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爷是个夫管严[重生] 作者:玉缘

字体:[ ]

 
书名:王爷是个夫管严[重生]
作者:玉缘
 
文案:
受君的文案
据说苏尚书家的大公子是帝都有名的大美人
据说苏尚书家的大公子德才兼备
据说苏尚书家的大公子逃婚,和府中的教书先生私奔了
据说因为苏大公子的抗旨不尊,苏家家道中落
但是,这些对苏诺来说,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不得不承认,苏诺上辈子很蠢,他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一个穷酸秀才
好好的王妃不当,和一个穷书生私奔,结果一片痴心被负
不过,重来一次,就是再蠢也不能重蹈覆辙
不仅要当个身份尊贵的逍遥王妃,还要报了上辈子的仇,把渣男虐得死去活来
出乎意料的是,他收获了一枚痴汉属性的忠犬
 
攻君的文案
据说景王朝的逍遥王,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样样行
据说景王朝的逍遥王,总爱狐假虎威,天天闯祸
据说景王朝的逍遥王,不仅是个败家子,还非常毒舌,说话能气死人
据说景王朝的逍遥王,他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特别龟毛
有一天,他意外地从水里救起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并对这位美人一见倾心
于是,他打算让这位冷若冰霜的美人做他的夫郎
为了配得上他明媒正娶的夫郎,他努力把掰歪的人格转正,总算没有遭到亲亲夫郎的嫌弃
最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变成了一个夫管严
 
入坑提示
痴汉忠犬攻和冰山女王受
1VS1 双洁 主受 生包子 傻白甜 先婚后爱
HE 攻宠受 温馨不虐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婚恋 天作之合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文昊,苏诺 ┃ 配角:很多 ┃ 其它:王爷,男妻,1v1
==================
 
