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混混的穿越+番外 作者:老c(上)

字体:[ ]

 
 
小混混的穿越
作者:老c
 
文案
  一个怕硬又欺不了软的小混混的穿越
 
  在很久很久以后慢长的被压岁月里,薛宗泯紧紧压着细宝,满足地轻声叹息道:“细宝,三儿,你注定就是我的,才1岁你就看中了我,选择了我,所以一定要为我负责到底呦。”
 
  细宝被压得动弹不得,反攻不成,恨不得剁了这个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家伙,自己建立三宫六院的伟大理想这下成为泡影,真是心有不甘,一想起自己小时候干的蠢事,就恨不得剁掉这只找抽的手。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细宝、薛宗泯、薛宗洛、 ┃ 配角:晋王爷 ┃ 其它:
==================
 
☆、1
 
  细芽仔,大名王细宝,芳龄十五,东深镇王家庄人氏,职业小混混,资深小混混。资深并不是说他年纪大,十五的小屁孩,怎么都称不上老,说他资深是说他做混混的资格老。
  老到什么程度呢,整十年的资历,你说十年不多?是不多,问题是他才十五岁啊,也就是说他五岁就开始当混混了,你五岁的时候在干什么?边看奥特曼打怪兽边吃母亲喂到嘴里的饭,而我们的小细宝那时就拎着个小棍棍讨生活了。
  要在五岁就自己拎着棍子讨生活,王细宝肯定有个凄凉的身世。没错,按王家庄的人私下的说法,王细宝命硬,克亲人。他刚出生那年,一向硬朗的爷爷突然就过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祈盼了大半辈子的孙儿。
  二岁那年,父母亲又遇车祸,整车人就他们夫妻二人丧生,留下病病歪歪的老奶奶和他相依为命。幸好奶奶虽然颤颤巍巍的,但担心自己一走,家中唯一的孙儿有个三长二短,王家就绝户了,所以硬是强撑一口气也要把孙儿带大。
  老的老,小的小,依靠微薄的低保金,祖孙俩这日子过的有多艰难就不说了,幸亏王家庄姓王的大都沾亲带故,看这祖孙俩实在艰难能帮一把的都会帮上一把。就这样东家一口饭,西家一口饭,小细宝虽然不茁壮但也成长起来了。
  东家一口饭,西家一口饭,能吃个半饱就不错了,想吃好那绝对是幻想。常年的半饥半饱让小细宝见到吃的就眼睛发绿,小孩子最直接不懂委婉,看到小朋友有吃的就直接抢,二三岁直接扑上去,四岁上拳头,到了五岁就会拿棍子敲人了。王奶奶怎么打骂都没用,记吃不记打,饥饿可以战胜任何畏惧。
  长到七岁,王细宝俨然成为村里一大祸害,真正是人憎狗嫌。王奶奶心灰意冷,自己苟延残喘,苦苦挣扎,却养下了这么一个东西,还不如随老头子去了,眼不见心不烦。小细宝让奶奶吓得灵魂出窍,才七岁的小细宝无法想象世上没有亲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凄凉处境,大哭着跪下来向奶奶保证,绝对不再干这些祸害乡邻的事。
  外头说王细宝就一祸害,其实王奶奶知道自己孙子本质不坏,也就饿得恨了,才会做下这些事,小细宝在外面抢来的东西从来不肯自己独吃,总是千方百计地骗自己奶奶吃,王奶奶不肯吃,他就把东西溶到家里的米汤里,王奶奶不舍得糟蹋东西,对王细宝是又气又心酸。
  这下见小细宝吓得凄惨,哭得悲凉,也控制不住泪如雨下,祖孙俩抱头痛哭,王奶奶虽然心痛孙子,但也知道如果不彻底逼他改正这个毛病,这孩子真就废了,所以边哭边发下重誓:“细芽仔,只要你再干一件坏事,奶奶就不要你了,奶奶没脸活了,奶奶找你爷爷他们去。”
  “奶奶,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奶奶,你不要不要我,我一个人害怕。”
  从此小细宝还真不敢祸害乡邻了,不祸害乡邻可依然肚子饿啊,怎么办?小细宝抢着帮乡邻干活,给村尾的王家祥送一蓝子鸭蛋:“家祥叔,这是我帮你捡的鸭蛋。”
  “嗯,细芽仔勤快。”王家祥要接过蓝子,可是小细宝抓着不松手,一脸纯洁地看着他。
  王家祥抽抽嘴角,从蓝子里拿出二个鸭蛋塞小细宝兜里:“给,拿着,回家让奶奶煮着吃啊。”
  这下小细宝松手了,高高兴兴回家:“奶奶,我帮家祥叔捡鸭蛋,他送了我二个。”
  家祥婶看着丈夫提进来一蓝子的鸭蛋:“又是细芽仔捡的?”
  “嗯。”
  “我们就那么几只鸭子,自己都不够捡的,哪要他那么热心,天天天不亮就帮我们捡鸭蛋,抢都抢不过他。”
  “算了、算了,现在捡了能给我们送回来比以前懂事多了。”
