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混混的穿越+番外 作者:老c(下)

字体:[ ]

 
  “绝对不会。”
  细宝打的包票让薛家兄弟很是怀疑,细宝不理他们,拿着拨弄好的花露拧出花汁,除去杂质,拿到锅里慢火蒸煮。
  薛宗洛看细宝一边蒸一边搅拌,一边加入淡黄色的团块,宗洛问:“三,你又加什么?”
  “蜂蜡。”
  加入蜂蜡后,那花汁慢慢变稠,形成膏状,细宝端出盆子:“等冷却下来就成了。”
  虽然冷却下来的胭脂很漂亮,成晶莹剔透的膏状,但制造过程太让人吃不消,宗洛还是不放心问道:“这真的成吗?”
  “你们都没接触过胭脂,我说好你们也不信,我们拿去给梅姨看,她知道这胭脂好不好?”
  三人来到后堂,薛贝贝三个多月了,白白胖胖的,已经成了薛家的宝贝,除了四个没有爱心的哥哥,只会没事捏捏她,还是从来不敢抱她.
  其余人都是有空就争着抱,李管家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没有子嗣了,也是特别稀罕薛贝贝,没事就跟忠贵抢着抱。
  细宝他们来到后堂,看到这二个大男人抱孩子的姿势已经非常熟练了,薛贝贝瞄到三个哥哥进来,流着口水,张着手要他们抱,细宝、宗泯赶紧闪到一边,宗洛只好小心翼翼地接过妹妹。
  细宝把手中的胭脂递给梅姨:“梅姨,你看这胭脂如何?”
  梅姨生完孩子,人更丰腴,真是漂亮了不少。接过细宝手中的胭脂,梅姨好奇地问:“这是胭脂?胭脂什么时候变成膏状了?”
  “是胭脂,新发明的膏状胭脂。”
  女人天生爱这些脂脂粉粉,梅姨细细研究手里的胭脂:“真漂亮,我还没看过这么漂亮的胭脂呢。”
  梅姨用手沾点胭脂擦在手背上:“上色也很好,很均匀、透亮。”
  梅姨很是吃惊地问:“三少,你哪买的这种胭脂?”
  “这胭脂真的好?”宗洛吃惊地问,这是加了草木灰的东西耶,宗洛嫌恶了一下,真不知道女人是怎么评判的。
  “很好啊,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的胭脂呢。京城十里香的胭脂算是最出名的胭脂了,他家卖的胭脂形状跟这很接近,但也没办法达到膏状,而是粘稠的粥样,而且完全没有这样的色泽,纯净、明亮更不用说了,这膏里还没有一点杂质呢。”梅姨把胭脂递给奶娘:“娘,你看看。”
  奶娘接过仔细研究一番:“是好胭脂,老太太,就是少爷的奶奶,还在的时候,我见过她用过一盒宫里赏赐的胭脂,听说是专门为宫里的娘娘定制的,也没办法达到膏样,色彩、鲜亮,都没这个好。”
  细宝得意地冲薛家兄弟眯眯眼,听到没?特意为宫里的娘娘定制的胭脂都没我的好,还怀疑我,哼!
  梅姨兴奋地问:“三少哪买的?这里能买到那么好的胭脂?”
  细宝得意地宣布:“是我自己做的。我准备拿这卖钱呢,梅姨,你看卖得出去吗?”
  “绝对好卖,十里香的胭脂还没这个好呢,京城大家都抢着买。”
  三少会做胭脂?那家里不是有钱挣了,不再只出不入了?一想到这,都眼睛发光地看着细宝。
  “十里香的胭脂多少钱一盒?”
  “很贵,要五块钱一盒。”
  “五块钱一盒?做一天的工都没有五块钱,这东西要卖五块钱?”当过小工,知道挣钱辛苦的薛宗泯心里极度不平衡。
  “五块钱一盒还经常买不到呢。”梅姨说道:“三少,我们的比这还好,至少也可以卖到五块钱一盒吧?”