  ☆、第1章 识人不清,害人不浅
 
  冬日的早晨,鹅毛般的大雪铺满整个村庄,三两个路人裹紧厚实的棉衣,带着一身冰冷的雪花匆匆路过,身后留下一串串脚印,只是片刻时间,便被大雪覆盖,不留一丝痕迹。
  挂着冰锥的屋檐底下,被一层薄薄的冰雪覆盖住的,是平坦光滑的泥地,屋檐的拐角处,是一间柴房,而在一堆柴火的掩饰下,是一团冷得发抖的黑影。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那团黑影顿时僵住,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过了一会儿,五个魁梧大汉拉紧马绳,停在柴房外面,他们俱都蒙着面巾,腰间均配着一把裹着刀鞘的弯刀,身下的白马又肥又壮,领头的也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大汉,他往四周逡巡了片刻,转头对身后的另外四人命令道:“我们继续走,那人一定是往前面跑去了。”
  众人齐声道:“是”
  “驾!”
  等领头人带着手下往村庄的另一头跑去之后,又过了一刻,草堆下的那团黑影才终于从草堆下面爬了出来。
  这是一名男子,他身长七尺有余,虽然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还带着点点血迹,但看其布料的质地,也知道他是大户人家出身。他的头发凌乱,还打了死结,散发着一股怪味,而被几缕发丝掩住的面容虽然有几点污迹,还无比苍白,但依稀可以看出他容颜极其俊美,即使落魄至此,也难掩风华。
  苏诺佝偻着背,死死地捂着腹部,单手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往嘴里塞去,然后一边咀嚼一边跌跌撞撞地往那几人的相反方向逃去,在雪地里留下一团越来越小的黑点。
  三日后,苏诺千辛万苦地赶到景国的帝都,撑着模糊的意识赶到一座被查封的府邸前,他一步步走上台阶,用肿胀不堪,泛着紫黑色的手摸上了那黑色又沉重的大门,看了一眼牌匾上的‘苏府’二字,眼神带着不可置信,嘴唇微颤,良久,他才吐出几个字。
  “父亲,母亲……”
  他终于承受不住心中的悲痛,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支撑,跪倒在地,膝盖重重地淹没在雪里,刺入骨髓的冰冷寒意从膝盖侵入体内,但他仿佛丝毫察觉不到这些,只是失魂落魄地流着悔恨的泪水,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苏诺默默地流下两行清泪,等回过神来才想起找人问清楚情况。
  是的,他不应该看见封条就随意下定论,以为苏府里的人已经全部都被处斩,说不定只是被流放,或者在坐牢。
  他擦了擦眼泪,连忙爬起来在街道上看了一圈,找到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中年妇人,抓着她的手臂问道:“这位大婶,请问你知道苏府的人都去哪里吗?”
  中年妇人提着一个菜篮子,一时不察便被逮住,原本是想喊人的,但看抓着她的人是一个双儿,且弱不禁风,全身乱糟糟的,顿时心中升起几分怜悯,就回道:“你是外地来的吧?你可能还不知道,苏府的人在三年前就因为在去边疆的路途中感染瘟疫,全部死掉了,这件事连我帝都的平民百姓都知道。说来这家达官贵人也着实可怜,就因为他们家大公子逃婚,就被陛下降了罪,还搞得家破人亡,唉!真是可怜……”
  苏诺接收到这个晴天霹雳,不自觉地放开了妇人,中年妇人摇头叹息了一会儿,转身离去,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不过苏诺什么都听不清了,只是再次瘫软在地。
  老天爷仿佛察觉到他绝望到极点的内心,狂风席卷而来,刮起一地的雪花,先前追杀他的其中一个壮汉就顶着呼啸的寒风来到他的身后,一掌把他砍晕过去,然后一把抗在肩膀上就骑上马远去。
  苏诺只觉得后颈一阵疼痛,便晕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却也知道自己被人抓到了。
  其实有没有被抓到,会不会死掉,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他走投无路,生无可恋,曾经以为可以相伴终生的人放弃了他,就连唯一的家人都早在三年前死去,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苏诺从一出生就是景国的户部尚书的嫡长子,虽说是个双儿,亲生母亲也早亡,但因为他是苏尚书的第一个孩子,所以父亲对他极其疼爱,就连后来进门的继母也不曾亏待过他。
  可以说,他十七岁之前的生活是他一生当中最为快乐的日子,可是,十七岁之后,这一切都变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简单说来,他爱上了一个人,这个人是一名落榜的秀才,也是苏府请来的教书先生,温文尔雅,俊美如斯,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就连苏诺这样冷清的人,也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直到爱上了他。
  苏诺和邢乙沐是两情相悦,但由于身份地位天差地别,所以苏尚书并不允许邢乙沐迎娶苏诺,并且第一次打了他。
  然后,邢乙沐就想带着苏诺私奔,苏诺想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宫里的圣旨传来,让他下嫁给陛下的四皇子,他才不得不随着邢乙沐逃出苏府,并且在无人见证的情况下成了亲。
