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反派居然是精分+番外 作者:忘川魂一缕(下)

字体:[ ]

 
  ☆、第50章
 
“艾玛!劳资终于离开那个鬼地方了!!!”苏然躺在冰凉的地上,对于系统空间中白茫茫的一片竟然诡异的觉得还挺顺眼,身上的伤口在离开惩罚卷时就恢复了,一整夜都在惊吓中度过,现在换了安宁的环境,苏然一身轻松的压根就不想起来,他好想睡觉……
    “宿主君好厉害……”小毛球窝在苏然的脖子上,撒娇似的蹭着苏然的脸,“人家以为你死定了!”
    “说点好话成吗?不然我会忍不住揍你。”
    “矮油~求抱大腿!”宿主君现在成了大款,它就是那小狗腿。
    “你能把爪子伸出来看看先。”苏然闭着眼睛,揉了揉系统蓬松的毛,无意间摸到一个软软的轻微颤动的东西,恶劣的捏了一下。
    “唔……耳朵疼……”小毛球泪眼汪汪的看着苏然,想要把宿主君的手扒拉开,可小短腿做不到啊!
    “得,没出息的货。”苏然放开小毛球,施施然的起身往显示屏走去,想到第三卷时系统出故障了,就随口问了一句,这一问,系统就蔫了,有气无力的趴在苏然肩上,含糊其辞的打算混过去,反而引起了苏然的侧目。
    “说吧,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苏然靠在显示屏前,诱哄着系统开口,他现在真的很好奇啊。
    “呃、那个,就是宿主君#&#¥*&……”
    苏然脸色沉了下来,“不说清楚就翻脸了啊。”
    “……就是在第一卷时,宿主君被反派下了索魂咒,还用了心头血,虽然没有成功,但宿主君和反派都有了灵魂烙印,然后,那个啥……后面几卷的反派就受影响了,叠加起来后导致系统漏洞越来越大,所以第三卷才会有穿越女乱入,宿主君就被她害死了,就、就是这样。对不起啊,宿主君,我已经尽力修复了!要不,你打我吧……”小毛球已经闭上了眼睛,瑟瑟发抖的等着宿主君爆发。
    苏然却是愣在了那里,那一双充满了恨意与毁灭的血眸再次浮现。因为忘不了那一次又一次的消失,才会那么恨他吗?可是他做错什么了呢……现在系统漏洞修复了,所以反派是彻底忘掉他了,再也不会被影响,也不会恨他了,可是为什么一点也不开心呢?
    久久都没有等到宿主君动手,系统睁开眼睛,疑惑的看想苏然,面无表情的宿主君,这个感觉……和刚进入惩罚卷时微笑的宿主君好像,好奇怪。
    只是一瞬间,但似乎又过了很久,苏然伸出手掌覆盖住自己的脸,使劲揉了几下,等手落下后,恢复成平常样子的苏然看不出一点异样,拍了拍肩上呆呆的小毛球,嘻嘻哈哈的吼了一句,“劳资现在好像是款爷了。”说着就转身看向了屏幕上的总积分,居然有12100的积分了,这特玛怎么算的?管他的,反正是劳资赚了!
    屏幕中的任务难度也变了,简单和中等难度的选项都消失了,只剩下“困难”孤零零的显示在屏幕中间。
    注意到苏然的不解,系统自觉的解释起来,“其实惩罚卷就属于困难难度,因为宿主君完成的很出色,所以接下来的任务直接上升到困难程度,恭喜宿主君喔!只要再成功完成三卷小说世界,宿主君就阔以复活回到现实世界了哟~”
    “这样啊……”苏然摩挲着显示屏的银色边框,淡淡的笑了一下。
    宿主君好像不是很高兴啊……系统眨巴眨巴眼睛,决定再说个好消息让宿主君高兴一下,“还有一个好消息,到了困难的程度后,宿主君即使在小说世界中也可以在商城购买了,还增加了搜索功能哟!”系统一说完就嘚瑟的看着苏然,等着来自宿主君的夸奖,苏然也不负所望的夸了系统一句,他算是看出来系统现在的心态了,因为内疚,对他的态度才会大转折吧。
    “把下一卷剧情给我吧。”淡定的苏然表示,有积分任性!
    “好哒,扣除20积分,现有积分12080。”随着系统的话音落下,苏然接收到了下一卷小说的内容。
    小说名叫《重回末世之喂养忠犬》,是一篇天灾加动植物变异的重生文。
    末世初期,小受林慕在去帝都寻找自己弟弟林涵的途中,遭遇了三级的变异藤植的袭击,渣攻和队友为了争取逃跑的时间,竟然把他推出去了。没想到这一死,林慕居然回到了末世前一个星期,还多了一个可升级的随身空间。然后小受踹渣攻,买存粮,提前赶往帝都,但末世前天灾便十分频繁,去往帝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到了hn省时,末世降临了。之后在途中遇到了初中时只做了一年同学便转学的小攻秦苍和他的朋友,因为各种原因攻受就同行去帝都啦,之后就是各种暧昧,各种jq的发展了。
    到了帝都,因为秦苍是基地掌权人之一的孙子,妥妥的红三代,基本确定关系的小攻自然十分自觉的帮忙寻找小受的弟弟啦,结果查到林涵居然消失了,同样消失的还有好几个不同年龄段的男人和女人,最后查到了基地的研究人员越泽身上,可依越泽在基地的身份,秦苍也暂时动不了他,只能暗地里动手,然后把越泽做人体试验的消息爆出来了,等攻受率人捣了越泽的秘密试验室后,只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林涵,越泽不知所踪。
    之后的发展就是小攻建设基地的同时,还让人在外寻找越泽了,等有越泽的消息时,越泽已经是另一个大型基地的上宾了,隐隐有背后掌权者的趋势,因为越泽已经成功让变异动物和人的基因融合,使更多的人类拥有异能,而且目前还没有副作用,后面差不多就是两基地的明争暗斗了。
    苏然看了小说内容后暗叹,不愧是困难程度的,内容都详细了很多,还好这不是丧尸那种末世,不然又得恶心好一阵子。
    “滴——滴——”显示屏发出即将进入下一卷小说世界后,苏然随意的坐在了地上,想到要再次见到反派了,突然有点紧张和忐忑,不由自主的把肩上的小毛球抱到了怀里一阵乱揉,在系统“嗷嗷……”的叫声中,一人一毛球消失了。
    “嗯……”苏然感觉到体内似乎被注射了什么东西,不由得闷哼一声,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毫无起伏宛如机械一般的声音忽然响起,“实验体三号在注入tr-x37试剂后,出现异常,从昏迷状态中苏醒,昏迷时间为78小时54分钟,体表暂无异变,细胞活力增强……”
    苏然呆呆的看着身侧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殷红的嘴正一张一合的对着手中的录音器说话记录,挺直的鼻梁,架着一副无框眼镜,遮挡了飞扬的眼尾,也挡住了那漆黑如墨的眼睛,只透出平淡无波的视线,在和苏然对视后冷漠的移开,接着记录实验体的变化。
    熟悉的容貌,陌生的感觉……
    苏然垂眸,看到了自己身上,他正躺在一张白色的病床上,脑袋上似乎连接了几个感应器,脖子那里也隐隐作疼,上身是光裸的,下面只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裤,手脚都被束缚着,腰间和脖子那里也有东西绑着,手臂上是密密的针孔,苏然动了动手指,忍不住吸气,好痛……
    记录完毕后,越泽漠然的转身离开。
    苏然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开口。
 
