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他们说我老公是坏人+番外 作者:鬼半京(上)

字体:[ ]

《他们说我老公是坏人》作者:鬼半京【完结+番外】
 
    ·重生·甜宠·景荣X印漓
 
    原名《壕情》
    因为编辑说不够逗比,所以把名字换成了现在这个。
    但我这么酷帅狂霸拽的人,还是坚持把这个原名放上来。
    就是这么有原则╮(╯▽╰)╭
    ——————————简介——————————
    Q:评价一下景荣。
    印漓:憨厚、温柔,真担心他被人欺负。
    张新元:……生气的时候很可怕。
    钱勇:……想叫他一声荣哥,做他小弟。
    穆文芳: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Q:印漓听了朋友们的回答,有什么想法?
    印:哈哈,太夸张啦,但景荣打架的确很厉害。
    Q:你们听了印漓的回答有什么想法?
    张&钱&穆:……他们开心就好……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年下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荣 ┃ 配角:印漓 ┃ 其它:重生,甜宠,种田文
 
原文地址: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521572
    
    第1章 楔子
    
    景荣这辈子过得算不得好,也不算不好。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用来后悔了,今天后悔昨天,这一秒后悔上一秒,然后又犯贱地周而复始。
    景荣不知道自己是虐待狂还是被虐狂,反正他好像就是学不会安稳过日子。
    他常想:让我回到过去,我就好好过。然后又自己给自己一巴掌,回个屁,我他妈就乐意作,我他妈就要一条道走到黑!
    直到景荣爱上了一个人。
    这场爱注定不安生。因为他就是这么个人,不弄得遍体鳞伤,就不能刻苦铭心一样。
    十五年,景荣把这份爱生生逼成了恨。不出意外的,他又开始后悔,开始在心里求老天:让我回到过去吧,我一定跟他好好过。
    景荣知道自己挺贱的。
    但没想到老天居然还看得起他。
    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在目睹自己最爱的人被砸成一片血海后,他真的回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须知】:
 