  后来,邢乙沐凭着一枚从小带到大的玉佩,成为了慕国的摄政王的嫡长子,而苏诺也因此成为了世子妃。
  虽然苏诺逃了婚,但对父亲等人还是比较牵挂,等安定下来之后,便每个月都会写一封信回去,却每次都杳无音信,之后,他让邢乙沐为他打探苏府的人是否还安好,是否因他逃婚而被景国的皇帝治罪。
  消息很快传来,邢乙沐告诉他,苏府一切安然无恙,让他无需挂念。
  苏诺这便信了他的话,再然后,公主的女儿喜欢上了邢乙沐,誓死要嫁给他,摄政王因为他一无所出,就让邢乙沐把他降为侍君,邢乙沐逼不得已,只好这么做。
  其实哪有什么逼不得已,邢乙沐恐怕求之不得! 
  苏诺不是没有反抗过,但他势单力薄,娘家也在千里之外,即将入府的还是一位身份尊贵的郡主,就连邢乙沐也渐渐对他失去了兴趣,他还能怎么样?
  郡主成为世子妃之后,因为三番两次的陷害,苏诺的日子渐渐难过,邢乙沐也对他失望透顶,府里的侍婢和仆人也惯会见风使舵,对他不待见起来,好在苏诺常读医书,天资聪慧,通晓岐黄之术,躲过几次毒杀,才安然无恙地活了三年。
  在第四年的时候,他因为毒害府中一名怀孕的侍妾,被关到大牢之中,这一关,就是两年,并且在此期间受尽折磨。
  两年之后,郡主乘邢乙沐不在府中,把他放出了大牢,让他有多远逃多远,却不料,这本就是那郡主的阴谋,等到还没跑多远,就被人一路追杀到景国境内。
  若非他从苏府中带来的贴身仆人夏青桃带李疆,若非他随身带着毒.药,也无法直到现在都还活着。
  至于追杀他的人,自然是世子妃,那些追杀他的人一看就是兵士出身,也只有这位郡主出生的世子妃,才有权调动在邢乙沐掌管下的府兵,也能调动公主府的府兵。
  至于为何在两年后的今日才对他赶尽杀绝,自然是这位世子妃怀孕了,而且正好赶上邢乙沐到边关去抵御敌国。 
  苏诺被绑着躺在地上,额头老大一个破洞,还流淌下一丝丝的鲜血,想来是无意之中被磕伤破的。
  自嘲地回忆着逃婚以后的种种,回过神来,就见阴暗杂乱的屋内露出一抹光亮,苏诺抬起头便见到一名穿着劲装的貌美女子,她拿着一把宝剑,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人是世子妃身边的贴身侍婢千兰,也是世子妃最为信赖的人,一看到她,苏诺就知道自己所猜所想完全没错。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苏诺,说道:“苏侍君,这么多天过去了,你想必还认得我吧!”
  苏诺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沉默不语,就算说再多的话,面前这人也不会放了他,又何必多费口舌?
  千兰低下头,抬起他的下巴,面无表情地继续道:“哼!苏侍君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世子妃给您准备的大礼,不知道您还满不满意?”千兰放开苏诺的下巴,站起身道:“另外,世子妃让奴婢转告苏侍君一句话:苏侍君一路走好。”
  话音一落,苏诺看到千兰举起手中剑向他刺来,本能地想要躲开,却全身上下都动不了,随后便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感。
  罢!罢!罢!就这样死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当他识人不清,害得父亲母亲惨死的报应。
  不过若是一切可以重来,他定要让所有辜负他的人百倍偿还,也让真心待他的人有个好下场。 
  千兰把插在苏诺腹部的剑一下子拔了出来,鲜血一路流淌,浸湿了他的衣袍,满地的血红色,就算在黑暗之中,也格外刺目。 
  “苏侍君不要怪奴婢,要怪就怪你不该抢走世子的心,这都是你欠世子妃的。”
  说完,她让屋外守卫的壮汉进来,吩咐道:“把他的尸体绑上石头,然后沉到河里去喂鱼。”                        
 
  ☆、第2章 王爷威武,英雄救美
 
  苏诺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寒冷,血液也停了流动,意识早已模糊不清,过了一会儿,他便彻底陷入黑暗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意识稍稍清醒,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大河之中,被冰凉的水包裹全身,一阵强烈的窒息感令他微微张开嘴,却有无数河水进入嘴里。
  难道他还活着?莫不是被抓到了阴曹地府吧?
  带着无数的疑问,他本能地剧烈挣扎,却发现四肢已经奇迹般地能够动弹,他又想要张开眼睛看看是什么情况,眼皮子却沉重地仿佛糊了一层浆糊,隐隐约约的,远处还传来一阵喧闹声和哭泣声。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抱在怀里,虽然不知道这人是想干嘛,他却乖乖地停止了挣扎。
  不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离开了河水,与此同时,旁边的说话声和抽泣声更加清晰了,也觉得有个声音极其耳熟。
  苏诺挣扎了良久,眼皮终于掀开一条缝,入目的是一张英气勃勃,又极其陌生的脸庞。
  景文昊正抱着从水里救起的美人一路狂奔,准备上马车,却发现怀里的美人睁开了眼睛,就连忙对旁边跟着的夏彤说道:“快别哭了,你家公子醒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