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青狐妖 作者:沈兮和

字体:[ ]

 
书名:重生之青狐妖
作者:沈兮和
 
文案:
谁说这个世界只看脸?
楚辞空有一张俊美的脸庞,最后却输给容貌只算清秀的小三,
再次睁开时,他成了一只狐。
 
这世上,美貌并非完全靠天生,它同样需要修炼。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辞 ┃ 配角:想到了再说吧 ┃ 其它:妖孽,沈兮和的坑
==================
 
  第一章
  
  夜幕低垂,漆黑如墨的天空中点缀着寥寥几颗寒星,而位于城市正中央的某座酒店此时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宴会上,男士们西装革履,端着高脚杯相互攀谈着,间或有妆容或美艳或秀丽的女士穿梭往来,白皙纤细的玉足踩着高跟鞋,像一只只颜色各异的蝴蝶,在花丛间流连。
  玻璃门被侍者打开,有人顶着众人暧昧不明的视线缓缓走了过来,熟稔地端起一杯红酒,俯首凑到唇边,还未来得及品尝,就听得身旁的少年不满地扯了扯他的衣袖,柔柔地埋怨道:“程少!”
  说话之人名叫叶清,娱乐圈小鲜肉一枚,去年刚刚正式出道,最近演了两部偶像剧,在某水果台疯狂轰炸之下倒也有了几分知名度。
  明眼人都知道这叶清是离红不远了。
  倒不是说他的演技有多好,容貌有多让人惊艳,事实上叶清的长相只算是清秀,跟普通人相比也就算了,若是放到俊男美女无数的娱乐圈,妥妥被秒成渣。
  众人撇撇嘴,半是不屑半是羡慕地砸吧下嘴,谁让人家运气好,碰到程大总裁这个真爱了呢。
  程大总裁是相熟之人对程昱的戏称。
  作为程家第三代唯一的孩子,程昱从小到大的生活可谓是顺风顺水,仗着家族势力呼风唤雨无往而不利,留学归来后接手了星光娱乐,又一力将星光娱乐发展成业内两大巨头之一,身价更是一涨再涨,引来爬床者无数。
  程昱年少时风流成性,整日寻花觅柳,最后为了某个人改邪归正,倒也真过了一段修心养性的日子,惊得众人险些跌破眼镜。
  只可惜有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男人嘛,哪有不偷腥的?
  这不才几年而已,程昱身边不就又出现了“真爱”,只是不知,这次的真爱又能维持多长时间?
  听到叶清叫他,程昱动作一顿,长眉微挑,顺势将酒杯凑到叶清的唇边,笑道:“怎么,你也想要?”手腕抬起,强迫叶清吞了一口。
  怀中的少年被呛得咳嗽起来,脸颊染上红晕,不满地瞪了程昱一眼,星眸水润,眼波盈盈,只看得程昱心中一热,非但半点不恼,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程少真是好兴致啊。”一道低沉暗哑的男声传入众人耳中,那幽幽凉凉的语调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程昱脸上的笑意一瞬间消褪得干干净净,颔首示意道:“陆导演。”
  陆羽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两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叶清,轻蔑地说道:“这就是你最近养的新宠儿?叫什么名字?”目光像是在打量猫猫狗狗。
  叶清嘴唇微动,想要说些什么,接触到陆羽冷冰冰的视线,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然后闭紧嘴巴。
  “看来你脑残的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竟然为了这种东西把相濡以沫几年的爱人给抛弃,还带他到这种场合。”说到这里,陆羽停顿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像是在勉力平复自己的怒气,“阿辞若是知道会有今天,不知道当年还会不会……”
  “陆羽!”程昱脸色阴沉下来,“我和楚辞之间的事你根本不懂,少在这里瞎掺合!这么多年我供他吃,供他穿,供他上学读书,我不欠他什么!”
  异样的安静在空气中蔓延,众人默默望向宴会厅的入口,此时那里正站着一个人。
  青年身形纤细高挑,巴掌大的瓜子脸瘦到极致,呈现出病态的苍白,淡粉色的唇紧紧抿在一起,俊美无俦的五官明明没有一丝表情,却让人无端感到一股哀伤。
  “阿辞,你什么时候来的?”见到青年的身影,陆羽有些慌乱,连忙迎了上去。
  外面正下着雪,接触到宴会厅中的暖气,青年身上的雪花快速消融,在藏蓝色的羽绒服上晕染出片片痕迹,像是开在枝头的墨梅,衬着青年可堪入画的脸庞,刹那惊艳了无数人。
  无视陆羽的善意阻拦,楚辞走到程昱面前,站定,“多少钱?”
  “什么?”
  楚辞不紧不慢地重复道:“我说多少钱,这些年我的吃穿住用,花了你多少钱?”
  看向楚辞无悲无喜的双眸,程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找到合适的词语。
  “算不清吗?”楚辞平静地注视着程昱,“那我来算一算好了,我跟在你身边七年,前三年求学花费一直是由你资助,算作是每年100万,一共300万,我毕业之后就没再拿过你一分钱,前后将3部连载小说授权给星光,为星光写了20多个本子,其中有2部电影大卖,5部电视剧捧出了几个一线明星,哦,还有最近这部偶像剧,刚好捧红了他。”
  楚辞看了一眼叶清,视线移回到程昱身上,缓缓道:“你告诉我,这些剧本,你给过我多少钱?”
  程昱捏紧了手中的酒杯,无言以对,因为他心里清楚,星光娱乐从未支付给楚辞一分钱。
  静默良久,楚辞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哀痛,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程昱,默默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留恋。
  身后有人惋惜道:“长得真漂亮啊,只可惜……”
  “只可惜是个没办法做出任何表情的面瘫!”陆羽恶狠狠地接过话头,望向程昱的双眸像是淬了毒,然后不等对方说什么就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第二章
  
