,严修杰是知道的,也是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外人。不过他嘴巴非常严,哪怕李臻若已经死了,他也受到了冷遇,却也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
    如今李臻若看他不欲多说的模样,便不再追问,只说:“你现在跟着李臻然做事?”
    严修杰说:“我在市场规划部,是二少主管的部门,工作上面接触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