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点此承包本书[快穿] 作者:步羡

字体:[ ]

 
 
点此承包本书[快穿]
作者:步羡
 
文案
 
#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这本书被你们承包了。#
 
这是一个作者白天卖萌,晚上演戏,不断努力写书然后抱得基友归,顺带GD上一大片读者小天使的故事!
 
 
【食用攻略】
1、#快穿##穿书#
2、主攻1v1!轻松爽文流。帅帅帅苏苏苏!cp是现实里的狐狸。日更!
3、此文所有剧情都是阿步胡诌乱造,以求博君一笑,切勿过度带入现实。
 
本文话题:
#总在主角面前刷存在感的作者君#
#我和作者一起走过的岁月——主角#(来自菲亚飞同学
作者技能:
完美走剧情小能手(虽然似乎总有哪里不对)、迟钝光环、修改大纲(冷却时间1天)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步慕 ┃ 配角:很多尾巴的狐狸,封欧,言妄,单恋一棵草,各种角度各种姿势小天使 ┃ 其它:强强,穿书,快穿,主攻,1v1
 
==================
 
  ☆、第1章 为什么我在书里
 
昏暗的房间里,一盏小巧的台灯投下大片莹白的亮光,安静的空气中,只有时不时冒出几下慢悠悠的打字声。
    【封欧的一席白衫染上血红,破裂的锦帛随着他前冲的身影被风灌满,飘扬在身后。
    他双目红透,脚下的速度一次次提起,甚至比他巅峰时也不差多少,却终究,是被身后那大片的敌人逼上了绝路。】
    修长的无名指敲下一句话尾处的句号,步慕收回了手放到腿上,眯起眼睛看着电脑张嘴打了个哈欠,眼里泛□□点水光。
    作为晋江网极其业余的一个新人写手,他的打字速度连极其业余都算不上。看着面前打开的文档上密密麻麻的字,他拿鼠标戳了几下,统计出来字数1553。
    视线从略微泛红的眼角扫出去,一眼扫过电脑右下方的时间,已经过了转钟的点了。步慕不自觉的撇了撇嘴,打开他只有二十多人的读者群,满脸困倦的木着脸发了几条信息。
    步慕:“……熬不住了,还差1500!!qaq!我明天再更好了otz……”
    步慕:“大家晚安么么哒~!”
    写完这些,他摘下脸上架着的护目眼镜,潇洒的一关群,关扣扣、保存文档、关机一气呵成,在五分钟之内扑上了自家柔软的大床,然后陷入睡梦之中……
    ……
    漆黑的夜幕上高悬一轮明月,被错综复杂的枝桠切割得支离破碎。
    清冷的风从面颊划过,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步慕发现自己正手执一把寒光烁烁的长剑,飞跃在时疏时密的树干之间。
    “唰唰唰——!!”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超凡的速度,就让他一头扎进了上一秒还在十米开外的一丛密集的树叶之中!
    而再下一秒,他的眼前就骤然开阔,到了一座断崖。
    “噗——呸!”步慕吐出嘴里的几片树叶,刹住了脚。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副让他的表情活像见了鬼的画面。
    断崖四周,算上他自己,大约站了二三十人,皆是衣炔翻飞,手持兵器。而在众人隐约围起的中央,一个青年手持长剑,面色冷峻地站在悬崖边缘,一袭白衣沾染上大片的鲜血,刀口凛冽,他却犹然未觉,背脊挺直地站在原地。
    “逆徒封欧!你身怀魔功《遮天换日诀》隐瞒不报已是不对,如今更是妄图修炼魔功逆天行道,其心可诛!老夫收养你多年,现在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你交出《遮天换日诀》,我便将你带回釜山,废去根基后罚你面壁三年,此事便罢了,若你执迷不悟……老夫也只有和各路同道联手,大义灭亲了!”
    说这话的是一个身着蓝袍的中年男子,一副教书先生的模样,神色决绝,好一副装逼样。
    被他称作封欧的青年冷哂一下,“事到如今,多说又有何益?你只管装你那大义凛然的模样,自有同为利来的小人捧起你,与我无关。只恨我年幼无知时,妄称了你那么多句师父!”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步慕都想拍手叫声好!
    眼前的青年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分明是他最欣赏的一类男人!甚至连姓名都觉得十分的顺耳和熟悉……
    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
    不待步慕细想,只听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这位儒教长老,废话少说,你舍不得对徒儿下手,就换我来!”说完,飞身而起,身上一把宽厚的大刀挥舞,直直向着封欧砍去!
    “哼。”封欧举剑相迎,不避不闪接下那大汉的大刀,反手便是一刺!大汉本是算好了距离避过,却不料那剑上突然多起半寸红芒,猛地扎入大汉的腹部,顿时鲜血四溅!
    与此同时,那剑却也终是承受不住,彻底碎裂开来!
    “那小子的却邪剑碎了,大家快上!!”人群中有一人喊道。
    封欧冷冷瞥他一眼,反手将剑柄扔下悬崖。他顿了几秒,突然在原地张开了双手,“儒教不仁,佛门不净,其余诸派无论。如今天下,无一人有杀我的资格!”
    此话一出,众人皆怒。
    只有步慕,突然大梦初醒一般想了起来,这家伙,不就是自己笔下身世苦逼的那个主角嘛!而现在的桥段,就是自己之前大纲设想的“置死地而后生”啊!既然如此……
    步慕突听一阵喧哗,抬头一看,便见自家主角朝着崖外一步迈出,身子逐渐往外倾倒下去……
    来不及细想,步慕下意识的脚一蹬地,身子一轻,接着整个人便如同炮弹般冲了出去,直奔下落的封欧而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步慕隐隐听到似乎有人在身后叫自己的名字,但很快这些就被他抛在脑后。
    “啊啊啊啊啊啊——!!!!”
    下坠的感觉称不上有多美妙,甚至可以说是恐怖至极。步慕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得睁不开眼,手胡乱中摸到几片布料,下意识地一拽一拉,便抱了个满怀。
    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主角不主角的了,步慕将封欧抱在身前,借着他的身体挡了点风,勉强半眯着眼睛打量一番。周围变化太快,除了一片疯狂的曲线什么都看不到,再看封欧,早在步慕抱住他的下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毕竟受了重伤,表现的再强悍,那伤还是在那里,又不会跑到别人身上去。步慕抱着封欧,难得动了些隐恻之心,索性一闭眼,又将他抱紧了点。
    生死由命吧!步慕这么想着,刚打算放弃,却突然觉得体内有一股能量在蠢蠢欲动。
    清透的蓝色气体从他身上丝丝缕缕漫出,逐渐结成一张仿佛在流动的网。就如同一个防护罩,好像即便是从这么高的山崖上摔落,也无法撼动它一丝一毫……个鬼啊!
    随着一声轰鸣巨响,防护罩在接触到地面的短短3秒钟内就粉碎殆尽!
    撞击的震动好像震碎了身上的每个细胞,剧痛只是一瞬,下一个瞬间,步慕便眼前一黑,幸福的晕了过去。
    好像只是一秒钟,又仿佛穿越了无尽的混沌。
    步慕再次醒来的时候,游荡的视线渐渐聚焦,卧室里白色的天花板上的吊灯依旧傻得让人忍不住吐槽。
    “刚刚……是在做梦?”步慕还有些茫然,眨眨眼睛,活动了一下没什么异常的手脚,一手搭上额头,一手拿起了床边的手机。
    竟然一觉睡到了10点,该起床码字了。
    啊啊,高三毕业颓废的暑期生活啊……步慕这么感慨着从床上爬起来,先打开了电脑,然后绕到洗漱间去洗脸刷牙。随手从厨房顺了一块蛋糕吃着,又端了杯咖啡一屁股坐到电脑前,熟练地打开绿色的晋江页面点进作者后台……
    ……这是什么鬼?
    步慕愣了一愣,揉了揉眼睛再重新刷新页面看过去,排列整齐的章节列表下面,多出来的一个章节和其后挂着的3523字数显得格外醒目。
    ——难道,我昨天写了这么多只是太困了就不记得了?
    步慕点开章节,怀着一股子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奇妙心情,打算看看昨晚在自己毫无印象的情况下到底写出了什么样的东西。
    鼠标向下滑动,追杀……断崖……围攻……然后……wtf!为什么我在里面出现了?!
    步慕右手捂在胸前,左手将书桌上的黑框眼镜拿过来架到脸上,然后闭起眼睛默数三秒,再睁开从头到尾将更新章认真看了一遍。
    3分钟后……
    他面无表情地取下眼镜,躺倒在床上,目光迷离,嘴里喃喃道:“这不就是我昨晚梦见的内容吗,果然其实我现在还没醒吧。就让我再睡一觉……”
    ……怎么可能!!
    步慕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先戳了戳读者留言——很好,并没有什么留言(这是他第一次为没有留言而感到庆幸)——然后打开后台的编辑章节,正准备迅速的毁尸灭迹,却突然发现,鼠标点击编辑却死活也出不来编辑键!他敲了敲键盘,电脑上也没有任何反应。
    网站又抽了?
    步慕习惯性的戳开编辑群,打算问问大家有没有抽,字打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动作。他脸色阴沉,猛然抬起了头。
    ——莫非,这是一个针对于我的巨大阴谋?
 
