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豪门男妇难作为+番外 作者:水墨清薇

字体:[ ]

 
    “原来是想拿我们当枪使。”吴岱栂小声的嘀咕着。
    王妃没听清吴岱栂说什么,不解的转头看过去。吴岱栂摇头,表示他没说什么。王妃笑了,没去追究问底,两人接着把没有逛到的地方全都转了个遍。王妃便让吴岱栂去忙别的事,而他则往撰稿的人员工作区走。吴岱栂并没有去忙工作,而是让宅子的大总管去帮他查人。
    大总管不愧是上面派下来的人,三日后,便把林继辛的底细全都摸清,一五一十的向吴岱栂汇报一遍。吴岱栂回家之后,看向林继善欲言又止,以前他觉得祖母顶多是一个不太讲理的老人家,可现在他却觉得祖母是个心机深得见不到底的人。“林继辛确实是你的亲戚,不过关系有些远。”林继善放下笔,静静的等待吴岱栂往下说。吴岱栂叹了口气,把大总管跟他讲的内容,重新组织了一下才开口讲了起来。
    林继辛的祖母和林继善的祖母是亲姐妹,林继善的祖母是老大,林继辛的祖母则老二。当年林继辛的祖母因为争家产失败之后而带着夫君离开林家,之后去了哪里便没有人知道,不过据说当年林二小姐失家权并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被大姐用了下作的手段逼迫下台。
    讲到这里时,吴岱栂顿了一下,担心的看了一眼林继善,林继善摇了摇头,示意吴岱栂继续。吴岱栂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族会对争权争财如此的执迷,有能力的人完全可以去创造财富,而不是去抢先人留下来的。吴岱栂伸手握住林继善的,以前的事不论真假,后人听着总归是不舒服的。
    “放心,我没事,你继续往下讲便是。”
 
