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神医 作者:笑青橙

字体:[ ]

 
  书名:星际神医
  作者:笑青橙
  【文案】
  郑云起因病英年早逝,重生古代,被绝世神医收养,潜心学医。
  神医大限将至,将郑云起唤至床前,在郑云起继承衣钵之前有话要交代——
  薛神医:徒儿……
  郑云起:师父的医术我只学了皮毛,师门的三不救,徒儿使了恐怕无人向徒儿求医。
  薛神医:不怕,我死了系统就是你的了。
  郑云起:……
  薛神医:三不救是系统的启动条件,我又不是变态,怎么可能提出“体毛不剃光者不救”这种要求。
  郑云起:……
  薛神医:系统只接受穿越者,它已经和你绑定,你拒绝也没用。
  郑云起:……
  薛神医:三不救原则是随机生成的,祝你好运。【死】郑云起:FU·CK!
  郑云起被强迫中奖之后,出了意外,被卷入时空裂缝回炉重铸,以五岁小孩的身体重生未来。
  在这个全民体质倍儿棒,断手断脚都能用营养舱给你治好,医生地位低下的时代,郑云起这个古代医生默默捂脸。
  内容标签: 未来架空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云起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有个系统
  
  在大庆的大陆版图的西北方,上天挥毫点墨,画下连绵群山。这道延绵十几公里的天然屏障,拦下生性喜好掠夺的蛮人铁蹄。然而这道天然屏障并非天衣无缝,在遇云峰与双子峰之间,有一道宽阔平坦的峡谷。
  峡谷原本并不是峡谷,而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想要渡河而过只有船毁人亡的下场。只是从大庆宏光三年起,河流的水位开始急剧下降,在宏光七年彻底干涸。河床变成了峡谷,蛮人不再需要翻山越岭,直接穿越峡谷,铁蹄便可踏入大庆这片肥沃富饶的土地。
  宏光七年至宏光十八年,这十一年间,峡谷的土壤被一层又一层的鲜血洗刷滋养着。扎根在这片峡谷中的植物,吸收着血液中的养分成长,渐渐地便不同于寻常的植物。风吹过峡谷时,扬起的不是植物的芬芳,而是植物中蕴藏着的天然肃杀气息。
  大庆的皇帝想不到,蛮人也绝对意料不到,居然就因为这峡谷中不同于寻常的植物,宽阔平坦的峡谷,居然一跃成为比任何高山都难以跨越的路障——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道峡谷说起。
  相传在宏光十八年,一个游医相中峡谷的植物,便将此地视为自己的领地,盖起一间茅屋,在峡谷定居下来。游医在峡谷两端的入口立起石碑,石碑用数种语言重复写着一句话,擅闯者,把命留下,医者笔。
  蛮人哪会将区区游医放在眼里,他们正要无视立于峡谷入口处的石碑,策马入谷,却被领头阿野阻止了。阿野第一次领兵,他本就不是以力量见长的类型,提出让一队五十人的骑兵入谷试探的命令,着实让他的手下们暗暗瞧不起。不过命令是绝对的,一队五十人的斥候,个个身强力壮,领命闯入峡谷。
  他们纵马狂奔,嘴里高声呼喊,铁蹄声、喊杀声、马儿们的嘶叫声,荡在两座山峰的山壁上反复碰撞着,嗡嗡的回声渗人极了,这是最原始的战歌!然而,这一次战歌别说唱响到峡谷的另一端,战歌没入峡谷才片刻的功夫,就彻底没了声息,峡谷又恢复了寂静,只偶尔能听到虫鸣鸟叫声。
  立于峡谷入口的蛮人们,脸色刷地一下就变白了。
  峡谷暗藏杀机,拿下五十人的骑兵队的命,这不是最可怕的地方。可怕就可怕在,汇聚成战歌的各种声响,几乎是在同一刻戛然而止的,也就是说,这五十个蛮人,连同他们座下的马匹,几乎在同一刻死去。造成如此局面的人,不用多想,肯定就是在峡谷立碑的游医。
  蛮人损失了五十名骑兵,这件事并没有到此为止。
  无论蛮人如何喊话威胁,甚至往谷中射火箭,谷中的游医不屑给他们半点回应。无论是峡谷还是游医,都太诡异了,阿野想控制住他的军队,暂时先撤退。这些被惹起火气的蛮人却不愿再听阿野的指挥,他们成群结队地闯进峡谷,再次在片刻功夫内全然失去声息。还活着的,就只剩没硬闯峡谷的阿野和几个亲信,在犹如巨兽长着血盆大口的峡谷面前,他们显得如此渺小。
  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无论如何都该撤退了,可是阿野和他的亲信们都不肯离开,脑袋里满是往峡谷里闯,把游医给扒皮剥骨的念头。阿野要是还不明白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他的理智,就不愧当头领了。他当机立断抽刀,往自己手臂上划出一道伤口,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硬是把理智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阿野的亲信有样学样。
  就在此时,峡谷里传来一个悠远的声音,“看来是个有点脑子的,你的命我不要了,回去告诉你的同族,擅闯者,把命留下。”
  阿野死死掐着伤口,脑门上青筋直跳,“擅自打扰神医是我们不对,可否请神医把我同胞还给我?”