  ☆、第51章
 
苏然闭上眼假寐,然后在脑海里呼唤系统,他现在急需点止疼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倒霉,不是死就是受伤的,身上的疼就没断过。
    “宿主君,这一次你一定要小心点啊!”系统压低了声音,“反派是精神系异能,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察觉我的存在……”
    “那怎么办……”
    “所以宿主君需要买一个空间,将以后可能需要的东西买好放在空间里,我就尽量少出现,还有宿主君之前买的轻功可以兑换成速度异能。”
    “……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我买东西?丫不会又坑劳资吧?”
    “宿主君居然不信窝,好桑心……”小毛球故作忧郁的拿屁股对着苏然,毛毛里的小耳朵却竖了起来,虽然它确实想让宿主君买东西,但它也没说谎嘛!
    “坑货别装了!你先报价,我考虑考虑。”
    “空间是300积分/每立方米,基础食物10积分/kg,饮用水10积分/ml,蔬菜水果20积分/kg,药物组合装100积分/每盒……”系统抓住机会噼里啪啦的报了一大串,闹得苏然头晕,谁让他是个娇弱的宅男呢,还饱受反派的摧残,说多了都是泪。最后苏然买了10立方米的空间和一些必须的东西后就昏睡了过去。
    隔壁房间
    “……精神波动异常,时间长达23分钟38秒。”越泽对着录音器说完最后一句后,解除了对苏然的精神锁定。
    面前的书桌上摆着的是末世后的地图,是在原来的zg地图上绘制的,上面标明了各大基地的位置以及一些已经确定了的变异植物和动物的领域。越泽轻揉眉心,秦苍回来后大张旗鼓的寻找一个叫林涵的男人,还在基地通知栏贴了画像,他不看见也难,没想到会是实验体四号,人物评估失误,依秦苍的势力计算,他还有最少三天的时间撤离。
    第二天,越泽在实验体一号的数据旁标记失败,封存了一号实验室,来到三号实验室门前,越泽抬了抬眼镜,希望实验体三号会给他惊喜。
    打开门后,越泽对上了苏然圆睁的眼睛,动作微顿后缓步走到病床旁查看实验体三号的数据。
    苏然原本提着的心瞬间落下,溅起了一地渣渣……真没把他当人看啊,招呼都不打一个,他是再次被忽略了吗?反派你眼瞎啊!没看见劳资眼睛里满满都是“我渴了!我饿了!”的信息吗?
    苏然吞了吞口水,嗓子一阵难受,跟拿沙子磨过似的,苏然张嘴,艰难而坚决的表明了自己的需求,“我渴、饿了……”虽然因为声音沙哑,听起来有些模糊不清,但好歹字少,一般人还是能懂他说的啥。
    越泽闻言在实验数据旁写下“神智恢复”几个字后,再次拿出注射器和新的试剂,粉红色的液体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格外好看,苏然却是急了,谁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再来几次他不成怪物都不正常,当然,如果他知道旁边的一号实验室和对面的二号实验室里面是死掉的实验体的话,就会觉得只变成怪物那都是轻的。
    在针尖就要刺入皮肤时,苏然吼了一句,“越泽……”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小)戚(受)啊!后面的话绝壁是因为嗓子疼才没说出口的,拉关系这种事做的不要太熟练。
    苏然还想东拉西扯一番,脑袋却好似被千根针刺入一般,顺着那一根根神经在脑子里搅动,大颗大颗的汗珠沿着额角滴落,苏然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咬着唇还是阻止不了嘴里溢出的□□声,疼的太厉害,连大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在苏然要崩溃之际,那种刺痛的感觉又入潮水般退去,苏然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你知道什么?”
    苏然自嘲一笑,舔了舔唇上的血迹,“我知道……你计划往华北基地撤离,知道你的试验,还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死。满意了?”
    “预知的异能?”越泽似乎没有情绪,丝毫没有因为苏然的话生气,而是理智的继续记录实验体发生的变化,“什么时候发生的异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