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强逆袭大神[快穿]+番外 作者:水森森(中)

字体:[ ]

 
  “诶……嗯?”乔纳森刚想点头,立刻惊呆了,他急忙剧烈摇头,紧抿着双唇不开心的吐出几个字,“不打。”
  莫廿挑眉,笑意盈盈,“看不起我?嗯?”
  虽然媳妇语气十分淡然,可乔纳森还是心底一紧,忙绕道莫廿身后,垂下头学着兽形时候蹭着爱人的颈窝,“不。只是舍不得,我不会向你挥拳头,不管什么情况。媳妇不开心,可以罚我睡在地上,跪在厕所也行。”
  莫廿愣了,跪在厕所?这是什么东西?一般都靠着拳头解决不爽的屠戮神还真不知道罚跪的意义和作用在哪里。
  kk叹息望天,话说这么有自觉性真的没问题么!它真怕自家主人再多出个什么奇怪的属性,例如抖s什么的。
  他们的声音不大,但却没有避着校长,校长瞧着狗皮膏药一样死皮赖脸的说出这么个话的准将,心里曾经冷酷的准将形象轰然倒塌,原来这就是个闷骚!还是个没脸没皮的,他错看他了。
  这个世界雄性对于爱人是无限包容的,只要是爱人给与的不论是疼痛还是亲密,都是他们甘之如饴的,当然离开和背叛除外的。如此自觉的如同准将这样自行罚跪也不多。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愿意跪着生?”莫廿眉头微微蹙起,很是不喜乔纳森的话。
  乔纳森心中一紧,身子僵了,忙摇头,“不喜欢。我不会跪任何人,但是媳妇除外。只要是你希望的,不管刀山火海,我都愿意。”
  校长翻了个白眼,这他么是秀恩爱呢!真让人不爽!不过,没想到面瘫准将的情话说的不错啊!原本以为是个榆木疙瘩,没想到遇到命定伴侣后自动升华了。
  莫廿弯了弯双眼,心底有些愉悦的情绪,还有一丝奇怪的火热充斥脸颊,微微勾唇侧过脸颊咬了一口嘴边的挺翘鼻子,“去买家具。”
  乔纳森双臂蓦然收紧,哪里能放过媳妇好不容易送上门的豆腐,根本不给媳妇转过头的机会,向上一蹭就含住了令他百禽不厌的双唇,牙齿轻轻碾磨,舌头就势闯入对方口腔,追逐着对方的舌头,捉住后立刻卷住带入自己口中,仔细吮吸。
  莫廿整个后背靠在雄性宽阔的胸膛中,一只手臂被乔纳森环住不能动弹,只能侧着脖子仰着头颅与雄性深吻,另一只手臂翻折过来揪着雄性刚硬的头发。
  两个人大庭广众下恩爱无比,让一群原本还有几分不相信两人关系的学生都沉默了,他们怎么会看不出准将眼底的火热,那是对待真爱的才产生的情绪,莫廿·伊娃与乔纳森·切斯特顿的确是相爱的。
  急匆匆赶来的副官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万千观众的瞩目下,他家长官与夫人亲的热火朝天,肆无忌惮。
  嘴角一抽,副官也不想打扰上司的好事儿,直接与校长沟通,然后欲言又止的瞧了眼仍然火热亲吻中的长官,心一横,直接扛起地上昏迷的雄性眼不见心不烦的离开了。
  难解难分的二人分开相互倾轧的双唇,角斗场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就连校长也酸溜溜的离开,懒得等这两个任性妄为的家伙。
  九九八十一难后,二人终于来到了商场,莫廿望着面前这个悬浮着的商场,搓了搓下颌,有点意思。
  “媳妇,有些物品我已经让副官准备过了,这次选择媳妇喜欢的!”乔纳森算得上是钻石王老五了,地位高,身价高,样貌酷,性格……暂且不提。
  两个人最先去的自然是‘床’的商铺,乔纳森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媳妇的一举一动的时候,身边一个轻飘飘的雌性声音响起。
  “莫廿。”阿雅有几分忐忑,他双拳握在一起,垂着头神色略显憔悴。