 
  ☆、第96章 九六
 
往下讲?还有什么可讲的,林二小姐离开林家时,完全是身无分文,一家人一路往南,寻了落脚的地方后,林二小姐并没有失去斗志,勤劳的开创了自己的一份家业,有了底气的林二小姐在几年之后,带着孩子回到林家,这些年林二小姐把很多事都想得清楚,她这次回去,一来是想让孩子进族谱,二来便是想寻到能够证明她猜想的证据。
    “可族谱里的两位姨奶奶都是早夭,不可能有孩子。”林继善摇头,族谱他有看过,而老宅的祠堂,他也去过,在奶奶的那一辈,林家分支里并没有这样一位姨奶奶存在。林继善倒没有怀疑吴岱栂托人查出结果的真实性,只是两相又非常的矛盾。
    “那是因为族谱被改动过。”吴岱栂瞪了一眼林继善,族谱是拿笔写的,想改动是要多简单便有多容易,尤其族谱还是握在拿到家权的人手中。
    林继善叹了口气,“这点我也清楚,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吴岱栂理解的点头,怎么说对方也是他的祖母,对林继善也不错。“还要继续往下听吗?”见林继善点头,吴岱栂又开始继续往下讲。林二小姐回到老家,并没有直接回老宅,而是让带回来小厮把弟弟裹了来。林家的独苗是个没有什么能耐的人,只能靠着两位姐姐养,独苗是属墙头草的,哪边对自己有利便往哪边倒,哪边给的钱多,便会依附在哪边。在那个还是只要有女孩,便不让男孩子掌家的年代,独苗活得挺憋屈,在依移属两个姐姐的同时,他也巴不得姐姐们争个你死我活。在家权的第一次争夺中,独苗在最后一刻站到了大姐的一方,不是独苗看出大姐有多厉害,而是大姐向他许诺了不少的东西。
    讲到此,吴岱栂叹了口气,“跟爹亲讲讲,把家权推出去的好。”
    “爹亲离开辽城时,便把家权交由祖母代为打理,若是回去接,便是由祖母继续管着。”林继善皱着眉,“不过我觉得祖母不会同意爹亲放弃,祖母只要是想让你接过家权。”
    “祖母图的不过是我的名声,还有背好靠着的大树,真论起能力,我可不行。”吴岱栂对自己有几斤几两非常的清楚。
    “祖母不安于现状,想要把林家扩大,可惜大伯和二伯都无开扩的想法。”林继善沉默了一下,又接着道,“也许是有的,只是兄弟两人不同心,互相扯对方的后腿,就这样,做什么能成功?”
    “也许是吧!”吴岱栂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讲。林二小姐裹了独苗后做了什么没查到,林二小姐在城里呆了几日之后才回的林宅,林宅里发生了什么,因为那时候的下人不知去向,所以查的不是清楚,只是说林大小姐不但没同意给林二小姐上族谱,还把林二小姐的一些家产也骗了去。林二小姐再离开林家没多久,便郁郁而终。林二小姐的夫君带着孩子回到他们来的地方,孩子长大之后中了秀才,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并没有再往上考,不过林家在江南倒也算是财主,比起这边要强上许多。
    “我记得小时候,有下人偷偷的讲过,祖母曾把大伯的一个怀有深孕的侍妾逼死,当时我不相信,跑去跟祖母告状,第二天那个下人便不见了,管家说那人回老家了,可我每次想起来总会觉得不安。”林继善说完之后叹了口气,也许他间接的把人害死了。
    吴岱栂握紧林继善的手,“不知者不罪,不要再想此事。”
    林继善看向吴岱栂,“我们要不要见他?若是按着你刚刚讲的那些事,我们应该向他道歉的。”
    “是应该,可我觉得对方不会接受,也不会原谅。”吴岱栂叹了口气,“见是要见的,若是对方有意交好,我们也要小心提防。”吴岱栂不想把人往坏了想,但是此事不得不从长计议。“而且还要跟爹那边联系一下,把这事跟他说说,问问爹是什么意思。”
    “知道了,等下便让小厮按着地址去给对方送个信。”林继善点了点头,他对这位长得很像祖母的亲戚,还未见面,便内心复杂。
    “跟爹送去的信是不是得附上一句不要跟祖母讲?若是查出来的都是真的,我担心祖母会惦记上江南林家的产业。”吴岱栂是不愿意把亲人往坏了想,但查出来的东西又是那样,吴岱栂既担心被骗,又要担心家里爹和爹亲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更怕爹一气之下直接向祖母询问。想到家里的人,吴岱栂又想起一件事,“林继辛几年前去过辽城,还是带着大笔的银子去的,而且还不止一次,而且他每次去的时间,正好都是你出事的时间,我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巧合在。”
    林继善沉默了,努力的回想以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危急性命的,丢丑的,那不是三两件,“若是林继辛做的,为什么针对我?那时林家掌权的是大伯。”林继善非常的不解。
    “若是要报复人,在经济能压倒对方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在意对方家里那点钱,要做的便是毁了心尖子。”系统蹦了出来,之前他便听了大总管的汇报,听主人讲的内容,系统表示主人的叙事方式在向吐槽界发展,原本还想让主人吃亏的系统发现,主人的福缘很深,可以逢凶化吉,想让他吃亏恐怕很难。
    吴岱栂打量起林继善,想想觉得系统说得很有道理,便把系统的话转述了一遍,林继善原本便皱起的眉已然拧到了一起,“日后,你我出行务必要注意安全,要不你休息一段时间?家里的下人也要仔细的摸摸底,万不能养了吃里爬外的。”不论事情真与假,都要做好防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休息怕是不可能,我身边可是跟着王爷派过来的人,不会有事的。”吴岱栂说完之后沉默,抬头看向林继善,两人互视了一眼,随后同时叹了口气,怎么就不能过几天消停的日子。
    日子不会因为担忧而停止日落日升,清晨,吴岱栂带着人去了京报,和大总管交待了一些事之后,也让他把京报里的人员都摸摸底,比起家里的下人,京报里的工作人员更容易被人收买。吴岱栂跟大总管讲完之后,仍是有些担心。
    “其实林总完全没有必要如此担心,京报每个角落里都有当值的侍卫,这些侍卫可都是从大宅抽调出来,而跟在林总身边的,除了三王爷派来的高手之外,还有皇上培养出来的暗卫,林总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总管说话的语气没有一点儿的起伏,可是让吴岱栂听着不但没放心,反而更担心了,他以前没说什么天子的坏话吧!比起林继辛的不知如何行事,天子可是说坎头便能坎头。
    三王妃到京报时,便见吴岱栂一脸的心事,细问之下,便听吴岱栂如能倒豆一般把祖母一辈的林家因私道出,王妃听着一脸的诧异,一方觉得林家老太太做得太狠,一方又觉得林家老太太虽用了手段得了家权,可能力去远不如被赶出去的那位。“你倒不用担心,对方就算是想要下手,也会掂量一番,虽说京报不太起眼,好歹也是挂了皇室的名头,对方真若是动了歹心,先要想想会不会把全家搭进来赔命。”
    吴岱栂愣愣的看向三王妃,“我的命有那么值钱?”
    “噗,你不会不知道自打被扣上天智者的头衔之后,你的命比皇亲国戚还要重上三分。”三王妃一脸的笑意,“几百年,几千年也未必会出现的人,只要天子不是傻子,便不能让你出事,天子还打算拢了人心之后,从你的身上榨取更多的智慧。”
    吴岱栂无语了,怎么觉得王妃的话那么的诡异。努力回想着古历史,想了又想,吴岱栂发现,他连朝代歌都没有记下,更别提朝代历和公元历的换算。细算下来,他除了会庄稼地里的把式之外,会的东西少之又少,说是天智者,还真是抬举。倒不是吴岱栂妄自菲薄,实在是他上辈子钻研的太过用心。“要不,让我回去种地得了,我只是农家孩子,哪怕天智者,会的东西也都是和农家有关,怎么能担得起天子的重视。”吴岱栂忧心,他怕辜负了天子的期待,摸了摸脖子,他不想头和身体分家。
    “若你这样还不能担得起,那其他人还要不要活?”王妃见不得吴岱栂不自信的样子。“全天下谁能办得出报纸,杂志?谁能让鸡蛋飞上天。”
    “那个鸡蛋怎么样了?”吴岱栂挺好奇的,其实他一直想问,可是每次都被岔了过去。
    这下轮到王妃无语了,吴岱栂的思路也跑得太快了。
 