  鹅毛般的雪越下越大,铺天盖地,四周白茫茫一片,寒风凛冽,冷得呵气成冰。
  楚辞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对周围恶劣的环境恍若未觉,寒霜在他的眉宇鬓角处凝结,远远看着竟似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
  眼看着积雪越来越深,陆羽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紧赶两步,上前一把抓住楚辞的胳膊,“够了!”
  楚辞慢吞吞地抬头,一双清冽的眸子静静地望向他,澄澈到能够映照心底最不堪的秘密。
  看到楚辞木然的样子,陆羽忽然心中一痛,对方如水的目光轻易浇灭了他的怒气,陆羽缓了缓口气,软语相劝:“阿辞,跟我回去吧。”
  陆羽是业界公认的最有才华的导演,他似乎生来就具备一种特殊的才能,能把普普通通的剧情拍得叫好又卖座,入行不到五年时间就获过三次大奖,但凡参演过陆羽影片的明星,无论之前有过什么黑历史,都能凭此赢得转机,甚至从此一飞冲天,无数一二线明显挤破了头,就为了在陆羽导演的电影中争得一席之位。
  陆羽名气大,脾气更大,无论是国际巨星,还是业界新宠,到了他的镜头下都得夹着尾巴做人,据说这人还曾经活活骂哭过某以硬汉形象示人的武打男星。
  之前叶清曾看上过陆羽导演的一部新片的男二,软磨硬泡了好一段时间,终于说动程昱给他牵线搭桥,可惜人家陆大导演照样不买账,将叶清骂了个狗血喷头不说,还指桑骂槐地捎带上了程昱。
  程昱养尊处优惯了,何曾被人那般下过面子,当时气得脸都黑了,自此算是和陆羽彻底决裂,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了。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被媒体暗地里称为“毒舌陆”的男人却丢掉他的桀骜不驯,闻言软语地劝说着自己,楚辞听着,冰冷的心渐渐回暖。
  “陆羽。”
  “……嗯?”
  “谢谢你。”楚辞勾了勾唇角,努力想要挤出一抹笑,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
  注意到楚辞那细微的动作,陆羽红了眼眶,声音涩然道:“搞什么啊,跟我还来这一套……”他说着低头拂去楚辞衣服上的雪花,借以掩饰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泪意。
  这些年他看着楚辞将自己关进空荡荡的别墅里,看着他一个人写作,看着他一个人成长,看着他越来越沉默寡言。
  旁人都说楚编剧脾气古怪阴郁,像只躲在阴暗处的老鼠,见不得阳光。
  可是谁还记得,当年南城影视戏剧学院里那个一笑倾城的少年,温润如玉,风华绝代,一抬眸,一回首,水袖流转间便足以引得无数人为之痴狂。
  楚辞侧首向左侧望去,那里恰有一处平整的广场,往日里都是大妈们用来跳舞的地方,因着这寒冷的天气,此时却空无一人,他默然凝视片刻,忽然轻声道:“陆羽,我想唱戏。”
  “……你说什么?”陆羽整个人都在发抖,明明是咫尺的距离,他却觉得对方的声音像是隔了千山万水,唯恐自己听错一丝半点。
  然而楚辞却不再回答,他径自朝广场走去,站定,双目闭合,良久都没有一点动静,若非是那正微微起伏的胸口,陆羽几乎要将他错认成一尊雕像。
  陆羽动了动身子,最终还是没有走过去。
  他知道,那是独属于楚辞的舞台,他一个人的舞台。
  良久,就在陆羽开始怀疑楚辞是不是被冻僵了的时候,他却忽然动了。
  垂首,敛目,身子微侧,指尖翘起形似兰花,皓腕在空气拂动,画出一道优雅的弧度,那里空无一物,陆羽却分明看到了水袖在飞舞。
  “绕绿堤,拂柳丝,穿过花径听何处,哀怨笛,风送声声……”
  清幽柔和的声音缓缓响起,少了些女子的妩媚,多了份青年的清爽,在这样的深夜里,和着风声、落雪声,却别有一番风味。
  许是久未开唱的缘故,那唱腔初始时是有些滞涩的,但渐渐变得越来越柔婉,彷如一脉清泉,夹杂着似有若无的哀愁,汩汩流淌进心田。
  楚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唱着一出未完的戏。
  婉转的语调,灵活的身段,还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陆羽从来不知道,一个面部神经坏死的男人,原来也可以这样蛊惑人心。
  广场中央的人兀自唱着熟悉又陌生的台词,雪花纷纷扬扬,天地一片苍茫,唯有那一人孑然独立。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曲终了,余音不散。
  像是忘记了下一个动作该如何,楚辞站在那里,双目怔然,久久不能回神,他喃喃道:“终于……”
  终于还是结束了。
  