  乔纳森冰冷的目光扫向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雌性,很是不开心,跟着就跟着,居然还敢出来刷存在感?!当他不知道这个雌性做了什么好事么!这样的人根本没资格与他媳妇说话,踏前一步,阻止雌性对自家媳妇的关注,乔纳森居高临下的道,“我媳妇不喜欢你,离他远一点。”
  “求求你,就给我一分钟,只有一分钟就好,可以么。”阿雅目露乞求。
  “你想说什么?”莫廿从乔纳森身后走出,环着胸肆意一笑。
  “莫廿,对不起。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弟弟他逼我,我没办法,对不起,我……”阿雅忙着解释,昨日他还能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莫廿不知道,可今日后,他明白他的一切都被看在眼中,他背叛了朋友。
  “当你背叛的时候,就毫无友情可言,所以,无所谓原不原谅。”这个雌性在黑名单上,但却算不上需要特别手段,毕竟原主曾经被蛊惑也是有他愚蠢的原因。
  “对不起,求你别讨厌我!我真的不想的,是伊娃家族的雌性让我做的,只要你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阿雅伸出手,满含眼泪。
  “断了的就是断了,无法再续。”莫廿侧目斜睨雌性,瞧着他貌似受到了足够的心灵煎熬,觉得足够报复了便道,“你此次来也不过为了一个能够让你依附的靠山而已。若是真有感情,昨日就可以说,而你没有。我需要一个真诚的朋友,却不是被利用的陌生人。”
  两个人越过失魂落魄的雌性离开,莫廿嘴角缓缓的勾起,心情不错。还有个别的人解决了就完成一部分遗愿。
  “还不出来?”莫廿弯着双眼,向一边的扶梯扫去。
  “咳咳,金主你好。”李云初与乔福斯从一边走过来,李云初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送食物么?”莫廿扫一眼李云初手中的包裹,淡悠悠的道。
  刚想毛遂自荐的李云初被一口口水呛到了,他咳嗽几声,内心极度无语,难道自己隐约等同于送饭的?!这可真不开心,挠了挠鼻子,李云初笑道,“不是食物,但是是食材,我打算做新学到的菜肴,保证你喜欢。”
  “嗯。”莫廿颔首,愉悦的眯了眯眼,“继续努力。”
  李云初:“……”
  “还有事情么?”
  “咳咳,你说需要个朋友,你看我行不?”李云初其实挺想和莫廿做朋友的,大方强悍,果敢帅气,简直就是李云初心中的男神在世!
  莫廿微微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下李云初,默默的将头颅转向kk,带着几分疑惑,“我算完成友情的任务了么?”
  kk想说不算,明明自家主人什么都不懂的好咩!
  “你要当我的朋友?”莫廿略有几分嫌弃,“真弱。”
  被戳了一刀,李云初整个人都不好了,是朋友又不是保镖,他也想帅帅的一脚踹飞个雄性好么!只是身体不允许罢了!
  “你为何要与我做朋友?”莫廿目光略沉。
  “我喜欢你啊,当然与身份无关,只是你。”李云初眨着眼睛,说话十分诚恳。他可不想拉上两个人身体曾经的恩怨。
  乔纳森与乔福斯脸色骤变,乔纳森瞬间挡住媳妇目光满含警告,乔福斯则瞬间将李云初抱进怀中,目光都沉了。
  “也行。”莫廿勉强点头,道,“从明日开始给我特训。”
  对于屠戮神来说,头一次有人对他说愿意和他做朋友,即便他看不上这个弱的一指头就能捏死的主角受,但莫廿心底还是隐隐有几分喜悦,不是因为原主,也不是忌惮他屠戮神威名,只是因为他是他么。这么一想,莫廿觉得面前这个李云初也不是毫无优点了,起码做饭就是长处。
  想到自己再次完成了个遗愿,莫廿心情更美丽了,瞧着李云初的目光也稍微的缓和几分。
  表白与被表白的两个雌性关系好了,雄性们简直吓坏了,一人抱住一个扯向一边,乔纳森委屈的卡巴眼睛,“媳妇,我更喜欢你,最喜欢你!不,我爱你。别跟他做朋友了。”
  莫廿一怔,心底欢快,扯了扯雄性的耳朵,斜睨道,“一边去。你只要当朋友了?”这算是吃醋?
