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只想安静做个配角 作者:傻大槐

字体:[ ]

 
 
文案
活了十几年才发现自己原来穿越到一个比炮灰还要炮灰的角色身上 请让我安静地在一边做路人吧 不想和主角斗不想被炮灰啊! 等等?这其实是隐藏主角线?
(不要相信文案)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羲沉,萧淮夜 ┃ 配角:沈珏,苏安,景睿,萧云朝 ┃ 其它:
 
 
  ☆、山雨
 
  残勾高悬。
  远离中原的这片边戍之地,徽景王朝数十万大军于此驻扎已有数十载,日夜巡查、时刻提防着北狄的忽然进犯。
  夜幕笼罩下,万物俱歇,银光披被的荒芜大地显得愈发肃杀。偌大的军营里隐隐能听见巡逻将士们整齐的步伐声,偶有一两声马匹嘶鸣也随即消匿不可寻闻。
  李户跪在军帐前有小半个时辰了,夜半策马前来早已疲惫不堪,更深露重,加之衣裳单薄,他冻得瑟瑟发抖,心中不满却无可奈何。
  这军帐中的,正是手握重兵的少将沈羲沉,战功赫赫,加之是当朝护国公沈赋之子无人敢小觑,他就是要李户跪上一天一夜也要跪,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少将。
  双腿麻得都快失去知觉,李户擦了擦额头的汗,正巧瞅见一名穿着轻甲近侍模样的少年端着盘子从他身边经过正抬手欲掀帘子,急忙开口唤住:“这位军爷!军爷留步。”见那人转过身,李户忙又道,“下官乃护国公府李户,求军爷再向少将军禀报!护国公有密函一封送达!”
  “知道了,劳李大人稍候。”那人微微颔首便进了营帐。
  帐内,厚厚的兽皮铺地,炉子里烧着炭火,暖融融的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营帐中央的几案后坐着一人,披头散发裹了条毛毯,神色懒懒地瞥了一眼来人后低下头继续看手中的兵书。
  “少将军,外面那位大人看上去快要冻死了。”自家少将头也不抬,少年俯低身子放下盘中的热茶,“到底是护国公派来的,您总得见一下。您要是不见他,明天让老将军知道了……”
  “玄雀,你的话很多啊。”悻悻的放下书,沈羲沉不甚耐烦的挥挥手,“传传传。”
  被唤作玄雀的少年笑道:“属下这就去叫李大人。”
  得知少将军终于召见自己,李户不禁松了口气,略略活动下酸麻的双腿,整理衣容,进帐再拜:“下官李户拜见少将军。下官奉护国公之命向少将军送上密函。”
  示意一旁的玄雀去取,沈羲沉则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跪着的人:“李大人可有看过这封密函?”
  “下官不敢!!”李户头皮一紧连忙磕头,“护国公与少将军所谈必为国家大事,下官怎敢私自查看?!”
  “哦?那……家父,临行前可有再交代你什么?”沈羲沉从旁接过那薄薄的纸张,目光仍紧紧盯着几乎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的李户。
  “护国公只交代属下尽快送到少将军手里,别的并没有!”李户一一据实相告。他知晓沈羲沉虽为少将,毕竟年轻,心中不免有些轻视之意,岂料进帐之后几句话间便竟叫他提心吊胆起来。
  “如此,李大人一路辛苦了。”客套了句后,沈羲沉去看那“密函”。
  李户暗自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久而不闻沈羲沉有任何表示,忍不住大着胆子抬头看去,这案几后之人长发披覆,容貌艳丽之极,一双异于常人的金瞳在熠熠烛火下显得说不出的妖异。李户心中大骇,除却那双眼瞳,这少将军的面容竟与护国公的四子一模一样,他在护国公府任西席不少年头从未知晓少将军与四少爷……莫非是双生之子?暗自思忖间,却见那诡谲冷异的双眸轻轻一转径直瞥向了自己。李户顿时浑身觳觫,差点吓得瘫坐在地。
