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幸福过日子+番外 作者:花落倾语

字体:[ ]

 
 
 
【文案】
不小心把自己作死的易远,穿越到了一个男男能结婚的奔放世界。
男男配对,简直不能更爽了~O(∩_∩)O~ 
只是——
易远:不是说是个猎户吗,为什么会是个冷酷炫?!还腹黑!!好累,不会再爱了
(╯‵□′)╯︵┻━┻
 
 
1VS1甜文,无虐,主受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远,封哲锦 ┃ 配角: ┃ 其它:甜文,1VS1,花落倾语
 
==================
 
    ☆、  第001章 倒霉穿异世
 
      落山村,位于岳国靠北的一个落后小村子,九年前,这个村子也还能靠山吃山,自给自足。村民们小日子不说家家顿顿都能吃上肉,过年能穿上新衣,那也能隔山差五的去到安平镇买点小肉回来尝尝荤腥。
  可自从边关战事告急,与相邻的宣国打上之后,落山村这个靠北的小村子便穷了起来。
  战争倒是没打几年,岳国便以战胜一方获得了战败方宣国的赔偿。
  只是,战争之后,紧接着便是干旱,这一干旱便是两年。
  如果说落山村之前还可以算是山明水秀的村子,那这连着九年的天灾人祸下来,山明水秀的小村子也变成了光秃秃的荒村。
  说荒村或许夸张了点,这山林子也有绿意,田地里一到春耕秋收的时候也还是能见着那粮食,只是比起几年前,确实要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五年的战争,两年的天灾,哪怕是缓了两年,也没能让落山村的日子恢复到九年前的光景。
  落山村不大,拢共算下来,也不过七十来户人家,人口在这九年的加加减减下来,满打满算也就不到四百人。
  时值春耕,家家户户都忙着翻地施肥播种子,别说青壮年,就是那七八岁的孩子,也跟着家里的大人在地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此刻都与一脸苦逼相躺在床上的易远毫无关系。
  撞个脑袋而已啊,不仅把他给撞晕了过去,而且还撞出了地球,撞穿了时空,真是……去年买了个表。
  烦躁的揉了揉脑袋,易远简直想哭。
  不就是出柜成功太过激动不小心撞头了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想到脑子里那莫名多出来的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易远就恨不得再把自己给撞晕过去。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他回地球。
  揉了揉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后脑勺,易远将一个高大上的东西召唤了出来。
  看着自己眼前犹如平板电脑般大小的界面,易远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砸了它。
  这个东西,根据脑子里的提示,名为位面交易器。
  而他能得到它,则是因为撞头晕过去的时候,灵魂波动与其刚好产生感应,然后被其吸引,他就莫名其妙被这东西带到了这个叫做东炎大陆的异世来。
  他这个原身的名字刚好与他同名同姓,也是因为撞头。不过这个老兄比他惨,他不过是撞晕了过去,倒霉的被这位面交易器带到了这个世界。
  而这身体的原身,则是与继母带过来的儿子因为口角,少年意气,打得太过激烈撞到头,然后就那么给撞死了。
  大概因为两人同名同姓,又都同样撞到头,反正就是有了共同的联系,他的灵魂便进了这少年的身体。
  摸了摸已经包扎完好的脑袋,易远无奈的戳了戳交易器的界面。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去地球!?
  早知道就不要那么兴奋了,乐极生悲,说得就是他了。
  唉……
  “小远,醒了?”随着一个憨厚的男声传来,土坯房的木板门被从外向内推开。
  易远抬头打量进来的人。
  根据脑子里的记忆,他知道这人是原身的亲大哥,同父同母那种的,这大哥名叫易鸿,为人憨厚老实,今年十九岁,已经成亲。
  说到成亲,易远就不得不叉腰大笑三声。
  这个世界简直太有爱了,居然允许男男结婚,真是喜大普奔。
  大概这是他穿越过来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小远,头还疼不。”易鸿手里端着碗药,人还没到床前呢,易远便闻到了那独属于中药的浓郁味道,臭死了啊。
  难道是给他喝的??
  易远张大眼睛瞪着碗,别开玩笑了!!!
  易鸿见自家弟弟这副表情,不禁笑道:“药不苦,哥让你嫂子给药里加了甜糖。”
  易远撇嘴,还甜糖呢。
  欺负他不知道甜糖是什么东西吗?
  这里的甜糖跟现世凝结成块的蜂蜜有点像,只不过没有蜂蜜甜,而且还死贵。那么两个指节长宽的甜糖,就要两个铜板,比这里的肉包子还要贵一个铜板。
  虽然嫌弃药苦,易远也还是皱着眉头接过了药碗,然后露出跟要赴战场似的壮烈表情一口气将药喝完。
  要被苦死的节奏啊!!!
  说好的不苦呢,说好的甜糖呢!!!
  “是不是不苦。”易鸿笑着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脑袋,“再躺着吧,大夫说,再喝三回药,然后好好将养一个月,就没事了。”
  易远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便宜大哥。
  什么不苦,简直要苦死了好吗?
