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子黑化了 作者:秋凌

字体:[ ]

 
 
文案
 
  
  穿越到架空的时代,成为所谓的圣子,陌凌初惊呆了。
  被赶出侯门,与哥哥相依为命,这不算什么,陌凌初打算逆袭。
  前提他不要嫁给另外一个男人,于是圣子假死了。
 
  当陌凌初回到帝都后,他就一直想黑化。
  皇孙贵胄?去死吧!
  魔教教主?去死吧!
  武林盟主?去死吧!
  作为一个能生娃的圣子,陌凌初表示把这些渣渣全弄死了,他就安全了。
 
  然后全帝国都知道圣子黑化了。
  
  众人:王爷,你家王妃又出来祸害人了。
  北堂逸辰冷眼扫视了周围一眼,默默地打晕自家王妃,抱走!
 
此文:
  1、主受,腹黑攻X疯了的圣子受,双洁
  2、温馨宠文,小白,狗血,不喜误入
  3、某蕨类植物继续锻炼文笔中。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陌凌初 ┃ 配角:北堂逸辰,白宇,段如安,陌凌霄 ┃ 其它:生子,架空古代
器”或登录 mozhua8.com 下载最新版本)
==================
 
  第一章 邪魅
 
  作为一名宅男,陌凌初想要穿越,然后上天让他穿越了!
  穿越后,陌凌初想要左拥右抱,想要拥有妹纸,想要走X点路线,然后上天让他成为天下闻名的圣子,能生孩子的男人!
  事实上,他走了一般废材流线。从小身体虚弱,同哥哥、母亲被赶出侯门;多年后习得一身本事,然后被师兄一掌打落悬崖。
  打落悬崖后,就能拥有各种机遇,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可惜这不是真的,陌凌初是假装被师兄打落悬崖,因为他师父告诉他,作为天下唯一能生孩子的男人,他必须从几位师兄中挑选一名成亲。
  呵呵,这开什么玩笑,自己平时总想打败几位师兄,暗中还弄了点小动作,那几个不知道自己是圣子的男人都恨自己恨得要命,还担心自己跟他们抢圣子。
  MD,陌凌初终于知道这世界总有那么几个男人想娶男人的,他必须毁灭这些萌芽。
  悬崖下没有任何珍贵的药草,也没有人人争抢的秘籍,事先调查过地形的陌凌初表示幸好没有傻B的跳下去,那湍急的流水会淹死他的,还好机智的他事先养了一只秃毛雕,终于等雕长了羽毛接住下落的他。
  天门派的掌门得知陌凌初被打落悬崖后,吐了好几口血,然后闭关了。
  本文的故事发生在陌凌初掉下悬崖的两年后,他的名字也不再是门派内的子漠。
  两年后一辆四角挂着银铃的豪华马车驶进京城,街道两旁的百姓不禁疑惑这又是哪个皇孙贵胄的马车。
  马车里坐着一名身穿红衣的妖艳男子,一举一动皆是风情,加上一张雌雄莫辨的脸,总是让人以为他是一名妖女,而不是一个男人。
  端起放在茶几上的茶杯,男子唇角微勾,“何时到?”
  “回公子,一刻钟后便到,”青衣侍从应声。
  看着手中的茶杯,男子不屑轻哼一声,他终于还是回到这座京城。
  “辰王日前已经回京,”青衣侍从名乔均,乃是名满江湖的杀手,当然仇家也很多,只是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具体长相。
  一年前,陌凌初路遇被追杀得奄奄一息的乔均便救了他,而乔均为了报恩则当陌凌初的护卫。
  “你说我是杀了他?还是给他找个美人?”陌凌初眼睛微眯,“怎么说他也算是我的师兄。”
  “公子,您的表情过于狰狞,”乔均提醒。
