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是只猫 作者:云长歌(下)

字体:[ ]

 
  “哎,咱家的白酒都是要给咱爹留着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容诀没有再问,如果没有碰过酒的话,那么喝了啤酒觉得有点晕倒是正常的,他看了一下容明也不像是醉了的样子,就是有点脸红,也就不怎么担心了。
  虽然是个地级市,但是市中心还是有牛排店的,只不过容明没有吃过牛排,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刀叉,还是容诀现场示范的,因为不熟练,这一餐饭吃了有一个多小时。
  只不过让容诀没想到的是容明居然被一杯佐餐红酒给撂倒了,红酒是最后喝的,他吃饱了之后喊人来打包,红酒不好打包他就直接一口闷了,结果从饭店出来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容诀无奈只能找个旅店先把他安顿一下,今天是甭想回家了,不过不回去也有好处,反正他的房间还没有收拾好,回去也要跟容明挤在一起,一想到要戴着美瞳消耗能量瓶,他就觉得心塞。
  结果容明醉了却不是乖乖睡觉那一种,一路上一直在喋喋不休,说什么他压力大啊,说什么课本太难了,老师讲的也不明白,还有老师和同学都歧视他啊。
  容诀倒是挺理解的,在他家这边学校里不看有没有钱只看成绩,在容明读的那个高中很少有人复读的,基本上就是考上了就去上,考不上就回家务农了。
  像是容明这样一复读复读两年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到了旅馆之后,容诀把容明扔在了床上就打算也去休息一下,结果没想到容明揽着他的脖子还有继续吐槽的意思。
  容明拍着容诀的肩膀说道:“哎呀,一转眼你这长得都要比我高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想当年你刚到我们家的时候,连路都不会走呢。”
  容诀正在忙着摆脱容明的胳膊,听到这句话之后就愣住了,他转头看着容明咽了口口水问道:“你……你说什么?什么叫……刚到你们家?你说清楚!”
  容明已经醉的迷迷瞪瞪分不清人了,听到容诀这么问,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别问,别问,我弟弟的身世,爹娘不让我说的。”
  容诀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已经多少知道答案了,但是他还是不死心的拽着容明的领口问道:“你说清楚,你弟弟……是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我不告诉他。”
  容明用中指抵住唇说道:“嘘,我跟你说,你别跟我弟弟说啊,其实……我弟弟不是我的亲弟弟,他啊……据说是我娘从外面抱回来的。”
  容诀听了之后瞬间满脸惨白,他手一松容明的衣领从他手中滑落,整个人就倒在了床上,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有钱人家的小孩,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还不是……当个农民工的命?”
  容诀此时已经什么都听不下去了,他的脑子里只循环着几个字:他不是容建军夫妇亲生的孩子!
  容诀转头就冲出去,想要回去质问这对夫妇,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的亲生父母在哪里,他是不是被父母卖掉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车站的末班车早就开走了,他在那里等了很久才有路过的好心人告诉他没有车了。容诀只能失魂落魄的站在车站,一时之间觉得无比茫然。
  他之前的确是对家人失望了,心凉了,但是却从来没打算不认他们,哪怕他们再不好,但是一想到家这个字,还是会让在外漂泊的人心里一暖的,更何况从小到大他的父母也没有虐待过他,只不过就是让他早早的出去赚钱。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对夫妇亲生的,容诀不知道容建军夫妇在已经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还要他是为了什么,或许就是为了让他长大赚钱供养家里?可是谁能保证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能够赚钱呢?
  容诀跟游魂一样站在车站,看着清冷的街道突然不知道自己存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来历,他的去向一切都让他无比迷茫。
  007忍不住飘出来对着容诀说道:“那个……你……你别这样啊,容诀?你醒醒,那样的父母有什么好的啊,不是亲生的更好啊,这样你就可以摆脱他们了,顺便还可以把那些买卖人口的人都送进监狱啊,你之前不就是顾忌他们是你的父母吗?”
  容诀对着007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不是他们亲生的。”
  007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斟酌了一下才说道:“你的身世我可能查不到,但是我应该能申请一下看看你是怎么到容家的,你……你要知道吗?”
  容诀突然觉得心很累:“我……我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
  容诀闭上眼睛忽然一张脸就出现在他面前,是唐飞白。容诀突然有一种迫切的想要见到唐飞白的冲动。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立刻打车跑到了火车站,然后买票到最近有机场的城市,再打车到机场买机票,一路飞回b市,之前他回来的时候用了两天的时间,这回去却是只用了一天还不到的时间。
  只可惜等他回到b市的时候从机场出来就赶上了下雨,因为是下班高峰期,打车都打不到的他干脆就做公交过去。只不过从车站到小区门口的距离大雨已经把他淋透了。
  容诀下了公交车之后,看着小区大门一瞬间却又有了退意,最初的冲动过后,容诀想要见唐飞白的心依旧迫切,只不过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对不对,毕竟他和唐飞白之间也不过就是普通朋友,连挚友应该都算不上。
  他的身世……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唐飞白会怎么看他?如果唐飞白知道他现在恨不得把所有知道这件事儿参与这件事儿的人都杀掉,会怎么想?
  更何况他现在还这么狼狈……
  就在容诀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自己。
  “容诀?”唐飞白打着伞提着菜有些惊讶的看着站在前面的单薄背影。
  他没有看到对方的脸,但是背影很像,所以他就直接喊出了口,实在是这两天他也很想他的猫,而容诀家里的信号不好,手机到了那里根本就是个摆设,他也没办法联系容诀,现在看到这样的背影就忍不住觉得应该是对方回来了。
  不过喊完他就觉得自己应该是认错人了,容诀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来,更何况就算回来了怎么会冒着雨站在这里?
  结果对方一回头,唐飞白就愣住了,是容诀没错,但是对方现在脸上的表情也眼神都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一只大手攥住一样生疼。
  容诀什么话都没有说,然而他的眼神透露出来了太多信息,无助绝望茫然……这些表情唐飞白从来没在他的脸上见到过。
  唐飞白快步走过去问道:“你……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雨怎么站在外面?”
  容诀怔怔的看着唐飞白,一句话不说,就在唐飞白急得不行想要拉着他回去的时候,他忽然倾身伸出胳膊紧紧抱住了唐飞白。
  唐飞白愣了一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是觉得有点别扭,倒是没想到要推开,别扭也是因为他手上还提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各种菜肉。
  他低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别担心,有我呢啊?来,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容诀听了之后胳膊缠的越发的紧,在知道那样可怕的真相之后,现在这样的温柔低语让他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最后他还是被唐飞白拉走了,只不过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注意到,在马路的对面,一辆车始终停在那里,车上的驾驶席坐着郑坤,此时此刻的郑坤脸色也异常难看。
  他是来找唐飞白的,本来也想趁着大雨淋一下,然后装作来不及回去,在这里蹭住一晚,顺便勾·引一下唐飞白。
  结果没想到却看到了这样一幕,他看到了是容诀主动抱住的唐飞白,但那又怎么样呢?如果唐飞白心里没想法的话,肯定会当时就推开对方,并且冷言冷语的拒绝。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唐飞白不仅仅没有拒绝容诀,反而把他牵走了,看那个方向就知道是去了他家!
  郑坤满脸阴云的拿出手机给叶辉打了个电话:“叶叔,我看到你看上的那个小子了,现在你对他还有兴趣吗?恩,我知道,他不识抬举嘛,不过如果你要是真喜欢的话,用点非常手段也不是不可以的,恩,我知道,您什么身份啊,怎么能亲自出手呢?我找人给你办怎么样?啊,也没什么,只不过他似乎看上了不该看上的人,我觉得需要给他一点教训而已。而且,说不定他就是在玩欲擒故纵呢,对这种人就该直接上。”
  叶辉听着郑坤的语气就知道肯定是容诀惹到他了,不过正好他也被容诀惹毛了,他还从来没被这么拒绝过,这不仅仅是得不到美人的事情,最主要的是这件事儿郑坤还知道,无论如何他都要得到容诀,这人他丢不起!
  所以现在郑坤的提议他也是很心动的,不过,现在性·侵男人也是违法的了,叶辉虽然不是好人,顶多也就是做点偷税漏税的事情,违法的是并没有打算碰,不过对着郑坤他却不能露怯,只能是说道:“一个小明星而已,还用得着我用这种手段?”
  郑坤扯起了一抹诡异的笑:“您要是不想要也没关系,那我可就把他送给别人了啊。”
  叶辉一听顿时觉得有点不对:“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跟你说别乱来啊,到时候如果被抓起来,你这一辈子就毁了,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公众人物!”
  郑坤冷哼了一声:“我当然不会那么没脑子,我会找人办的,不会引火烧身的,只要您点个头,到时候我自然会把他送到您的床上去,别的事儿您都不用管,就算出事儿了也连累不到您,怎么样?”
  叶辉听了之后也不由得心动:“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小心一点就行了。”
  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但是郑坤知道叶辉这是同意了,放下电话之后,他对着刚刚两个人消失的方向冷笑了一下,跟他抢人就要做好被收拾的准备,当初在学校里的时候也不是没人跟他争过唐飞白,男人女人都有,但是最后怎么样?那些人还不是消失的消失,退缩的退缩,他还真没遇到过敢当面跟他叫板的!
  唐飞白和容诀都没有察觉到已经有危险要降临,此时此刻唐飞白正站在卫生间外面纠结,容诀进去的时候脸色神情看起来都不对劲,现在里面已经好半天都没有动静了,他……要不要进去看看?
  