  小细宝一大早帮家祥叔捡完鸭蛋,又马不停蹄赶到田间地头帮王大福掰玉米:“大福叔,我帮你掰玉米来了。”
  王大福也抽抽嘴角,王家庄接近市里,土地稀少,每家的自留地都很少,这一片玉米自己掰个大半天就弄完了:“你大庆叔今天收花生,你不过去帮忙?”
  “你这里快,我帮你掰了玉米再过去帮大庆叔。”
  王大福嘴角抽得更厉害了,唉,算了、算了,也是个勤快的孩子。
  饥饿还真激发了小细宝所有的潜能,小细宝热心帮助乡邻之余就去祸害那些野生动植物。他可没有什么保护环境,爱护动物的观念,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只要被他逮着,都会被他送进肚子里。
  别看小细宝年纪小,盘泥鳅,叉黄蟮,套麻雀,掏鸟蛋,活儿干的溜顺,逮着这些东西,王奶奶留点祖孙俩解解馋,其余就让王细宝拿到镇上的酒店去出售,换些钱回来买柴米油盐。
  久而久之,酒店的老板就都认识了这个黑不溜楸的小家伙:“细芽仔,又抓到那么多石蛙啊。”
  “是啊,小奎叔,我昨晚抓的,可新鲜啦,你要吗?”
  翻翻那一串串石蛙,还真是新鲜,现在城里人就稀罕吃这些野生的东西,无污染:“要,都给我留着吧,算了钱去厨房找你大陈伯,让他给你带点菜回去。”
  “谢谢小奎叔。”
  王细宝嘴甜,加上身世凄凉,不祸害乡邻的时候还是挺招人疼的。
  转眼七岁的小细宝要上学了,现在上学是义务,要落实到每个小朋友头上。小细宝刚开始不乐意去,现在天天都吃不饱,上学那么花时间,更没时间弄吃的。
  王奶奶的目光不象小孩子那样短浅,拎着小细宝的耳朵一顿打:“你个烂仔,你不上学做个睁眼瞎,长大就做个大混混吗?”
  奶奶现在一提到混混小细宝就害怕,赶紧背起奶奶用布头拼接起来的书包上学去。上学了一段时间后,小细宝发现学校真是个好地方。
  “细芽仔,今天的数学作业帮我做呗。”
  “行啊,一块钱。”
  “上次你帮我抄一整篇课文才五毛耶。”
  “数学作业跟抄课文能一样嘛,课文一直抄就行了,数学作业可是要想的。”
  “那一块钱也太贵了吧,才二十道题,老师说了都不难的。”
  “都不难你就自己做呗,反正我也没多少时间,毛棍的也要我做,他说晚上是咸蛋超人最后两局了,他一定要看。”
  晚上要做作业那就没办法看咸蛋超人了,自己要是没看毛棍看了,明天不知道他会得瑟成啥样呢,哼,毛棍就是想跟自己争老大的位置,二牛恨恨地想着。
  小细宝看二牛的脸色就知道二牛在犹豫,赶紧添把柴:“我帮毛棍做还收他一块二呢,我们是同村的,所以才收你一块钱。”
  半学期下来,小细宝就成了作业完成专业户,自己班的,别班的,偶尔还有邻校的。小细宝无师自通,知道收钱要有信誉,不但要按时完成,保质保量,而且还要在字体上变换手法,不能让老师发现。
  奶奶现在真是很欣慰,小细宝自上学后就完全走上正道了,一回家就埋头做作业,连学校的老师都夸奖他,成绩好,字写的漂亮。是啊,天天一二十遍地做作业,成绩不好都不可能的,天天写一二十遍的作业,那个字不好也不可能的。
  村里的乡邻见王细宝上学校后,真的完全变了一个样,衣服虽然还是破烂,但保持的很整洁,不在抓鸟摸鱼了,没机会搞脏啊。本来就嘴甜,现在帮人后也不会一脸纯洁地看着你,等着你分东西了,所以真是讨人喜爱。
  而且听学校的老师说王细宝是少见的聪明孩子,回回考试第一,来家访的老师看到细宝家家徒四壁,和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相依为命,感慨万分:“家贫出天才啊,想来上天是公平的,这孩子一定能成大器。”
  这句话一传十十传百,大家看细宝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天才啊,能成大器,这可是老师说的,不是村头的算命瞎子说的。
  小细宝脸上笑嘻嘻的,心里说,我要是不考个第一,就没人肯让我帮他做作业啊。现在小细宝在学校最感兴趣的就两件事,一是作业,二是蓝球,一个是为了生存,一个是兴趣爱好。
  等到细宝上了初中后,把自己的业务也带到了中学,细宝知道有质量才有数量,中学课程多,为了保证质量,除了打打蓝球,细宝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不管是哪一门功课所要涉及的课外知识,细宝都老老实实地向老师借来课外书阅读。
  家境贫寒又勤奋好学,成绩优秀的细宝简直是每课老师的心头宝,同时也是同学的好战友,同学们发现有些不懂的题目王细宝讲解的比老师清楚,当然这是要收费的。
  