  沈羲沉不以为意:“本将这双眼睛吓退过不少北狄流匪,今日不想,令李大人受惊了。”
  “是下官失仪,下官失仪。”李户连忙行礼。
  沈羲沉转头道:“玄雀,带李大人下去休息。把高循给我叫过来。”
  玄雀诺诺着去了。
  炉内燃烧的炭火噼啪一声炸开。摊在沈羲沉面前的“密函”不过寥寥几笔,只说了两件事:一是他数年不曾见的胞弟沈珏死了,二就是护国公要他马上回朝给他那倒霉弟弟报仇。字字句句严厉切责令他飞马入朝,此外便是提及沈珏的死时颇见哀恸不已。
  沈羲沉冷笑一声,他沈赋眼里果然只有沈珏这一个儿子。
  “属下高循拜见少将军。少将军有何吩咐?”待高循进来后,沈羲沉将密函照原样折好,递给他,吩咐道:“你马上去李户帐中,杀了他,快马加鞭,连夜将这信和李户的人头一起送还给护国公!”
  “……少将军?您这是……?”高循迟疑地看向沈羲沉,护国公……不是少将的父亲吗?
  “照做便是。送达之后你暂时不必回来,留在京城。”沈羲沉并不多言,思虑片刻后又道:“若一个月内你在京城没有收到我要回朝的消息,就去找当朝丞相收容你。”
  “还有,此事不要惊动义父。”
  “属下领命。”
  几日后。帝都。
  天色刚蒙蒙亮,微冷的晨风拂过宫城。景睿在一干侍从的服侍下穿戴完毕,回身看了眼床幔中仍旧沉沉酣睡的人影,俊美的脸上难掩温柔的笑容。
  一旁的内侍走近几部,压低声音提醒:“启禀陛下,沈大人已在偏殿等候。”
  护国公沈赋,说起来已是两朝重臣,当年先帝出巡他随行,曾在路遇危难中救过先帝,先帝念恩亦感他历来对朝廷鞠躬尽瘁,遂赐他护国公爵位,尽享荣华。而后其子沈羲沉在军中立下汗马功劳,握有部分兵权,更让他一时在朝中的势力如日中天。
  可想起这位护国公的秉性和他的所作所为,景睿不由得皱起眉头:“知道了,随朕起驾吧。”
  偏殿内,沈赋脸色肃然,挺直腰背似是等待皇帝驾临,但偶尔神色间不免显露出几丝焦灼。他没有想到的是,沈羲沉竟敢无视他的命令,还大胆送了那么个东西回来!……这个逆子!
  “陛下驾到——”
  听闻呼号,沈赋连忙收敛心神,待皇帝行至上位坐下方行礼叩拜:“臣沈赋,拜见陛下,吾皇万岁。”
  “沈大人无须多礼。来人,赐座。”进入偏殿的那一刻,景睿迅速撤去脸上的冰冷换上温和无害的热络笑容。
  “谢陛下。”
  “不知沈大人清早前来,所为何事?”
  沈赋凳子还没坐热,忙跪下身再行大礼:“臣斗胆,想请求陛下将臣长子调回京城。”
  “哦?”景睿眼中不禁多了些探究意味,沈赋长子?沈羲沉?不就是那沈珏的哥哥吗?“沈少将驻守军中多年,冒然调回……朕担心北狄若趁机卷土重来……”
  “陛下所言甚是。只是军中尚有杨老将军,臣长子虽有军功,但想来年轻气盛,不比老将军纵横沙场多年,经验丰富。臣年事已高,早些年尚有幼子承欢膝下,而今只余这一子,远在边塞之地,臣心中时有不安……且臣与夫人对其俱是……思念不已啊…”沈赋说着,面露哀伤之色,甚至抬手擦了擦眼角,凄惶道,“臣只求陛下将其召回,待臣百年之后……”
  “沈大人快请起,是朕思虑不周。朕即刻下旨调其回京。”
  不出意料的,景睿妥协了,看着沈赋带着欣喜与几分得意满意离去,年轻君王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下,眼中只剩平静的杀机。
  沈赋的势力过于庞大,景睿登基不过几年,虽有丞相辅佐,根基不稳,更何况千里之外还有虎视眈眈的赵王。他本想一点点拔除其党羽,岂料这沈赋如此不知进退。想起暗卫昨日呈上的消息,景睿心中又有了一番思量,敲定主意后,招来内侍:“替朕拟旨,即刻调沈羲沉回京。另外,把高校尉召进宫,朕要褒奖他。”
  “是。”
  随着内侍略微蹒跚的步伐远去,一场酝酿已久的朝政风暴即将拉开帷幕。                        
作者有话要说:  练笔文 慢更 这个键盘老是容易打错字(-__-)b
 