 
☆、第66章 chapter.66
  唐飞白忍不住敲了敲门:“小容?”
  容诀坐在浴缸里都快要睡着了,毕竟前一晚他直接坐上了火车,然后在接下来的二十多个小时内一直都没有合眼,算起来到现在已经将近三十六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听到敲门声之后容诀迷迷糊糊的从浴缸里面钻出来,唐飞白在外面听到动静了之后松了口气说道:“给你准备了姜汤,出来喝一点。”
  容诀手一顿叹了口气表示:“你这样一说我就不想出去了。”
  唐飞白顿时哭笑不得:“别任性,快出来。”
  容诀慢吞吞的从卫生间出来,然后就看到唐飞白和怂怂一大一小都等在门口,他心里顿时一暖,之前心里的抑郁似乎也不那么严重了。
  唐飞白知道容诀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儿有很大可能性是跟他的家人有关,只不过他到底没有问,现在的容诀显然并不适合谈论这些,好不容易他的心情好一点了,不能让他再想起来。
  容诀苦着脸喝了唐飞白端过来的姜汤,喝完了之后他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冒火了,偏偏还被唐飞白塞进了被子里。
  “这都深秋了还敢淋雨,不许出来!”
  容诀裹着被子看着唐飞白忙活着做饭,只不过在唐飞白喊他吃饭的时候,他抿了抿唇说道:“我不饿。”
  唐飞白挑眉:“上一顿吃的什么?”
  上一顿?容诀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他记忆里上一次吃东西还是跟容明一起吃的牛排。
  容明……
  容诀垂眸没有回答他,唐飞白顿时有点无措,他知道容诀肯定又是想起了什么,但是他不能放任容诀不吃东西,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之前在路上的时候就没好好吃饭睡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