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情敌穿成夫妻 作者:云树绕堤沙

字体:[ ]

 
 
文案
 
  我俩是情敌,我车祸惨死与他共穿越;
  我俩是情敌,我“凤冠霞帔”同他洞房夜;
  我俩是情敌,我“婉转承欢”和他生孩子。
  林慕安想,我一定是疯了。
  顾茳晚想,这才是“折磨情敌”的正确方式。
 
内容标签:生子 强强 欢喜冤家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茳晚,林慕安 ┃ 配角: ┃ 其它:情敌穿夫夫
==================
 
☆、 第一章情敌相见
 
  “我用情付诸流水
  爱比不爱可悲
  听山盟海誓曾经说的字字都珍贵
  想你温柔的双臂会甜蜜的圈住谁
  我用情付诸流水爱比不爱可悲
  听山盟海誓曾经说的字字都珍贵
  不见男人的眼泪停在眼眶里
  那样苦苦徘徊 。”
  生活在都市里的很多人,对黑夜的爱绝对要比白天浓烈的多。扯掉白日的面具,撕掉过往的伪装,把身上真实的,不真实的统统暴露在酒吧迷离的灯火下边,没有人知道你的白天怎么样,你的过去怎么样,此刻只有狂欢与尖叫,和数不尽的喧嚣狂闹。而夜火,无疑是L市夜间酒吧的个中翘楚。暗夜里最耀眼的光火,灼烧着每个人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夜火的老板白清,此刻正坐在吧台边晃着酒杯听台上的顾茳晚唱歌。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顾茳晚把话筒扔到身后的贝斯手手上,下了台坐在了白清旁边,转过头给吧台后的酒保要了一瓶vodga。
  “顾少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还望顾少恕罪啊。”白清抿了一口酒,调笑着说道。周围嘈杂的音乐声环在耳旁,他不得不抬高了声音。
  顾茳晚斜瞥了他一眼,“下次你可以带着你夜火的所有员工来门口迎接,我绝对没有意见。”
  白清一看顾茳晚这样子,心里明白,肯定是纪语婷又出什么事了。他和顾茳晚四年好友,能叫这人神伤至此的,除了纪语婷就没别人了。
  顾茳晚接过酒保递过来的vodga,仰头灌下一口。浓度极高的烈酒,仿佛一瞬间就灼伤了喉咙,“语婷要离开L市。”
  “她要去哪里?”大学毕业离开上学的城市不奇怪,但是纪语婷明明已经在本市找到了很好的工作,为什么又要离开。
  “X市。”顾茳晚道。
  “林慕安要去的也是X市是吧。”白清叹了口气,怪不得顾茳晚今晚到他这里买醉,原来林慕安和纪语婷已经要缠缠绵绵款款飞了。
  “嗯。”顾茳晚漫不经心的回答。
  “他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晚上,”顾茳晚摇着瓶子,晃着酒液,“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我。”
  “大哥,你追了人家三年了,难不成您还能追到X市?”白清站起来,绕到吧台后边,亲自给顾茳晚调了一杯“Around World”。
  沉默,两个人的沉默,周围噪杂的音乐声,张狂的尖叫声,疯狂的呐喊声交汇在一起。环境有多热闹,人心就有多落寞。白清把调好的酒交给顾茳晚,顾茳晚接过来,“谁说不行的。”
  “行?”白清嗤笑一声,“您可还有四年才毕业,等到你毕业追过去,人家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更何况,您爹和您娘可都在本市的卫生系统,他们能同意你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抛弃家业的离开?”
  顾茳晚沉默不语,他家是医药世家,祖祖辈辈的基业都在这里,从小到大,他真心喜欢的女孩子就纪语婷一个人。本来以他的相貌能力,得到纪语婷绝不是难事。可恨半路杀出个林慕安,跟个银河似的横亘在两人之间,把他和纪语婷架在了这么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上。
  顾茳晚没有回答白清的问题,而是轻轻晃着手里的酒杯道,“vodga作基酒,用菠萝汁、绿薄荷酒当辅料,白清,你果然够了解我。”
  “我没问你这个!”白清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那就让她别走。”卫生局长的独子霸气的像他老爹。
  “腿长在人家身上,你不让她走她就不走,天王老子都没这权利,你真能给她造个地牢把她关在里面?”白清满脸不屑。
  “好主意。”顾茳晚点头。
  白清愣在原地,“傻缺,囚禁别人是犯法的。”
  可惜顾少爷已经离开了,白清连忙追上去,“顾茳晚,东窗事发的时候别说是我给你的建议,我不想当从犯啊!!!”
  顾茳晚,林慕安,白清还有纪语婷是L大同一届学生。顾茳晚父亲是市卫生局局长,母亲是中医院院长,爷爷是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顾家是正儿八经的医药世家,顾茳晚算是继承爷爷的衣钵,手里拿着的手术刀,毫厘之间决定人的性命。