 
☆、2
 
  上了中学王细宝又与时俱进开发了自己的新业务,在各种考卷上伪装家长签名,为此细宝特意下了一番功夫学习各种书法,隶书、楷书,艺术体,花样体,花样繁多,大气的、绢秀的应有尽有。
  细宝的签名高端大气,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的签名,所以从来没被老师识破过,慢慢的细宝的名气就传扬了出去,业务范围越来越广。依靠这些业务,细宝成功地完成了初中的学业。
  初中毕业,细宝果然不负他会成大器的名号,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市一中。全市第一啊,整个王家庄都要沸腾了,进一中就等于半只脚跨进了大学的校门,目前为止王家庄考进大学的还没有实现零的突破,王细宝光宗耀祖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进了市一中,王细宝才发现,坏了,高中不是义务教育,各种费用急剧攀升不说,能进一中的那都是什么人啊,学霸啊,妥妥的学霸啊,作业要人帮做,试卷要人代签,这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天荒夜谈,向他们打探这些简直是对他们的污辱,看王细宝跟看怪物似的。这下帮忙做作业,帮忙签名这一系列的业务都没有市场了。
  没有了这些收入,细宝对学习的兴趣立刻烟消云散,细宝他的聪明才智都用在解决肚子问题了,什么远大前程,什么光宗耀祖在他心中连个泡都冒不起来。没了动力当然细宝的成绩也就直线下降,只一个月的时间就从第一名降到倒数几名,细宝又让人跌碎了一地的眼镜。
  就在细宝难以为续,思量着是否退学的时候,峰回路转,细宝又可以继续在学校混了,毕竟学校还有一个他的兴趣爱好,蓝球!
  王学江算起来是细宝的堂哥,在市里的一家酒店做保安,细宝周六回家看奶奶时,王学江的母亲六婶找到细宝,想让细宝帮着捎带点东西给儿子。不管小时候细宝出于什么目的帮助人,他的乐于助人的习惯阴差阳错地被培养起来了。
  赶回市里天色已晚,细宝怕六婶捎给堂哥那些吃的东西会坏掉,连夜拎着那一大袋东西,按六婶给出的地址去找堂哥。没想到堂哥工作的酒店还挺气派的,细宝按堂哥同事的安排,站在一边等着他叫堂哥出来。
  正等着无聊,听一人叫到:“小子,去帮姐到对面买包烟,希尔顿。”说完塞过来一张二十元的钞票,细宝看看手里的钱,看看那商店也就隔了一条马路,耽误不了多少事,就小跑着去买了一包烟。
  细宝把烟和找钱交给那女人时,女人只拿了烟,说道:“剩下的是你的小费。”
  哇,那一小段距离就有十二元的小费,挺好挣的啊,细宝这个钱串子一碰到钱智商就暴棚。等到堂哥出来,细宝向他详细了解了这家酒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