  这下大家都星星眼看着细宝,五块钱一盒啊,外面种那么多花花草草,能换来多少银子啊,绝对比种粮食划算多了。
  “58。”
  “什么?”没人听清楚,可能是听清楚了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五十八元一盒。”细宝肯定地说,加了一句:“58就是我发。”
  “你有抢啊。”薛宗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细宝呵呵地乐,有现代灵魂的人不跟这些没见识的老古董计较。
  当天,细宝说要起草订立一份契约,准备以后大卖胭脂,宗洛拿过细宝拟好的契约看看,以为会有什么新奇的内容,没想里面就一股份的分配。
  成立薛氏集团,薛宗泯、薛宗洛、熊细宝分别占三成的股份,梅姨娘、奶娘、李管家、忠福、忠贵、夏墨、冬荷各占半成的股份,薛宗淮、薛贝贝合占半成股份。
  细宝问薛家兄弟有没有持不同意见,没意见就签上自己的名字,薛宗泯,薛宗洛都没意见,其实这时候大家对薛氏集团是什么东西都没搞明白,看三少折腾的欢,就配合着他折腾好了。
  会写字的就自己签字,不会写字的就细宝代写,按上手印。大家嘻嘻哈哈地当作闲暇时的玩乐。
  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只用了五年的时间,细宝这个钱耙子就打造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业金融帝国,自己莫名其妙地因为这一纸契约,变成了全国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
  只五年啊,都不够脑袋清醒的,睡梦里笑醒都觉得不可思议,咬咬手指头,我真的那么有钱吗?
  胭脂已经做出来,接下来就是要安排生产销售了。细宝决定把铺子开在省城晋安,那么高的价格,恐怕也只省城能吃得消。
  细宝说把胭脂定的那么高价,当然要做个精美的包装,所以为了配合那么高的价位,特意定制了一批精美的瓷器,
  宗洛一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这批瓷器,一边回想起订制瓷器时三儿和大哥的争执,不放心三儿的品味,大哥亲自挑选图样。
  果然大哥担心的没错,看三儿都想出一大堆什么东西,什么围着围巾的鹅,什么四方脸的猫,说是天上的猫?一个字,丑,二个字,真丑,不愧是天上的猫。
  还有那什么变型人,哦,三儿说是变型金钢,三儿说了那么多奇形怪状的生物,绝对最喜欢这个,看他两眼发亮,唾味横飞的样子就知道。
  宗洛皱着眉头想,难道三儿喜欢肌肉男?宗洛捏捏自己的胳膊,嗯,看来还要加紧习武。
  有大哥的把关,这批瓷器精美、大方,很上档次,但里面的容量真太少了,那么高的价格,装这么一点点东西,这真的好吗?宗洛心虚地问细宝:“三啊,里面装的东西是不是太少了?”
  “不少了,又不是吃的,喝的,装那么多干嘛。”
  宗洛差点被细宝呛死,别人花了那么多钱,就买你这点东西?看细宝理所当然的样子,这心理素质真是杠杠的,宗洛自愧不如。
  细宝要宗洛把每一笔花消都记账,说要算成本,算羸亏,宗洛现在记账算账已经很熟练了,
  到省城找店面,经商议,由薛家两兄弟和细宝带着夏墨四人去,细宝经常抽风的品味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谁都不放心细宝去敲定这事。
  细宝很是不服气,说自己那是超前的品味,是社会发展的方向,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一家人忙着帮他们收拾行礼,谁都不理采细宝的抽风。
  反正自家三少爷经常会有这种抽风的行为,大家慢慢也习惯了,只要有大少爷镇着,什么事也没有。
  细宝走之前交待李管家,看哪里有人养蜜蜂,去买几箱回来养,细宝说什么要打造生态农业,宗淮好奇地问,什么是生态农业?
