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腹黑老板美秘书 作者:君黛

字体:[ ]

 
 
《腹黑老板美秘书》作者:君黛【完结】
 
美艳倾城又单纯天真的小受被霸道腹黑且流氓饥渴的小攻拐到公司当秘书,
然后吃掉变成老婆的故事。
甜蜜,双洁,略白,无脑,
为了欢乐和肉肉。 
 
  第一章 初次见面就被玩了小鸡鸡
  
  提起亚洲商界有名的富商钟汝山,业内众人的第一反应不是他有多少财产,而是他那两个风华正茂,容色倾国的儿子。套用一句经典台词,就是不见后悔一辈子,见了一辈子后悔。真可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钟家美人误终身啊。
  再说钟汝山其人,风度翩翩,斯文儒雅,颇有魏晋名士的风流,被誉为在金银堆里灼灼盛开的不败青莲。他活了四十几年,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大儿子送到国外,参加了自己不靠谱老友鼓捣出来的精英教育,十五年的打磨锤炼,长子钟毓确实变得出类拔萃,是继承家族事业的不二人选,奈何凶狠而彪悍,绝对是顶着一张美人脸的暴力分子。
  至于小儿子钟若,由于大哥时常不在家,所以获得了父母所有的关心和溺爱,没见过人间险恶的贵公子意外地保持着孩童般不谙世事的纯真,蠢萌而好骗。这令钟家夫妇十分担忧,生怕绝美软糯的儿子被坏人拐走圈圈又叉叉。
  事实证明,钟家二老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如此风华绝代的尤物,耽美界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世美受,怎么可能不被霸道总裁腹黑攻带走吃掉呢?
  夏日里的某天,阳光明媚,百花盛开。传说中亚洲第一金融世家的年轻掌权人,叱咤黑白两道的风云人物霍慕云受好友嘱托前来钟家拜访大公子,可惜钟毓正在与某人闹矛盾,连带作为朋友的霍少爷也遭到了冷遇。
  然而钟母却对这位高贵优雅,气度非凡的霍少分外欣赏,迫不及待地把钟若叫出来,希望两人能多多接触,让钟若沾沾令人羡慕的精英气质。
  钟若莫名其妙地被老妈掀开被窝,连拉带拽地弄到了客厅,睡眼惺忪,潋滟勾人的桃花眼水波荡漾,玫瑰花似的红唇不情愿地撅起,空气里都飘散着那股芬芳。最要命的是睡衣很短小,肩膀大腿都露在外边不说,连胸前红红的两点都若隐若现。
  钟母把儿子推到沙发上便欣喜地出去和老姐妹们逛街美容了,留下钟若一个人在霍慕云饿狼般的目光里不知所措。
  霍先生此时的心声是这样的,天啊大美人,就是我幻想中的老婆啊,怪不得洁身自好了这么多年,最近总是感到深深的饥渴,原来是老婆出现了。霍慕云发挥流氓本色,手开始在雪白的大腿上游移,然后不怀好意地伸进中间,却被钟若夹紧,无法动弹。
  钟若还不知道自己被男人非礼了,只觉得这人有点奇怪,怎么上来就摸呢,而且弄得自己身体热热的,还很痒,于是不解地问道:你……你干嘛?
  霍慕云被美人纯洁无辜的小眼神瞬间秒杀,还有那说话声,随便一句怎么就能那么骚,简直就像在JIAO床,真是个妙人儿啊。
  霍慕云开始诱拐:对好朋友要表达诚意,千万不能吝啬,要把自己最好的玩具拿出来与好朋友分享哦。
  钟若眨眼:可是我没有玩具呀。
  霍慕云一本正经地说道:宝贝儿你有的,听话,张开腿,就是你腿间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哦,平时自己玩过吗,恩?
  钟若歪头想了好一会儿,有点好奇用来尿尿的地方能怎么玩,于是把身子转向男人,大方地张开了双腿,把私处完全地暴露在霍慕云的眼前。
  霍慕云当即被迷得魂飞魄散,多么粉嫩可口的xìng.器啊,yīn.毛是淡褐色的,稀疏却细长,弱柳似的微微飘荡,春意盎然,活色生香啊。
  钟若把自己从不示人的秘地都贡献出来给霍慕云玩耍了,那人却只顾着发呆,难道是对他的玩具不满意吗?呜呜,其实他也好想要这个朋友的,英俊又威猛,那么有男人味。钟若又往前凑了凑,委委屈屈地问道:人家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不玩?
  霍慕云顿时失了冷静,单手握住细弱的小鸡鸡从上到下地品味玩弄,另一只手则揉着乱蓬蓬却十分松软的体毛,不时再去捏两下小巧玲珑的蛋蛋。
  钟若敏感又未经人事的身子哪里经得起这般有技巧地逗弄,被男人捏揉地泣不成声,嘤嘤地啜泣,呻吟却是难以抑制地脱口而出:咿呀……小鸡鸡好涨,是不是不生病了……呜呜……他怎么变硬了,我……我的身体软绵绵的,要死了……可是很舒服啊……呀……别弄了,求你不要再玩了……我要尿尿啊……
  霍慕云听他无助地哼叫,就知道美人还是个连自.wèi都没有过的雏儿,而且在这方面白得像是一张纸。真好啊,霍先生心情愉悦,仿佛已经看到了美人在不久的将来,被他哄骗得一点点地献出身体,然后彻底成为他的人,那将是个美妙而有趣的过程。
  小傻瓜啊,居然把射.jīng当成尿尿,这可是自家小老婆的初精呢,霍先生在紧急关头即使地把手拿开,俯身含住湿淋淋的粉红色小ròu.棒,将美人珍贵的初精全数吞吃入腹。
  