  游医轻笑道:“他们入了谷就归我所有,你这是要和我抢药田的肥料吗?”
  阿野沉默许久,对自己的亲信们道了声,“走!”他已经从声音的方向大概辨认出对方的位置,他怕再多留一刻,就会不顾一切冲入峡谷找对方拼命。
  阿野落荒而逃,然而他带回去的情报并不能阻止蛮人的野心。蛮人认为阿野投靠了大庆,他们斩下阿野和他亲信的脑袋,不顾一切地硬闯峡谷。结果蛮人在峡谷撞了一次又一次的壁,在损失了大量兵力之后,不得不放弃从峡谷入侵大庆。定居峡谷的游医,也被他们骂作大庆的看门狗。
  看门狗的帽子还没在游医头顶戴多久,就被摘下来了。
  蛮人止步峡谷之外,大庆的皇帝想要在峡谷修筑关隘抵御外敌,下了圣旨命令游医把峡谷对大庆开放,结果却被游医一口拒绝。游医说得好,峡谷是他的家,他的家要怎么建,没道理让别人指手画脚,如果皇帝非要在峡谷动土,他也可以把峡谷让出来,去另寻住处,直接落了皇帝一个没脸。建关隘的事就此不了了之。
  游医既得罪了蛮人,又惹怒了大庆的皇帝,谁都认为游医活不长。等游医一死,峡谷恢复平静,局势又会恢复到从前。
  然而,谁都没能等到那一天,因为游医开张给人看病了。游医的医术出神入化,能活死人肉白骨,他从不计较病人的身份,只要病人能满足他提出来的三个条件,就会为病人看病。哪怕人们对神医恨得咬牙切齿,可是神医这般医术,谁会舍得他死?
  渐渐地,人们遗忘了峡谷以前的名字,峡谷成为了人们所津津乐道的神医谷……
  谁都没有料到,由神医一个人支撑起来的神医谷,竟然以只收一人为徒和三不救的祖训,坚挺地传承到了第十七代,如今已有四百余年的历史,比大庆朝存在的时间还要长。
  而我们的主角,郑云起,正是神医谷的第十七代弟子。
  郑云起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的灵魂来自于21世纪,是一个身患重病的普通人,病逝后莫名其妙在一个五岁小乞丐的身上醒过来。
  郑云起在一次乞讨的时候,遇到了薛亮,他的师父,神医谷的第十六代传人。薛亮一眼相中郑云起,把他收为徒弟,带回了神医谷教他习医。以上神医谷的历史,就是薛亮第一次带郑云起回神医谷时告诉他的。
  当神医的徒弟幸福吗?
  郑云起答曰:幸(呵)福(呵)!