  陌凌初嘴角微扯,“小乔乔,其他人可都认为邪魅迷人,怎么到了你口中却是狰狞?”
  “我是杀手!”乔均冷声。
  好冷,陌凌初表示他找了一个十分不可爱的侍从。
  握爪,第一个目标,就是坑了那一位关系不是很好的师兄!陌凌初摸着下巴,听说那位师兄至今单身,不近女色,近两年更是疯了一样,血洗他国部队,令敌人闻风丧胆,朝堂也无人敢和他作对。
  马车已停,青衣侍从见主人迟迟没有动作,开口提醒,“公子,已经到了。”
  当年被逐出陌侯府的陌凌霄在京城已经拥有一番地位,前几年立了军功,被封将军,如今也有自己的府邸,也不再需要仰仗陌侯府鼻息,也不怕陌侯府刁难。
  陌凌初和陌凌霄的母亲当年本就是大美女,陌凌初的相貌随了母亲,貌美异常,更显阴柔。而陌凌霄则像父亲,英俊阳刚。
  拿着信物进入家门,陌凌初却没想到会在客厅见到那位不熟悉的师兄北堂逸辰——辰王。
  见到那一张熟悉的脸庞,北堂逸辰震惊,指甲陷入手心。他知道玉牌已碎,子漠已亡,眼前这名邪魅的男子自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师弟,师弟一身白衣,十分纯净,怎么可能如此妖气。
  天下有长相相似的两个人,却没有长得完全一样的两个人。北堂逸辰心下疑惑,只怕这是敌人派来的,还需小心。
  “凌初,”而一旁的陌凌霄却认出自家弟弟,那张脸比他们的娘长得还要漂亮,这日后该是准备给弟弟找媳妇,还是嫁弟弟。
  眼角余光瞥到了北堂逸辰,陌凌初却没有多看一眼,反而笑着走到陌凌霄的面前。
  “哥,”这一声哥饱含着万般思绪,多年没见的兄弟俩,没有相互拥抱,却是间隔一尺。陌凌初仿佛没有看见北堂逸辰一般,也没有退出去。
  半晌后,陌凌霄才道,“好,好!”轻拍陌凌初的肩膀,陌凌霄似有哽咽,“回来了就好。”
  见这对兄弟似乎没有打算理睬的意思,北堂逸辰起身,“难得你们兄弟重逢,改日再说那些事情。”
  “没关系,你们聊!”陌凌初下意识就想自己是否能蹲在墙角偷听他们说话,转头看向陌凌霄,“让人带我去住处就可以。”
  陌凌初暂时不打算住在外面,在陌府能接触到自己想要对付的人。站在陌凌初身后的乔均沉默不语,尽责的当一名侍从。
  即使乔均这一年来没有再像往年那般杀人,但他身上还是带有不少杀气。北堂逸辰本身就就进战场,对血腥气息格外敏感,因此,他轻易就察觉到乔均的不同。
  一长相妖孽却又和天云门弟子子漠长得十分相似的男子,外加对方身边的侍从身上还带有血腥气息,只怕这人身上暗藏可怕的秘密,来京也另有目的。
  不一会儿,管家就过来带陌凌初去住处。
  北堂逸辰看着陌凌初的背影,眉头微蹙,单单从背影看,还真的很难分出真假,就不知道陌凌初背后是不是有其他人。
  “凌初从小就这样,”陌凌霄岂会没有看到北堂逸辰眼底的凝重,“自顾自,也不懂得要跟别人打招呼。”
  “步履轻盈,声音细微,”北堂逸辰分析,“他的武功只怕不在你之下。”
  “舍弟自幼跟着庙中隐士习武,”陌凌霄感叹,“经历种种挫折才有如今成就。”
  言外之意不过就是让北堂逸辰不必太担忧,他陌凌霄的弟弟自然不可能影响当今的朝堂格局,也不可能暗中做些不良的事情。
  “原来如此,”北堂逸辰没有再问。
  天云门本就是隐世门派,不参与江湖纷争,同时也不加入朝堂争斗。收徒也只看缘分,若那个人恰巧是皇族,那便是皇族,但他们也只教授武功等,不帮着弟子争夺势力。每每培养出来的人,都是江湖、朝堂举足轻重的人物。因此,天云门备受世人尊崇。
  北堂逸辰便是天云门的弟子,他们在天云门时的名字可以是本名,也可以是化名。这也就代表,一旦他们下山后,他们不一定就知道师兄师弟是谁。