  人家山寨的糖都要比这个什么甜糖甜一百倍好吗?
  不苦你怎么不喝一碗试试!!
  “大哥,我可以下地走走吗?”易远不抱什么希望的问道。
  易鸿皱眉,拒绝道:“不行。”想了想又安慰道:“小远听话,就还有三回药了,喝完哥就让你下地走走,啊。”
  易远无奈点头,也没多失望。
  他不过是想亲眼看看未来居住的环境而已。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知道这个身体的家庭环境不好,可到底是别人的记忆,不是自己亲眼所见。
  “好了,休息吧,哥要去地里了,有啥事就叫你嫂子,她就在后边院子里侍弄菜园子。”易鸿说完便起身关门走了出去。
  易远看着木板门被关上,想起这个世界这个时节正是农忙的时候。
  然后不禁感叹,这个原身的大哥还真是疼他啊,这么忙的时候还不放心的放下地里的农活亲自回来给他喂药。
  又想到这原身另外的家人,易远抽了抽嘴角。
  比起这原身的继母跟亲爹,还有那个毫无血缘的二哥,突然觉得总是欺负自己的大哥二姐实在是太爱他了。
  躺在床上也无聊,易远便将一边的交易器移过来。
  交易器界面很干净,只有靠左边五个按钮:位面、好友、交易、资金、等级。
  看着这五个按钮,易远伸手点开了位面按钮。
  便见页面跳转,又出现了五个按钮:高级位面、中级位面、低级位面、原始位面、蛮荒位面。
  易远一个一个点开,前三个位面都没有任何动静,而原始位面则出现了地球,东炎大陆两个按钮。
  易远一阵激动,连忙点开地球。
  什么反应都没有!!
  易远不信邪的又点了好几下,地球这个按钮它巍然不动。
  好吧,大概这就是一个名字?
  蛮荒跟前三个按钮一样,没有动静。
  易远点开好友按钮,没有动静。
  交易按钮,没有动静。
  资金按钮,没有动静。
  等级按钮,页面跳转,出现了一页说明。
  位面交易系统分为七个等级,从高到低为:黑钻级、紫钻级、蓝钻级、红钻级、黄钻级、水晶级、白玉级。
  为什么一股浓浓的企鹅公司风扑面而来?!
  易远囧了一下,接着往下看。
  七个等级,每个等级都有不同的福利,这直接影响了位面商人的利益。
  位面商人,也就是持有位面交易器的宿主。
  不同的等级,可以开通交易那一项里的交易商城等级。
  比如他现在是最低等级的白玉级,他可以在交易那里的交易商城里被动跟原始位面以下的位面商人交易,是被动。只有水晶级以后,才能主动与位面商人交易,且还只是跟他现在位面相同位面等级的位面商人交易。
  例如他现在是原始位面,那么他水晶级时,就可以主动跟原始位面与蛮荒位面的位面商人交易,且对方也只能是水晶级跟白玉级的位面商人。
  在等级到了蓝钻级以后,他才拥有自主搜索位面的功能。
  不过不管是哪个等级,他都可以被动与任何位面的位面商人交易,只要对方搜索到了他。
  每个位面,只允许同时拥有两个位面商人,且位面商人禁止出售活人。
  看到这里,易远摸了摸鼻子。
  他还想着要是不小心碰到地球位面的商人了,他可以把自己打包出售过去,然后他就回地球了。
  真是要忍不住为自己的智商点赞。
  唉……
  为什么要有最后那个禁止条例呢!!
  【是否开通位面交易系统】
  易远看着是跟否两个按钮,果断点了是。
  【位面交易系统开启,宿主可以享受位面交易系统给你生活带来的乐趣了。】
  易远翻了个白眼,还乐趣呢,除了有限的那几个按钮能点开,其他的什么都点不了。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位面交易器研究完,易远又只能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房顶发呆。
  灰扑扑的房顶,透出些光线进来。
  要修补房顶了啊,要是下雨,得漏雨了。
  记忆里,这里农村的房子房顶普遍都是用麦秆,加上黄泥做成。夏天倒是凉快,就是冬天冷死个人。
  这里也是有瓦的,不是现代那种有点黑的瓦,而是黄泥瓦,还特别贵。
  那些有点小钱的人才舍得用,土豪一般用的都是琉璃瓦,穷人就用麦秆黄泥糊结实点就是屋顶了。
  而他现在这身体的家,就是那种穷人的家。
  家里六间土坯房,四间卧房,一间堂屋,一间杂物房。杂物房分了两半,一半放农具,一半放粮食。
  厨房跟养牲畜的地方是不算作正房的。
  把这原身的家庭环境粗粗的回忆了一遍,思绪又飘到了位面交易上。
  他现在还只是最低等级的位面商人,不能主动跟别人交易,只能等着那些等级高过他的位面商人主动跟他交易。
  不知道会是哪个位面的位面商人第一个跟他交易?
  这么胡思乱想着,易远渐渐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  第002章 后娘后爹
 
      伤了脑袋不是小事,尤其是在这医疗条件特别差的异时空古代。
  易远被原身的大哥严厉禁止在药喝完之前下床,便只能每天躺床上无聊得数蜘蛛网。房子是土坯房,糊得看起来很结实,至少他这几天没见到墙壁上有裂纹之类的,这让他放心多了,至少不用担心哪天房子一不小心塌了将他这小身板给压成饼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农忙的原因,这三天他只见到这原身的哥哥,就连那嫂子,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还有这身体的爹跟继母,继兄,小弟,也只是偶尔听到一两句刻意压低的嘲讽,人却是没见到的。
  终于等到三回药喝完,易远被大哥易鸿允许下床出门了,不过还是特意嘱咐他不要干重活,不要再跟二哥打架。
  易远闻言轻哼了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