  林慕安则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L市作协会长,母亲是L市另外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教授。他自己是L大文学社社长,中文系赫赫有名的万妙才子。除了舞文弄墨之外,林慕安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至于纪语婷,L大当之无愧的校花,形象清纯,声音甜美。L大无数男生心中的女神。白清说过,追纪语婷的人可以从L大的东门排到西门,要不是他是个Gay,他也得去插上一脚。
  彼时顾茳晚轻蔑的瞧着他道,“L大喜欢纪语婷的人,除了林慕安,谁也不算是我的对手。”
  白清就一脸暧昧的看着顾茳晚道,“依我看那,你和林慕安才是天作之合,门当户对。医学院的天才,中文系的翘楚。你想想看,L大的两大传奇在一起谈恋爱,那不得闪瞎全L大人的24K钛合金双眼啊。”
  不得不说,白清同志是有预言帝的天赋的,聪明如他早已看透顾茳晚和林慕安的未来。当然,顾茳晚和林慕安对于他这种论断,只送给他两个字:“友尽!”
  如今四个人都已经大四,顾茳晚读医学,本硕连读八年,其余三人则要各奔前程,有人留下,有人离开。六月的校园,充满的永远都是离别的气氛。L大高大的法国梧桐上挂着横幅,茵茵的草坪上无数人穿着学士服或者硕士服合影。镜头里笑着的一张张脸转身就是泪流满面。有人拿着吉他在女生宿舍楼下纵情歌唱,说是告白,不如说是祭奠。四年聚合一朝散,过往青春不再来。
  六月是L市的雨季,傍晚时分,天降大雨,林慕安与纪语婷拉着行李箱去了机场。机票是今晚九点的,两人过去时还早,便找了个地方喝咖啡。
  林父是L市的作协会长,出版书刊无数,对于古文古物更是情有独钟,所以林慕安从小去的地方,不是儿童乐园和电影院,而是古玩市场,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林慕安,身上自有一番文人的水墨气息。
  林慕安换了一身黑色风衣,多了些成熟与稳重,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纪语婷白色里裙,浅色外套,青丝轻绾,怎一个艳白清丽了得。两人坐在一起,端的是郎才女貌。
  咖啡饮尽,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走出了咖啡厅。而咖啡厅的门口,站着林慕安最不想见到的人——顾茳晚。
  “茳晚。”纪语婷微笑看着顾茳晚,“我要走了,你是来送我的吗?”
  林慕安不等顾茳晚回答,拉过纪语婷绕过顾茳晚朝着安检口走去。顾茳晚一把抓住了纪语婷的手腕。林慕安拧头死死瞪着顾茳晚,这个人,总是能将他的翩翩风度毁于一旦,“放手!”
  “林慕安,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林慕安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我再说一遍,放手!”
  顾茳晚用力一拉,纪语婷跌进了他的怀里。林慕安被顾茳晚的这一行为彻底激怒,扔掉手中的雨伞一拳朝着顾茳晚打过去。顾茳晚的右胳膊箍着纪语婷,左手挡住了林慕安凌厉的拳头。
  三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矗立在雨中,好像三尊雕像在雨里静默着。只有林慕安和顾茳晚知道,他们俩之间到底积压了多少的怒火。
  雨还在不知疲倦的下着,而且有了越来越大的趋势,三人的全身都被雨水打湿。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偶尔闪过几个人影。只是这么大的雨谁也不会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只有一个搭着花伞的老太太经过瞧了他们一眼,叹了句:“造孽哟。”
  纪语婷拼劲全力逃离开顾茳晚的束缚,雨水顺着她额前的头发滑落。纪语婷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雨夜里,只是在对峙的二人听来太过恍恍惚惚。
  “你们能不能好好的!”过大的雨声将纪语婷的声音淹没,“顾茳晚,林慕安,你们还要怎样逼我?你们以为你们的喜欢于我而言是幸福吗?”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她声嘶力竭的吼着,“那是枷锁!因为你们的一句喜欢,我们系多少女生对我视若仇敌,甚至联合起来欺负我。我的交换生机会,我的研究生名额,都在这样的勾心斗角中失去。就连宿舍里的人,都在明里暗里的说我坏话,讽刺我!”
  顾茳晚和林慕安愣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雨下得这么深,她依然美丽如初,只是脸上的脆弱让他俩心疼。以为的疼宠最后只是她的负担吗?
  纪语婷边说边往后退着,“去Y市,是因为我的母亲生病了,她得的是癌症你们知不知道!”越往下说,她的情绪就越激动。暗夜里沙哑的嗓音就像是利剑凌迟着顾茳晚和林慕安的心。
  雨越下越大,三个人已经看不清彼此的面容,纪语婷情绪激动的难以自控,林慕安与顾茳晚心里只剩下浓浓的愧疚。
  待到急速驶来的车辆拐过弯的时候三人才警觉,纪语婷被吓得呆住,林慕安和顾茳晚大声喊着“语婷!”飞奔过去,一起掀开站在雨里的女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云树新文,情敌变夫妻,还会养包子哦~~~
 