  ☆、第2章 要一起被拖回去
 
清晨的水汽在地表浅浅地浮起了一层,哪怕是悬崖之下,也依旧有丝丝缕缕的光线眷顾着这些最为美好的绿色生命们。青草掩映之间,步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惊飞了草末停留的蝴蝶。
    他睁开眼,看到眼前的景色,不由暗道了一声:果然。
    他白日里试了各种方法,在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动文章内容和发表声明后,便开始冷静下来思考对策。这明显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事件让步慕有些不安,但仅仅是一次梦境以及网站的异常,还不足以让他下决断。
    直到现在,自己如同设想之一中的那样真真切切地又回到了崖底,身上还压着自家男主,步慕这才轻叹一声,认了命。
    其实如果这样入梦写书对身体没有什么副作用的话,对于他这个时速渣渣来说,这奇遇甚至可以算是一件好事了。
    ——至少可以保证每天的一章更新。
    至于自己的存在,只要稍微修改大纲,成为辅助男主复仇的重要小弟之一,想必也出不了什么乱子。步慕垂眸思考,现在才是剧情刚开始,男主背负着血海深仇,掉落崖底是他蜕变的一个关键,自己首先要保证他安全地被崖底隐居的药王之女救回……
    步慕感受到身上压着的那人气息一乱,温热的呼吸外泄,喷吐在他脖子上痒痒的。步慕下意识抬眼,回过神来正对上封欧迅速变得警惕的目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