  细宝说生态农业就是将农业活动、自然风光、休闲娱乐、环境保护等融为一体,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
  宗淮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没听懂,细宝深入浅出地解释:“说白了就是,我们要把这里搞得很漂亮,不但自己要靠这些东西挣钱,更要吸引别人过来,好挣他们口袋里的钱。”
  这下大家听懂了,对细宝鄙视不已,自家这个钱串子,还以为他真搞什么高深的东西,又是生态,又是效益的,原来都是为了别人口袋里的钱。
  什么生态农业,李管家也是不懂,不过外面种那么多花花草草,养着蜜蜂也很不错,又可以增加一项收入,毕竟三少爷那五十八元一盒的胭脂太离谱,谁知道能不能卖掉,还是要在这些地方想办法,他们做亏了也有地方弥补。
  
 
☆、52
 
  省城的繁华完全不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可比的,即使闽越自古就被称作南蛮之地,外人对闽越地区心存恐怖,认定这是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穷山恶水,也不能阻挡千年老城晋安以自己的方式繁荣发展。
  这一年薛宗泯十八岁,正值青春好年华,宗洛十六岁,花季少年,细宝十四岁,虽然进入生长发育期,一直在窜个子,但亏在他麦色的肌肤,一直不被人接受。
  而且细宝这人穿着品味实在让人无法恭维,只求舒适方便。如果不是薛宗洛帮他挑选衣服,镇压着他穿,他真敢穿着一身短打满世界跑。
  加上细宝的行为举止也没有世家子弟那种举手投足所带有的风范,经常不是随意蹲着就是二流子一样把腿翘到椅子把手上。
  被薛宗泯狠狠地收拾了几次,养成条件反射,看到薛宗泯立刻端正坐好,薛宗泯一转身,又故态萌发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搞得薛宗泯头痛不已。
  所以细宝跟在薛家兄弟身边,经常让人误会他是两位少爷的小斯,幸亏细宝脸皮厚,整个人自信满满,倒也让人不敢轻视。
  薛家兄弟走到哪里都是吸引眼球的发光体,闽越地区远离全国政治经济中心,中原礼仪在这里没那么严格,而闽人历来有蛮人的称号,所以民风更是开放,四人走到大街上,就有大胆的女孩子丢花、丢手帕过来。
  看到那些热情的少女们,细宝阴暗地划算着,有薛宗泯这张脸就不怕胭脂卖不出去,开张时把薛大少推出去摆几个pose,以这里那么开放的民风不怕没生意。
  想到这,细宝看薛宗泯就像看那亮闪闪的钱袋,薛宗泯被细宝热切的眼光看得浑身恶寒,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收拾了细宝一顿,才心情舒畅。
  手头资金充裕,加上细宝保证卖胭脂能发家致富,要薛家兄弟相信他。薛家兄弟倒不是相信卖胭脂能发家致富,但薛家兄弟认为不论细宝这钱串子卖什么都能致富。所以选铺子的时候,三人意见统一,一定要选合意的。
  这时代商业并不发达,仕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地位最低,国家虽然一再提倡唯才是用,但并没办法消除根深蒂固的、几千年来对商人的歧视,所以但凡有点能力的人家都不会选择从商。
  所以选商铺并不困难,只是装修的时候出现了矛盾,根源还是细宝那超前的审美意识,细宝说因为是卖胭脂,所以要在门前搞一个大大的招牌,请人画一幅性感的嘴唇,取名叫红唇烈焰。
  薛大少问什么是性感的嘴唇?细宝正沉浸在自己的描述之中,没听出薛大少声音里的阴沉。
  听大少爷这么一问,细宝兴致勃勃地解答说:“性*感的嘴唇就是让人一看就想去抚*慰的那种嘴唇。我们画的红唇一定要让男人一看,所有的柔□□望都彻底地迷失在这红唇中。”
  说着细宝还想起前世在酒店的夜总会看过的钢管表演,那舞者时不时地嘟起嘴唇向观众飞吻,细宝还没开窍,又忙着跑前跑后挣小费,所以感觉不到那红嘟嘟的嘴唇有什么特别,但听那场内的尖叫声,想来是很吸引人的。
  薛大少看着细宝眯着眼睛,又色迷又猥琐的样子,凑细宝跟前问道:“你也迷失在这红唇中?”
  “是男人就顶不住。”细宝还没发现危险,挑挑眉毛,用大家都是男人,都懂得的语气说道。
  薛大少一个大脚朝着细宝揣过去,细宝差点被揣了个大马趴,赶紧跳到一边,揉着自己被揣痛的地方说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薛大少阴森森地问:“红唇烈焰?嗯?让人一看就想去抚*慰?嗯?是男人就顶不住?”薛大少暴喝一声:“胆儿肥了啊,给我记好了,敢给我搞七搞八,仔细你的皮。”
  细宝辩解道:“我这不是向你解释什么是性感的嘴唇嘛?”
  薛大少冷哼,细宝嘟嚷着:“搞得自己有多贞洁似的,我才不信届时你会柳下惠一个。不过也有这一种可能,大哥,你是不是不行啊?”细宝问得很是猥琐,还用眼睛描薛宗泯的下三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