  第二章 手伸进了未来老板的裤裆
  
  初尝高潮滋味的绝色丽人风情万种地横卧在成熟男子的身边,眼神涣散迷蒙,如同微雨洒落后的湖面,撩人心弦的涟漪细碎地飘散开去。霍慕云满目深情地俯身,在美人妩媚上挑的绯色眼角落下轻柔一吻,哑声说道:宝贝儿,我爱上你了呢。
  钟若衣襟半敞,雪色肌肤慢慢染上粉红,新开的樱花般诱人。霍慕云知他初尝情事,还未缓过神来,也不催他回应,而是把人抱到腿上坐好,执起一只嫩软的小手,引导着它伸进自己的裤裆,摸上那处胀大的物事。
  手上传来热烫的温度,陌生的触感让钟若无所适从,下意识地躲开,却被霍慕云按住,还带着他的手在那个粗硬的东西上游走了一圈。
  钟若的心跳明显加快,自己都仿佛能听到胸膛里咚咚的声音,身体也异常酸软,像是高烧过后的失水脱力。怎么会这样呢,他的眼中溢出水雾,委屈地咬着唇,拖着哭腔求道:不要再让我摸你尿尿的地方了,烫得我好热啊,身体要化了,好可怕呀……
  霍慕云正被伺候得舒服呢,美人的酥手白玉似的温凉,柔滑无比,在ròu.棒上轻飘飘地滑动,不激烈却十分缠绵,堆叠起汹涌的快感。这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霍慕云怎能允许对方中途撤退呢,温柔地诱哄道:哥哥是喜欢你才把大宝贝给你摸的哦,多揉揉那里就会喷牛奶,抹在手上会让宝贝儿的皮肤更白更滑哟。何况,刚才哥哥都摸你的小鸡鸡了,你不礼尚往来的话哥哥会伤心的,以后都不陪你玩了……
  钟若被男人严肃又带点心酸的神情给唬住了,又想起方才那前所未有的愉悦,脱口而出道:哥哥不要生气,我摸……我一定会摸出牛奶的……哥哥别不玩我的小鸡鸡,我好喜欢刚才那样啊……小鸡鸡被哥哥握在手里,好舒服……
  霍慕云自然很高兴美人的食髓知味,又听他说愿意为自己手yín,干脆放松地瘫在沙发上,闭上双目感受着xìng.器上温柔的抚慰。
  钟若认真地按揉手着中的大ròu.棒,回想着给哥哥按摩肩膀时的手感,时轻时重地挤压起来,却惊讶地发现那根东西居然又变粗了,弄得手心暖暖的,似乎感觉还不错,于是也慢慢悟到了其中趣味,竟觉一只手不够用,自发地将另一只也伸进了男人的裤裆里。
  尽管天真无邪,不通人事,但那里是羞羞的地方,钟若还是知道的。可他根本舍不得把手从男人的那处移开来,那种隐秘的贪恋羞得他双颊飞红,想两片艳丽的云霞。浅浅的吟哦不自觉地逸出口,撒娇般哼唧道:嗯啊……哥哥帮我,身上好热……
  霍慕云闻言挑眉一笑,手滑进美人的衣服里边,从细软的腰肢开始抚摸,向上移动到圆润光泽的肩头,正想转移到前胸,身下却忽然一紧,竟是被美人给摸得射了。霍慕云粗喘着享受心上人带来的高潮,却突然感到腹部有些湿,低下头一看,居然是美人再一次射.jīng了,稀薄的jīng.液正好射在他的肚子上。
  霍慕云失笑,没想到小家伙竟然敏感到如此地步,被摸几下身子都能射,真是万里挑一的骚媚坯子。还想调戏几句,结果美人竟然已经晕在了自己怀里。霍慕云无奈,想来钟若是身子骨太柔弱了,以前又没经过这些,一时承受不住,便晕过去了。
  霍慕云心疼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刚把人抱起来准备带回房间休息,就听从身后传来一声娇喝:霍慕云,你混蛋,居然对小若做那种事!
  霍慕云往后望去,看清了站在楼梯口的人。大红的丝绸袍子垂到脚踝,边角处绣着暗银色的蔷薇花瓣,同样拖到脚底的还有那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光滑柔顺,红衣黑发,妖冶无双。他的那张脸更是冶艳如鬼,华美精致到了极致,却蒙着一层戾气,令那份引人沉沦的绝艳多了不可侵犯的凌厉。
  霍慕云没想到这个煞星居然在家,无语了片刻,放低声音说道:别吵了小若休息,我一会儿跟你解释。说罢,兀自上楼,找到钟若的房间,把人安顿好才退回客厅。
  大美人钟毓看着霍慕云身上的痕迹,早已脑补出了无数种情形,哪一种都令人怒火中烧。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回屋拎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指着卫生间坚决地说道:把自己弄干净了再跟我说话。
  早听说过钟毓脾气火爆,加之他又是小若的亲大哥,霍慕云当然不会吼回去。他慢悠悠地拿起衣服看了片刻,意味不明地叹道:这衣服的尺码我穿都有些大呢,这不是钟先生的衣服吧。
  钟毓狠狠地把霍慕云瞪去了卫生间,心说当然不是我的,是那个禽兽的。想起那个禽兽,钟毓的火气更大了,腰酸屁股痛。该死的冤家,两人还闹着别扭呢,居然半夜潜进他的屋子,压着他做到天亮,说什么忍不住了,反正问题早晚会解决,先把该做的做完。哎,想他钟毓纵横商场,所向披靡,却偏偏在那个男人面前折戟沉沙,交待出了一辈子。
  正思念着那个早晨才从他的床上离开的混蛋,霍慕云却晃晃悠悠地从洗手间里出来,淡定地坐到对面,先发制人地说道:如你所见,我确实占了小若些便宜,但我有分寸,还没做到最后一步。我对他一见钟情,很认真地想追求他,宠爱他照顾他一生一世。
  钟毓顿觉头疼,没想到小弟竟惹上了这么一号人物,他们那一帮根本就没好人,强取豪夺纠缠不清,当初的自己何尝不是被那人硬上出了感情,还是深爱。虽然霍慕云说得好听,但那是先礼后兵。何况,小弟确实需要人来护着,霍慕云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理清了思路,钟毓认真地说道:你是以撒的朋友,所以我相信你的人品。我会把小若送到你的身边,就让他当你的秘书吧,正好让他接触些外人。不过,至于能不能让他动心,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还有,你要是伤害了小若,别怪我六亲不认,跟你鱼死网破。
  面对钟毓冷艳逼人的威压,霍慕云依旧神情自若,他不是怀疑钟毓的狠辣手段和实力,而是肯定自己不会伤到钟若,连爱人都护不住的男人还好意思坐拥庞大的商业帝国吗。不过钟毓那段话倒令他好奇,不由问道:你不是在跟以撒吵架吗,还把他挂在嘴边。
  钟若哼道:再怎么吵他也是我男人,前世的冤孽打不散,你就别操心我们了。
  