  ☆、第97章 九七
 
鸡蛋的口感如何,王妃并不清楚,好坏只能问天子,据说那日天子要吃,院子里跪了不少人劝阻,但还是被天子吃了,好在没有什么问题。“这东西上天之后,能让味道变得不一样?”王妃可是记得当时吴岱栂说的话。
    “不能完全肯定,但是一样的东西放在不同的地方种植,种出来的东西口感肯定会不同。”吴岱栂总不能说种子得到外太空培育才会变得不同。“昨天在京报呆了几个时辰,感觉如何?”
    “我昨天看了一些文章,感觉文字间的暗讽并不突出,有可能是才子们怕得罪人,写出来的东西太温和。”王妃能理解在京报工作的人心里,他们怕得罪人之后工作不保。京城和辽城不同,在辽城报社里面的人,全都是在当地很有背景的人,谁也不敢拿他们如何,但是京城却不样,聚焦在这里的有学问的人,不是所有人都有深不可摧的根基,不论京报后面的是谁,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们仍是不敢。
    “也不是没有办法,他们担心的无非是自家和自身的安全,京报给的工资不低,养活一家人不是问题。”吴岱栂说完之后,想起古时每家每户庞大的亲戚,又摇了摇头,“我想得过于简单。”
    “你来说说是怎么想的?我看看可不可行。”王妃见吴岱栂欲言又止,他觉得有想法就应该说出来,如果不完善,大家可以讨论。
    “我的想法就是我们可以建一个集体住宅区,让在京报工作的人搬过去,住宅区离京报近一些,再派一些侍卫帮忙看守。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后宅会不安全,但还是不能保证他们自身的安全。”说到这里吴岱栂看向王妃,见王妃认真的思考,吴岱栂叹了口气,“我们建的集体住宅是不可能让他们把上至父母兄亲下至孩子侄子全都带过来,若是有人拿捏他们的亲人,还是个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