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主角出没,请注意 作者:陌上浮生乱

字体:[ ]

 
书名:快穿之主角出没,请注意
作者:陌上浮生乱
 
文案
 
一个桃花满天飞,无一是萌妹的悲催直男攻略史。 
楚辞表示,别迷恋哥,哥是游戏攻略系统中永恒的传说。作为一个前(三流)演员,哥有着(并不)丰富的经验,角色扮演,完全无压力(被拆穿)! 
哥的身影遍布各次元,哥的足迹踏遍整个宇宙,哥的最终目标,就是整个星辰大海!主角们,等着哥成功逆袭,成为永远的男一号吧。
 
本文傻白甜风,略苏,更新时间不定,慎入!!
最重要的一点:作者终于放弃治疗了!确定本文无cp,无cp,无cp!!!走剧情流!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辞 ┃ 配角: ┃ 其它:
 
 
 
  ☆、锁情(一)
 
  当楚辞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被目前的境况惊呆了。谁能告诉他,好端端在家里休假,怎么外面的天一秒冬天变夏天了?这世界玄幻了?世界末日了?
  正在他纠结时,他忽然感到不对劲,再扭头往四周一看,靠,这根本就不是他家好吗!
  这高大上的摆设,这古香古色的房间,根本是穿了的节奏啊!
  对了,难道我之前不是做梦?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前几天,他玩游戏时,曾经点开过一个诡异的页面,其实也不算是他点开的,好像是自动跳出来的,他也没在意。
  那屏幕上显示:你是否觉得现实很无聊?想体验不同的人生吗?欢迎进入幻世界,体会主角的精彩人生!打造属于你的辉煌!
  他一时手贱,点了yes。点了之后什么都没出现,他嘟囔了几句,就玩别的去了。谁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过,这样也不错。
  楚辞淡定的接受了现状。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楚辞谈定且快速的调整了一下姿势,斜靠在那张雕花木床头,然后扬声说到:“进。”
  下一刻,门外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前一个人身披红袍,把他身上那种不羁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随后而来的人与之相反,一身黑色劲装,存在感极低。如果不休息根本察觉不到此人的存在。这两人的相貌也都是极好,放到现在也有做一流明星的资本。
  他二人进来后,极为恭敬的向楚辞行了礼,口中齐声道:“拜见主上!”
  楚辞脸上显出诧异的神情,因为就在那两人进来时,他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剧情人物出现,幻世界系统程序启动。滴滴,能量收集完毕。剧情介绍开始。”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屏幕,那屏幕的左边是一个仿真人物,右边是一个人物基本信息介绍。那个仿真人物看起来极为冷俊,一身雍容华贵的装扮,眼角眉梢都透漏着高傲。
  他看了介绍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说好的主角呢?说好的辉煌呢?
  他默默回忆了刚才系统的介绍,整个人都要给剧情君跪了!
  这个仿真人物就是他现在穿的壳子,名叫慕容斯。他现在穿越的是一本叫《锁情》的小说,这本锁情是一本怎样的小说呢?首先这是一本bl小说,然后它还是一部虐恋情深的bl小说。再然后,这个小说的主角攻就叫慕容斯!最后,令人悲伤的是,这是一部小受重生复仇的bl小说。
  楚辞看着令人凌乱的剧情介绍,森森感到大宇宙的恶意!
  《锁情》的前半本讲的都是攻受如何相遇,如何虐恋如何情深,到中间剧情开了个神转折,它逆cp了!原来的白莲花宰相受是一个默默付出,为了心上人百般努力,到后来发现这只是一场皇子攻精心布置的阴谋,一切都是为了皇位。最后登上皇位的攻一杯鸩酒把受赐死了!然后受重生到了攻受相遇的前一年,死后的受深受刺激,黑化了,准备复仇。然后经过复杂的剧情,最后受玩起了囚禁play,把攻深锁皇宫,终生囚禁,达成了be 结局。当然受成了攻,攻被掰成了受。