☆、2|成亲大礼
 
  第二章成亲大礼
  大夏,天辰二十年年。
  京城繁华的主街上,敲锣打鼓的送亲队伍经过,八抬的大轿平稳的前进,轿顶的流苏微微晃动着。花轿周围一群孩童手里提着竹篮,向四周撒着喜糖。
  “这林家二公子啊,长得可俊秀呢。”围观的大娘们议论纷纷,无一不是围绕着林家公子的长相。林家公子今日娶亲吗?不不不,他啊,今日出嫁。
  “据说林家二公子温文尔雅,仙人风姿。与顾家公子可是指腹为婚呐。”
  “顾家公子也是人中龙凤,家大业大,相貌也是周正的很呢。两个人也真是登对,待到成亲后不知道要怎么恩爱呢。”
  旁边站着的大叔也来插了一嘴,“这你就不懂了,顾家公子好是好,可偏偏独宠他那个小妾。林家公子嫁过去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罪。顾家公子说不定还能干出宠妾灭妻的事儿来。”
  此话一出,又引来四周不少的议论声。
  当然,花轿里的林家公子是不会听见外头人们说的话的,他正忙着研究自己到底是处在了怎么个地方。醒来的时候眼前是黑的,手一伸发现自己头上竟然盖着红喜帕,稍微打量一下就知道这是花轿。林二公子险些又晕过去。我堂堂男儿身,总不是变成女子了吧。平缓了一下心跳,林二公子颤抖的双手摸到了胸前,咦?平的。说不定是她胸太小;林二公子的手伸了双腿间,哦,还在。林二公子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没错,林二公子就是林慕安,从L市机场穿过来的林慕安。见多识广的林少很快接受了穿越这个事实。只是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男子可以嫁人,居然还嫁的这么光明正大?还有,这身体的原主究竟是个什么奇葩,七尺男儿怎么能允许自己委身下嫁他人,这不是丢尽颜面吗?
  林慕安的脑子里百转千回,等到花轿停下,他才意识到,夫家到了。他听见外边喜婆高昂欢喜的声音,“新郎踢花轿~~~”
  然后,林慕安就听到了“哐哐”的踢门声。轿门被打开,年轻的声音传来,应该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嗓音倒是清纯,“新夫郎,下花轿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