  ☆、螳螂
 
  圣旨是意料中的事。
  看了看手中明黄精致的布帛,沈羲沉饮着茶很是悠闲。倒是主将杨定在军帐中来回踱步,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见状,沈羲沉放下茶杯,开口安慰道:“义父,您不必太多担心。皇上只是召我回京述职。”
  “这我知道。可是皇上为何无缘无故让你进京?”杨定虽两鬓已白形容沧暮,但身形魁梧,多年沙场奋战,让他浑身上下充满压魄力,而岁月留下的痕迹收敛了这股压迫带来的侵略性,使他更威严庄重,叫人心生敬意。
  “这……许是陛下念及……义父年事已高,不忍见您奔波劳累……”
  “胡说八道!老夫战场杀敌都不成问题,赶个路又算什么!”杨定可不服老,回身细看沈羲沉神色间几分闪躲,心下顿时有些明了,他这个义子在人前或还算持重,可是私下毫无章法鬼主意更是一肚子,“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搞的鬼!”
  沈羲沉本来也没觉得能瞒得住老头子,想着拖几日含糊过去便罢,这事,他最不愿杨定牵连其中,此刻只能隐晦性的说是沈赋催他回京。
  杨定怔了怔,不禁有些怅然,多年父子相称,他几乎忘了这个一手带大的孩子是别人的,满心无奈也只能故作无事道:“罢了,既是如此,你早日回去。别叫护国公等急了。”
  沈羲沉又何尝想离开,边塞生活虽然艰苦,可远胜在护国公府的日子,想起那华美却腐烂得仿佛只剩一副空骨架的大宅,沈羲沉就打心底觉得厌恶。
  两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南下,半个多月后正式抵达京师。
  稍稍休整,沈羲沉便同几名副将、校尉进宫面圣。
  大殿之上,帝王帝后并肩端坐,天家之气迎面扑来。而当沈羲沉踏进大殿时,玉座上的皇后萧云朝忍不住惊呼一声,下意识紧紧抓住身旁皇帝的手。
  景睿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心中亦是震惊不已,像,简直太像了……若不是那双金瞳太过醒目,他几乎以为是沈珏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沈羲沉垂着眼,毕恭毕敬上前跪下。君臣间几番客套,赏些东西便算完事。
  谢恩后,沈羲沉借着起身飞快的扫了一眼高座上的俩人,皇帝挺年轻,只是……皇后怎么长得像个男人?
  摇摇头,沈羲沉没有细想,却不料他走后,帝后面面相觑,一时竟相对无言。沈赋有两子众所周知,却鲜有听闻这两子乃是双生所出。
  良久,萧云朝喃喃开口:“不知道……若淮夜见到他是何反应……”
  那厢。护国公府。
  沈羲沉骑在马上,慢吞吞地沿着路往护国公府走,想回驿站但于礼不合,随意扫了一眼路边看热闹的老百姓,不少对着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多年不曾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勾起心中不好的回忆,沈羲沉不由烦躁的皱起眉头,甩下马鞭加快步伐。
  护国公府大门大敞,奴仆站了几排,沈赋及其夫人沈周氏此时也站在门口。
  远远地瞧见一切,沈羲沉心头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勒紧缰绳放慢步伐,马蹄哒哒将他一步步载到阔别十余年的护国公府门口。
  护国公沈赋,沈羲沉冷冷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不苟言笑的半百老人,记忆中勉强只记得这个人冷冰冰的几句话,明明是血脉至亲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竟陌生得可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