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重人格 作者:米丽安(下)

字体:[ ]

 
  ☆、尘封两年的契约(一)
 
  接下来的整个冬天里,周复和夏启明消失得无影无踪。
  郭承云日子过得悠闲,时不时去叶长晴那里膈应一下彼此,到艾德里安所在教区的地下黑市倒买倒卖黑色装饰品,去龙宫欺凌一下白天的温卿或者被晚上的温卿凌虐。
  冬去春来,算下来郭承云和张清皓认识快两年了。
  春日的午后时光纵然美妙,却也令人昏昏欲睡,郭承云坐在大树下看德文书,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看见面前有一双鞋。
  郭承云揉眼,顺着那条腿往上看,破洞牛仔裤,深V领皮夹克,V领里什么都没穿,袒露着胸肌。这谁啊,光天化日下耍流氓。
  由于来人的脸处于背光状态,郭承云好不容易才看清是谁。
  待他看清后,吓得往后面一仰,脑袋“咚”地磕在树上,痛得嘴里嘶嘶地直抽气。
  周复!!
  “来干嘛啊你?”郭承云揉着后脑勺,指指远方的足球场,“如果是想来杀我弟,他在那边,好走不送。”
  他不担心周复来找张清皓麻烦,因为张清皓是最好杀的一个,要是周复想杀,早就杀了。
  郭承云有个大胆的猜想。
  张清皓是宇宙战犯,周复必须把他押送到军事法庭上当众裁决,而不是简单的杀他了事。
  况且那个帝国的战犯们似乎还在宇宙中横行霸道,周复的打算应该是这样——杀掉所有不具备前世记忆的九个人格,剩下张清皓一个,然后想办法让他恢复前世记忆,这样就能把他带回去兴师问罪了。
  不不不,不只是这样。有个更加夸张的猜想浮现在郭承云脑海里。
  “周复啊,按理说像我弟这种级别的战犯,起码得设立一个庞大的专案组,甚至是警察联队来抓他。为什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来抓他?这里面肯定有诈。”
  周复被这么一问,脸色果然不好了。
  郭承云趁胜追击道:“我深深地怀疑,你在公报私仇。人死之后一了百了,他的罪孽已经留在上一世了,你不应该管到这一世来,哪怕他分裂成十个,你也管不着他,因为他没有伤天害理。”
  “公报私仇?那混蛋就不应该插手你我的事!”
  “得,公报私仇无疑了。我跟你在前世有什么瓜葛?”郭承云心中大叫不好,事情恐怕不是警察抓犯人那么简单。
  “前世?不只是前世,你我在之前的每一世都有瓜葛。”
  “怎么说?”
  “实话告诉你吧,我和你都是地球人,三千年前在张清皓的母星出生,由于在胚胎时期受到当地天体辐射的影响,变得与当地人种一样,能够在死后带着上一世的记忆投胎转世,就像张清皓和燕别秋那两个家伙。张清皓之所以记不得前世,是因为他现在是地球人之身。当他能够完全变形后,他的大脑就能记起前世了。”
  “你别瞎扯,你说我能带着前世记忆转世,可我不记得前世的事情。”
  “你当然不记得,因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在胚胎中受到的辐射量最小,所以每次投胎转世后,都是到18岁成年期前后,前世的记忆才能慢慢唤醒。”
  “哦……然后呢。”郭承云暂时没找出破绽来。
  “我在宇宙中独行了两千年,因为工作性质关系,我必须经常投胎转世,所以一直未曾找到一个能与我同生共死的人类伴侣。一千年前,我在那星球上执行公务时遇到了你,发现你简直是上天专门为我准备的伴侣。我对你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可你竟然对我完全不屑一顾。”
  郭承云咂咂嘴:“你是个男的,我怎么可能接受你,你的底线在哪里,被外星辐射融化了吗?”
  周复耸耸肩,继续说道:“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了你在转世投胎后的前18年是没有前世记忆的。于是我决定让你的生命重新来过,我会让新生的你爱上我,这样就算你在第18年想起我曾经杀过你,也会谅解我,从此以后我们双宿双生,同生共死。”
  郭承云听得胃部一阵发凉,劈头盖脸地骂道:“你脑子长坑啊!就为这破理由,你就杀我?”
  周复不是好惹的主儿,反驳的音量比郭承云还大:“我孤独了两千年、等了两千年,这理由还不够?!”
  “……”欺软怕硬的郭承云好一阵子没吭气,“我赌五毛钱,后来我肯定还是不愿跟你混,对不对?”
  “他娘的,说起来我就气!不管我怎么努力,你都不肯接受我!我只得再杀你第二次。而在接下来的每一世,你从来不肯乖乖的喜欢我,最终都死在了我手下……你给我说说,爱上我到底有什么难?”
  听到这里,郭承云只想哭。
  小时候他母亲大概是知道他的宿命,所以带着他到处躲避周复。
  可郭承云从未想过,周复追逐他的原因不是为了抓捕张清皓的前世同伙,而是为了周复的个人执念。
  郭承云上下打量了周复几眼:“我觉得难度挺大的……性别相同就不提了,审美和性格配合度什么的差太多,更重要的是你不配让我喜欢你。那么在我们最近的一次前世里呢,我弟是不是插手了这件事?”
  “没错,在前一世,我差一点就要得到你了,结果半路杀出来这个战争贩子跟我抢你!”
  “然后呢?”
  “我怎么知道后来的事?那小子耍诈把我干掉了!他使用间接的方法杀了我,所以他不需要接替我的执法工作。”
  郭承云窘了:“前世的事情就让它结束在前世里吧。但愿你哪天能真正找到你的良人,别在我这棵树上吊死。”
  郭承云拍拍周复:“那个,周复啊,你对我倒了那么多苦水,简直让我折寿好几年。敢问你今天找我到底什么事?”
  “我现在是来叫你协助我执行公务。”
  郭承云吹了一声口哨:“我要是不肯呢?”
  “那你就别想留下你弟的小命了。”
  “……说吧,你要我干嘛。”郭承云只好缴械投降。
  “我手下的星际警察,被你弟的某一个人格抓走了。”
  “Well done!Good job!Thank God!你早就该把夏启明物归原主了。你居然觉得我会帮你?”
  “你当然会了。因为我感觉到你弟的灵魂现在处于不稳定状态,他体内的怪物基因随时都要苏醒。如果夏启明不在,没有人能镇压住。那是一个嗜血的种族,发起狂来六亲不认。你难道没有见过张清皓失去控制的时候?”
  郭承云沉默了。他所见过的其他人格,都不会像张清皓一样时不时暴走。
  张清皓暴走的时候,他体内预言者的能力也会跟着失控,眼睛会变成红色。
  夏启明和萨雷斯都是单眼变红,而张清皓是双眼同时变红,因为他压根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你弟变身成怪物,能与他一战的只有我的星际警察夏启明。但是夏启明在去杀他的某一个人格的时候,被捕捉了。”
  郭承云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了,周复真是作死的典范:“意思是说,你现在需要我去跟那个抓了夏启明的人格交涉,让他把夏启明放出来,以免张清皓变成怪物的时候夏启明不在。”
  郭承云脑中立刻浮现出一头身高突破天际的哥斯拉,从城市群中践踏而过。
  上帝啊!还是把夏启明救回来吧。
  郭承云狐疑地看了周复两眼:“可是如果把夏启明救回来了,你还得派他去杀我弟的其他人格,我不做这种事。”
  “我暂时不会派夏启明去杀人,而是先致力于为你弟的变形做准备。夏启明的存在,有一部理由是为了与你弟对抗。他跟夏启明都互有死穴,打起来说不准谁会赢。在你弟完全觉醒之前,夏启明的胜率是百分百,但是一旦完全觉醒,夏启明就毫无胜算了,所以我们要动作快。”
  郭承云想了想,说:“要不这样,我们去把这事说给我弟听。我还得向他打个离家申请啥的。”
  “你不能惊动他,如果他自己乱了阵脚,从心理学上来看可能会加速他的变化。”
  “那我跟他说我要出门玩总行吧。”
  “我已经帮你给他发过短信了,我们这就出发。不过既然他在踢球,可能晚点才会看到。”
  “等等周复,我有个要求,我需要回家拿一个背包,那里面有我出门专用的装备。”
  背包里有缩小成黑玻珠那么大的黑水晶球,既然是去找夏启明,郭承云完全有理由认为在关键时刻间可能会交给夏启明使用。
  “我会把背包拿给你。”周复掏出麻^醉^枪,抵着郭承云的肩膀,干脆利落地开了一枪。
作者有话要说:  仙六今天出了……去贴吧逛了一下见都在吵架,收到了很多负能量。我或许会入,不过还是先等等评价再说……我更喜欢更新这个《每章一个脑洞系列》(′▽`)ノ?
 