  第三章 屁股里插手枪的毓美人
  
  虽然决定给霍慕云一个追求小弟的机会,但钟毓对他的孟浪行为还是很有意见,索性冷眼以对。正好钟妈妈打来电话要和老姐妹们在外边聚餐,交待两个儿子代为招待贵客。霍慕云见机行事,主动邀请两位美人共进晚餐。钟毓也想看看小弟对他的态度,便点头同意了。一直等到了日暮西沉,钟若睡饱了,几人才出发去吃饭。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驶进毓秀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钟毓才发现被这人反将了一军,居然跑过半个城市特意开到以撒名下的餐厅,估计是想看他们俩相爱相杀的戏码。毓秀啊,用那流氓的解释就是有美钟毓,秀色可餐。
  钟若对这里也并不陌生,而且还挺喜欢,连着报出好几道菜名,都是每次来了必须吃的。霍慕云暗中记下,琢磨着以后学了来亲自做给美人吃。
  钟若睡得身上犯懒,撒娇不肯自己下地走,霍慕云立刻乐呵呵地来了个公主抱,彻底无视周围猎奇的目光,大方地抱着美人进了权贵云集的五星级大酒店。钟若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笑得天真烂漫,只觉被男人这么抱着很安心。但是,屁股上的手好烦哦,干嘛不停地捏他的肉肉,酥酥痒痒的,奇怪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