·重生文,上一世渣攻变腹黑暖男。
·作者不会给攻受打标签,请自行排雷。
·虽甜宠,不小白。
·暂时就想到这些……
    
    第2章 有幸再见你。
    
    江城南郊乌大男生宿舍。印漓跟张新元面对而坐,眼神凌厉地瞪着对方,无形的杀气裹着燥热的空气翻滚在两人身旁,就连旁边嗡嗡的电扇都吹不动这凝滞氛围。
    “准备好了?”印漓冷笑问道。
    “当然!”张新元傲然回答。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两人同时出手,一人出拳、一人出掌,齐齐招呼向对方,却都在要打在对方身上的瞬间戛然而止了冲势。
    两人不约而同低头看去——印漓掌,张新元拳。剪刀石头布,三局两胜,印漓笑到了最后。
    “哈哈!两瓶冰可乐,半块西瓜,一袋冰镇杨梅。”印漓愉快地抽出一张钞票递给张新元,笑得像只装了一肚子坏水的幼狐:“速度要快,冰不能化哦。”
    张新元看着窗外赤白的阳光,垂死挣扎道:“再来两次,五局三胜。”
    印漓呵呵一笑:“张新元同学,做人不能这么没下限,早死早超生,去吧。”
    叩叩。
    就在这时候,宿舍的房门被敲响。他们的门并没有关,来人只是站在门边,礼貌性敲了敲门。
    门口站着的是个高个男生,十八九岁的样子,肩膀还没扩开,但他身材结实,看上去一点都不觉得单薄。男生剪了个平头,五官深邃,很是帅气;但他却穿着超市卖的九块钱白背心、一条同样超市量产的大叔短裤,加一双塑料凉鞋。立刻把他的帅气打了个对折。
    “景荣,你怎么来了?”印漓挂着得意的笑容,拍了拍张新元的肩,对景荣说道:“想吃什么冰棒不?元子正要去买。”
    “不用,我给你带了点东西来。”景荣笑容爽朗,解下背着的双肩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用厚毛巾包着的东西来。
    印漓跟张新元都好奇地围上来:“是什么?”
    “蜜番茄,你昨天不是说想吃吗?刚好今天不用去卖水果,就给你带来了。”景荣边说边撤掉毛巾,露出被包裹着的玻璃保鲜盒来。保鲜盒里是红艳艳的一碗番茄片,毛巾一扯开,玻璃盒子外就迅速凝结了一片细密的水珠,缓缓滚落下来,连带着周围的暑气也消散不少。
    “啊!太棒了!”印漓欢呼一声,用力捶了景荣的肩膀一下:“够意思啊!”
    景荣依旧憨厚笑着,然后又摸出个塑料盒子,里面装着满满的青提子,颗颗饱满脆嫩,看上去就让人特别有食欲。景荣招呼张新元:“一起吃吧,这是我家最后一批提子,以后就没了。”
    “八公,你真是天使!”张新元叫道,伸手就要来拿。
    印漓啪一声打开张新元的手,把那盒青提子也拖到自己跟前来,伸出雪白的胳膊圈住,然后冲张新元一咧嘴:“买冰去。”
    张新元:“……”说好的同学爱呢?
    张新元最终被赏赐了一把青提子,然后被踢出了寝室。印漓让景荣坐下,叉了一片蜜番茄递给景荣:“吃不?”
    景荣笑着低头咬住,胡乱嚼了一下就吞了下去。见印漓又叉起一片,景荣连忙摇头,笑道:“你吃吧。你要喜欢,明天再给你带一碗来。”
    “真的?你们家不会亏本?”印漓高兴完了又有些不好意思,景荣家并不宽裕,他虽然自认吃不了多少,但时间一久,量变积累成质变啊。
    “不会。今年番茄结太多了,卖都是几毛钱一斤,不值钱。”景荣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个大塑料水杯,连灌了好几口水,等嘴里的甜味淡去后,才觉得好受了点。
    印漓听完,心里安稳了些。然后他自然而然地拿起热水瓶给景荣的水杯添满,再把水杯放到电扇跟前吹凉。
    “对了,文芳说四个一去城里唱歌,她请客,让我叫上你。你那天有空吗?”
    景荣想了下才反应过来印漓说的是什么:“光棍节?”
    “嗯。”印漓点点头:“文芳周五就回家,不跟我们一起走。我们到正门坡下集合,一起搭公交去。你能来吗?”
    “能。”景荣开心地笑了起来。等印漓吃完了番茄,景荣拿过保鲜盒去阳台洗,印漓又抱着青提子跟过去。
    印漓挺喜欢看景荣干活的样子。印漓跟景荣认识才一个多月,但对景荣家的情况了若指掌——景荣家有一片很大的林场,在这时候是实打实的巨贾了,但是却因为林场木材卖不出去,几年下来,钱都锁成了固定资产,他们家的日子也逐渐拮据。想景荣以前也是个吃穿不愁的大少爷,但现在却穿着一身凑起来五十块不到的行头,天天扎进菜市场卖蔬果。想起来印漓就觉得难受。
    但印漓最佩服的也是景荣这点:放得下面子,自食其力,人感觉也很沉稳。而且景荣对人很好,甚至被张新元和穆文芳起了个‘忠犬八公’的绰号。
    印漓觉得,景荣值得过上更好的日子,他也相信景荣家的日子会逐渐好转。
    “想什么呢?”景荣冲掉手上的泡沫,转身就看到印漓靠在阳台边看着他发呆。
    “没什么。”印漓耸耸肩,又问道:“你要冲凉吗?元子那里还有一瓶开水。”
    “我用冷水就可以了。”景荣拿着背包进了阳台旁的卫生间,背包里带着他的换洗衣裳。
    景荣进去五分钟左右,张新元就跑回来了。那叫一汗流浃背,印漓几乎能看到他头顶上蒸腾的热气。
    张新元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桌上,快速脱掉了t恤,跑到电扇跟前随着电扇左右摇摆。等暑气消散些了,张新元才张口哀嚎:“不是说下周就开始降温了吗?怎么今天楼外温度计还有三十五度?我还以为临城就够热了,没想到江城才是真火焰山。”
    “辛苦啦~”印漓拿出了可乐放电扇前化冰,又把西瓜用口袋裹好后放进冷水盆里凉着。然后才笑着说完后半句:“下周降温开始后,你就会知道,江城不仅是真火焰山,也是真北极深渊。冬冷夏热,习惯就好。”
    张新元欲哭无泪:“我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想不开报了乌大啊。”
    景荣冲完凉出来刚好接上张新元的哭嚎,闻言却是先看向印漓:“你耐热吗?”
    印漓咧嘴一笑:“好歹在这里长了快二十年,必须的。”
    景荣点点头,又对张新元说道:“你怕热可以去我家玩,我家林子里挺凉快的,山上还有一个小泉洞,里面的水跟从冰箱里倒出来的似的,还有很多虾米。”
    “真的?”张新元满血复活:“我要去!”
    “我也要去!”印漓也来了兴趣:“这周末陪文芳唱完歌就去你家吧,我还没去过林场,连山都没爬过,早想去看看了,一直没好意思跟你提。”
    景荣闻言开心一笑:“行啊,带你们去抓野兔,用松枝烤了吃,可香了。”
    印漓露出向往期待的眼神,张新元直接开始吞口水。三个少年围坐在风扇周围,人手一瓶冰可乐,吃着冰杨梅和西瓜,开怀畅谈。
    下午快晚饭的时候,景荣就骑着他那辆老旧的二八大杠走了。林场离乌大有十分钟车程,但是骑自行车的话,路程能被拉长到近一个小时。
    景荣走后,印漓跟张新元又为了谁去买晚餐剪刀石头布,印漓二连胜。印漓又送走一脸苦逼的张新元,美滋滋地去洗手间冲澡。
    “嗯?”印漓盯着角落塑料盆里的衣裳,破洞了的一件白背心,显然不是张新元的。印漓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那是景荣的衣裳——以往景荣冲凉了会直接把衣裳带走,但是今天是忘记了吧。
    印漓皱眉,他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景荣下一次晚课是在后天,让一盆汗津津的脏衣裳堆那儿放两天?印漓自问做不到。
    于是洗完澡后,印漓把被单和景荣的脏衣裳一股脑扔进了大洗漱间公用的洗衣机里,至于景荣的内裤,分开手洗?别开玩笑了,印漓只是往洗衣机里多加了一瓶盖消毒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