  ☆、尘封两年的契约(二)
 
  郭承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部宽敞的越野车里。
  他坐在中排,周复坐他旁边,前排开车的是李瀚毅。
  他们此刻正在过山洞,山洞似乎是天然形成的,车子在里面磕磕碰碰七拐八弯,要不是它是台越野车,早就磕坏底盘了。
  “咻”的一声,车辆穿过山洞中的一个巨大蓝色光环,郭承云把挡着眼睛的手放下来,问:“我们到哪里了?”
  “刚到这个世界。”周复回答。
  “那穿过光环之前的地方是哪里?”
  “以前是中立地带,现在是占领区。”
  郭承云还想继续问这两个词的意思,但周复扭过头,似乎不打算再回答他接下来的任何问题。
  车子穿过蓝色光环后,大约一两分钟,就冲出了山洞。
  李瀚毅减慢车速,按了个按钮,郭承云这边的车门自动打开,身上的安全带也弹开了。
  “啊?”郭承云顿觉不妙,伸手想抓安全带。
  周复果然发起狠,一脚把郭承云踹下车去。
  郭承云沿路骨碌碌地打着滚,还好是掉在了厚厚的土层上,否则不死也残废。
  越野车往前滑行一段距离后,果断掉头往回开。
  他们在路过郭承云旁边时,周复摇下车窗,把郭承云的外出专用小背包丢出来,那抛物线算计得非常准,正好丢到了郭承云脑袋前面。
  周复还说了一句话:“完事后带着夏启明到这里会合。”
  郭承云爬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回头望向来时的山洞,车子已冲入洞中绝尘而去。
  “跑得倒是贼快,当初你俩在这里到底受了多大虐待?至少先给我把这世界介绍一下吧,当我是神仙啊,以为找人那么好找?就算找到了他也不一定买我帐啊。”
  他骂骂咧咧完了,把视线从山洞那边收回来,重新审视这个新世界。
  郭承云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要作死地往前看。
  这个世界,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可以用“陌生”一词来概括了。
  他的所在地是一座郁郁葱葱的森林——
  才不是!
  那所谓的森林,实际上只是一大片草丛,草叶的长度为七米以上。
  草丛中偶尔开放着几株野花,而郭承云甚至都没有一枚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高!
  他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
  与此同时,某些曾被他抛在脑后的恐怖记忆,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
  郭承云记得,张清皓头一次带他去家里的地下室,让郭承云去帮他寻找另一个人格,沟通血液事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