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鸢飞九天+番外 作者:叶慕七(上)

字体:[ ]

 
 
书名:重生之鸢飞九天
作者:叶慕七
 
文案
这个世界是崩坏了么?
女主是穿越的就算了,为么女配也重生了?
咦!龙套女你是谁?你也穿越的!!!你还要拐走女配!!!这筛子般的世界已经不能再糟糕了。
哟哟哟,那一朵朵的百合花闪得作者君我眼疼。
还是女主你人好。什么,你要抛弃男主找寻自己的真爱!!!
这个世界充满了森森的恶意,作者君要回家找妈妈了,呜呜。
 
其实这就是个蠢蠢的作者君逐步在崩坏的大路上作死的故事。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女配 重生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鸢;沈醴 ┃ 配角:傅霁月;宗政殒赫;柳云儿 ┃ 其它:渣男都是炮灰
 
 
  ☆、楔子
 
  
  曾经她是引得京城世家公子争相追逐的名门才女,媒人不知踏平了多少根门槛,当时的她善良聪慧,可是当她被迎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后,受到天下人的羡慕谁知一夕之间风云突变家族被抄,闺中密友的背叛,丈夫的残忍对待摧毁了她。二十几年过去了,美貌经过时间的淬炼更加动人心魄,心却变得苍白丑陋。复仇的旗帜竖起,最终却遭到毁灭,还是没有将害自己的人拖下地狱,如果再来一次
  “你不要再对朕用‘母亲’这两个字!好!你让朕帮你选,那就先凌迟三千刀,留一口气五马分尸,最后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这是自己养育多年的养子手执利剑指着自己的心口说的。那种恨意,让人心寒。到底是养育之恩不及生恩大啊!
  那个让自己疯狂报复,毁了自己一生的男人宗政殒赫却摆出了一副伪善的嘴脸:“无忧,算了,给她一个痛快罢。”宗政殒赫,你为何不在当年就直接了结了我,那样自己或许不必费尽心机的活着在这个世界上痛苦了十几年。灭我傅家满门的你如今的惺惺作态只会让我恶心。
  而那个毁了自己计划的女子,她不恨她,她只是为了自己的情人而已,被自己无辜的卷进这场是非中。虽然自己的儿子因她而屡屡忤逆自己,但是依然对自己抱有孝意。并且那个女人宁愿冒着与自己情人闹翻的可能,也要完成自己对容齐的承诺保自己一命。如果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自己会很愿意让容齐娶她,可惜。而容齐,那个在自己看来象征了自己曾经遭受的耻辱的证明,自己无法面对,可是到最后他却临死还挂念着自己,而那个曾经口口声声的喊着自己母亲,母后的人—傅筹却毫不迟疑的选择了让自己去死。自己负的最深的人怕就是秦申,这个为自己深入骨髓,抛弃自我和尊严的男人,如果当时他不曾遇上自己,应当子孙满堂了吧!自己亏欠他良多,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只可惜物是人非······
  她的心中恨容毅曾经的疯狂□□,恨那个自己曾经视为闺中密友的云贵妃柳云儿,哈哈,爬上自己丈夫床抢走自己一切的手帕交啊!恨自己为何最终也未能手刃宗政殒赫,这个无耻阴险双手血腥的男人,这个毁了两个女人一生最后也没有付出代价的畜生,可是自己最恨得还是自己当初的天真与单纯!怪只怪她爱错了人!不听父亲的话,执意选择了这样一个男人。其实什么都不重要了。那个在世上唯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容齐,还是离自己而去。算了,什么酷刑都一样了。
  “如果挫骨扬灰能灭掉人的灵魂,让人再无来生我希望,你们能把我挫骨扬灰,让我永绝人世。”
  “终于,可以结束了”自己再也不用在恨与被恨中度过自己的人生。
  她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开坑,不足之处望大家多多包涵
 