  当年,陌凌初也是多次探查才知道的。他一直都十分好奇为何天云门的掌门要让圣子选择门下弟子成亲,如今他依旧不明白,但这不要紧,不妨碍他解决那些人。
  跟着管家走在蜿蜒的青石小道,陌凌初拿出一把大红色的纸扇轻扇。
  “公子,”乔均眼见陌凌初跟管家走向两个方向,忙出声提醒,“太阳还未落山。”
  陌凌初手中动作一顿,随即转身。这个杀手总喜欢面瘫着一张脸说这话,明明就是讽刺自己分不清楚方向!特么的的管家没听懂,自己懂了!
  乔均不懂得陌凌初的心理活动,却早已经习惯这样的主子。
  “这边请,”管家不知这对主仆眼底的意思,只知先带人过来休息,“夫人的表妹昨日来到府中,梅园已经让给表小姐住了,请您暂且再这院子住几日。”
  “无妨,”陌凌初早已得知大哥娶了一官家小姐,当时正巧有事,无法前来。
  没想如今刚刚入府,这大嫂却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莫非是怕自己争夺陌家家产?若是如此,这委实可笑,这些家业本就是大哥赚的,自己岂会贪图。
  陌凌初心下有了计较,他来时便已早早通知大哥大嫂,因此,不存在大嫂无意做这种事情。他可还记得大哥回信给他建了梅园,犹如寺庙后山那一片梅林。
  管家仔细观察陌凌初的表情,见对方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整个人邪里邪气,可不像是一个蠢笨好对付的人。希望夫人能明白这一点,别无端端地就惹怒小叔子。
  外界传言陌凌霄的弟弟一事无成,从小就是拖累兄长,陌凌霄的妻子自然就担心陌凌初回来,怕陌凌霄为了帮衬陌凌初得罪他人,坏了名声。
  一走进房间,乔均便拿出一块白色干净的帕子擦了擦椅子,随即展开放在陌凌初的面前。
  见帕子依旧干净无尘,陌凌初点了点头,转头对管家笑道,“有劳你们整理了。”
  这院子虽然不是将军府最为偏僻的院子,却也挺清冷的,也较为简陋。管家之前也前来看过,安排一些家具,如今见这妖艳男子站在这里,却觉得格格不入。
  “您先休息,夫人正安排晚宴,”管家恭敬道,“届时,小的再来请您。”
  管家退出去了,陌凌初脸上的笑容消失,“换了!”
  “是!”乔均应声,消失在原地。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世界,有个门派叫天云门,天云门上有个清冥峰之巅,然后,能生孩子的圣子从这跳下去;
圣子说要灭了那些想娶他的人,不然就给他们找个善妒的母老虎;
然后,没死的圣子要黑化,他下山,不准备娶美女,就准备折腾那些妖孽;
妖孽没收拾成,圣子被吞了;
嗯,然后就完了,圣子生下宝宝,开始新的征程!
设定:这是个BG的世界,却出现一个能生孩子的男圣子,且是正大光明的,大家都可以争夺,听说圣子生下的孩子都特别聪明呢!
 
  第一章 暗杀他
 
  从陌将军府回到王府后,北堂逸辰来到书房,打开密室进入。
  密室里镶嵌着一个硕大的夜明珠,夜明珠散发的光芒虽然不耀眼,但足以让人看清室内的物品。
  墙上挂着一幅画像,画中的男子倚靠在青竹上,闭着眼睛入神地吹奏着玉箫。虽然只是侧面,却已风华绝代。
  北堂逸辰伸手,指尖却停在离画像几毫米处,目露些许痴迷,随后眼神又恢复清明。收回手,转身走了两步,又不舍地回头看向那幅画。
  脑中浮现陌凌霄的弟弟陌凌初的容貌,那人的面容和画中的男子别无二致,气质却迥然不同。他的子漠犹如落入凡尘的谪仙,而陌凌初却像是堕入魔道的妖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