  第三章
  
  陆羽被劝回家后,楚辞孤身一人在雪地里走走停停,直到拂晓时分才来到城郊的翠屏山。
  望着不远处堙没在积雪中的白色建筑,楚辞眸色复杂。
  当年他遭逢巨变,不得不告别喜爱的舞台,转而改行当编剧,将自己关在家里埋头写作,用了半年时间才完成了第一本长篇连载小说《兰陵》。
  之后程昱无意中看到《兰陵》的剧情,唯利是图的商人本性让他立刻发现其中蕴藏的巨大商机,并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他将剧本转交给星光旗下的一名导演,吩咐那人认真拍摄。
  庞大的读者群,精美的妆容,考究的服饰,再加上“兰陵王”的名人效应,在这个男色时代,《兰陵》一剧果然赢得了前所未有的的成功,收视率屡创新高,几个本来存在感不高的主演更是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作为星光最大的boss,程昱当时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高兴之余想起自己还未支付给楚辞任何版权费用,便直接拿出几串钥匙,说是要送给楚辞一套房子,让他随便挑,挑中哪一套,以后两人便一辈子住在里面。
  楚辞本就性格恬静,不喜吵闹,脸部受伤后更是一心想要和整个世界隔绝,轻易不外出,闻言便直接选了位于城郊的这栋白色欧式别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