  楚辞表示,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尤其是当自己成了主角。
  不过在楚辞再次听到系统音时,他又满血复活了。
  只听叮的一声,“逆主角系统启动,主线任务:净化黑莲花,改变原著结局。”
  “日常任务:收获小弟+5。”
  “日常任务:扮演慕容斯。”
  “日常任务:拜师修仙。”
  “随机任务:待发送。”
  楚辞在心里默默擦一把汗,真是虚惊一场。哥差点被关小黑屋了!
  从系统音响起到现在看起过了很长时间,在现实中只过了几息。因为系统是把内容直接传输到楚辞脑中,消化很快。
  楚辞,现在的慕容斯脸上的神情又变成了面瘫。他的两个属下显然也是习惯他的寡言,行过礼之后,端正身形,开始了工作报告。
  琉璃,就是红袍男子道:“属下已遵从主上吩咐,暗中命人将宰相尹空带入流云阁。不知主上有何打算?”
  楚辞一听,心里暗道不好,剧情进展到这一步了?这原本是慕容斯英雄救美的计划,不过,这更是重生后的受——尹空的第一步棋,将计就计,设计败坏慕容斯的声誉。让慕容斯失去在皇帝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为后来慕容斯夺取皇位埋下隐患。
  琉璃还在汇报,楚辞已经在想理由怎么不动声色的改变原慕容斯的计划了。因为尹空这个人在小说中本来就是因为足智多谋才被慕容斯看中,又因为尹空难以拉拢,才让慕容斯出此下策。在重生后,尹空用了一年时间想了一套连环计,那计策,简直是诸葛亮在世,无人能比啊。
  老祖宗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拼不过智力就只能避了。一旦入套,那才是在刀尖上行走,步步血啊。
  楚辞转念一想,他现在不是皇子吗?还用理由?直接说吧。
  于是,楚辞冷冷道:“将他送回宰相府。”
  那两人有些诧异的抬头,只一眼,就连忙低了下去。
  楚辞还在纳闷,他就那么可怕?
  那两个人道声:“遵命。”
  就恭敬的告退了。
  门外。
  琉璃舔了舔艳红的唇,神色莫名。
  那个黑衣男子眼神恍惚了一秒,立刻又变得清醒。
  楚辞显然是忘记了他壳子的魅力加持。
  让人为他默哀三秒。
  在那两人眼中的他,是怎样的呢?
  平时紧束的一头青丝散落,上身纯白的中衣因为刚才的动作敞开了几分,漏出了如玉般富有光泽的胸膛,在白衣墨发的映衬下,多了几丝暧昧的色彩。少了平时的严谨冷默,莫名的让人心动。
  楚辞望着窗外升起的太阳,发起了呆。
  一会儿,他意识到了不对,猛的低头看了看他的衣服,卧槽,没穿衣服见人!玩大了。会不会露馅啊。
  于是,他准备更衣。刚掀开被子,看着旁边的衣服,他又为难了,怎么穿?
  穿衣技术那家强?丫鬟穿衣技术棒!
  找人代穿吧。
  他又朝门外喊到:“来人!”
  不到一秒,那个出场一次的黑衣人就进来了。
  手还握着被角的楚辞傻眼了,说好的丫鬟呢?
  怎么会是他?
  这个黑衣人叫慕一,是慕容斯的暗卫首领,武功高强。
  慕一见此情形,也是愣住了。他原本以为主上还有要事吩咐,才……看着情形,是要更衣吗?
  慕一正要退出找丫鬟来,就听见主上说到:“更衣。”
  他几乎以为听错了,结果主上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愣着干嘛?”
  他本能的回了声是,走向床边的人。
  楚辞本来见进来的是慕一,他还楞了一下,不过他觉得既然慕一都进来了,还是不换人了,反正叫丫鬟也挺尴尬的,还不如男的呢。于是就出声吩咐慕一更衣。
  楚辞这个直男不知道的一点是,他所在的世界,天下大同,男风盛行,娶男妻者也不在少数。像他作为皇子,身边男宠不在少数。所以男男授受不亲这点,也是要遵守的。这种更衣的事,更是他的妻妾之流才能做的。不过他虽有男宠,不过是他人所赠,不好推辞,倒也没碰过,妻妾更是没有。平时日常琐事都是由太监伺候。近日,原慕容斯临时把人调走,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慕一眼神挣扎了几秒,开始为楚辞更衣。
  楚辞看着慕一那双不稳的手,难道他也不会穿?不,不太可能。遭了,不会觉得我侮辱了他,想爆发吧。
  这时候衣服也穿的差不多了。于是,楚辞就打算自己动手。刚一抬,就与慕一的手相撞,刚好落在慕一的手心。
  楚辞一下子就傻眼了。靠,真狗血。
  慕一心里更是五味陈杂,他此刻脑子一片空白,只余下触碰到那一双手的感觉在心里回荡。原来主上的手也是热的。平时的主上高高在上,犹如雪山一样,让人只能不远观。走近一点,就会把人冻伤。今天的主上好像比以往柔和不少。
 