  ☆、穿越了
 
  关上自己刚刚看完的小说,沈醴的眼中盈满了淡淡的伤感,“傅鸢最终你赔尽了自己的一生却未能换来自己执念的复仇。原本你是善良的,可是你的善良却让你痛苦不堪,疯狂换来的却也是一场失败。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改变你的命运!”
  躺在床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沈醴的心中闪过自己过去的事情,开心的不开心的什么事情涌上心头,眼见得已经到了半夜,自己依旧没有睡意,可是明天还要上班,于是沈醴起来,走到了厨房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咽下了几片安眠药,估计待会就可以睡了吧,沈醴倒在床上,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白发皇妃》看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安眠药的开始显效,她的眼皮越来越重,“宗政殒赫,你这个渣男!”
  当沈醴再一次睁开眼时是被冻醒的,出现在她视线中的除了白茫茫一片就是白茫茫的一片,白色的世界令沈醴感到心中从未有过的平静。但是此时的沈醴没有意识到她不在家中。但是很快粗神经的某人在身边刺骨的寒冷中意识到这似乎是户外,而那片白茫茫便是寒冷的来源,一望无际的雪。
  “好冷,可是好困。要不我先睡一会儿,就一会儿”这安眠药的质量似乎太有保证,使的明明冷得不行的沈醴还是抵挡不住睡魔的侵袭。
  基本上已经陷入昏迷边缘的某位傻人有傻福,罕有人迹的地方竟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小姐,少爷这里有个昏倒的男人!”一个稚嫩声音的传来令原本昏昏欲睡的沈醴意识有了些许的清明。
  “有人来了么?”沈醴用尽力气将自己的眼睛睁开,眼前除了白雪的存在也有了几个小黑点。
  “冰天雪地的,这个人被冷的已经接近昏迷了,青鸟,快来帮我一下。”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沈醴费力地睁开眼睛,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容颜令她惊艳,或许真的是美女的力量是强大的,沈醴居然有了说话的力气,“冷,冷”
  “你醒了,青鸟,快拿几件衣服来!”被冷的牙齿不停碰撞作响的沈醴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救人心切的傅鸢连忙吩咐婢女青鸟找几件保暖的衣服。
  可是当青鸟正在身边的包袱寻找衣服时,被称为少爷的男子来到傅鸢的身边,“鸢儿,怎么了?”
  “这里有人昏迷,二哥,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你应当知道的。”傅鸢为这人探了探脉,却惊讶的发现这个身着男装的人居然是女子。但是细心聪慧的傅鸢知晓这人应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没有将这种惊讶暴露在别人的眼中。只是用青鸟递上的大衣将此人包起来。
  “鸢儿,这人来历不明,你看他服饰华贵却不似我们临天王朝之人,出门在外我们应多加小心,避免节外生枝。”从傅澈的口气中透漏了他有多么不愿意救这个人。
  “二哥,你多虑了,”听到男子的话,傅鸢的话中多有不赞同,“这人虽非我临天之人,但是刚刚我探她脉搏确实身受重伤。不应作假,若是,那也她太冒险了。生命只有一次,即使她真是心怀不轨,大不了救了她之后再与她无甚来往即可。何必为了还未发生的事情伤害别人。”被自己父兄保护极好的傅鸢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没有经历人间险恶的她根本不知道为了利益,人们会变成什么恶心的模样。
  “阿澈,鸢儿这也是善心,我们不应拦她。”这时一名清俊挺拔男子走到两人的身边,为已经穿的很保暖的的傅鸢又披上了件大衣,“别光顾着救人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人你觉得好就行,反正我相信我可以保护你。”话语之中自信满满,也有着身为男人对珍惜的女子的疼爱。
  在听到这一句充满感情的话之后,鸢儿轻轻地笑了一下,微微上扬的弧度使得清雅脱俗的容颜更添几分颜色。
  “宗政殒赫,记住刚刚的话,要是以后你欺负她我可不饶你。”傅澈看到自己的妹妹如此被自己的好兄弟放在心上,发自内心的高兴,自己善良聪慧的妹妹或许会在这个人的宠爱下幸福一生。“哥,”傅鸢娇嗔不依,一抹绯红染上了她原本有些苍白的面容。
  而此时正站在沈醴身边的丫鬟青鸟很是羡慕在宗政殒赫身边的自家小姐。“小姐真是幸福,能遇到像宗政公子这般优秀卓然的人物。”
  而暂时被众人遗忘的沈醴心中却是另一番惊涛骇浪,宗政殒赫,难道是白发皇妃的人物,不会的自己或许只是想多了。痛寒交迫的身体并未给予沈醴太多的思考时间,越来越沉的身体与逐渐模糊的意识令沈醴在没有听到结果时之后重新昏睡过去,希望那小姐足够善良到不辞辛苦的将我送去安全的地方。这是沈醴最后的想法。