  首先,郑云起刚刚拜师,他的名字就被世人所记住了。
  这个说法毫不夸张,郑云起走到街上,总是有人能喊出他的名字,他有次甚至还在一个卖馄饨的小档口看到他的大头画,上书六个大字,第十七代神医,连弟子两个字都省了。
  郑云起前世当了一辈子缠绵病榻的病人,久病成医确实略懂医术,可这离神医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他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认定他会成为神医。全世界的人都在等着他成为神医,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其次,要说说神医谷的三不救。
  每一代神医,都有自己独特的三不救原则。其中郑云起见过最奇葩的,是第四代神医的“性别男、性别女者不救”,也就是说,只救双性人和太监。更让郑云起吃惊的是,哪怕第四代神医因为这条不救得罪了很多人,成为紧随第一代神医之后,手上人命第二多的神医。哪怕手上血债累累,第四代到死都没摒弃这条奇葩的不救。
  郑云起越是了解神医谷的历史,就越是不愿意接受三不救,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哪天他真的成第十七代神医,绝对要摒弃三不救原则。这事他对薛亮说起过,薛亮只是笑笑不说话,也没迂腐到拿祖训来压他。
  郑云起以为自己争赢了,把这事对别人说,可让他郁闷的是,所有人都不信他的话,还一个劲地给他塞一些思想道德读物,恨不得把他培养成大圣人,以求他以后给自己设定三不救原则时,能对病人宽容点。郑云起一次次反驳无用之后,也就放弃了辩解,心想以后走着瞧吧。
  再次,说说神医谷的仇人。
  神医谷已经屹立了四百多年,拥有过十六位神医,每一位神医都那么特立独行,以至于在他们救人的同时,腥风血雨也紧伴左右。薛亮收郑云起为徒时,就对他说过,神医谷仇人不少,让他注意安全。薛亮当时没有说是哪些仇人,后来郑云起才明白,不是那些仇人微不足道,而是因为仇人太多,薛亮压根数不过来。
  郑云起上辈子出身豪门,又是家中幺子。他在医院住了大半辈子,人际关系简单,既无经济压力,又受尽家人宠爱,哪怕活到三十岁,性格也极其单纯。到了古代后,他第一次行乞就遇到了薛亮,生活质量又一跃回到上辈子的高水准,而且还有许多人期待着他的未来,这让郑云起一下子忘记薛亮的警告,忘记要提防他人。
  这一忘记,就差点要了郑云起的命。当剑锋对准他的后心把他的胸膛刺个对穿,郑云起才从心脏的冰冷和喷涌的鲜血,学会背叛二字。后来,郑云起被薛亮救活了,胸口连个疤痕都没留下……出神入化的医术,也就是如此了。
  薛亮救活郑云起之后,执行了第三条默认非正式的祖训,把陷害郑云起的人,屠尽九族。郑云起被迫看完全程,胆寒不已,他生出逃离薛亮的念头,没一会又死心了。全天下都知道他是第十七代神医,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能往哪逃?
  郑云起死了心,跟着薛亮四处云游,看尽世间百态,当初那副傻白甜的模样早就没了影,只是整天挂着笑容,薛亮也看不懂他藏在笑容下的心思。
  不知不觉,郑云起来到这个没有半点高科技的时代,已经有十五年了,薛亮也已迈入八十高龄,成了个头发全白的老头,只是他医术有道,那张脸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
  这天,薛亮给他不知第几千位病人治完病,让郑云起把病人送出神医谷。
  神医谷到处都是毒物,病人进出都得有人引导,这活自从薛亮收了郑云起为徒后,就一直由郑云起来干。这没什么特别的,所以郑云起也没多想,他一手捧着医书看,也不看路,引导着病人七拐八弯地走出了神医谷。
  把人平安送出谷后,郑云起转身就要走,那人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郑云起转头看去,一个长得跟白面馒头一样的中年男人映入眼帘。白面馒头的形容一点都不夸张,中年男人非常胖,脸已经圆成了球,他的头发、眉毛、胡须,全都在入神医谷之前剃光了,再加上养尊处优养出来的细白肤色,活脱脱就是一个白面馒头。
  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郑云起淡定地看着他,“生须药十两一副,连吃十天就能快速生发,你要买么?”
  中年男人眼神有些呆滞,他先是条件反射地摇头,等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又点了点头。他有些紧张地说道:“生须药我要了,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事!薛神医给我治完病,然后看了我很久,才对我说了句,你是我这辈子最后的一个病人。”
  郑云起漫不经心的笑容顿时深了两分,“哦,多谢你的提醒。这生须药就免费赠与你了。”把药袋子扔到中年男人手中,郑云起飞快赶回神医谷,他必须把自己从脚后跟一直武装到牙齿缝,神医的传承,是一场硬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