  ☆、锁情(二)
 
  楚辞面无表情的站在朝堂上,为自己默哀三秒钟。
  望着对面尹空那张清雅却难掩其黑莲花本质的脸,他又默默的转来了视线。这年头精神病不好惹,黑化症患者更要远离啊。不过作为一个勇于知难而上的游戏玩家,他要upupup!come on!
  不过话说回来,这什么系统说要净化黑莲花,难道要哥请个和尚给他超度?开玩笑,肯定不能啊。到底要怎么办?
  昨天在慕一的帮助下更衣完毕的楚辞,在王府竹园呆了一天,前半天,他做好了思想工作,准备把眼前的世界当做拟真网游来对待。楚辞表示,小爷玩过无数游戏,就是没玩过真人的!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后半天,他开始想通关策略,可惜了慕容斯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的,看看王府侍卫的眼神,就知道了。到最后他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到最后,他决定——相信前人的智慧,以逸待劳,敌不动我不动,见招拆招。说白了,还是没办法啊。
  慕容斯在那儿神游天外,尹空就是愤恨加不解了。尹空饵都放了,只等鱼儿上钩。只是空等不见人。前天晚上,他被人掳走时,就已经暗中做好了准备,要让慕容斯血债血偿,结果他被绑了一个晚上,都没见人来!尹空一腔怒火加上被绑之仇,对慕容斯更是厌恶。不过他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前世他被绑了半个时辰慕容斯就来了,怎么这世不同呢?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被绑到天明的他满身疲倦,好不容易听见一个脚步声时,他以为是慕容斯,连忙强打精神。结果来了个红衣人,那个人说起来他也是很熟悉,琉璃,前世同他一样,痴恋着慕容斯。想到这儿,尹空的心里更加复杂了,他已经不能分辨对慕容斯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不过,尹空冷冷的笑了,这一世,慕容斯是别想逃!他们注定要纠缠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已经身处地狱,你就来陪我吧!尹空的眼里执念愈加浓郁,让人不寒而栗。
  楚辞正神游天外,忽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谁在咒我?他不由看向了尹空,正好对上了那双宛若入魔的眼睛。妈呀,怎么一刻不到,尹空黑化又加深了,这是蛇精病又犯了的节奏?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怕,他可是游戏小能手!楚辞综合现代无数篇网文,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嘿嘿,尹空接招吧。
  就在下朝后,他就开始了准备。
  三天后。他就开始了攻略之旅。
  第一天,
  他下帖约尹空喝茶。
  尹空将送帖之人拒之门外。
  (让你用谁不好,用琉璃,不被拒绝才怪。那可是前情敌,不作不死啊!少年)
  第二天
  他下帖约尹空下棋。
  尹空一口回绝。
  (依旧是琉璃)
  第三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