  而傅鸢也没有辜负沈醴的期待,“我们还是将她带回客栈吧!如果任她在这里躺着必死无疑。”傅鸢见她一个弱女子孤身躺在冰天雪地中,心有不忍。吩咐了青鸟将手炉用布料包起来放进沈醴的怀里为她取暖,然后又找家仆将她抬到山下。 
  “你是谁?来到鸢儿身边到底有什么企图?”这是沈醴醒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带着深深怀疑,俊朗脸庞上如炬的目光似乎要看透沈醴的内心深处。
  只是刚刚醒来的沈醴的脑子目前处于死机状态,自动屏蔽一切外来问话,这是哪里?自己不是在家睡觉么?一觉醒来自己怎么就到了这了呢,对了自己貌似在雪地里面,还有个很好看的女生,看眼前这个男人的衣服和周围的装饰,难道自己是穿越了,这怎么可能应该是自己在做梦吧!一时间沈醴的脑海中闪过很多想法,但是面上却依旧是一派茫然。
  面前死死盯住自己的男子脸色很黑,他现在处于一种很不高兴的状况。那么他会不会打自己呢,事实证明沈醴想多了。人家傅澈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中,“不管你有什么企图,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啊?哦。”
  似乎是对沈醴乖乖的表现很满意,心情大好的傅澈收回了那渗人的目光继续说道:“这是富贵镇,你以后想去哪就去哪,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临出门,傅澈才想起傅鸢对自己的嘱咐,“对了,鸢儿好心,让你养好伤再离开这,至于房钱药钱什么已经付过了,你好自为之吧。”
  在傅澈心满意足的警告完走后,一直保持着人畜无害形象的沈醴舒了一口气,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喜欢自己,认为自己对他们有什么企图。沈醴其实挺想见见那个叫做鸢儿的女生,可是看到自己身上的纱布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等自己能下床再说吧!
  但是刚刚一闭眼,一个念头闪过沈醴想到似乎在自己冷的不行时似乎有个男人姓宗政名殒赫,似乎和自己看过的小说《白发皇妃》中的那个渣男同名,应该只是同名,但是心中那种淡淡的不安又是什么?沈醴努力想说服自己这一切只是巧合,或许这只是梦,但是身上传来的疼痛粉碎了她的希望。原来自己似乎是穿越了。
  没有想象中的难过,沈醴在前世(沈某人已经自动将现代定为前世了)是名孤儿,没恋爱也没有什么事业,对于前世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在哪里其实没有什么差别。
  只是那种不确定感让沈醴有点恐慌生怕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于是忐忑的她伸出手,用力敲向自己面前的床板。“咚。”声响伴随着疼痛几乎同时到达。不是幻觉,这感觉还是很新奇的。这算是穿越了么?但是自己穿越的目的是什么呢?别人穿越不是要玩转天下就是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自己要做什么?
  现在沈醴很清楚自己应当做的是好好休息养好身上的伤,那几个人对自己还是很仁慈的,为自己请大夫并且还留下了一名婢女照顾自己。
  过了几天,沈醴能够自己洗脸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自己此时的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就连衣服也不是自己穿过来时应当穿的睡衣,而是男装(青鸟说的)。不过女扮男装似乎还是很有利于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的吧。另外这具身体只有十六七岁大的样子这和自己原本的二十几岁的身体根本不一样。至于容貌,前一世的自己容貌普通,但是面前这张脸不说貌美如花,但是绝对比清秀可人高级得多。没想到穿个越居然是魂穿,也不知道这具身体以前到底是干嘛的,希望不是什么麻烦的身份。
  时光流逝,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有半个月了,沈醴身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那名叫青鸟的婢女也要离开了,或许是因为沈醴表现还是很懂礼的,青鸟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从青鸟的口中沈醴得知了关于这个世界的大体情况,也确定自己现在的时空是《白发皇妃》的世界。而救自己的女子正是本书中最大的boss兼职恶毒女配的傅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