  “都当!你需要朋友我就是你朋友,你需要爱人我就是你的伴侣!只有我一个就好了,别要他了。”这边乔纳森磨着莫廿。另一边乔福斯也不好过,自家爱人跟别人表白,当着他的面,还是个雌性!他到底有多无能,是不是他哪里做的不好?!
  “媳妇,我们继续购物吧?”乔纳森急的绕着莫廿转圈圈也没能阻止对方的决定,只能破釜沉舟,那就隔开他们好了!
  拉拉扯扯的终于带走了媳妇,乔纳森内心暗暗恨上了乔福斯夫夫,那两个家伙最好永远不要出现他面前!兀自憋闷的乔纳森终于领着媳妇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乔纳森就一反常态的转身,强势的靠近莫廿,将人压在门与胸膛之间,扣住爱人的双手吻向红唇。
  乔纳森舌头势如破竹的冲入对方口腔中,卷住对方的舌头拉向自己,旋即轻轻咬住,欲吞食般的旋转着舔咬,好似要将怀中的人吞进肚子一般。手指搓着媳妇的脖颈,一只手险险的探入衣领中。
  莫廿眸子一沉,扣住衣服中作乱的手,舌尖一转,咬了乔纳森的唇瓣一口,在雄性吃痛的瞬间收了舌头,捏住雄性的衣领,笑的挑衅。
  乔纳森粗喘了一声,神色幽深,指尖抽开雌性的衣带,头颅低垂,再次探入对方口腔中,这次动作略有几分粗暴,舌头伸入对方口中上下左右的来回翻动摇曳,放肆的舔舐,霸道的占有对方一丝一毫。
  “咳咳!咳咳咳!”蓦然乔纳森身后响起了一阵重重的咳嗽声,吻得陶醉而凶残的两个人才分开了彼此,乔纳森瞬间拉上媳妇被他扯开的衣服,将圆润而白皙的肩头裹住,凶狠的转头望向破坏好事的人。
  “乔纳森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粗暴呢!要是吓到小雌性怎么办啊!”埃特走上前拉开紧抿双唇不自觉释放威压的乔纳森,狠狠的瞪了眼不满的儿子,然后目光慈祥而喜悦的看向这个一进门就被他家儿子粗鲁压在门上强吻的小雌性。
  埃特心底欢喜,小雌性长得很好看,性子也柔和,还愿意包容他儿子的任性妄为,真是个好孩子。
  kk满脸惆怅,它头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主人还有柔和这个优良品德。呵呵。
  “母父,你怎么来了。”乔纳森不开心,还没亲够呢,母父真是太闲了!!
  “不光我,你父亲也来了。而且,我来有什么不对么!儿子不带儿媳妇来见我,我还不能看看我儿媳妇么!哼!”埃特也不爽,有个儿子有什么好!一点也不贴心!
  “父亲?”乔纳森一怔。
  埃特笑呵呵的拉着莫廿的手,“你好,我是埃特,乔纳森混球的母父,你叫莫廿是么。来,这是……”
  回过神来,乔纳森面色一沉,铁臂瞬间将被埃特摸小手的莫廿掳回怀中,满目戒备的盯着埃特,“母父,莫!廿!是!我!媳!妇!”警告的视线投过去,别摸摸索索的!
  “回来了?”沉稳而低沉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围裙的高大雄性从厨房走出,他稳重的眸子中溢出几分温和,“任务完成的不错。这就是你爱的人么?”
  “是!父亲,我的命定伴侣。”乔纳森眸色温柔了下来,带着几分自豪与满足的亲了亲莫廿的发旋,这才指着两个人,“莫廿,这是我们的父亲,母父。”
  “你们好。叫我莫廿就可以。”对待乔纳森的父母,莫廿多了点耐心。其实对于一个天生天养的神袛来说,父母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即便用了别人的身体,他也没有过正常的父母。
  “坐下来吧。你们先谈,我快要做好饭菜了,乔纳森不用来帮我。”乔纳森父亲微微颔首,阻止走过来的乔纳森后回了厨房。
  “我听说了,你们是命定伴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埃特兴冲冲的拉着莫廿坐在沙发上,旋即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惊呼一声,上下打量莫廿。
  倏地转头满目愤怒与谴责的对乔纳森道,“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伴侣!他还没成年!即使你忍受不了致命的吸引,即使心底极度不安,也要忍住!你想一辈子后悔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